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與洛虛相對而立,身上再也沒有一絲青澀,反而有一種分庭抗禮的氣度,現在,他們都是可以代表一界的超級大人物。

    當然,對於洛虛,張若塵還是心存感激與敬重。

    洛虛不止一次幫過張若塵,而且,還將他的絕學“洛水拳法”,傾囊相授。正是因爲修習“洛水拳法”,張若塵才能平衡體內因爲修煉龍象般若掌產生的萬倍陽剛之氣。

    龍象般若掌與洛水拳法,一剛一柔,皆是高深莫測。

    洛虛的臉上,掛着淡淡的笑容:“我知道,剛剛滅掉陰陽殿,你手中還有很多事要做,所以,就不與你繞彎子。想必你應該也猜到,崑崙界的諸位修士,助你滅掉陰陽殿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崑崙界想要與我合作?”

    洛虛點了點頭,道:“無論是崑崙界,還是廣寒界,在真理天域的勢力都相當弱小,只有聯手,才能更加容易奪回本屬於兩界的道場。”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和洛虛的交情不淺,但,這件事卻不是他們二人的事,而是廣寒界和崑崙界的事。

    牽扯的利益實在太大,張若塵怎麼可能輕易答應下來?

    就算是要答應,也要先講條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廣寒界在真理天域,一共有二十一座道場。其中,月神道場最難打,現在都已經被我拿下。難道我還需要藉助崑崙界的力量,幫我攻打剩下的十九座道場?”

    洛虛道:“其實你很清楚,今天能夠打下月神道場,不是因爲你的實力真的已經無敵,也不是因爲崑崙界的幫助,而是因爲陰陽界得罪的仇家太多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洛虛又繼續說道:“月神應該告訴過你,廣寒界和崑崙界有一個共同的大敵。那股敵人,正在想方設法阻止廣寒界和崑崙界崛起;那股敵人,曾經讓崑崙界萬劫不復,讓廣寒界被奴役和欺壓。在真理天域,就有那股敵人派遣出來的代表人物,專門對付你和我。你有信心,憑藉一己之力,對抗那股敵人?”

    經歷月神道場這一戰,張若塵更加深切的認識到,商子烆掌握的力量,的確是相當強大,根本不是憑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道:“合作,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洛虛的眼睛一亮,道:“你答應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想要我出手幫崑崙界攻打道場,除非答應我幾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洛虛似乎是早就有心理準備,於是,直接問道:“什麼條件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攻打下來的道場,道場中的寶物和聖石,我要取走一半。如果,你們能答應第一條,我們再談第二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洛虛的眼神變得肅然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的第一個條件,就讓他很爲難。

    洛虛使用精神力,與崑崙界的修士交流。

    片刻後,不遠處的崑崙界修士,露出義憤填膺的神色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冷笑連連:“還真是獅子大開口,張若塵,你莫非以爲,我們非要與你合作嗎?以我們的實力,未必打不下崑崙界的道場。”

    “還談什麼談,我們走。”鯤族皇子看張若塵很不順眼,眼中充滿戾氣。

    蠻獸各族的領袖黎纖,黛眉微微一蹙,似乎也覺得張若塵的條件太過分,道:“既然談不攏,請你打開陣法,我們要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挽留,一邊帶着他們向外走去,一邊說道:“此次攻打月神道場,崑崙界的確出力不少。如果崑崙界要攻打某一座道場,提前通知我一聲,我應該會去助你們一臂之力。當然,我只會出手一次。”

    即將走出陣法的時候,張若塵想到了什麼,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罈龍靈瘋牛酒,塞到洛虛的手中,笑道:“這可是一罈好酒,堪稱無價。”?

    洛虛先是略微詫異,隨即,也浮現出笑容:“我也有一樣東西送給你。”?

    隨即,洛虛取出一本拳譜,遞到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洛虛道:“洛水拳法第十重的一些參悟心得。最近我在研究第十一重,不過,一時半會還無法完善。”

    洛水拳法的第九重,就達到聖術級別。

    洛水拳法的第十重,應該是達到中階聖術的層次。

    修煉洛水拳法,的確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平衡張若塵體內的陽剛之氣,張若塵自然是沒有客氣,將拳譜收下來。

    在拳道上,張若塵與洛虛還是有不小的差距,值得虛心學習。

    況且,一種中階聖術的價值並不低,特別是精妙中階聖術和通玄中階聖術,十分罕見,每一種都是不傳之秘。如果拿出來賣,可以賣出天價。

    洛虛隨手就將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拳法送給張若塵,張若塵也隨手就送出一罈價值連城的龍靈瘋牛酒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們自己二人的交情,與那些恩恩怨怨無關,也和利益無關。

    因爲,洛虛知道,張若塵用得上洛水拳法。張若塵也知,洛虛用得上龍靈瘋牛酒。

    送走了崑崙界的衆人,張若塵返回月神道場,看着站在廢墟中的一個個容貌不俗的女修士,頓時,有些頭疼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些女修士,全部都戰戰兢兢,顯然是頗爲懼怕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拜見主人。”

