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從蘇璟手中接過請帖,大致翻看一遍,隨即,收進儲物戒指,問道:“這三個月來,商子烆和三大邪界的修士,有沒有別的行動?”

    蘇璟略微思考一遍,輕輕搖頭,道:“沒有。或許是因爲,他們破不開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,根本奈何不了我們,只能拿別的大世界出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問道:“崑崙界呢?他們有什麼行動沒有?”

    蘇璟知道張若塵與崑崙界的一些修士有不淺交情,於是說道:“崑崙界的那些修士裡面,還真有幾個厲害人物。神使剛剛閉關不久,他們就去攻打天羅道場,竟然還真的被攻打了下來。當時,在真理天域,還造成了轟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點頭,單單只是崑崙界的人族修士,洛虛、萬兆億、九天玄女、雪無夜、立地和尚這些人物,都不是弱者。而且,他們的手中,還掌握有絕世戰寶,在同境界,能夠敵得過他們的修士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《萬家燈火圖》、儒祖聖書、銀色菜刀、大屠佛刀,任何一件拿出來,都是讓大聖眼紅的寶物,完全可以橫掃四方。

    攻打下一座道場,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畢竟,不是每一座道場,都有月神道場這麼難攻打。

    “不過,大概是在一個月前,他們去攻打紅葉道場,卻遭到強敵的伏擊,大敗而歸,好些修士都受了重傷,鮮血灑遍紅葉山,頗爲慘烈。”蘇璟正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一掀:“竟有此事。”?

    蘇璟道:“說起來,霸佔紅葉道場的修士,並不比天羅道場強大多少。本王估計,他們應該是遭到算計,撞入進別人提前佈置好的陷阱裡面。當然,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默,像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蘇璟的眼中,露出一道笑意:“鏡香崖道場和月神道場被攻打下來後,消息傳回廣寒界,各族都舉族歡慶,無數老輩修士都佩服不已,神使返回沙陀天域,估計會有很多修士登門拜訪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神使在廣寒界各族生靈的眼中,就是蓋世英豪,聲名不在列爲大聖之下。據說,月神還親自賞賜給了神使一件寶物,已在送來真理天域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表現得波瀾不驚,將所謂的名聲看得很淡。

    月神賞賜的寶物,倒是讓他生出一些期待。

    出自神的手筆,應該不會太差。

    蘇璟又道:“神使既然突破到聖王境界,必定是實力大增,打算什麼時候攻打廣寒界剩下的十九座道場?”

    如今,蘇璟對張若塵是信心滿滿,將他當成振興廣寒界的希望。

    就連月神道場都被攻打下來,收回別的道場,對他來說,應該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崑崙界被伏擊的事,有些詭異,慎重的道:“不急。現在,廣寒界在真理天域修煉的修士,只有區區數人而已,兩座道場足夠使用。我打算先去渡真理之海,或許可以爲廣寒界,奪取到更多的修煉名額。”

    蘇璟的眼睛一亮,道:“以神使現在的實力,應該可以渡過第二層海域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答蘇璟,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在沒有突破到聖王境界前,張若塵就有把握,渡過第二層海域,甚至第三層海域。

    至於現在,張若塵的目標,自然是更高。

    蘇璟見張若塵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,心中更喜,道:“在第一年,只要能夠渡過第二層海域,就能獲得六個修煉名額。如果神使成功,對廣寒界而言,又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他們三人又討論一些事,才相繼離開。

    渡真理之海的時候,強大的精神力對修士有巨大幫助。因此,張若塵決定,現在就去百花宮,購買六慾古丹。

    離開前,張若塵取出兩瓶提升精神力的聖丹,和另外十多瓶各類聖丹,全部都交給木靈希。

    不過,喜怒丹,張若塵卻沒有給她。

    萬一木靈希因爲喜怒丹的副作用,性格變得喜怒無常,張若塵豈不是坑了自己?

    當然,木靈希的一對鳳凰羽翼中,蘊含有冰火鳳凰的龐大傳承之力,無論是精神力,還是修爲,進步速度都遠超尋常修士。

    她距離聖王境界,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真幻聖花的種子,凝聚出“虛無幻境”,悄聲無息的走出月神道場,出現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立即就去百花宮,而是,圍繞月神道場走了一圈,悄悄探查。

    “一共三位監視者,三位都是半步聖王。”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他們必定是商子烆或者三大邪界派遣出來的探子,旨在監視月神道場中的衆人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或許他們也知道,月神道場中有傳送陣,就算監視也沒有多大的用處,所以,派遣出來的探子,實力並不是特別頂尖。

    張若塵默默記下這三位修士的模樣和氣息,沒有去擊殺他們,而是,向百花宮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來到一處較爲隱蔽的小巷,張若塵搖身一變,變成一個頭上長着龍角,背上長着龍翼,身上穿着龍鱗寶甲的俊朗男子,眉宇間,透着一股冷傲之氣。

    他將修爲,隱藏到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百花宮,華麗而又宏偉,像是仙宮聖殿一般,霞光沖天,聖氣濃厚,且人氣很高,從大門走進走出的修士,可謂是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走進大門,一位下境聖者境界的白衣侍女迎上來,拱手的向他一拜:“青杏拜見公子,不知公子有沒有需要幫助的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傲氣十足,彰顯出龍族貴胄的氣度,道:“我要見妖絕王。”?

