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動用陰陽鏡,將張若塵找出來。”憐後嬌喝一聲。

    陰陽鏡懸浮在半空,在兩隻血狐族的精神力修士催動之下,散發出黑白兩種不同的光芒,照射陰陽殿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穹麟擁有十八個瞳孔,眼力最是驚人,很快就在陰陽鏡的光芒中,看見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在那裡。”

    穹麟指向乙號陣塔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陰陽鏡還真是厲害,我同時動用了真幻聖花的種子和虛妄珠,還扭曲了空間,竟然還是被發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歎一聲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他已經趁着剛纔的短暫時間,衝到乙號陣塔的三丈之內,手中一道六尺長的空間裂縫,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既然要摧毀陣塔,自然是要動用最強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突然,乙號陣塔的塔身上,浮現出一張巴掌大小的符。

    符分解,化爲滿天光點。

    陣塔周圍的空間,竟是被凍結住。那些飄在半空的樹葉,全部都靜止不動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飛到陣塔的一丈之內,速度變緩,裂縫的寬度和長度也在快速收縮。在即將擊在陣塔上的時候,空間裂縫完全閉合,失去了應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那是空間凍結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空間的感知相當敏銳,發現了原因。

    空間凍結符,在《時空秘典》上面是有記載的,只不過,相當難煉製。必須是同時修煉空間和符道的修士,才能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,張若塵就能施展出空間凍結,用來應敵和困敵。

    在天庭界,張若塵倒是也能施展空間凍結,只不過,因爲天庭界的空間結構更加穩固、堅韌,以他的修爲,能夠凍結的空間範圍很小。而且,擋不住太強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空間凍結也就顯得很雞肋。

    除非張若塵的修爲,能夠突破到聖王境界,對空間的掌控,才能再猛增一截。即便是在天庭界,也能讓空間凍結髮揮出巨大作用。

    憐後微微鬆了一口氣,“幸好提前在空間神殿購買了一批空間凍結符。”

    “花費天價,購買空間凍結符,就是爲了預防張若塵偷襲十座陣塔。本來還以爲是多此一舉,沒想到,還真排上了用場。”焱王暗道。

    今晚這一戰,對陰陽殿而言,已經是巨大的危機,不能再出任何差錯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以確定,乙號陣塔上面只有一張空間凍結符,而且已經消耗掉,於是,再次凝聚力量,打出第二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“天魔眼。”

    穹麟雙眼中的十八顆血瞳,涌出十八條血氣長河。在血氣長河的頂端,浮現出十八尊天魔的身影,個個都氣勢恢宏,像是十八座魔山衝撞過去。

    “天魔眼?難道穹麟修煉的是《天魔石刻》上面的蓋世魔功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時間細想,因爲十八條血氣長河,已經壓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穹麟不可能給他,再次施展空間裂縫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全力以赴出手,橫劍揮斬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十八條血氣長河,十八尊天魔身影,全部都被劍氣斬斷,化爲了一縷縷血霧。

    穹麟施展出天魔眼,只是想要拖住張若塵片刻時間。

    就是這片刻時間,穹麟爆發出風馳電掣的速度,已經衝到張若塵的十丈之內,手中的血煉魔鐗,猛然向下揮擊。

    驚濤駭浪一般的魔氣,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,自己彷彿是站在一片無邊魔海的海面,在他的頭頂上方,一根山峰那麼粗的血紅色魔柱壓了下來,根本避不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退,反而眼神變得越來越凌厲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體內的血液和聖氣,猶如瘋牛一般奔跑。不動明王身從背後衝了出來,雙腿浮現出一鸞一鳳的虛影,雙臂浮現出龍魂和象魂,百聖血鎧的百聖之力也都向沉淵古劍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天地八極,唯我獨尊。”

    一招沒有大成的劍八,劈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與血煉魔鐗碰撞在一起,張若塵快速向後倒退,身體差一點撞擊在了乙號陣塔上面。

    穹麟也被張若塵爆發出來的力量,震得向後倒飛出去,手中的血煉魔鐗震動不停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,居然可以與本王拼得不相上下。”穹麟的心中,略微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不過,這一次交鋒之後,穹麟又感覺到體內傳來一股淡淡的虛弱感,嚇了他一大跳,只得立即停下來運轉魔功,不敢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就在穹麟和張若塵對攻的時候,憐後的雙手,向虛空一抓,掌心涌出四道陰寒氣流,操控宋氏四兄妹留下的四件祖器,懸浮在乙號陣塔的四方,重新禁錮住空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原來那天在極樂地宮中遇到的神秘男子是你。張若塵,將你抓住後,本後一定會好好陪你玩玩。”憐後妖媚的一笑。

