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竟然沒能殺死他。頂點更新最快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異王的對面,眼中露出一道遺憾的神色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,居然都沒能殺死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按向胸口,只感覺五臟六腑火辣辣的疼痛,很顯然,先前與異王硬碰硬,他受了一些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異王對峙起來,都沒有再冒然出手。

    還活著的十數位界強者,全部都面面相覷。異王大人親自出手,竟然還在張若塵的手中吃了虧。

    「難怪能夠收集到四億多點的功德值,一直衝到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,張若塵的實力還真是夠硬。」他們的心中,都是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異王的不朽金剛體,乃是吞噬數以百萬生靈,凝鍊他們的精血,才修鍊成功,堪稱是中階聖術級別的防禦聖術。

    只要不斷吞食生靈,不朽金剛體還會變得更加強大,甚至達到高階聖術的層次。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異王左肩位置的傷口,浮現出金芒,緩緩癒合,神情十分認真的道:「張若塵,如果你的底牌已經用完,那麼,本王勸你還是立即逃出鏡香崖道場,否則接下來就是你的死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《九天明帝經》運轉了一個周天,頓時體內的傷勢恢復了一大半,氣勢凌厲的道:「看來你還有更強的手段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自然,本王可不是只修鍊一種中階聖術。」異王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察覺到越來越多的修士,聚集到鏡香崖道場的外面,於是,那清冷的聲音響起:「張若塵,沒必要再與他糾纏下去,一起出手,速戰速決,免得待會兒更多的界修士趕過來,那才是一件麻煩的事。」

    界是一座強界,在真理天域有很多道場。

    若是知曉鏡香崖道場出事,那些界道場的修士,肯定會趕來支援。繼續拖下去,形勢可能會反轉,變得對張若塵他們不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是一個逞強之人,點了點頭,道:「好,一起出手,速戰速決。」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取出一隻酒袋,將如同岩漿一樣滾燙龍靈瘋牛酒灌進嘴裡,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頓時,他體內的聖氣,如同億萬頭瘋牛在狂奔。

    木靈希、蘇青靈、溫書晟、苓宓,各自取出一隻酒袋,喝下了一口龍靈瘋牛酒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,龍靈瘋牛酒比很多聖丹還要珍貴,價值連城,因此都省著喝,不敢像張若塵那樣狂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魔音,也喚了出來,吩咐一句:「你與靈希他們一起出手,務必將界的修士,全部都留下。敢霸佔廣寒界的道場,必須讓他們付出一次慘痛代價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要喝酒。」

    魔音媚眼如絲,輕舔紅唇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隻酒袋,扔給了她。

    知道魔音頗為嗜酒,於是,張若塵叮囑道:「省著點喝,這龍靈瘋牛酒,每一口的價值,都堪比一枚聖丹。」

    魔音嘻嘻一笑,打開酒袋的蓋子,揚起一條雪白纖長的玉頸,長飲了一口。

    界的修士,本來就是打算拖延時間,等到別的道場的強者趕過來。因此,看著張若塵等人飲酒,並沒有發動攻擊,反而心中還在暗笑。

    異王第一個發現不對勁,察覺到張若塵等人身上的聖道氣息,竟然在迅猛增長,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「他們喝下的酒,是一種能夠提升戰力的聖酒,大家最好小心一些。」異王大喝一聲,讓界的修士都收起輕視之心。

    但凡是能夠提升戰力的寶物,無論是聖丹、聖葯、聖酒,絕對都是價值高昂的東西,一般的修士買不起。

    而且,這樣的寶物,往往都有副作用。

    提升的戰力越多,副作用越大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是真正的生死戰鬥,誰都不會輕易服用這類寶物。

    像龍靈瘋牛酒這種,能夠提升一倍戰力,還沒有任何副作用的寶物,可以說是罕見至極,每個修士都想得到。

    「已經開始吞飲提升戰力的聖酒,看來廣寒界的修士是準備拚命。」

    「大家將底牌手段全部都用出來,只要再擋住他們一會兒,界的大批強者就會趕到這裡。」

    界的強者,有的服下振幅戰力的聖丹,有的取出攻擊性的符,還有一些準備結成戰陣。

    殊死之戰,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紫色神山從地底拔起來,身上的皮膚變得有些赤紅,全身血流奔涌,宛如一隻發狂的獅王,向異王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凌飛羽沒有喝龍靈瘋牛酒,因為她是劍道修士,必須保持最清醒的精神,才能將劍法運用到最精妙的層次。

    服下龍靈瘋牛酒,她未必會更強大。

    或許,龍靈瘋牛酒最大的弊端,就是喝酒之後,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會變得瘋狂起來,雖然依舊可以保持理智,但是,終究會有一定的影響。

