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住在百花宮,可以參悟曼陀羅花神的真理之道刻圖?」張若塵問出一句。

    「當然可以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好吧,在收到龍魂和象魂之前,我就暫時借住在這裡。」

    妖絕王頓時會心一笑,立即安排一位下境聖者修為的侍女,帶張若塵前去百花宮專門為貴客修建的洞天。

    這座修鍊洞天,名叫「燕子宮」,從外面看去,也就只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塔形建築。

    打開塔門走進去,裡面卻是一個直徑百里的空間氣泡。

    在空間氣泡中,有練武場,有亭台樓閣,有鳥語花香,有古松飛瀑,景色極其秀麗,簡直就是一座與世隔絕的神仙秘府。

    「僅僅只是修建這麼一座空間氣泡,估計就要花費不少聖石,千蕊界還真是大手筆。」張若塵嘆道。

    那位名叫「燕子」的侍女,明眸皓齒的笑道:「公子是貴客,理應得到這樣的待遇。我是公子的專屬侍女,有什麼事,吩咐我去做就行。另外,公子如果不想被打擾,或者是不想讓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,可以開啟這裡的百禁陣法。」

    又向張若塵講解了一些關於百花宮的注意事項,燕子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第一次感覺到擁有大把聖石的好處,想買什麼就買什麼,而且,還有聖者級別的強者做侍女,享受到最好的待遇。

    那些神子、神孫擁有的聖石肯定更多,完全可以購買上品聖丹,甚至地品聖丹,用來提升修為,那樣的修鍊速度,一般的修士恐怕是難以想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刻錄下一枚傳訊光符,傳回鏡香崖道場,才又回到百花宮,開啟了燕子宮的百禁陣法,開始煉化三枚喜怒丹。

    「一百萬枚一顆的丹藥,即便是聖王級別的人物,買一顆也會相當肉痛。希望能夠憑藉這三枚喜怒丹,一舉修鍊成精神力聖王。」?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推算過,若是修鍊成精神力聖王,那麼,在第二層海域,只需要使用精神力,他就能平穩的駕馭真理之舟。

    遇到第二層海域的守關者,他才能全力以赴的放手一搏,不再像上次那樣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隨後張若塵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將一枚喜怒丹吞服下去,開始煉化起來。

    喜怒丹,蘊含相當龐大的七情六慾之力,其中,「喜」和「怒」佔據有主要的部分,可以用這兩種情緒力量淬鍊自己的精神。

    盤坐在地的張若塵,時而朗聲大笑,時而怒火騰騰,時而微微邪笑,時而怒氣衝天,他的表情相當癲狂,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。

    在凈滅神火的輔助之下,僅僅花費五天時間,張若塵就將第一枚喜怒丹的丹力煉化了七七八八,進行內查,發現精神力強度果然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如果以前,他的精神力強度,只是五十四階的初期,那麼現在卻已經進入中期,甚至是後期,提升相當巨大。

    若是不服用喜怒丹,只靠修鍊,恐怕再過三五年,張若塵的精神力也未必能夠有現在的強度。

    唯一讓他頭疼的是,五天時間,僅僅只是煉化了那枚喜怒丹八成的丹力。

    剩下的兩成丹力滲透進了全身,甚至融入聖源和聖魂,煉化起來相當麻煩,沒有幾個月時間,恐怕是很難煉化乾淨。

    沒有完全煉化,也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喜怒情緒。

    「果然便宜沒好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鬱悶的感嘆了一句,不過,這樣的副作用,還在他承受的範圍之內。接下來,張若塵不受自己的控制,哈哈大笑了一刻鐘后,才開始煉化第二枚喜怒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座由空間氣泡建成的洞天,妖絕王、驗寶師錢立文,還有另外幾位千蕊界的重要人物,聚在一起議事。

    「那個人族男子賣給百花宮的寶物之中,囊括沙陀七界每一界的物品,並且還有大量物品蘊含來自地獄界的邪剎之氣,可以肯定他必定參加了前段時間的功德戰,而且是聖者功德戰。」妖絕王道。

    一位眉心擁有芍藥花瓣形花鈿的美麗婦人,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道:「竟是沙陀七界的修士?能夠掌握這麼多的寶物,身份必定不一般。應該是界子,或者神使級別的人物。可是,即便如此,也只是一個弱界的小輩而已,你為何將我們都請過來議事?」

    眉心的芍藥花瓣不是畫的,而是天生長在那裡。

    一個白衣文士微微一笑:「莫非護法王覺得對方沒有什麼背景,卻掌握著大筆聖石,竟是生出殺人奪財的念頭?」

    妖絕王的眼神一肅,冷聲道:「裳鳳,本王好歹也是百花宮的一位護法王,何曾做過如此下作之事?再說,你真以為一座弱界的界子、神使就能夠隨便殺死,弱界也是有神。界子和神使那樣的天才,已經足以引起神的重視,誰能瞞過神的追查?」

