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亡虛傷得很重,臉色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這是他有生以來遭遇的第二次大敗,且,都是敗於同一人之手,心情相當沉冷。

    其實,亡虛並不想退走,他的手中還掌握有兩三種殺招,一旦使用出來,未必能夠重創張若塵,從而反敗爲勝。

    但是,陰陽殿中,那些邪道修士,卻並不認爲他有那樣的實力。

    於是,兩位聖王級別的邪道高手,“青鬼煞”和“陰鳳”,親自護送他,將他送出陰陽殿。

    只要離開陰陽殿,也就脫離衆生平等這一特殊環境的壓制,即便張若塵追殺出來,以青鬼煞和陰鳳三步聖王境界的修爲,也能輕鬆將他收拾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,我的身上有一枚上品療傷聖丹,只要服下,一刻鐘就能恢復到巔峰狀態。”

    亡虛的眼神冷寒,不想像喪家犬一般逃走,想要重新返回陰陽殿,親手擒拿張若塵,挽回今晚丟失的顏面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動用了百步無生符,他怎麼可能會敗得那麼慘?

    攻擊類的符籙,他也有一張,威力雖然不如百步無生符,但是,用來殺張若塵卻是搓搓有餘,只是來不及使用而已。

    青鬼煞搖了搖頭,道:“有穹麟大人、焱王大人、憐後大人、邪成子大人坐鎮陰陽殿,張若塵翻不起來什麼大浪。亡虛神子殿下,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。”

    亡虛有些無奈,只得取出一枚青色聖丹,吞服進嘴裡,全力以赴療傷。

    可是,他們三人才剛剛走出陰陽殿,夜幕中,便是響起“嘩啦啦”的聲音,像是有密密麻麻的金屬鱗片在碰撞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敵人藏在暗處。”

    陰鳳的警覺性很高,手腕翻轉了一下,隨即,一面三角形的金色小盾,出現在手中。

    大量聖氣涌入進小盾,使得小盾散發出來的光芒,越來越明亮。

    黑暗中,浮現出一粒粒銀色光點,像是一條銀河。

    隨着銀河越來越近,陰鳳、青鬼煞、亡虛纔看清,銀河中,竟是一塊塊銀色的鱗片。那些鱗片散發出一股古老的氣息,銀光流轉,顯得相當銳利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”的聲音更加響亮,銀色鱗片組成的銀河,直接向他們三人轟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陰鳳的眼神一沉,手中的三角形小盾,一分爲二,二分爲四……最後,竟是化爲六十四塊金色三角形盾牌,擋在他們三人的六十四個方位,防禦得密不透風,將銀色鱗片全部都擋下。

    青鬼煞的眼中涌出鬼火,沉吼一聲:“到底是哪座世界的朋友,竟然敢和陰陽殿爲敵?”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一道笑聲:“你們陰陽殿敢殺崑崙界聖者,我們憑什麼不敢與你們爲敵?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?”

    青鬼煞和陰鳳,皆是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操控銀色鱗片的生靈,實力相當強大,與陰鳳相比,也弱不了多少。崑崙界有如此厲害的人物?

    一道道破風聲響起,隨即,十數道身影從黑暗中衝出,將他們三人包圍起來。

    其中,一個樣貌普普通通的女子,伸出一隻手臂,向天空的銀色鱗片輕輕招手,隨即那些鱗片全部都飛了回來,化爲一件銀鱗長袍,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女,的確是崑崙界的生靈,不過卻並不是人類修士,而是蠻荒秘境超級大勢力“九黎宮”的一隻太古遺種。

    屬於九黎之一的龍黎貓族,名叫“黎纖”。

    黎纖、白黎皇子、白黎公主都是九黎宮從一座太古神山中挖出,只不過,黎纖比後面二人更早孵化出來,體內的血脈也更加強大,所以,早早就達到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當然,白黎公主吞服了神藥,又經歷開天闢地的洗禮,如今她的血脈之強,與黎纖比起來,恐怕還要強大一點點。

    此刻,白黎公主和白黎皇子皆是站在黎纖的身後,此外,還有崑崙界太古四大巨兇的三位後代,朱雀仙子、吞天魔龍、鯤族皇子。

    人族的這一方,站在最前面的一人,穿着一身青色布衣,像是一位文士,正是洛虛。

    《英雄賦》上的五人,萬兆億、裴雨田、心術佛師、陳無天、無法,還有池瑤女皇的弟子雪無夜、立地和尚、蓋天嬌。

    很顯然,崑崙界也擔心只派聖者境界的修士來真理天域,多半會遭到欺辱。

    因此纔會從人族和蠻獸之中,各自選出一位聖王境界的強者帶隊。

    並不是任何聖王境界的修士,都有資格進入真理神殿修煉,真理神殿有相當苛刻的年齡限制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這一條規則,足以淘汰掉崑崙界九成九的聖王,恐怕也就只有不到十人符合要求。

