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快打開陣法。”亡虛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亡虛很清楚,面對崑崙界大批修士的圍困,只有退回陰陽殿,纔是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可是,在陣法光幕的下方,卻是有一道身穿白衣的人類男子,先一步站在了那裡。

    那位人類男子長得極其俊美,風流瀟灑,手持一柄三尺長劍,面帶微笑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空間挪移,你竟然也修煉了空間之道?”亡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雪無夜站在亡虛的對面,看了看手掌心的空間烙印,淡淡一笑:“我在空間之道上面的造詣還很淺薄,纔剛剛學會空間挪移。”

    亡虛看得出,對面那個人族男子只是一個空間修士,並不是空間掌控者,對空間之道的運用的確遠遠不如張若塵。

    再加上,對方的修爲,並沒有達到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因此,亡虛即便受了重傷,也沒有將他放在眼裡,提起虛月刀,刀身一動,一連數十道刀光,向雪無夜揮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雪無夜露出凝重的神色,不敢輕視亡虛,全力以赴出手。

    隨着劍光飛出,竟是引來雷電、晚霞、星霧……等等異象,將亡虛施展出來的刀法,破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劍道造詣,竟然如此之高,肯定是修煉了崑崙界太極道的絕學《無字劍譜》。”

    若是,在全盛時期,亡虛倒還不怕對方的精妙劍法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亡虛竟然被一個沒落世界的無名之輩擋住,拿對方沒有一絲辦法。

    “看來想要讓崑崙界徹底沒落,必須要搶奪盡他們的修煉功法、頂尖聖術、神器,絕了他們的道。否則,只要他們道法的傳承還在,崑崙界總會冒出一些厲害人物。”亡虛的心中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就算崑崙界已經沒落了十萬年,但是,瘦死的駱駝,依舊比馬大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一些功法、聖術、神器,讓天庭界的神、大聖都會十分心動。比如,那《無字劍譜》,亡虛就不止一次聽到父親提起,以他父親那種活了接近二十萬年的古神,竟然都對其十分嚮往。

    雪無夜並沒有打算與亡虛單打獨鬥,向立地和尚和蓋天嬌盯了過去,道:“一起出手,速戰速決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像是一尊金身羅漢,抓住大屠佛刀的刀柄,將這柄兩米長的魔刀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頓時,刀身上,涌出浩浩蕩蕩的魔氣,化爲一片黑色的魔雲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與大屠佛刀對碰一擊,亡虛竟是被震得連連向後倒退,嘴裡再次咳出鮮血。

    “好濃烈的魔氣,這個和尚手中的魔刀,莫非是傳說中崑崙界那位蓋世魔神的佩刀,大屠佛刀?不對,大屠佛刀的魔性何等強烈,凡夫俗子的肉身,怎麼能夠承受住刀中那股強大魔性的入侵?”

    亡虛的父親,曾經與大屠佛刀的主人交過手,與亡虛講過此事。

    而且,亡虛自己也是修煉刀道,曾經在一本古書上面,看到過關於大屠佛刀的記載,對大屠佛刀的映像相當深刻。

    只不過,亡虛還是有些不相信,傳說中厲害至極的魔刀,怎麼可能掌握在一位半步聖王的手中?

    亡虛仔細凝視立地和尚,頓時發現,這個渾身散發着彪悍氣息的和尚,竟然擁有一句具菩薩金身。

    亡虛終於明白,對方爲何能夠一刀將他擊退。

    菩薩的修爲,與大聖一樣強大,融合了一具菩薩金身,力量能不強大嗎?

    正在亡虛驚疑不定的時候,遠處,又是殺來一個彪形大漢。

    這個彪形大漢,渾身涌動着淨滅神火,身下騎着一頭狴犴巨獸,顯得異常兇厲。

    最詭異的是,這個大漢,竟然穿着寬大的女裝,胸前相當飽滿。

    這個彪形大漢,自然就是兩儀宗的大師姐,蓋天嬌。

    蓋天嬌座下的狴犴巨獸,也是非同小可,爲太古四凶之一。只不過,狴犴巨獸修煉的功法,剛好被蓋天嬌剋制,所以纔會被降服,變成坐騎。

    即便是亡虛全盛時期,同時應對這三人,都不見得能夠取勝。如今受了重傷,應對起來,自然是更難。

    “看來只能動用那張符籙。”

    亡虛的眼中,涌出濃烈的殺意,隨即取出一張白色的符籙,夾在兩指之間,調動聖氣注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這張雪爐符,價值連城,威力強大。

    “不好,阻止他。”

    洛虛察覺到不妙,立即打出排山蹈海一般的拳印,擊向亡虛的胸口。

    黎纖出手的速度更快,身上銀鱗聖衣飛了出去,見風就漲,飛到亡虛、雪無夜、立地和尚、蓋天嬌的頭頂上方,變得足有數十丈長。

    雪爐符剛剛飛出去,就被銀鱗聖衣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雪無夜、立地、蓋天嬌這纔是鬆了一口氣,畢竟,一位神子打出的符籙,威力絕對不小,一旦爆發出來,恐怕不是他們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雪無夜的雙目,盯着裹成一團的銀鱗聖衣,隨即,身形化爲一道劍光,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巨響傳出。

