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與木靈希經歷過很多歡樂、愁苦、生死,已經有很深的感情,早就不只是朋友那麼簡單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但是,他們兩人之間一直都隔着另外一個人,因此相互都有一定的剋制,似乎關係很親近,又似乎遙不可及。

    看見木靈希那曼妙絕倫的嬌軀,做爲一位正常男子,張若塵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?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並非是色中餓鬼,自制力和意志都很強大,因此很快就將腹中的邪火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潭中的木靈希,與張若塵四目相對之後,連忙以一雙玉臂擋住胸前的酥峰,神情無比羞澀,雪白的臉蛋瞬間變得通紅,向頸部蔓延。

    整個地底空間的氣氛,變得格外異樣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移開目光,乾咳了兩聲,道:“其實,我剛到。”?

    若是闖進來的是別的男子,就算不死,恐怕也會被挖到雙眼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木靈希的心中,卻是一點恨意都生不起來,反而有些手足無措,臉蛋變得更加嫣紅,嬌豔欲滴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轉過身去,木靈希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,手掌在水面輕輕一拍,猶如仙女出浴一般騰飛起來。

    伸出一隻纖纖素手,快速捻起岸邊的衣衫,穿在身上,遮擋住凝脂一般的動人嬌軀。

    木靈希盯着張若塵的背影,輕咬朱脣,美眸故意露出幽怨的神色,道:“不是有兩位女聖守在外面?你怎麼就無聲無息的闖了進來?”

    雖然很幽怨,但是,她卻並沒有真的生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反倒是有些尷尬,畢竟他們的關係,現在還處在一個相當微妙的階段,並不是道侶。

    看守石門的兩位女聖,是前後腳跟着張若塵走進地底空間。

    此刻,她們站在通道的邊緣,盯在張若塵和木靈希的身上,很是震驚,如同石化了一般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冰清玉潔的神女殿下,竟然被若塵公子了窺視的神軀?”

    她們意識到自己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秘密,心中相當後悔,早知道就不該跟進來。

    知道了自己不該知道的事,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兩位女聖生怕被張若塵殺人滅口,再次跪伏在地上,低着頭,顫聲說道:“我們什麼都沒有看見……神使大人饒命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頭疼起來,眼神變得冷沉,道:“剛纔的事,你們不準向第三個人透露,否則休怪我讓你們神形俱滅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兩位女聖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現在的身份非同一般,事關她的名節和聲譽,處理此事,張若塵自然是要慎重一些。

    “出去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呵斥了一聲,並且使用精神力,震懾她們的心神,在她們心中留下一道深深的恐懼烙印。?

    兩位女聖的臉色蒼白,連忙退出地底空間,順便還關上了石門。

    此事可大可小,一旦處理不好,很有可能給木靈希帶來很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不過,這件事本來就怪他,如果他能夠耐心一些,讓兩位女聖先進去稟告一聲,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去,目光盯在木靈希的身上,正想說出一句歉意的話。可是,當他看見木靈希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睛,卻又將想說的話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木靈希在等的,並不是一句道歉。

    木靈希就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一張精緻的鵝蛋臉,美得令人窒息,渾身溼漉漉的,只裹着一層長長的白紗,一粒粒水珠還在肌膚上滾動,並且散發出晶瑩的光澤。

    木靈希一雙靈秀的眼眸,就那麼一直盯着張若塵,期待的神色變得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她知道張若塵在猶豫什麼,也知道張若塵的顧慮,因此,心中有些相當忐忑,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寂靜了很久,張若塵纔將心中的各種雜念清除,眼神變得無比堅定,徑直向木靈希走了過去,抓住她的一隻冰冷的小手,按到他的心口,道:“靈希,你願意做我的道侶嗎?”

    在感情上,從木靈希認識張若塵以來,他就一直在剋制自己。最初是因爲,他過不了池瑤女皇那一道坎,後來則是因爲黃煙塵。

    可以說,張若塵的感情經歷是相當坎坷的。

    經歷了這兩段感情,他甚至都開始封閉自己的情感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木靈希哪裡料到張若塵突然變得這麼直接,自然是被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過,當她的手掌,按在張若塵的心口,雙眸觸碰到張若塵那雙堅定不移的眼睛,漸漸的,變得平靜下來。木靈希能夠感受到,張若塵相當認真,頓時芳心猛烈跳動。

    木靈希等這句話,已經等了很久,可是等來之後,卻又覺得很不真實,如同身在夢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久久沒有等到木靈希的迴應,略微皺眉,道:“我是經過深思熟慮,才做出這個決定。今後,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保護你,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。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只感覺自己喉嚨像是啞了一般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心中很着急,如同小雞嘬米一般,使勁的點頭,生怕張若塵說出“如果你不願意,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”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畢竟,讓張若塵如此主動表達自己的感情,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,誰知道下一次是何年何月?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道笑容,隨即伸出另一隻手,摟住了木靈希纖細的柳腰,緊緊的擁在一起。

