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百步無生符的毀滅力,的確相當可怕,重創了數位頂尖強者,還殺死了一片邪道修士,震懾全場。

    可是,位於毀滅力最中心的張若塵,豈不是死得更慘?

    難道張若塵使用的是同歸於盡的招數?

    很顯然,衆人的擔心,完全就是多餘的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打出百步無生符的時候,貼在他身上的那張“七級浮屠符”,綻放出璀璨的光華,化爲一座七層佛塔,將他全身包裹。

    佛塔中,張若塵的左肩位置,百聖血鎧被打得微微凹陷,那裡出現一道傷口,鮮血如注一般向外涌出。

    那處傷口,與百步無生符無關,而是先前他以一人之力,對戰四大高手的時候,被穆先生的一道邪甁指擊傷。

    說到底,穆先生、穆夫人、亡虛、展御的實力都很強大,單憑張若塵的一己之力,根本不可能擋住他們四人的攻擊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百步無生符,時間再久一些,張若塵就會大敗。

    當然,沒有百步無生符,張若塵也不可能讓自己陷入四大高手的圍攻,早就已經退到別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就是現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展御的身前,一劍刺向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展御的體內,十二條聖王級別的龍魂衝了出來,張牙舞爪的攻擊張若塵,想要護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道境界何等高深,盪開了十二條龍魂,趁着展御重傷垂危之際,一劍穿透他的頭顱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展御的頭顱爆碎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十二條龍魂沒有消散,依舊纏繞在展御的屍身上面。

    “十二條聖王級別的龍魂,價值超過一億枚聖石,恐怕展御的所有財富全部都花在它們身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心動,若是將這十二條龍魂煉入手臂,不僅肉身力量會大增,也能更快將龍象般若掌第十一掌修煉到大成。

    現在不是收取龍魂的時候,先解決其他邪道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發揮到極致,又飛掠到穆先生和穆夫人的身旁,將他們二人殺死。

    穆先生和穆夫人都是五步聖王境界的大高手,擁有衝擊大聖的資質,但是,卻死在一個半步聖王的手中,可謂是相當冤屈。

    到最後,張若塵纔是一劍劈斬向亡虛,準備將他也除掉。

    遭受百步無生符的衝擊,亡虛只感覺頭昏、眼花、耳鳴,狀態差到了極點,只能勉強保持站立。

    等到他將體內的聖氣運轉一個周天,恢復過來的時候,便是看見一道漆黑的劍光,已經刺到眉心前方。

    亡虛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出刀抵擋,已經來不及,他只得再次激發出身上的神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,擊在亡虛的眉心,被神紋擋住,像是擊在一層鐵皮上面。

    神光和劍氣,向四方飛散。

    亡虛聽見,腦顱中響起一道轟鳴,身體再一次飛了出去,重重的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,亡虛只感覺,頭顱比一座山嶽還要沉重,很難重新站起身來,這讓他感覺到相當不妙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神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亡虛身上的一根根神紋,微微皺起眉頭,隨即,調動出空間力量,準備撕裂空間。

    即便是神紋,應該也擋不住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這一次,必須除掉亡虛這個勁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腳腳掌,狠狠在地面一踩,踩得大地沉陷。隨即,他的身形如同利箭一般,衝射出去。

    手指的指尖,空間猛烈震動起來,裂開了一道細小的縫隙。

    那道空間裂縫,在不斷擴大。

    展御、穆先生、穆夫人、宋氏四兄妹的死,讓穹麟惱羞成怒,怎麼可能看着張若塵再將亡虛殺死?

    “血耀長空。”

    穹麟手中的煉血魔鐗,散發出奪目的血光,映照得天地一片血紅色,像是被硃砂侵染過一樣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魔鐗上,飛出數十條血紅色的騰蛇虛影,它們長有雙翼,眼神無比嗜血。

    這招“血耀長空”,是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鐗法,由穹麟施展出來,簡直就像是一位魔神,舞動血柱,頓時造成驚濤駭浪一般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空間裂縫,還沒有完全施展出來,就在數十條騰蛇的衝擊之下,變得越來越小,最後完全閉合。

    “聖力波動足夠強大,果然能夠對空間造成干擾。”

    看見指尖的空間裂縫消失,張若塵知道,已經失去殺死亡虛的機會,心中很不甘心,於是,手臂一甩,將易皇骨杖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易皇骨杖飛出去後,化爲一尊黑色骷髏,一腳踩在亡虛的身上,繼續對他發起攻擊,要攻破他身上的神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,與穹麟打出的煉血魔鐗碰撞了一擊。

    剛一觸碰,張若塵就像斷線的風箏一般,向後倒飛出去,重重的撞擊在陰陽殿中一座大殿的牆壁上面。

    穹麟剛纔那一擊的力量,比展御還要強大一截,張若塵倉促施展出劍招抵擋,自然是擋不住。

    當然,這是因爲,穹麟的修爲高深,在真理之道和聖術上面的造詣,超過展御一大截,纔會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如果兩人都不動用真理規則和聖術,只比拼力量,穹麟未必拼得過展御。

    穹麟向身後瞥了一眼,厲吼道:“立即鎮壓那具黑色骷髏。”

