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經緯天網陣的威力太可怕,我的七級浮屠符,最多還能擋住一兩擊。不行,必須摧毀這座大陣,否則今天別說是滅掉陰陽殿,就算想要活着走出陰陽殿,恐怕都很難。”

    只有摧毀經緯天網陣,張若塵才能做到進可攻,退可走,真正掌握主動權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望向不遠處的一座黑色陣塔。

    陣塔,高達三十餘丈,一共二十七層,似乎是用金屬鑄煉而成,完全是一個整體。陰陽殿中,十座大殿的旁邊,都有這樣一座陣塔。

    十座陣塔,就是經緯天網陣的根基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使用蠻力破陣,顯然是不可能的事。也就只有摧毀陣塔,才能讓經緯天網陣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生出這個念頭的時候,頭頂上方,突然,出現一片耀眼的星辰。並且,星辰散發出來的光芒,還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彷彿是天上的羣星,一起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這時,陰陽殿中,所有修士都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壓力,內心驚懼不安,忍不住擡頭向上方望去。

    哪裡是什麼星辰?

    是一幅圖卷。

    圖捲上,浮現着一座古老的城池,城池中亮着密密麻麻的燈火光點。那些燈火光點,與滿天星辰還真有一些相似。甚至,其中一些燈火,猶如煌煌烈日一般,散發出驚人的熱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圖卷撞擊了下來,在距離地面五十多丈的地方,與經緯天網陣凝成的光罩碰撞在一起,釋放出狂暴的能量。

    光罩,像是一個纖薄的氣泡,在劇烈顫動,似要破碎。

    坐鎮十座陣塔的陣法師和邪道修士,皆是大吃一驚,心中駭然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陰陽殿爲了佈置經緯天網陣,可是花了大本錢,請動了一位陣法造詣通天的陣法聖師親自來真理天域佈陣。

    即便九步聖王,想要從外部將經緯天網陣攻破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正是有經緯天網陣的守護,陰陽殿即便得罪了很多大世界,卻依舊可以屹立在天都聖市。

    就在經緯天網陣被撼動的那一刻,陰陽殿的兩位領袖焱王和憐後也坐不住,化爲一團火球和一股寒風,從極樂地宮中衝出來。

    火球中,站着一位身高接近三米的男子,全身皆是鋼鐵一般的肌肉,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光芒和烈焰,讓至聖境界的邪道修士都不敢近身。

    那股寒風,凝聚成一位風情萬種的絕色妖女,與她身旁的焱王對比起來,身材顯得格外纖美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二人,神情凝重的盯向上空,看着《萬家燈火圖》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幅絕世寶圖,若是我能得到,大聖之下,我還懼誰?”憐後的星眸中,露出迷戀的神色。

    焱王沉吼一聲:“十座陣塔的塔主,還不立即催動萬紋聖器,擊殺前來攻擊陰陽殿的敵人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十座陣塔的塔頂,各自釋放出一道明亮的光柱,衝入進上空厚厚的邪雲。

    邪雲中,一件形如戒尺的萬紋聖器顯現出來,散發出猩紅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它叫“生血尺”,是一件頗爲古老的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尺上的銘紋,與經緯天網陣的陣紋,連接在一起。生血尺,一直懸浮在陰陽殿的上空,藏在邪雲裡面。

    平時的時候,如果有聖王境界的修士,在陰陽殿中生事,生血尺就會從邪雲中衝出,一尺將其重創。

    生血尺上,不斷有銘紋浮現出來,很快就浮現出四層聖力光波。

    並且,它散發出來的氣息,還在繼續增強,似乎是要浮現出第五層聖力光波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半步聖王境界的修士,最多也就只能激發出一件萬紋聖器的兩層聖力光波,發揮出二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而生血尺,並不是由陰陽殿中的邪道修士催動,而是由十座陣塔和經緯天網陣催動,自然是能夠爆發出四耀圓滿力量,甚至五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以焱王和憐後那樣的修爲,在最巔峰的時期,想要激發出一件萬紋聖器的五耀圓滿力量,也都是要耗費大力氣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終於,生血尺的第五層聖力光波散發出來,化爲一片血雲,衝入經緯天網陣,與《萬家燈火圖》猛烈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股狂暴的聖力,在半空爆發出來,向四方逸散。

    天都聖市的各大聖店和道場,立即打開防禦大陣。

    天都山上,一道道光柱沖天而起,使得籠罩山體的雲霧,也都散開了不少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動靜,自然是驚動了真理神殿的一些大人物。負責巡視真理天域的神傳弟子,化爲一道道流光,急速趕來天都聖市。

