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紀梵心既沒有否認,也沒有承認,清冷的道:「你是月神挑選出來的神使,攻打陰陽殿,本就是你的使命。頂點更新最快不過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過什麼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「就算沒有幕後的那股勢力插手,憑你一己之力,想要打下陰陽殿,幾乎也是不可能的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擁有很強的自信心,卻並不是一個盲目自大的狂妄之徒,虛心的道:「正想向仙子請教,陰陽殿中都有哪些厲害的邪道強者?」

    「告訴你也無妨,正好讓你自己也掂量掂量。」

    紀梵心開始講解起來,道:「你去攻打陰陽殿,必定會開啟眾生平等,如此一來,對你威脅最大的,就是聖王之中的強者,與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年輕天驕。」

    「我先給你講一講,陰陽殿中的聖王境強者。」

    「陰陽殿由三個大世界的邪道修士一起把持,實力最強大的大世界,名叫陰陽界,在《萬界功德榜》排名第三百七十二位。」

    「陰陽界的兩位領袖人物,名叫憐后和焱王,兩人的實力都極其強大,遠超全盛時期的裳鳳。單獨對上他們任何一人,我都有取勝的把握。但是,如果他們二人聯手,施展出合擊陣法,陰陽生死陣,就算我將所有手段都用出來,估計也只能與他們拼個不相上下。」

    要知道,紀梵心的真身是一株冥古照神蓮,乃是宇宙中極其罕見的生靈,實力高深莫測。但是,她卻沒有把握擊敗憐后和焱王,可想而知,那兩人是何等強大。

    紀梵心繼續說道:「第二座大世界,名叫黑魔界,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排名第八百九十一位。」

    「黑魔界的領袖人物,名叫穹麟。此人的實力,不在憐后和焱王任何一人之下,並且與功德神殿的商子關係密切。據說,穹麟藉助功德聖牌吸收了大量功德之力淬鍊魔體,實力深不可測。」

    「第三座大世界,名叫萬邪界,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排名第一千四百五十位。萬邪界的領袖,名叫邪成子,是一個相當陰森詭異的傢伙,很少有聽說誰與他交過手,倒是不好判斷他的實力。不過,值得一提的是,就是他在萬人屍坑的底部煉製邪惡聖器。」

    能夠成為一座強界的領袖人物,他們在沒有突破聖王的時候,肯定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前一千位的絕代天驕。

    如今,憐后、焱王、穹麟、邪成子四位領袖級別的強者,在聖王境界不知已經走了多遠,任何一位都有翻江倒海之能,若是不開啟眾生平等,大聖之下,恐怕少有人製得住他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四尊神山那麼巍峨的身影,雖然還沒有見過那四人,但是,那四人已經在壓迫他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的問道:「又有哪些邪道強者是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人物?」

    紀梵心道:「有兩人對你威脅最大,分別是陰陽界的青獠牙與黑魔界的展御。」

    「青獠牙在《聖者功德榜》上排名第七十三位,已經渡過真理之海的第三層海域,而且極有可能會在達到聖王境界之前,渡過第四層海域。」

    「展御在《聖者功德榜》上排名第九百七十位,實力與青獠牙不相上下。」

    「除了他們二人,萬邪界的宋氏四兄妹,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。他們四人,雖然沒有登上《聖者功德榜》,但,都是圓滿體質。四人聯手起來,即便是青獠牙和展御也要避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能夠排入進《聖者功德榜》前一千位的人物,實力差距都不大。青獠牙、展御這樣的人物,與亡虛比起來,估計也就只弱半籌。

    單對單的生死決戰,半籌的差距,當然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但是,在圍攻之中,半籌的差距,相當於是沒有差距。他們帶給張若塵的威脅,與亡虛帶給張若塵的威脅是一樣巨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想知道這些人的詳細資料,包括他們修鍊的功法和聖術,使用的聖器,每個人的性格,越全越好。」

    「沒問題,明天早上一早,我就交給你。」

    紀梵心正要離開,突然又像是於心不忍,猶豫了一番,最終還是說道:「其實,你沒有必要現在就去攻打陰陽殿,完全可以在真理天域再修鍊五六年,等到修為達到三步聖王,甚至更高的境界,或許成功的幾率要大一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,如果真的不可為,我會等到突破聖王境界,再做打算。」?

