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宇文靖精通一種精神力秘術,即便在“衆生平等”的環境下,也聽到那位女聖王在向張若塵傳音。

    於是,一道懾人的目光,向女聖王瞪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位女聖王猶如遭受電擊,渾身猛烈一顫,一連向後倒退三步。似乎是精神力遭受嚴重創傷,她的神情,變得萎靡不振,眼中的驚懼之色更濃。

    宇文靖只是在警告對方,沒有繼續出手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霸道。不過,此人的實力,的確很強大,在武道和精神力上面的造詣都很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動聲色,道:“我想問一句,這是真理神殿的意思,還是閣下的意思?”

    宇文靖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本人只是慎重的給你一個建議,畢竟,今天死的人已經夠多,再造殺戮,恐怕會結下更大的仇怨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感覺到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今天,他已經殺死三大世界大批修士,難道還怕結下更大的仇怨?

    放虎歸山的事,張若塵不會做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現在的確不是殺那些邪道修士的時機。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露出沉思的神色,隨即,目光向小黑和魔音盯了過去,道:“先將這些邪道修士關進極樂地宮,我要再考慮幾日,再決定如何處置他們。”

    宇文靖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滿意的笑容,略微威脅的語氣:“識時務者,當爲俊傑。希望你不要做出錯誤的決定,害人又害己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宇文靖揹着雙手,離開了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在宇文靖看來,既然今天張若塵沒有殺這些邪道修士,等到張若塵思考清楚其中的厲害關係,肯定會乖乖按照他的建議去做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此人有些莽撞,什麼衝動的事都做得出來,還得再敲打敲打他才行。”

    宇文靖有些不放心,心中暗思:“得通知黑魔界和萬邪界的那兩個傢伙一聲,讓他們也出來警告一下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黑魔界和萬邪界也有修士拜入真理天域,並且其中有兩位厲害人物,已經成爲神傳弟子。

    在宇文靖看來,面對三位神傳弟子的警告,張若塵應該懂得如何把握分寸,審時度勢。

    等到救出三界的修士,再慢慢收拾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宇文靖離開的背影,眼中閃過一道笑意,“這個宇文靖實力很可怕,可惜,卻太自負,也太目中無人。先用緩兵之計穩住他再說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復仇者全部都惶恐不安,其中,又有幾位修士,前來勸張若塵立即處決那些邪道修士,但是卻都被張若塵搪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位半步聖王境界的生靈,身形一閃,衝到一具邪道修士的屍體旁邊,在屍體上摸索,將一根儲物袋找了出來,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還真有人敢渾水摸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寒,身形從原地消失,出現到那位半步聖王的身旁,一掌拍擊出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震耳的龍吟聲,從掌心傳出。

    那位半步聖王境界的生靈,臉色猛地一變,就要出手抵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力何等強橫,手掌上,散發出萬丈金芒,將其打得橫飛出去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爆發出一股強橫的聖威,揚聲道:“這裡是月神道場,一草一木皆屬於廣寒界,別逼我殺人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數量衆多,卻並非來自同一個世界,如同一盤散沙。就算他們的心中有貪念,卻誰都不敢第一個向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更何況,張若塵先前一連擊斃數十位陰陽殿的修士,甚至憐後和焱王聯手都奈何不了他,誰敢虎口奪食?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那位趴在地上的半步聖王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位半步聖王的眼中,露出駭然的神色,還真有些害怕張若塵出手殺他。他連忙爬了起來,伸出兩隻長滿鱗片的爪子,主動將儲物袋呈了上去,道:“若塵公子……這是……這是你的儲物袋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把將儲物袋收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位半步聖王見張若塵沒有出手殺他,暗暗鬆了一口氣,壓制住傷勢,轉身就向月神道場外面逃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追殺,心中暗道:“我來真理天域,才兩個月,殺了近百位一等一的強者。看來是將不少修士都嚇住,在他們的眼中,恐怕我與殺人魔頭沒有什麼區別。”

    在有些時候,讓別人怕你,也是一件好事,能夠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反正陰陽殿已經被滅,其中一些修士不敢招惹張若塵,於是,悄悄的退了出去,離開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有第一個退走,就有第二個,第三個……

    陰陽殿的寶物和財富雖然很多,但是,卻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得罪張若塵,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,退走的修士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最後,也就剩下一百多位修士,還留在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面面相覷,既有一些忌憚,也有一些不安,他們在相互傳音交流着一些什麼。