    至於有沒有大聖級別的生靈駕臨,倒是無人知曉。

    不過,那些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,來到天都聖市之後,卻沒有出手阻止正在交戰的雙方,讓各大世界的修士都疑惑不已。只有少數一些修士,猜出了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生血尺爆發出來的威力相當可怕,可以輕鬆鎮殺聖王。

    但是,《萬家燈火圖》卻更加強大,只是由洛虛和黎纖二人在支撐,卻都將生血尺的力量擋住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。”

    崑崙界的修士,站在洛虛和黎纖的身後,各自打出一道聖氣光柱,注入進《萬家燈火圖》。

    頓時,圖卷爆發出來的威力,變得更加強大,竟是壓得生血尺緩緩下沉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經緯天網陣的邪雲中,又飛出一件萬紋聖器,向《萬家燈火圖》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根青銅長槍,也被激發出了五耀圓滿力量,與生血尺合力,對抗《萬家燈火圖》,似乎是向圖卷撕碎。

    《萬家燈火圖》自然是不會碎,可是,以崑崙界衆人的修爲境界,顯然是無法將《萬家燈火圖》的威力,發揮到多麼強大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兩件五耀萬紋聖器的轟擊之下,崑崙界的衆人,漸漸有些難以支撐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,只有牽制住經緯天網圖中的那幾件萬紋聖器,張若塵在陰陽殿中,纔有更大的機會推倒陣塔,斷了陰陽殿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倒是相當果決,體內的魔氣運轉起來,雙手向虛空一按,一根魔氣光柱打入進

    《萬家燈火圖》。

    魔音也跟着一起出手。

    百花宮的三位強者,紀梵心、丹靈王、妖絕王聚在一起,眺望陰陽殿的方向。

    丹靈王的一雙聖目中,釋放出一道冷芒,道:“本來我是不怎麼看好張若塵,但是,卻不得不承認,張若塵是唯一有可能滅掉陰陽殿的生靈。只要破了經緯天網陣,那些與陰陽殿有仇的大世界,也就再無任何顧忌,必定羣起而攻之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丹靈王化爲一道殘影,衝入進夜幕中。

    妖絕王的心中有很多顧慮,想要攔住丹靈王,但是,卻沒有成功。

    妖絕王和紀梵心都很清楚,丹靈王被抓進陰陽殿,受盡屈辱和折磨,心中的恨意和怒火用天河之水都澆不滅。

    如今,丹靈王看到了一絲可以滅掉陰陽殿的希望,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加入進去。

    妖絕王和紀梵心卻不能出手。

    以他們的身份和修爲,必定是一些勢力着重監視的目標,一旦出手,很難瞞住陰陽殿與陰陽殿背後的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萬一沒能滅掉陰陽殿,會給千蕊界和百花宮,惹來很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片刻後,在陰陽殿的附近,變化了身形的丹靈王,打出一道聖氣光柱,注入進《萬家燈火圖》。

    天都聖市中,那些與陰陽殿有仇的大世界,或者是有親友被抓進陰陽殿的修士,這個時候也都在權衡利弊,猶豫不決。

    他們在推算,張若塵有多大的機會滅掉陰陽殿?

    也在推算,若是張若塵沒能滅掉陰陽殿,他們能不能承受住陰陽殿瘋狂的報復?

    沒過多久……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都聖市的夜幕中,飛出一道又一道的光柱,打入進《萬家燈火圖》,使得圖卷爆發出來的威力,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經緯天網陣運轉到極致,陣法中,六件五耀萬紋聖器全部都沖天而起,纔是勉強將《萬家燈火圖》擋住。

    焱王怒氣沖天,道:“這些修士,還真是膽大包天,竟然敢和陰陽殿爲敵。”?焱王向陣法外面衝去,想要將那些藏身在夜幕中的修士,一一揪出來。

    但是,《萬家燈火圖》竟是將整個經緯天網陣都包裹住,焱王根本出不去。

    出不了經緯天網陣,焱王的修爲,被壓制在半步聖王,自然是奈何不了陣法外面那些修士。

    憐後略微平靜一些,嬌哼一聲:“經緯天網陣不僅僅只是攻擊陣法,也是防禦大陣。以他們的修爲,就算撐起一張神圖,也不可能將經緯天網陣破開。除非……不好,張若塵呢?”

    憐後很清楚,只有修士從陣法內部,破壞了十座陣塔,才能毀掉經緯天網陣。

    現在,對陰陽殿威脅最大的,莫過於張若塵和那隻貓頭鷹。只要將他們擊殺,立即就能化解陰陽殿的危機。

    正是想到這一點,憐後纔去探查張若塵的蹤跡。

    可是,令她吃驚的是,張若塵竟然突然消失不見蹤影,自然是讓她的心,猛的一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