    銀鱗聖衣被雪爐符的力量震碎,化爲滿天銀色的鱗片。

    那些鱗片,像是銀色流光,“唰唰”的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反應稍微慢了一絲的蓋天嬌和立地,首當其衝遭到符籙的力量衝擊,猶如兩個稻草人一樣,向後拋飛出去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雪爐符散發出來的力量,氣寒無比,竟是將立地和蓋天嬌的身體,凍結成了冰塊。當然,被凍住的,還有蓋天嬌的坐騎,狴犴巨獸。

    洛虛和黎纖各自打出一種防禦類的聖術,將雪爐符剩下的力量,擋了下來。即便是以他們二人的修爲,也都被震得向後倒退了十數步。

    等到符籙的力量漸漸消散,崑崙界的諸位修士發現,亡虛已經逃回經緯天網陣中,與陰陽殿的邪道修士會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神子級別的人物,還真是不容小覷,手段還是很多。”洛虛微微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黎纖的臉色冷冽,釋放出一根根聖氣細絲,與飛出去的一塊塊銀鱗取得聯繫,將它們收回,重新化爲一件聖衣。

    不過,聖衣散發出來的銀光,卻是變得暗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洛虛看着被凍在冰塊中的立地和蓋天嬌,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,快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兩位界子,是池瑤女皇的得意弟子,獲得了相當了不得傳承,肩負重振崑崙界的重任,千萬別出事纔好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洛虛距離他們還是十丈,兩塊寒冰便是自動爆碎。

    蓋天嬌體內涌出的淨滅神火,頃刻間,將那些碎冰焚煉成了白色水氣,身體哆嗦了一下,道:“幸好黎姑娘的銀鱗聖衣,將那張符籙的絕大部分毀滅力量都擋住,否則,我肯定會受重傷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的身上,佛光四射,無數梵文像是蝌蚪一樣在皮膚上沉浮,渾身上下竟是連一道傷口都沒有。

    那隻狴犴巨獸,也從冰塊中脫困而出,受了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陣法中,亡虛看到這一幕,心中長長一嘆,若不是,被那件銀鱗聖衣擋了一下,雪爐符很有可能一舉滅掉崑崙界數位強者。

    可惜了!

    “先破陣。”

    洛虛取出一隻長條形的木匣,打開木匣,從裡面取出一幅圖卷,緩緩將圖卷打開一些。

    圖卷很長,以洛虛的修爲,只是打開了一米的長度,就無法繼續打開。

    一米長的畫卷上,勾畫着一座古老的城池,建立在洪荒大澤之中,房屋很簡陋,使用土石堆砌而成,絕大多數房屋的屋頂都只是蓋着茅草。房屋外面,有穿着獸皮的人類在打磨石器,有手持木棍的人類扛着獵物返回城池。

    彷彿畫的是遠古人類,正在建造屬於人類的第一座城池,代表人類文明跨入一個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雖然只打開了一米,卻有震懾人心的古老氣息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此畫,乃是畫宗的鎮宗之寶,名叫《萬家燈火圖》,與《七生七死圖》齊名。但是,它比《七生七死圖》還要古老,據說是遠古時期,一位人族聲名顯赫的古修士勾畫出來,一直流傳至今。

    《萬家燈火圖》既是攻擊戰圖,也是防禦寶圖,在崑崙界的歷史上,曾經建功無數。

    甚至,歷史上,有一段時間,崑崙界還流傳着一句話:“得《萬家燈火圖》者,得天下。《萬家燈火圖》完全打開之時,整個崑崙界都會被照亮。”

    十萬年來,即便天道規則殘缺,崑崙界依舊有大聖誕生出來。其中一些雄才偉略的絕代大聖,想要一統崑崙界,也曾登上畫宗,想要打開《萬家燈火圖》。

    但是無一例外,沒有人可以將圖卷完全打開。

    洛虛向黎纖盯了過去,道:“一起出手,點亮萬家燈火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體內,噴薄出源源不斷的聖氣,打入進《萬家燈火圖》。

    圖卷飛了起來,又展開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同時,圖捲上,那些房屋中竟是浮現出一粒粒光點,像是夜幕中的城池散發出來的燈火。

    《萬家燈火圖》飛到陰陽殿的上空,化爲一張大氣磅礴的巨圖,將整個陰陽殿都覆蓋。

    霎時間,天都聖市竟是被照耀得猶如白晝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懸浮在上空的《萬家燈火圖》,各大世界的修士,表情各不一樣,有的驚歎,有的貪婪,有的凝思。

    紀梵心看出《萬家燈火圖》的不凡之處,美眸中,露出驚歎的神色:“崑崙界的那些古之巨擘,留下的寶物還真不少,隨便拿出一件,已經堪比一座弱界的鎮界之寶。但是,兩個三步聖王,就敢將這種級別的寶物暴露出來,也不怕惹來殺身之禍?”

    “暴不暴露其實都一樣。”

    妖絕王笑了笑,道:“天庭界和地獄界都知道當年那場舉世無雙的神戰,雙方在崑崙界那片戰場,隕落了很多神,也留下了很多神級傳承和密寶。等到崑崙界的防禦,被地獄界攻破之時,就是雙方人馬再次瓜分崑崙界的時候。這些寶物,也就現在還能掌握在崑崙界修士手中。至於今後……哏哏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