    青杏見對方氣度不凡,修爲強大,自己得罪不起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公子是我們百花宮的貴賓嗎?”?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儲物戒指上面一劃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戒指上,光芒一閃。

    一塊令牌,出現在張若塵的手中,在青杏的眼前晃了晃,又立即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見到貴賓令,青杏對張若塵更加恭敬,道:“公子來的不是時候,妖絕王大人有重要的事,剛好回了千蕊界。現在,負責百花宮的是丹靈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丹靈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輕念一聲,腦海中,閃現出在極樂地宮中看到的悲慘畫面,隨即說道:“好啊,那你現在就帶我去見丹靈王。”

    來百花宮,主要是購買六慾古丹和贖回金步龍輦,無論是妖絕王,還是丹靈王,對張若塵來說都一樣。只要能夠通過他們,見到紀梵心就行。

    不通過他們二人,就想見到美名傳天下的百花仙子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他體內的照神蓮花粉,已經食聖花吸收殆盡,紀梵心應該是不知道他來了百花宮。

    青杏的俏臉上,露出一道歉意神色,“今天,有好幾位貴賓和大客戶,都想見丹靈王大人。要不,公子前去貴賓室等待片刻?”?張若塵倒也不急,輕輕點頭,跟隨青杏去了貴賓室。

    貴賓室修建得古色古香,牆壁上,掛有出自名家之手的字畫,很安靜,而且牆壁和地板上刻錄有陣紋,可以保證每一位貴賓的安全。

    青杏帶着張若塵,來到貴賓室中,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貴賓室中,立有一扇扇獸骨屏風。屏風也不知是用什麼材質製成,散發出微寒的氣息。那股氣息,能夠讓人心思沉靜,頭腦空明,瞬間就能進入悟道狀態。

    除了張若塵,還有另外三位生靈,坐在裡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邊,坐着一位面容清瘦的男子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並不是人類,在他的鼻尖,長着玉白色的尖刺,應該是來自鷹族。

    鷹族是禽類大族,遍佈宇宙各大世界,其中一些具有古神血脈的鷹族,實力恐怖,敢以龍爲食,捕捉鳳凰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的族羣意識很淡,絕大多數都是獨行俠。

    清瘦男子閉着雙眼,雙手虛抱在小腹的位置,兩掌之間,有一縷縷白色聖霧在涌動,並且散發出一粒粒晶瑩的光點,像是在修煉某種厲害的功法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爲,他修煉了特殊的功法,還是攜帶有掩蓋氣息的寶物,以張若塵現在聖王境界的修爲,竟然看不透他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不解的是,在他的身上,反而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氣息。

    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奇怪,反正就是讓張若塵有些不安,心緒都變得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,還很少出現,因此,張若塵悄悄釋放出空間領域,警惕起來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正前方的屏風後面,坐着兩個男子,看不見他們的容貌,但是,卻能聽到他們的談話。沒有使用精神力傳音也就罷了,他們的語氣,還十分狂傲的樣子。

    一個很有腔調的聲音,在屏風後面響起:“七哥的修爲何等強大,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失蹤?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此事,相當蹊蹺,多半與那位百花仙子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七哥自從見了她一面後,就像着魔了一般,竟然不在我們自己的道場修煉,反而搬進百花宮。爲了追求百花仙子,也不知花費了多少聖石出去。”?

    另一位男子的聲音響起:“尹鵬兄,你是多慮了吧?百花仙子是曼陀羅花神的弟子,怎麼可能會害金鵬皇子?依我看,金鵬皇子說不一定是在某處閉關修煉,所以纔沒有回你的傳信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哏哏,我知道,你羅南皇子也想追求百花仙子,所以才替她辯解。對吧?”被稱爲“尹鵬兄”的男子,沉哼一聲。

    羅南皇子笑了笑:“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奇女子,誰不想追求?再說,如果我能奪得百花仙子的芳心,今後羅南皇子的稱呼,恐怕是要改爲羅南太子。”?

    那位尹鵬兄冷聲道:“那位百花仙子如果與我七哥失蹤的事有關,我們金翅大鵬族可不是好惹的,就算她是曼陀羅花神的弟子,也必須償命。”?

    “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。”羅南皇子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到他們的一席談話,心中不禁有些想笑,還真是冤家路窄,竟然又遇到金翅大鵬族的生靈。

    可惜,那位金鵬皇子,估計都被紀梵心煉得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最好紀梵心做事幹淨一些,不要留下什麼痕跡,否則,金翅大鵬族追查起來,說不一定會查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金翅大鵬族是相當強大的古族,蠻橫霸道,就連神都不願意招惹,張若塵自然是更加不願招惹。

    外面,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應到了丹靈王的氣息,隨即,正襟危坐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