    憐後看出張若塵體內的陽剛之氣,超過常人萬倍,因此,才說出這話試探他。

    畢竟,萬倍陽剛之氣的修士,相當罕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理會憐後,穩住身形之後,立即催動沉淵古劍上面的銘紋,激發出一耀圓滿力量,向身旁的陣塔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憐後和焱王沒有阻止張若塵,反而顯得不緩不急,慢慢向他靠了過去。

    陣塔的表面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電芒,轟擊在沉淵古劍上面。可怕的雷電力量,通過劍體,竟是快速向張若塵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焱王沉哼一聲:“不自量力。十座陣塔可是由一位頂級陣法聖師佈置出來,豈是一位半步聖王就能摧毀?動用空間力量還差不多。可惜,有四件祖器的鎮壓,你的空間力量根本發揮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從陣塔上涌出的雷電,每一道都像電龍一樣,一旦被擊中,恐怕是會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於是,在電光火石之間,張若塵立即棄劍,身形急速向後彈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應變速度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憐後略微有些失望,隨即,雙眸盯向正在催動陰陽鏡的兩位血狐修士,道:“使用陰陽錯亂,直接攻擊張若塵的精神和聖魂。”

    那兩位血狐族的精神力修士,擁有五十四階巔峰的精神力強度。

    隨着他們調動精神力,注入進陰陽鏡。陰陽鏡表面的黑白光華,快速旋轉,化爲一道黑白光柱,向張若塵照射過去。

    陰陽鏡,是一件厲害的精神力攻擊聖器,爆發出“陰陽錯亂”的攻擊力量,能夠讓修士精神錯亂,甚至是撕裂修士的聖魂。

    陰陽鏡散發出來的光芒,只是略微沾到了張若塵的身體,張若塵就感覺到大腦一陣刺疼,眼前變得昏黑,像是要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這時,佩戴在張若塵身上的虛妄珠,發揮出了巨大作用,竟是擋住了陰陽鏡的大部分精神力攻擊。剩下的精神力攻擊,以張若塵的強大精神力,倒是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一顆虛妄珠,這小子還真是有備而來,準備得相當充分。”憐後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親手打斷你的雙手雙腿。”

    穹麟已經調整了過來,壓制住體內的虛弱感,眼中涌出嗜血之氣,提起血煉魔鐗,大步流星的向張若塵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另外十數位實力強大的邪道高手,也都各自施展出最強手段,紛紛向張若塵發起攻擊,準備一舉將他拿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張神魔符,將其捏碎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符散發出來的力量,籠罩住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的力量大增,猶如神魔附體,吐出一口氣都發出轟隆隆的聲音。他一連劈出三劍,就將穹麟打得斜飛出去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兩位半步聖王境界的邪道修士,各自打出一件萬紋聖器,想要阻擋張若塵再次靠近陣塔。

    “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步一踩,身體衝撞過去,將兩件萬紋聖器撞飛。兩件萬紋聖器,猶如兩件破銅爛鐵一般墜落在地上,摔得嘭嘭直響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我都激發出一耀圓滿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快退,張若塵殺過來……”

    兩位實力強大的半步聖王,纔剛剛想要後退,張若塵的兩隻手掌便是拍擊下去,將他們的身體打成兩團血泥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真的是所向披靡,任何修士都擋不住。

    焱王的眼神一沉,道:“你的身上,居然還有神魔符。倒是巧了,本王在百年前也曾得到一張。”

    神魔符,每一張都價值兩千萬枚聖石,可以讓修士在十息之內,爆發出三步聖王級別的力量。並且,三步聖王以下的攻擊力量,攻不破神魔符的防禦。

    “剛纔,你已經耗費了七息時間,只剩下三息。”

    焱王竟然真的取出了一張神魔符,將符捏碎,他身上的氣息,瞬間增強一大截,散發出無比狂暴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向前跨出一步,焱王就攻殺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神魔符對戰神魔符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焱王還有十息的時間,張若塵只有三息。所有修士都覺得,三息之後,張若塵就會被焱王鎮壓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並沒有正面與焱王對抗,反而做出一個讓無數修士都驚愕和疑惑的動作。

    他竟然轉過身,背對焱王。

    焱王看着張若塵的身形姿勢,又看向前方的乙號陣塔,突然,意識到了什麼,大吼一聲:“攔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誰敢攔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向乙號陣塔的塔門衝撞了過去。轟隆一聲巨響,金屬塔門被撞穿,張若塵衝入進了陣塔內部。

    本來有三位半步聖王想要攔截他,卻被他撞得拋飛出去,摔落在地,全身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毀不了陣塔,卻可以擊殺陣塔中控制經緯天網陣的陣法師,一旦讓他得手,那還得了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