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凌飛羽留下的信,閱讀完後,臉上露出悵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根據信上所說,凌飛羽準備離開真理天域,甚至是要離開天庭界,去宇宙中的各大世界遊歷。同時,她還有前往功德戰場的想法,想要在戰場上磨礪自己的劍道和意志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何嘗不想一走了之,孑然一身,仗劍走天涯?何等逍遙自在。

    但是,仔細想了想,張若塵卻只能搖頭。

    他身上揹負的東西太多,哪能說走就走?

    而且,就算要走,也要先去真理之海,儘可能奪取更多的真理奧義。這個巨大的機緣,只有真理天域纔有,絕對不能錯過。

    “有緣再見,一路保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信紙,平復心中失落的情緒,又恢復飽滿的鬥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真理天域另尋了一處隱祕的地點,佈置出一座空間傳送陣,返回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陣中,光芒閃爍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傳送陣的邊緣,看着陣中的張若塵,道:“你和宮主之間,應該不只是亦師亦友的關係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傳送陣,平靜的道:“是的。”?

    木靈希很聰慧,猜到了一些東西,道:“所以,她是在躲避我們?她是不是離開了真理天域?”

    “你別多想,凌宮主是崑崙界百年纔出一個的奇女子,她心中追求的,是極致的劍道。感情,對她是一種羈絆。她繼續留在真理天域,反而無法突破內心的牢籠。走出去,纔是真正的天高海闊,她的劍道說不一定能夠突飛猛進。再次相見,也許她都已經修煉成劍十。”張若塵儘量讓自己表現得淡然一些,不想給木靈希壓力。

    木靈希知道凌飛羽的離開,張若塵的心中肯定很難受,於是,也就不再提這件事。

    她將沉淵古劍取出來,捧在手中,遞給張若塵,笑道:“沉淵已經達到三耀萬紋聖器的級別,只差一點點,就能達到四耀萬紋聖器。”?

    “哦,是嗎,看來你將它照顧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隔空一抓。

    抓出劍柄,頓時張若塵有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。劍體,變得沉重了一倍,劍鋒也更加鋒利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聖氣,從掌心涌出,注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剎那間,沉淵古劍的表面,浮現出一層黑色的聖力光波,爆發出一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尖銳的劍鳴聲,響徹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喜色:“閉關前,我需要花費半個呼吸的時間,才能激發出一耀圓滿力量。現在,瞬間就能做到,看來我是真的已經達到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調動聖氣,注入劍體。

    三個呼吸的時間後,沉淵古劍上面浮現出第二層聖力光波,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一道道強大的劍氣,從劍體中衝出,發出“唰唰”的聲音,凝聚出一片黑色的劍雨,飛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月神道場中的修士,全部都察覺到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,只感覺,道場中的天地聖氣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釋放出精神力,向那股恐怖氣息探查過去,發現來自沉淵古劍,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神使大人的戰劍,散發出來的氣息。”?

    “同樣是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沉淵古劍散發出氣息,比以前強大了一截。莫非,神使的修爲,已經突破到聖王境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月神道場中的修士,議論紛紛的時候,張若塵繼續注入聖氣,總共花費三十個呼吸的時間,劍體上,浮現出第三道聖力光波,爆發出三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劍道氣勢,席捲出去,逼得木靈希急速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數十丈外,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漲紅,雙手在輕輕顫抖。以他一人之力,很難掌控三耀圓滿力量,手中的沉淵古劍彷彿是比山嶽還要沉重。

    “使用一件萬紋聖器攻擊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從儲物袋中,取出一隻黑色的號角,調動聖氣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頃刻間,黑色號角變得越來越巨大,長達十二三丈,攜帶一片狂風,向張若塵揮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一斬,猶如切豆腐一般,將萬紋聖器級別的號角,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木靈希長大紅脣的小嘴,露出驚詫的神色,“這隻傳界號角的威力,與二耀萬紋聖器比起來也差不了多少,竟然被沉淵一劍就毀掉。”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,從張若塵的手中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尖插在地上,自動釋放出一片黑色劍光,包裹住兩截傳界號角,煉化了起來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確是已經今非昔比,即便張若塵不親自掌控,由劍靈自主御劍對敵,也能輕鬆斬殺半步聖王境界的生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滿意的一笑,道:“這短時間,沉淵古劍煉化的聖器應該不少吧?你那裏,還剩多少聖器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俏臉上,露出一道古怪的神色,隨即取出一根儲物袋,遞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儲物袋一看,頓時哭笑不得,“竟然只剩下數十件聖器。”

    閉關前,他給木靈希的那根儲物袋中,一共裝有上萬件聖器,全部都是從祖靈界的功德戰場上得到。

    纔過去幾個月而已,竟然被沉淵煉化一空。

    不過,沉淵古劍煉化的絕大多數都是百紋聖器和千紋聖器,留下的數十件聖器全部都是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憑這數十件萬紋聖器,足以讓沉淵古劍的品級,提升到四耀萬紋聖器的級別。