    紀梵心見張若塵十分理智,也就輕輕點了點頭,道:「我還得提醒你一句,去攻打陰陽殿,最大的威脅,並不是這些邪道強者。而是陰陽殿的陣法,還有那些邪道人物手中掌握的攻擊符,與一些陰險的手段。」

    「每個人都知道,張若塵已經來了真理天域,必定會去攻打陰陽殿。陰陽殿中的那些邪道人物,怎麼可能沒有做萬全的應對準備?就算你開啟了眾生平等,很有可能,對方的一張攻擊符,就能將你殺死。」

    「老實說,我一點都不看好你,以你現在的修為去攻打陰陽殿,可以說是十死無生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你一點都不看好我,為何還主動現身,與我談了這麼多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凝視了張若塵很久,一雙美眸眨也不眨,道:「只是因為,真理天域已經找不出第二個像你那樣狂妄自大、無所畏懼的傢伙。或許也正是因為你足夠狂妄,不怕捅破天,所以,我心中就還保留了那麼一絲希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很無語,在反思,到底是什麼原因,讓這位聖潔無雙的百花仙子,竟然對他生出如此不好的映像?

    是因為在祖靈界,表現得太高調?

    還是因為,來到真理天域就殺死大批界的強者,立威立得太過?

    張若塵自認為做每一件事之前,都經過深思熟慮,必須要有足夠的把握才會出手,怎麼就背上了「狂妄自大」的名聲?

    張若塵頗為反感紀梵心那副高高在上,又有一些瞧不起他的樣子,情緒波動很大,生出一股怒意,道:「其實,我還有一件事,想跟你說。」?

    「什麼事?」紀梵心淡漠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惡意的說道:「半聖和聖者境界的女子,體內陰氣相當濃厚,只是與男子不斷交/合,應該不至於脫/陰。所以,她們的死,恐怕是另有隱情。」

    紀梵心對這個話題很敏感,俏臉刷的一下就變得通紅,冷冷的瞪了張若塵一眼,化為一片光雨,消失在夜幕之中,像是在逃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想起剛才紀梵心的眼神,雖然對方是在瞪他,但是眼中除了怒火,竟然還有一抹尷尬和羞澀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張若塵的心中,竟是生出一股報仇一般的快感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就將情緒壓制下去,變得平和,開始細細思考紀梵心先前說的那些話,自言自語的道:「陰陽殿的陣法,還有那些邪道修士手中掌握的攻擊符,的確是一個大問題,使用空間力量未必全部都能避開,我也必須要有一兩件護身寶物才行。」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仗着能夠調動空間力量,擁有強大的肉身與百聖血鎧,所以根本不屑使用護身符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但是此次前去陰陽殿,卻是極其兇險,必須要多準備幾手底牌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轉過身,就撞在一層無形的牆壁上面,大量電光湧出來,包裹住了他的頭部,電得他差一點就墜下天都山。

    不過,那些雷電力量都很微弱,張若塵並沒有受傷,只是相當丟臉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碎那層精神力牆壁,心中生出怒火:「所謂的仙子,竟然也是如此心胸狹窄,報復心理也太強了吧?」

    這一手,必定是紀梵心在故意整他。

    遠處,紀梵心站在一顆數十丈高的梧桐樹上,看到張若塵那副氣急敗壞的樣子,面紗下的紅唇微微上翹,滿是得意的樣子。

    對於在寂靜、黑暗、冰冷的宇宙之中漂泊了不知多少年的紀梵心來說,還是第一次耍這樣的小手段來整治別人,自然是感覺到相當有趣。

    「使用西天佛界煉製的虛妄珠,可以抵擋陰陽鏡。」

    說出這最後一句,紀梵心消失在梧桐樹上,真正離開了此地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天都聖市,張若塵的心緒又調整了過來,心中暗道:「喜怒丹的副作用也太大,情緒很容易受影響,希望不要因此鑄成大錯才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先去了一趟時間神殿開的聖店,但是卻失望而歸。

    那家聖店,只有一塊時空瑪瑙,已經被他買走,現在還沒有新貨送過來,對方讓張若塵繼續等待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向西天佛界的聖殿行去,準備購買紀梵心所說的虛妄珠。

    在攻打陰陽殿之前,肯定還是要進去探查一番,因此,虛妄珠是必須要購買的寶物。並且,西天佛界煉製的防禦類符獨步天下,正好去購買幾張。

    西天佛界的聖殿,修建得宏宏大氣,既有高聳的佛塔,也有金碧輝煌的寺廟,還有一座座籠罩在金色佛光之中的寶殿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前來這座聖殿,輕車熟路的走了進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