    近千位女修士同時向張若塵跪下。

    她們與囚禁在極樂地宮中的那些女子不同,早就被陰陽殿調教成了賺取聖石的工具,受盡折磨,精神意志幾乎已經崩潰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滅掉陰陽殿,她們既是感覺到興奮,同時也有一些惶恐不安。誰知道,這位新主人,會如何對待她們?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理會這些麻煩事,目光向凌飛羽盯了過去,道:“你來安置她們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如今的月神道場,一片混亂和破敗,簡直就像是一座廢墟。

    張若塵花費了大量時間,才從廢墟中,將那些有價值的寶物,一一收集起來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相當氣憤的是,當他費盡力氣打開陰陽殿建造的寶庫之時,裡面竟然空空如也,一塊聖石都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當然,那些邪道修士卻個個都富得流油,各種儲物器皿中的寶物和聖石全部加起來,也是一筆相當龐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現在,月神道場的人手嚴重不夠,凌飛羽將那些女修士全部都調動起來,纔將廢墟清理乾淨。

    張若塵摸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精緻塔樓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一座十數丈高的樓閣,出現在月神道場的東北角。

    這是“煉器樓閣”,自身就是一件千紋聖器,可以變大變小,隨身攜帶,並且還有不弱的防禦和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甩出十多座煉器樓閣,有閣樓、高塔、殿宇,很快月神道場變得大不一樣。

    與以前不同,如今的月神道場沒有邪氣籠罩,在月神神像的照耀下,顯得格外靜謐,多了幾分神聖的韻味。

    這些煉器樓閣,是張若塵從一位精通煉器的邪道修士的儲物袋中找到,據說,只是普通的煉器樓閣。

    真正厲害的煉器樓閣,能夠誕生出強大的器靈,自己就能飛行,甚至自成一片天地,在內部,孕育出一座修煉聖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立即清點此次的收穫,而是,花費時間,在月神道場中佈置了一座空間傳送陣,隨後,通過傳送陣,離開了天都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、青霄,還有廣寒界的幾位修士,全部都被困在道場裡面,心情很沉重,沒有人能夠靜下心來參悟真理之道圖文。

    就連修爲高深的蘇璟,也都焦慮不安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張若塵還是太年輕,做事太冒失,萬一遭遇什麼不測,對整個廣寒界來說,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當時沒能攔住他。”蘇璟咬緊牙齒。

    等得越久,衆人的臉色也就越是難看,十分擔心等來的是一個讓人無法接受的噩耗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種煎熬!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道場大門的階梯上,緊緊抿着紅脣,一雙秀目每隔一小會兒,就會擡起頭,向道場外面望去,都快變成一塊望夫石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揹着雙手,站在木靈希的身旁,神情要顯得淡然一些,道:“你對張若塵沒有信心嗎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擔心他嗎?”木靈希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並非只是一個人,而是九個人,擁有九種不同的思想。但是,聽到木靈希的問題,她卻是默然了片刻。

    因爲,主導九天玄女身體的思想是聖書才女,其它八位玄女全部都在參悟聖道,猶如閉死關一樣的修煉狀態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眼神有些複雜,似乎是在思考什麼,一直都在猶豫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看出她的心思,道:“想問就問,何必一直猶豫不決?”

    木靈希擡起頭來,彷彿是終於下定了決心,問道:“塵姐爲什麼要站到女皇的那一邊?爲什麼要幫女皇?她爲什麼要傷害張若塵?女皇是不是用張若塵的性命,在威脅她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眼神沉凝,道:“女皇的心胸開闊,可以容納天地萬物,不會去威脅自己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不可能。我知道塵姐的性格,她很倔強,也很強硬,一旦認定了張若塵,就肯定不會改變。若不是女皇逼她,她絕對不會那麼做。當初,所有人都以爲張若塵被九幽劍聖殺死,只有她一直守在張若塵母親的身邊,將其當成自己的母親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雪無夜何等優秀的天驕,主動追求她,她卻未曾有一絲心動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上次在魔教總壇見到她,我能看出,她很痛苦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長嘆一聲:“每個人的命運不一樣。沒有人可以左右自己的命運,神,在命運面前,也會無奈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她到底去了哪裡?被女皇殺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就當她已經死去了吧!反正因爲張若塵,她的族人和親人,幾乎都已經死絕。”有些東西,九天玄女不想告訴木靈希,也不能告訴她。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久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眼睛發紅,她有一種感覺,塵姐似乎是真的已經死去,多半是被女皇給害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驀地,陣法中,傳出一道時間和空間的波動。

    道場中的修士全部都被驚動,化爲一道道流光,十分急切的衝到道場的大門,向遠處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的身影,從陣法中顯現了出來,大步走向鏡香崖道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