    異王調動出真理規則,不斷打出掌印,但是,力量卻僅僅只是比張若塵強了半籌,根本無法壓制張若塵。

    正在異王與張若塵一擊對碰,舊力耗盡,新力未生的時候,凌飛羽的身形,化為一道紫電流影,從張若塵的身後橫移出來,手中的葬天劍畫出一個圓圈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劍圈將異王籠罩。

    一道劍道玄罡,從劍圈中心飛出,宛如白虹貫日,擊在異王胸口。

    金石碰撞的聲音響起,葬天劍刺破異王的不朽金剛體,劍尖進入血肉。異王的雙手抓住葬天劍的劍鋒,與此同時,急速向後爆退,想要化解凌飛羽的劍勢。

    「竟然是劍道玄罡,好厲害……」

    異王咬緊牙齒,體內的聖力急速流動,全部都湧向雙臂和胸口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先前動用空間裂縫,破了異王的不朽金剛體,使得不朽金剛體的防禦下滑了不少,現在自然是擋不住無堅不摧的劍道玄罡。

    在凌飛羽壓制異王的時候,張若塵單手舉著紫色神石,從她的背後跳躍起來,向異王當頭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劍勢沒有消減,隨時都能穿透異王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動出來的攻擊,也是非同小可,一旦被擊中,必定會重創異王。

    異王陷入雙重危機,幾乎算是絕境。

    「戰。」

    異王大吼一聲,雙腿繃緊,全身重心向下一沉,竟是讓自己停了下來。兩隻手掌也不再去抓住葬天劍,反而調動出聖道規則,凝結陰陽千雷手。

    「哧!「

    葬天劍刺入異王的胸口,大量聖血,如同紅色泉水一樣涌動出來。

    異王的面目猙獰,猶如渾然不知疼痛,向前跨出一步,一邊躲避從上方攻下來的紫色神山,一邊將結出來的陰陽千雷手,擊向凌飛羽的面門。

    葬天劍完全穿透異王的身體,凌厲的劍氣,將異王重創。

    「好一招置於死地而後生。」

    凌飛羽的視野中,全是兇猛的雷電,眼看她就要被異王一掌拍死。她直接捨棄葬天劍,調動電母紫衣的力量,也是打出數百道雷電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凌飛羽畢竟是沒有領悟出真理規則,在這一次對決中,落入下風,連連向後倒退,才將異王的掌力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異王沒有料到,他全力打出的這一掌,居然只是將對方擊退。

    「你穿得是一件神衣?」

    異王瞪著凌飛羽,心中嫉妒得發狂。

    如果,那件紫衣,穿在他的身上,他打出陰陽千雷手的威力,不知會強大到何等層次。

    凌飛羽只是冷漠的回視一眼,向前伸出手掌,劍魂的意念釋放出來,插在異王體內的葬天劍發出一道劍鳴聲,向上挪移劍體,想要撕碎異王的肉身。

    異王連忙雙腿彎曲,站立成馬步,雙手合併在一起。以胸口為中心,凝成一股漩渦形的金色聖道力量,將葬天劍逼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凌飛羽重新抓住葬天劍,橫劍而立,道:「實力還是不錯嘛!」

    「若不是有眾生平等的壓制,本王要殺你,何須用第二隻手?」異王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抓著紫色神山,落到異王的身後,衣袂飛揚,長發如同風中的勁草,喝道:「還有什麼手段,儘管用出來。否則,接下來就是你的死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凌飛羽聯手,僅僅只是數個會合,就將異王重創。

    再來一波攻擊,足以碾殺異王。

    「小輩,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!」

    異王也不再多說,伸出手指按向眉心,隨即他的腦部,衝出一圈金色的光環。

    光環在旋轉,並且變得越來越巨大,伴隨著「轟隆隆」的沉悶呼嘯聲。一連足有三十二道聖道規則,融入進光環裡面,頓時,光環變得無窮巨大。

    從光環中衝出的一圈光影,將整個鏡香崖道場都圈了起來。

    先前,異王施展出來的陰陽千雷手,雖然是中階聖術,可是僅僅只有十八道聖道規則融入進去。要知道,只有融入的聖道規則越多,中階聖術的威力才更強。

    道場外面,那些圍觀的修士,看見那個包裹住鏡香崖的光環,皆是感到吃驚。

    「那是中階聖術,死亡光環。」

    「半步聖王級別的修士,能夠修鍊得出死亡光環那樣的中階聖術?」

    「肯定是聖王,界有聖王級別的大能,待在鏡香崖道場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