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旁邊,響起一道驚呼:“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,天堂界。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來自天堂界,先前我都沒有看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沒看見他背上的那兩對白色羽翼,那是天堂界第一大族,天使族,才擁有的天使之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衆人驚歎的聲音,還有那些修士羨慕、崇敬的眼神,蘭斯白心中頗爲自得,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蘭斯白盯向對面那位鳳凰天女的時候,卻發現,對方的鳳眸中,竟然帶有一絲古怪的神情。

    而且,她還在與身旁那個人族男子,說着什麼。

    蘭斯白的好心情,瞬間就消失。

    他身爲天堂界的四翼天使,身份何等高貴,難道還不如一個半步聖王境界的人族男子有吸引力?

    半晌後,木靈希才重新盯向蘭斯白,笑道:“閣下誤會了,我並不是什麼鳳凰天女,多謝你剛纔幫我解答疑惑。”

    看到木靈希那雙含笑的星眸,蘭斯白有些心神盪漾,連忙恢復風度翩翩的模樣,笑道:“可否告知在下,姑娘的芳名?”

    木靈希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道:“這要看我夫君的意思?”

    周圍的衆人皆是一怔,隨即,響起一片嘆息聲,像是在感嘆,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。

    蘭斯白自然是不信一隻聖王境界的美女鳳凰,竟然會看上一位人族的半步聖王,覺得木靈希就是拿那個人族男子做擋箭牌,故意敷衍他。

    “我蘭斯白好歹也是天堂界的一位帝子,竟然連我都看不上,還真是一隻驕傲的鳳凰。”

    從小到大,蘭斯白看中的東西,就沒有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特別是遇到那些弱界的修士,他看中了對方身上的某件寶物,只需要隨口提一句,對方肯定會立即恭恭敬敬的將寶物獻給他。即便是對方的妻子,也一樣可以如此獲取。

    這就是強界修士,對弱界修士的一種欺壓和掠奪。

    終於,蘭斯白的目光,第一次落到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隨意,道:“當然可以。”?

    二人來到雲舟的船尾。

    蘭斯白的神情,變得頗爲冷肅,釋放出二步聖王纔有的聖威,道:“你是哪一座大世界的修士?”

    若是換一位半步聖王,遭受如此強大的聖威壓迫,肯定會變得戰戰兢兢,不敢違逆蘭斯白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很平靜,道:“只是一座排名很靠後的大世界,閣下估計聽都沒有聽過,不說也罷。”

    蘭斯白見張若塵表現得竟然如此從容,心中有些不悅,又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天堂界?”

    “當然知道,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蘭斯白頗爲傲然的道:“本王乃是天堂界,六翼帝天使古珀的第三子。功德神殿這一代的領袖商子烆,你應該知道吧?如果認真算起來,他還要叫我一聲表哥。”

    此時,張若塵那雙平靜的眼睛,終於露出一道驚訝的神色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的那副表情,蘭斯白纔是滿意的點了點頭,心中暗笑:“看來還是得將我的身份,給他講明白,他才知道自己是在跟什麼樣的存在對話。現在,是時候敲打他一下,相信他能夠修煉到半步聖王的境界,肯定不是一個蠢貨,應該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    蘭斯白伸出一隻手掌,挽住張若塵的肩膀,低聲道:“現在告訴我,那位美麗的冰鳳凰到底是什麼來歷?你是她的僕人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那隻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隨即說道:“她不是已經說過,我是她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沒有敬畏之心的蠢貨,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蘭斯白心中如此想着,眼神變得略微有些陰沉,搭在張若塵肩膀上的手掌,變得越來越沉重,隱隱間,更是有“噼噼啪啪”的聲音,在他的掌心響起。

    蘭斯白想以自身強大的力量,壓得張若塵跪在地上,給他一個下馬威。

    可是,無論他用出多大的力量,張若塵卻就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,面帶笑意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手指,快速划動,很快就凝聚出一道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不留痕跡的將時間印記彈出去,落到蘭斯白的身上。

    頓時,正在全力鎮壓張若塵的蘭斯白,生出一股劇烈的虛弱感,身體輕輕顫抖一下,隨後收回手臂,向後倒退三步。

    蘭斯白的雙腿有些乏力,眼前昏黑,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因爲最近修爲提升得太快,境界不穩,埋下了一些未知的隱患?”