    名叫裳鳳的白衣文士,連忙賠罪:「開個玩笑而已,護法王千萬別當真。」

    眉心長著芍藥花瓣的美麗婦人,問道:「那麼,護法王到底為什麼如此重視這個人族年輕男子,難道有什麼特殊的地方?」

    「本王懷疑,此子就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張若塵。」妖絕王說出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果然,這話說出來后,在場的這些大人物,全部都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妖絕王又道:「前幾天,本王就派人調來沙陀七界聖境之中的數十位重要人物的畫卷和資料,沒有一個與那個人族男子對得上。所以,本王懷疑,此人使用了變化之術。恰恰在祖靈界的時候,張若塵改換容貌,騙過了所有羅剎侯爵,他肯定是精通一種相當高深的變化之術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真的是他,倒是一個麻煩人物。」眉心長著芍藥花瓣的美麗婦人說道。

    裳鳳正色道:「廣寒界的仇敵可是不少,張若塵來到天都聖市的目的,恐怕不簡單。要不要告訴姑娘一聲,她冰雪聰慧,或許能夠想到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只是一個半步聖王,但是,身份太特殊,讓他們不重視都不行。

    別的不談,單單隻是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這個身份,已經足以讓神都引起重視。

    妖絕王搖了搖頭,道:「姑娘是來這裡清修,這樣的俗事,還是不要去打擾她。本王覺得,就算那個人族男子真的是張若塵,既然他選擇改換容貌來與百花宮做生意,估計也是不想招惹麻煩。既然如此,我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。但是,也必須要提防一些,免得到時候出了大事,卻措手不及。」

    「聽護法王的安排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幾人,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時空晶石中,一連修鍊二十天,終於將三枚喜怒丹的丹氣,煉化了九成,精神力強度不出意外,衝擊到五十五階,跨入精神力聖王的層次。

    在衝擊五十五階關口的時候,張若塵體內的真理奧義幫了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當時,五十五劫的關口,宛如一扇鐵門一般牢不可破。但是真理奧義光點涌過去之後,那扇鐵門瞬間變得如同沙子做的一樣,輕輕衝撞一下,張若塵就突破境界。

    經歷此事,張若塵更加意識到,真理奧義實在是太不同尋常。

    走出時空晶石,張若塵立即打開天眼,觀察四周,只感覺整個世界變得無比奇妙,與以前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動,頓時出現數十道手指幻影,在虛空快速刻畫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一道時間印記就被刻畫出來。

    手掌托著那道時間印記,張若塵微微一笑:「這道時間印記打出去,至少可以斬去敵人五十年的壽元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,隨著自己精神力越來強大,將來結出的時間印記,完全可以斬去對方百年壽元、千年壽元。

    「也不知能不能將時間印記,刻錄到沉淵古劍上面?」

    如果能夠刻錄到劍上,那麼張若塵每揮出一劍,就算劍體無法傷到敵人,但是,從劍上飛出的時間印記,卻能斬去對方數十年的壽元。

    一連劈出幾十劍,就算是聖王,估計也要被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取出《時空秘典》,一篇一篇的仔細翻閱,沒有讓他失望,在其中一篇的角落位置,竟然真的找到類似的記載。

    不過,秘典上卻說,必須要使用時空瑪瑙和時間長河中的水,刻畫出來時間印記,才能長久的保存在聖器上面。

    否則聖器的聖力爆發出來,在一瞬間,就會將時間印記震碎。

    「我還不信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放在地上,隨後,便是提起一隻銘筆,就在劍體上面刻畫起來。片刻后,一道複雜的時間印記,出現在劍身上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注入進劍體,劍身上的銘紋才浮現出數百道,那道時間印記就崩碎,化為一粒粒光點,消失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「也太不穩定,難道真是要去尋找時空瑪瑙和時間長河中的水?我連時空晶石都不知道在哪裡能夠找到,更何況是那兩樣東西?」

    皺起眉頭思索了很久,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:「看來是時候多看一些書,多了解了解天庭界,要不然,很多常識性的東西都不知道。自己需要的東西,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找。」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打開百禁陣法,傳音給了燕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,燕子進入空間氣泡,拱手對著張若塵一拜,道:「公子有什麼吩咐?」

    「百花宮有藏書閣嗎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「倒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燕子略微思索了一下,道:「不過,妖絕王大人收藏了很多書冊,如果公子真的需要,我可以去向他請示,或許可以借到公子想要觀閱的書籍。」

    「不用,直接帶我去見妖絕王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「十大女神讀者」活動的照片已經全部發在公眾號上,現在正是激烈的投票階段,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強勢圍觀,投上自己珍貴的一票。

    微信公眾號:「feitianyu5「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書友在問,主角多久回崑崙界。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,真理天域篇章結束之後,就會開啟崑崙界的新篇章,會將那邊的坑一一埋上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