    半晌後,他們選出兩位修爲強大的生靈,向張若塵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這兩位生靈的實力,不如焱王和憐後,卻能夠與金鵬皇子相提並論,絕對是站在一座大世界頂端的人物。

    凌飛羽提着葬天劍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警惕着對面的兩位生靈,強大的劍意籠罩整個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很顯然,對面兩位生靈若是敢出手偷襲張若塵,她手中的劍,肯定會毫不猶豫擊穿對方的身軀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了空間領域,右手的手掌心,懸浮着一道一寸長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對面,站在左邊的那位生靈,籠罩在一層白霧中,身形顯得若隱若現,道:“張若塵,你出手滅了陰陽殿,我們都心存感激,自然不會搶奪這裡的寶物和財富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們所在的母界,有一些女修士,被三大世界的邪道生靈抓進了陰陽殿,我們打算交付聖石,將她們贖回去。”

    站在右邊的那位生靈,似乎也是一位聰慧之輩,補充了一句:“希望你能看在我們出手幫忙滅了陰陽殿的份上,在價格上,能夠稍微合理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放鬆警惕,沉思了片刻,道:“好,你們先退出月神道場,三天後,再來贖人。你們這麼多強者聚在這裡,我的壓力可是很大,萬一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,對誰都沒好處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露出遲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:“我張若塵還要在真理天域繼續待下去,不會出爾反爾,難道你們信不過我?”

    那些戴着面具的修士,又開始使用精神力交流起來。

    半晌後,站在右邊的那位生靈,慎重的道:“若塵公子是月神娘娘封的神使,我們自然是信得過。那麼,我們三天後再見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?張若塵走到展御的屍體旁邊。

    展御死後,屍體變成一條七八丈長的金龍,橫在地上,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華,猶如是用黃金鑄煉成的軀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沉淵古劍,從黃金聖龍屍上面,敲下一百多塊龍鱗,揮手灑了出去,落到在場的諸位修士的手中。

    每人都得到一塊金色龍鱗。

    他們都露出不解的神色,不知道張若塵這麼做是什麼用意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滅掉陰陽殿,奪回月神道場,你們每個人都出了很大的力,我心裡也很感激。三天後,你們憑藉這塊龍鱗進入月神道場,直接帶走你們所在大世界的女修士就行,無須向我繳納聖石。”

    本來,在場的修士,還頗爲擔心張若塵坐地起價,開出一些過分的條件,將贖金擡得很高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頓時欣喜若狂,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。於是,他們都將手中的金色龍鱗緊緊的捏了捏,妥善的保存起來。

    “既然若塵公子如此厚道,那麼,我們現在就離開月神道場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若塵公子信守承諾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若塵公子,希望三天後,我們還能像現在這麼愉快的完成交接。告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這麼做,自然是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現在,廣寒界在真理天域勢單力薄,還要面對商子和陰陽殿的報復,總不能一味的結仇,也該結交一些盟友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,既然敢向陰陽殿發起了攻擊,至少說明兩點:

    第一,他們幾乎不太可能是黑幕勢力的一員。

    第二,他們與陰陽殿肯定仇深似海,否則,不會貿然出手。

    正好趁此機會,將他們拉攏過來,徹底綁到張若塵的戰車上面。或許他們任何一個大世界,都比較弱小,但是聚在一起,卻是一股能夠滅掉陰陽殿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今後,再和商子扳手腕,張若塵就多了一些可以利用的資源。

    當然盟友都是慢慢培養出來,現在就讓他們去對付商子是不太可能的事,但是,只要有共同的敵人,共同的利益,時間一久,結盟的關係自然會變的越來越牢固。

    少賺一些聖石算什麼,拉攏住這些修士,意義更加深遠。

    現在這些修士,還只是一座大世界的頂尖天才,但是今後,他們卻是一座大世界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那些沒有出手攻擊陰陽殿的大世界,張若塵自然是要區別對待,想要贖人,還是得繳納聖石才行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修士都退出月神道場,張若塵立即將十八杆焚天煉地陣旗打了出去,插在道場的十八個方位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開始佈置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,免得陰陽殿的修士又重新殺回來。

    等到兩種陣法佈置完成,張若塵才正式去和崑崙界的修士接觸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崑崙界的修士,不可能無緣無故幫他攻打陰陽殿。

    比如,吞天魔龍。

    它要是會幫張若塵,纔是怪事。至於別的修士,除了白黎公主和洛虛等人,似乎沒有誰與張若塵有較好的交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