    聽聞張若塵出關,凌飛羽就立即趕到極樂地宮,準備與他商談一些事。

    可是,走到石門外,凌飛羽卻停下了腳步,雙目緊緊盯着眼前冰冷的石門,靜靜的站在那裡,沒有再向前跨出一步。

    以她強大的修爲,沒有陣法的阻隔,區區一扇石門,哪裡擋得住她的眼睛和耳朵,自然是看到和聽到了裡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下一刻,石門打開,張若塵挽着木靈希的手臂,從裡面走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詢問跪在地上的兩位女聖:“我剛纔感知到了凌宮主的氣息,她是不是來過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女聖,道:“是的,凌宮主的確來過,不過她在石門外靜站了半刻鐘,就又離開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並不知道張若塵和凌飛羽有七世糾葛,說道:“宮主應該是來找你。最近她修煉出現了瓶頸,想要離開月神道場,前去歷練,衝破瓶頸。但是,她似乎還有什麼事想要與你商量,所以一直在等你出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融合第七世記憶,在第七世,他和凌飛羽有很深的糾葛,不僅對彼此有了感情,還成爲夫妻,擁有屬於他們二人的子子孫孫。

    雖然,那只是在圖卷世界裡面渡過的一世,可是記憶和情感卻是相當真實,根本沒有辦法迴避。

    凌飛羽沒有表達出來,那是因爲,她不知道張若塵已經融合了第七世記憶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表達出來,則是因爲還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追出極樂地宮,但是,在地宮的出口,卻遇到了小黑,差一點將它撞翻在地。

    小黑連忙攔住張若塵,道:“剛纔遇到凌飛羽,她讓本皇送一封信給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了信,急忙問道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走了,剛剛進傳送陣,說是要出去歷練。你說看看,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着急,明明知道你都已經出關,有什麼話,就不能當面跟你說清楚?爲什麼要寫信呢?本皇就很是搞不明白……咦,人呢?”

    就在小黑絮絮叨叨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消失在它的面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通過傳送陣,傳送到真理天域的一處原始叢林。

    原始叢林中的這座傳送陣,與月神道場中的傳送陣定點連接,如果凌飛羽是通過傳送陣離開,肯定會先來到這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出現到離傳送陣最近的一座山峰的頂部,觀望四面八方,尋找凌飛羽的蹤跡。

    同時,他又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附近的區域。

    可惜,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凌飛羽離開得那麼急的原因,有些擔心她會傷心,所以,現在就想與她講清楚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吐出一口音波漣漪:“我知道你就藏在附近,能夠聽到我的聲音。得告訴你的是,我已經融合了第七世記憶,希望我們能夠好好的談一談。我這裡有兩瓶幫助聖王衝破瓶頸的聖丹,應該可以幫到你。現身與我一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音波一層疊着一層,傳遍方圓千里,驚得林中飛出一大羣鳥雀。

    久久過去,凌飛羽卻根本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反而,數百里外的一些修士,聽到張若塵的聲音,竟是向着這個方向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只是躲我們一時,而不是躲我們一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一嘆,在那些修士趕過來之前,先一步毀掉林中的傳送陣,不得不選擇離開。

    “奇怪,明明聽到一位修士的聲音,怎麼突然就消失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人的聲音相當雄渾,應該是一位聖王境的強者。我們還是別沒事惹事,趕緊離開這裡。”

    等到那些修士都離開之後,在一處山谷中,凌飛羽的身形才顯現了出來。她的手中,託着琉璃封天罩,正是有這件聖器在手,才瞞過張若塵的天眼和精神力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雙眸眺望遠處,看着張若塵先前站立的那座山峰,露出一道苦澀的神情,自言自語的道:“既然,已經有人來彌補你心中的傷痛,我自然是要離開。我們都是要追求無上大道的人,不應該被一段陰差陽錯的孽緣拖累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。張若塵,今後真理天域這片戰場,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眼中,露出絕然的神色,走出這片山谷,向遠處行去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的修煉環境雖然是舉世無雙,真理之道更是九大恆古之道之一,但是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宇宙浩大,天道無窮。

    並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通往巔峰。

    天庭界沒有成立之前,根本沒有真理神殿,不是依舊誕生了很多經天緯地的絕代人物?

    想到此處,凌飛羽再也沒有什麼不捨,腳步越走越堅定,最終離開了真理天域。

    在她離開真理天域的那一刻,心境發生脫變,一直困擾着她的瓶頸,竟然瞬間突破,體內的聖道規則急速增加,修爲猛然提升了一大截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