    陰陽殿的邪道修士,已經被天罡紫火符和百步無生符的毀滅力驚住,全部都釋放出防禦手段,有的激發出萬紋聖器級別的鎧甲,有的取出防禦類的符籙捏在手中,有的取出一幅護身圖裹在身上。

    聽到穹麟的命令,七道邪影急速衝出去,各自打出攻擊手段,很快就使用一件鬼火銅鼎,鎮壓住黑色骷髏,將亡虛救了出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穹麟纔是略微鬆了一口氣,準備全力以赴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突然傳來一股虛弱感,像是使不上勁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穹麟覺得有些古怪,生怕被張若塵暗算,警惕起來,連忙調動精神力探查全身。

    萬一陰溝裡翻船,像穆先生和穆夫人那樣死得不明不白,他的一世英名,可就毀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小心,必須萬分小心。

    但是,探查一遍後,穹麟卻並沒有發現異常。並且隨着他將體內的魔氣,運轉一個周天,那股淡淡的虛弱感就消失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我的煉獄魔功出了一些問題?”

    穹麟決定鎮壓了張若塵,立即閉關,完善煉獄魔功。

    這樣的小問題,放任不管,很有可能會釀成生死攸關的大弊端。

    經過剛纔的大戰,以陰陽殿的大門爲中心,方圓三百丈,除了月神的神像,別的建築全部都被推平。

    陰陽殿中,除了十座大殿和十座陣塔,其餘的亭臺樓閣、酒池肉林盡數化爲破破爛爛的廢墟。

    張若塵撞擊在大殿的牆壁上面,還沒來得及站起身來,經緯天網陣就在他的頭頂上方,凝出一團光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光球中,一根白色光束飛落下來,使得周圍數十丈的氣壓,變得越來越沉重。

    與穹麟對碰一擊,張若塵體內的血氣翻騰,聖氣混亂,最多隻能凝聚出三四成的力量,哪裡擋得住經緯天網陣的攻殺?

    白色光束還沒有落下,張若塵就感覺到身體彷彿是被一座神山鎮壓住,難以動彈。

    “據說經緯天網陣,擁有重創七步聖王的威力,看來只有動用七級浮屠符才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七級浮屠符,每使用一次,必須要冷卻一個時辰,才能再次使用。如果沒有冷卻,就再次使用,七級浮屠符的壽命將會縮短一大截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張若塵卻管不了那麼多,只用使用出七級浮屠符,才能保命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想過,使用逆神碑,直接毀掉陰陽殿中的陣法銘紋,與那些邪道修士手中的聖器。

    可是,認真思考後,張若塵還是覺得使用逆神碑的風險太大。

    今晚,他在陰陽殿鬧出這麼大的動靜,很有可能會引來真理神殿的大聖。以大聖的閱歷,怎麼可能認不出逆神碑?

    即便有琉璃封天罩的籠罩,也未必瞞得過大聖的聖目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想得很清楚,如果不是真的到了生死絕境,也就一定不能將逆神碑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就算今晚滅不了陰陽殿,還可以退走,從長計議,絕對不能冒那麼大的風險。

    無論是失去逆神碑,還是丟掉自己的性命,都不是張若塵希望看到的結果。

    佛光,從符紙中噴薄出來,凝聚成一座七層佛塔,一層層的包裹住張若塵的身體,與從上方落下的白色光束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爆碎聲響起。

    能夠擋住七步聖王攻擊的七層佛塔,竟是被陣法光束打得爆裂。

    佛塔,每碎裂一層,張若塵的心跳速度,就要加快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難道就連七級浮屠符都擋不住經緯天網陣的攻擊?”張若塵咬緊牙齒,連忙急速運轉聖氣,想要讓體內混亂的血氣和聖氣,儘快變得順暢。

    只有恢復修爲,才能更加從容應對眼前的危機。

    幸好,轟碎五層佛塔後,經緯天網陣的這一波攻擊便是快速減弱,最後徹底消散。

    陰陽殿外,凌飛羽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在攻打陰陽殿之前,張若塵吩咐凌飛羽守在殿外,等他的指令。一旦他準備使用逆神碑的時候,就讓凌飛羽祭出琉璃封天罩,籠罩住陰陽殿。

    但是,一直等到現在,凌飛羽都沒有等到張若塵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相當疑惑:“經緯天網陣如此厲害,張若塵爲何還不使用逆神碑,將它毀掉?”

    “或許,主人臨時改變了計劃,畢竟使用逆神碑的風險……真不是一般的大。”魔音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凌飛羽的瞳孔一縮,看見經緯天網陣的邊緣位置,打開了一道小小的光門。

    兩位邪道修士,攙扶着受了重傷的亡虛,走出陰陽殿。

    亡虛的身份非同一般,萬一被張若塵殺死,陰陽殿中的那些邪道人物全部都要倒大黴。因此,穹麟纔派遣兩位修爲強大的邪道修士,將亡虛送出去。

    “將他擒下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十分清楚,亡虛的身份很不簡單,只要將他擒住,就算張若塵被困在了陰陽殿中,她也有與商子烆談判的籌碼。

    可是,凌飛羽還沒有出手,另一波修士卻先一步殺了出來,將兩位邪道修士和亡虛包圍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