    而且,來到真理天域,張若塵也奪取了大量萬紋聖器,它們的品級更高,存放在空間戒指中。等到沉淵古劍,將這些聖器也煉化,應該能夠提升爲五耀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蘇璟站在十丈開外,雙手鼓掌,笑道:“恭喜神使突破到聖王境界,如今,沉淵古劍也變得更加強大,可謂是雙喜臨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達到聖王境界,身份地位與以前自然是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蘇璟看張若塵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位同輩修士,而不是一位前輩在看晚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蘇璟迎了過去,道:“只是剛剛達到聖王境界而已,與璟叔比起來,還差十萬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蘇璟見張若塵不驕不躁,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,笑容一收,肅然的道:“既然神使已經出關,有一些事,我們三人倒是應該商議一下。”?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正有一些事,想要詢問璟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向虛空一抓,收回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,來到一座殿宇形狀的煉器樓閣中,坐在大殿的兩側。

    蘇璟取出一隻儲物袋,放到桌案上,道:“在神使閉關這段時間,各大世界都派遣出修士,來到月神道場,相繼將一些女修士贖走。”?

    “除了那一百三十七個參與攻打陰陽殿的大世界,別的大世界,皆是花費大量聖石,纔將人贖走。聖石,都裝在這根儲物袋中,一共是兩億五千五百萬枚。神使,清點一下吧!”

    月神道場畢竟是張若塵單獨攻打下來,蘇璟自然是不好意思吞下這一筆聖石。

    再說,以他九靈神鳥族族長的身份,也不缺聖石。

    “竟然這麼多?”張若塵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並不多。”

    蘇璟搖了搖手掌,笑道:“一共上千位天之驕女,不是美貌絕倫,就是擁有高貴的身份,她們的母界,願意花費大把聖石爲她們贖身的修士多不勝數。若不是想要與那些修士結交,故意將價格壓得很低,恐怕裝在儲物袋中的聖石,還遠遠不止這個數。”

    與那些修士結交的想法,本來就是由張若塵提出來。

    再說,兩億五千五百萬枚聖石,已經是一筆龐大的財富,超出張若塵的預料,足夠他用來購買現階段所需的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這些聖石,是他用命拼回來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推拒,將裝有聖石的儲物袋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蘇璟又道:“還有一些女修士,被她們的母界遺棄,現在已經加入廣寒界。不過,其中有一些女修士頗爲特殊,本王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。”

    “璟叔指的是,從地獄界抓來的那些女修士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在極樂地宮,的確看見還有一些女修士被關在牢籠裏面,有羅剎族的羅剎女,不死血族的女血聖,修羅族的女修羅,甚至還有一些陰氣森森的女修士,既像是鬼王,又像是屍王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三大世界的邪道修士的確是神通廣大,各族各類的女修士,都能抓到陰陽殿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願意歸順廣寒界的,就將她們留下。不願意的,就當成奴隸賣出去,換成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蘇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類和蠻獸投靠地獄界,成爲地獄界頂尖強者的奴僕和坐騎。天庭界的強者,當然也可以收服地獄界的一些修士做奴僕和家將。

    據說,在那些輝煌鼎盛的大世界,很多修士都以擁有地獄界的奴僕而感到自傲,擁有的地獄界奴僕越多,優越感越強。

    緊接着,蘇璟又道:“本王這裏還有數十封請帖,都是邀請神使去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哦?竟有此事?”張若塵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蘇璟將厚厚一疊請帖拿了出來,道:“這些送請帖的修士,都參與攻打陰陽殿,其中有幾個的實力還相當強大,在他們的母界,擁有極高的地位。不過,他們現在遇到了大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大麻煩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蘇璟道:“他們從月神道場將女修士贖回去之後,沒過多久,那些女修士不是失蹤,就是被殺死,應該是遭到了陰陽界、黑魔界、萬邪界的報復。最近一段時間,甚至就連他們自己,也都遭遇刺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變,道:“三大邪界的修士,竟然敢在真理天域肆無忌憚的殺人?他們不怕被神傳弟子緝拿嗎?”

    蘇璟搖了搖頭,道:“據說,並不是那些邪道修士親自出手,而是天殺組織的殺手,在刺殺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天殺組織已經滲透到真理天域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這個殺手組織,有很濃的恨意。

    蘇璟嘆道:“天殺組織是一個相當古老的殺手組織,起源於四大主宰世界的天堂界,還沒天庭界的時候,它就已經存在。經過這十萬年的發展,天殺組織在天庭界已經是無孔不入。只要出得起價格,他們甚至敢去殺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沉思的神色,隨即笑道:“他們給我送請帖有什麼用?我的實力,未必比他們更強。估計,在天殺組織那邊,我這顆頭顱的價格,比他們的頭顱還要值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神使卻能佈置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,兩種陣法結合在一起,就連天殺組織也破不開,足以保證一座道場的安全。很有可能,這就是他們想要求你幫助的地方。”蘇璟道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