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夜幕降臨,距離月神道場不遠的地方,顯現出兩道黑影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他們二人的身體霧化,沒有實體,只能看見,站在前面的那人長有三條黑色尾巴,站在後面的那人則是長着兩條尾巴。

    長有三條尾巴的青冥子,漸漸凝聚出身軀,攤開手掌,看着掌心的金色龍鱗,喃喃自語:“今天就是與張若塵約定的時間,也不知他會不會信守承諾?”

    站在後方的蕭南生,是一位半步聖王級別的修士,同時,也是青冥子最爲傑出的弟子。

    青冥子問了一句:“我們虛靈界那六位女聖和十七位女半聖的資料,全部都準備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弟子早已準備齊全。”蕭南生道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不可能讓我們隨隨便便就將人帶走,肯定會查她們的資料,確定她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青冥子考慮問題比較周密,所以,提前做了一些準備。

    青冥子和蕭南生取出一件能夠掩蓋身上氣息的聖器,小心謹慎的,向月神道場行去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月神道場,周圍越是寂靜,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ωwш ●тt kān ●C O

    反而,空氣中,還飄着一絲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蕭南生屏住呼吸,小心謹慎的道:“師尊,似乎有些不對勁,會不會是陰陽界、黑魔界、萬邪界的那幾位邪道霸主,得知我們今天會來月神道場贖人,所以,埋伏在暗處,準備報復我們?”

    黑霧中,青冥子的臉色有些凝重,自持修爲強大,倒也沒有露出懼色。

    以他的實力,只要不是遇上焱王和憐後那種級別的強者,就有把握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應該不會,當時在場的衆人,全部都與陰陽殿有血海深仇,沒有誰會將消息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青冥子表現的很是鎮定,可是,拐過街道,出現到月神道場對面的時候,臉上卻露出驚駭的神色,彷彿是看到了什麼無比恐怖的東西。

    蕭南生則是倒吸一口涼氣,感覺到頭皮發麻,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裏面瞪出來,道:“張若塵真的是一個殺人魔王,什麼事都敢做。”

    對面,月神道場大門位置,立有一座塔形的煉器閣樓。

    閣樓上面,掛着密密麻麻的頭顱,顯得很是森然。

    一百多位聖者和聖王的頭顱掛在一起,相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從頭顱中流淌出來的聖血,還散發着熱浪,很顯然,剛砍下來不久。

    塔下的地面,被聖血染紅,化爲一片詭異的血土,無比強大的怨氣和恨意籠罩着那片區域。

    蕭南生道:“當日,宇文靖親自出面威脅,張若塵不是已經妥協了嗎?”

    “哏哏,張若塵何等狂傲,怎麼可能會妥協?我看當時,他只是使用了一招緩兵之計,暫時拖住宇文靖而已。”?青冥子的心中相當暢快,這些邪道人物,終於是遭到報應。

    當初,青冥子的女兒死在陰陽殿中,可是將他氣得發狂,不顧一切殺入進陰陽殿裏面,想要爲女兒報仇。

    但是,陰陽殿中的經緯天網陣太厲害,只是一擊,就將青冥子打成重傷。幸好青冥子掌握有一張厲害的符籙,在經緯天網陣沒有完全運轉起來的時候,強行將陣法撕開了一道裂縫,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青冥子的心中恨意,卻是隨着時間推移,越積越深。

    如今張若塵痛下殺手,將陰陽殿的邪道修士殺得乾乾淨淨,青冥子只想大喊一聲,痛快,殺得好。

    心緒平復下來後,青冥子的臉上,卻浮現出一道苦笑:“故意在這個時候,將那些頭顱掛出來,張若塵真是好算計。”

    蕭南生點了點頭,道:“我們現在去月神道場,在外人看來,肯定會覺得我們與張若塵結成了聯盟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這是想要將我們拉下水,等到陰陽殿和陰陽殿背後那股勢力爆發出怒火,就不僅僅只是報復他,也會報復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,要不我們暫時避過今天,先不去月神道場?”

    青冥子露出一絲苦笑,“我們與張若塵約好的時間是今天,你覺得,過了今天,張若塵還會將人交給我們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倒也是。”蕭南生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去贖人。三大世界的修士若是下定決定要報復,怎麼都會查到我們的身上,躲不過去的。”

    青冥子倒是很坦然,化爲一道烏光,衝到月神道場的門口,亮出手中的金色龍鱗。

    片刻後,月神道場中的陣法,打開了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青冥子和蕭南生一前一後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瑞亞界,在西方宇宙排名第七十三位,在天都聖市建立的聖店,名叫還真宮。

    還真宮中最高的建築,是一座古老的城堡。

    此時,城堡中,響起一聲轟鳴。

    焱王一拳將城堡中的一根石柱打得粉碎,臉上的經絡像是藤蔓一樣凸顯,怒吼一聲:“張若塵必須死。”

    穿着仙鶴藍天袍的宇文靖,依舊有些不相信,陰沉着臉,再次問道:“三大世界的修士,真的全部都被張若塵殺死?”