    而且,如今崑崙界是受第一中央帝國的統治,如此一來,能夠優先被選到真理神殿修煉的修士,必定是朝廷中人,或者是與朝廷交好的勢力。

    因此被選中的人族領隊者,是武市錢莊的洛虛,而不是有反叛念頭的魔教聖女首尊凌飛羽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這些修士,皆是非同小可之輩,在天道規則殘缺不全的情況下,都能修煉到聖者境界,成爲一個時代最巔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,來天庭界,有轉輪印的三十倍時間加持,又有神屍的大量資源輔助,修煉速度可以說是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洛虛突破到聖王境界的時間並不算久,但是現在,卻已經擁有三步聖王的修爲。可以說,以他的資質,修成大聖,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羣崑崙界的修士,不老老實實躲起來修煉,竟然敢插手今晚之事,是活得不耐煩了嗎?”青鬼煞冷笑道。

    洛虛的臉色肅然,道:“當年,崑崙界威震天庭的時候,你們這些宵小,豈敢如此跟崑崙界的修士說話?雖然,崑崙界已經沒落,但是崑崙界的修士,卻不是膽小怕事之輩。殺我崑崙界的修士,就得以血還血,以牙還牙。”

    “喈喈。同樣是三步聖王的境界,本王單手就可鎮壓你。”

    青鬼煞擡起一隻左手,頓時浩浩蕩蕩的魔氣涌動出來,使得手掌化爲一片廣闊的五指天地。

    手掌翻轉,五指天地就向洛虛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洛虛的眼神平靜,收手捏拳,雙臂擡起,頓時整個天都山的水氣都向他匯聚過去,都響起江河奔流的聲音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條滾滾洪流,竟是真的顯現出來,跟隨洛虛的拳印一起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洪流與五指天地碰撞在一起,瞬間就將後者撕裂而開,擊在青鬼煞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金石碰撞的巨聲響起。

    青鬼煞身上的聖甲,被一道拳印打得微微凹陷,高大的身軀,向後倒飛出去,撞擊在經緯天網陣的光幕上面。

    僅僅一拳,就擊敗黑魔界的一位絕頂強者。

    洛虛展現出來的實力,讓各界修士,皆是感到吃驚。而且,他使用的洛水拳法,也被一些見識廣博的聰慧之輩認出來。

    “那種拳法蘊含的意境,與洛神創出的天河神拳有幾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天河神拳,怎麼可能?洛神在數百年前就已經隕落,她在天河中參悟出來的天河神拳,根本沒有傳給別人,應該失傳了纔對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只是有些相似的拳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中,凌飛羽也感到略微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凌飛羽比洛虛還要先一步達到聖王境界,在聖境境界的積累也比他更加雄厚。可是,看洛虛剛纔展現出來的實力,修爲分明已經不在她之下。

    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畢竟洛虛屬於武市錢莊,與朝廷交好。崑崙界最核心的修煉資源,洛虛可以隨便享用,比如進入轉輪印中修煉,又比如進入神屍的體內修煉。

    但是,整個崑崙界都知道,凌飛羽與張若塵的關係交好,朝廷怎麼可能將最好的修煉資源交給她?

    再加上,洛虛的天資、悟性、意志,都不在她之下。在外力的輔助下,修煉速度自然也就比她要快。

    做爲魔帝的孫女,一位精神力大聖的女兒,凌飛羽知道很多常人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其實,崑崙界的修煉環境,在八百年前就開始發生緩慢的改變,彷彿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,在一點點修復殘缺的天地規則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從八百年前開始,崑崙界的修煉環境,就在一點一點的變好。

    外人只知道她和洛虛,都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其實,他們二人在武道四境,都達到了無上極境,只是一直都秘而不宣而已。

    崑崙界八百年來,最頂尖的五位天驕,死禪老祖、凌飛羽、洛虛、萬兆億、張若塵,都是如此,沒有任何一人將自己達到四次無上極境的秘密說出去。

    青鬼煞和陰鳳並沒有攔住洛虛和黎纖多久,就被打成重傷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當然,在天都聖市,洛虛和黎纖也不敢殺人,只是使用縛聖鎖,先將他們二人捆縛了起來。

    站在黎纖身後的白黎公主說道:“待會,直接將他們扔進陰陽殿,讓張若塵擊斃他們。”

    黎纖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陰陽殿是月神的道場,在裡面,只有廣寒界的修士,纔有殺人的資格,不會受到懲罰。

    隨即,黎纖的秀眉微微一皺,道:“我還是有些不放心,畢竟張若塵是被女皇逼出崑崙界,可以說,他們之間仇深似海。現在,我們出手助他一臂之力,今後他真的會幫我們攻打崑崙界的道場嗎?”

    洛虛道:“這一點,你大可放心。張若塵一直都恩怨分明,他與女皇之間的仇恨,一般不會裹挾到崑崙界別的修士身上。當然,真要他出手幫我們,恐怕我們還要做一些利益上的讓步。”

    “先將亡虛拿下,我們就動用《萬家燈火圖》,攻破陰陽殿的經緯天網陣,殺進去。”黎纖顯得英氣十足,殺意沸騰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