    蘭斯白被嚇得不輕,哪裏還有心情去找張若塵的麻煩,連忙盤膝坐下,運轉功法,調息了起來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打出一道時間印記,足以斬去對方百年壽元。

    丟失百年壽元,蘭斯白不感到虛弱纔是怪事。

    看着張若塵閒庭信步的走了回來,木靈希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剛纔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好氣的一笑:“什麼事,還不是你惹的麻煩?本來我以爲改變了容貌,壓制了修爲,就能顯得低調一些。哪裏想到,這些東西都是次要的,只要身邊有一個漂亮的女人,就肯定會麻煩不斷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,你是後悔與我結成道侶?”

    木靈希故意露出很委屈的模樣,楚楚可憐的樣子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知道,她的那副模樣,都是裝出來的,卻還是笑道:“只要身邊那個漂亮女人是你,我就不怕麻煩。”

    雲舟的速度極快,沒過多久,已經能夠看到,地平線上那座恢弘的真理神殿。

    又飛了一個時辰,雲舟在一座渡口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原本盤坐在地的蘭斯白,站起身,重新變得精神抖擻,英姿勃發,體內那股虛弱感已經消失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卻帶有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爲,直到現在,他都沒有探查清楚,那股虛弱感,到底從何而來?

    渡口處,站着一位身穿麒麟青雲袍的男子,凡是從雲舟上走下來的修士,見到這個男子都會露出一絲驚色,隨後抱拳向此人行禮。

    身穿麒麟青雲袍,也就代表這個男子,乃是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。

    衆人也很好奇,一位身份高貴的一等弟子,怎麼會出現雲舟渡口?

    身穿麒麟青雲袍的陸乾,卻是顯得頗爲冷傲,看見衆修士向他抱拳行禮,只是負手而立,眼皮都沒有擡一下。

    直到看見蘭斯白從雲舟上面走下來,陸乾的臉上,終於露出一道笑容,迎了上去,拱手道:“蘭斯白兄,陸某已經在這裏恭候多時,終於等到了你。”?

    原來是在等蘭斯白。

    周圍的衆人,皆是露出一道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    也對。

    蘭斯白是天堂界的一位四翼天使,身份尊貴,與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有交情,本就是相當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這是身份地位的體現!?蘭斯白也向陸乾拱了拱手,隨即,兩人聊了起來,像是好友相聚一樣。

    陸乾說道:“蘭斯白兄,你來得不是時候啊,真理神殿暫時已經滿員,沒有空餘的修煉密室和洞天。至少也要等到七天後,纔會再次開放下一批。”

    “還要等七天?”蘭斯白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陸乾笑道:“蘭斯白兄倒也不用東奔西跑,可以去我的修煉之地暫住七天。”

    剛剛走下雲舟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七天後,纔開放下一批,怎麼沒有提前通知我們?”

    “我從道場趕過來,即便坐雲舟,也要花三天時間。坐一次,還要支付大量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就在真理神殿的外面,風餐露宿的等七天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蘭斯白仔細思考了一番,隨即,臉上卻是露出喜色,目光向人羣中望去,很快就找到那位美麗的冰鳳凰與那個半步聖王境界的人類男子。

    蘭斯白立即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陸乾露出疑惑的神色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蘭斯白依舊顯得彬彬有禮,道:“姑娘,剛纔你應該也聽到,真理神殿七天後纔會再次開放。而且,就算開放,也只有少數修士能夠第一批進去修煉。沒有一點關係,恐怕得等到一個月後,纔有可能進入真理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一個月後,再來真理神殿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拉着張若塵,就要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蘭斯白微微一笑:“姑娘何必要來回折騰?其實,也不用等到一個月後。我的朋友,是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,更是一位神傳弟子的首徒。只要姑娘願意,我們可以先去我朋友的修煉之地暫住,七天後,以我朋友的關係,肯定可以讓我們第一批進入真理神殿修煉。”

    陸乾看到戴着面紗的木靈希,頓時,明白了蘭斯白的意圖。

    於是,陸乾走了過去,笑道:“在下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,陸乾。若是姑娘不嫌棄,可以去在下的修煉之地暫住七天。姑娘先別忙着拒絕,聽在下把話說完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邀請姑娘去在下的修煉之地,並不僅僅只是去暫住。”

    “真理神殿的弟子和各大頂尖強界的天驕,經常會組織一些聚會,一起談論道法,互換一些各自需要的修煉資源,當然,更加重要的是,可以結交到一批頂尖的年輕英傑。在下可以保住,這七天時間,一定讓姑娘有很大的收穫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姑娘不喜歡聚會,可以持着在下的令牌,去真理神殿十大聖閣之一的真元聖閣翻閱各類典籍。姑娘要知道,真理神殿收藏的卷冊,很多都是孤本,外界根本找不到。這絕對是一次難得的機會!”

    蘭斯白滿意的點了點頭,臉上的笑容更濃,覺得陸乾真的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