    一位背上長有雙翼的邪道聖者,難以承受住焱王和宇文靖身上的強大氣息,跪伏在了地上,顫聲道:“張若塵不僅殺死三大世界的修士,而且還砍下他們的頭顱,全部都掛在月神道場中的一座高塔上面。”?

    “他這是在羞辱我們,是在報復。”

    焱王一雙赤紅色的眼睛,瞪着宇文靖,道:“你不是聲稱,一定能夠將三大世界的修士救下來?你不是說,已經敲打了張若塵,他肯定不會輕舉妄動?你太自大了,三大世界的修士全部都是被你給害死。”

    宇文靖的臉色陰沉到極點,雙手緊捏,十指浮現出雷電之光,道:“誰能料到,張若塵如此不知天高地厚?也罷,我現在就去月神道場,親手廢了他,就算遭受神殿的責罰,我也認了!”

    要知道,很多修士都看見,宇文靖親自出面威脅張若塵,想要將三大世界的修士救下來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將三大世界的修士全部都砍了腦袋,無疑是狠狠的抽了宇文靖一巴掌。

    宇文靖是一個很愛面子的人,想到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在嘲笑他,心中便是燃燒起熊熊的怒火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,是能夠進入各大世界的道場,做一些調解矛盾的事。

    同時,如果真理天域出了濫殺無辜的兇徒,神傳弟子也能闖入各大世界的道場,將其抓捕。如果此人拘捕不從,神傳弟子甚至可以先斬後奏。

    以宇文靖的身份和權利,要給張若塵安置一個罪名,是再簡單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商子烆從古堡中走了出來,道:“宇文靖,你先回來。”

    宇文靖停下腳步,回頭盯了商子烆一眼,道:“子烆公子剛纔應該也聽到了吧?張若塵此子太囂張,根本沒有將我們放在眼裏,反正我是忍不下這口氣。”?

    商子烆怎麼可能不怒?

    只是他的心機深沉,將怒火按壓在心中,沒有表露出來,淡淡的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,張若塵爲何這麼囂張?就憑他和廣寒界的那幾只阿貓阿狗,竟然敢如此挑釁我們?”

    宇文靖好奇的道:“難道他的背後,還有更厲害的人物?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向商子烆盯了過去,個個都面目猙獰,皆想知道,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與他們作對?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你們不是很想知道,設計對付張若塵的那一天,我去了哪裏?現在,我就告訴你們。當時我被道家的人牽制住了!”

    “道家插手進來了?”宇文靖的臉色變了變。

    焱王十分好奇的問道:“竟然能夠牽制住子恆公子,對方是誰?”?

    “道家這一代的領袖,鎮元。”商子烆道。

    聽到“鎮元”的名字,在場諸位修士的心情都變得格外沉重,沒有一個敢露出輕視之心。

    商子烆問道:“宇文靖,你覺得你是鎮元的對手嗎?”

    宇文靖一直都很狂傲,可是,此刻卻是搖了搖頭,冷笑一聲:“鎮元是道家第一聖地五行觀培養的新一代領袖,實力何等之強,我自然是不如。這就是子烆公子阻止我去月神道場的原因?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其實,不僅道家插手了進來,陰陽殿被滅,佛門也在暗助張若塵。”?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“佛門不是一直都處於中立,根本不插手任何勢力的爭鬥?”

    商子烆的眼中,露出一道冷色,道:“若不是佛門在暗助張若塵,張若塵豈能擁有七級浮屠符和虛妄珠這樣的寶物?沒有這兩件寶物,張若塵早就死在陰陽殿。而且……大曦王也是被佛門的一位對頭給牽制住,所以,遲遲沒能趕來真理天域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有的露出愁容,有的皺眉思索,有的長長嘆息。

    很顯然,道家和佛門的分量不小,讓他們躊躇不安。

    青獠牙輕笑一聲:“有道家和佛門在背後支持張若塵,我們還報什麼仇?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道家和佛門雖然很強,但是,他們肯定會害怕招惹禍端,最多暗中幫一幫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陰陽殿一戰,何等惡劣的局勢,道家和佛門也沒有派遣弟子親自參與戰鬥,這就說明,他們現在還處於觀望的階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張若塵的實力不夠強大,被我們殺死,他們只會覺得張若塵沒有任何價值,根本不會爲他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張若塵的實力越強,對我們的威脅越大,道家和佛門纔會越是重視他,給予更大的幫助。否則,支持一個廢物,自會讓他們惹禍上身。”

    憐後的美眸微微一眯,媚笑道:“也就是說,只要我們能夠以迅猛之勢,迅速鎮殺張若塵,道家和佛門就算想要插手,也都來不及?”

    商子烆點了點頭,又道:“既然我知道家和佛門插手了進來,自然是要調動更加強大的力量對付張若塵。所以,大家不必擔心,一切有我。”?

    想到商子烆的強大實力,還有他背後的龐大勢力,頓時,在場諸位修士的壓力一鬆,不再有任何擔憂。

    張若塵屠殺三大世界一百多位強者的消息,很快就在真理天域傳開,引起巨大的震動,在各大道場鬧得沸沸湯湯,甚至就連真理神殿的一些弟子都在議論此事。

    霸佔了廣寒界剩餘十九座道場的修士,則是惶恐不安了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