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從光幕中渡過來的是風巖。

    風巖望向不遠處千星天女的背影,笑道:“這位冰山一般的天女殿下,似乎與張兄說了一些什麼了不得的事?不會是張兄的驚豔表現,竟然俘獲了天女的芳心?”

    “別開玩笑,千星天女何等高貴,怎麼可能看得上我一個俗人?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駕馭真理之舟,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    第五層海域比第四層海域難渡太多,張若塵將精神力和二百四十七道真理規則完全釋放出去,也無法控制住真理之舟。

    最後,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,源源不斷噴薄出聖氣,包裹住真理之舟,才能勉強向前航行。

    在他旁邊,風巖也是露出慎重的神情,將精神力、聖氣,還有兩千多道真理規則完全釋放出來,纔是讓真理之舟平穩的前行。

    風巖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佩服之色:“才修煉出兩百多道真理規則,竟然能夠硬生生的渡到第五層海域。若是,他擁有與我一樣多的真理規則,就算渡到第六層海域,應該也不是難事吧?”

    一直向前航行,大概行出了八里左右,張若塵終於墜入海中。

    青獠牙擊敗第四層海域的守關者,但是,剛剛進入第五層海域,就無法繼續控制真理之舟,比張若塵還要先墜入海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岸邊,青獠牙便是找上了他,嘴脣一咧,道:“本王已經知道你是誰,繼續戴着面具,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意思。可是,我就要繼續戴着,你能奈我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獠牙對張若塵恨之入骨,只是因爲,月神道場佈置有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,闖不進去。否則,張若塵殺了那麼多陰陽界的修士,還滅了陰陽殿,青獠牙豈能不去報仇?

    “在真理天域,本王不能殺你,打斷你的雙手雙腿還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青獠牙的雙手捏成爪形,有着大量淨滅神火從爪心噴薄出來,一爪向張若塵攻伐過去。因爲融入有一千多道真理規則,青獠牙的這一爪,爆發出三倍威力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出空間挪移,消失在原地,出現到十數丈之外,輕輕鬆鬆避開青獠牙的攻擊,隨後,淡淡的道:“你不是我的對手,別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地海鍾。”

    青獠牙伸出一隻右手,手掌心,浮現出一隻小巧精緻的青銅古鐘,有着一縷縷魔煞之氣在上面流動,一看就知不是普通的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,抓在手中,準備迎戰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上面刻有時間印記,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斬去青獠牙的壽元。

    既然,青獠牙主動挑釁,張若塵也就決定趁此機會,除掉這個還算有些威脅的敵人。

    就在兩人準備動手的時候,風巖返回岸邊,阻攔住他們:“真理之海禁止一切戰鬥,若是讓神傳弟子發現,你們二人都會被關進聖獄,至少要被囚禁一年。”

    青獠牙心中有些顧忌,於是,將地海鍾收起來,徑直離開真理之海。

    離開前,青獠牙還狠狠的瞪了張若塵一眼,怨氣十足,只要讓他尋到機會,肯定會以最狠辣的手段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警惕,在思考,該如何避開真理神殿的規矩,除掉青獠牙。

    畢竟,像青獠牙這樣的強者,如果處心積慮想要殺張若塵,的確是會給他造成巨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風巖肅然道:“陰陽界的實力強大,雖然月神道場一役,半數以上的高手都戰死。但是,還有一些厲害人物,分佈在陰陽界別的道場。張兄,今後你一定要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隨即問道:“剛纔被青獠牙纏住,沒能看到風兄渡海的絕代英姿。不知風兄渡過第五層海域沒有?”

    “幸好你沒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風巖嘆了一聲:“剛剛遇到第五層海域的守關者,對方只出一招就將我打得墜入海中,敗得慘不忍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,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。很多站在一座大世界最頂端的天驕,努力一輩子,也沒有資格與第五層海域的守關者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說得好像有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風巖的目光盯着真理之海,瞳孔變得越來越大,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喃喃的道:“千星天女渡過了第五層海域!厲害,真的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也在眺望第六層海域,看着那道清美的身影,心中有很大的觸動。

    宇宙太浩大,誰都不知道隱藏了多少天才俊傑,你很優秀,但是總有人比你更優秀。你很強,但是總有人比你更強。

    到達第六層海域,千星天女沒有繼續向前航行,而是停了下來,調轉真理之舟,又從第六層海域一直渡到岸邊,從始至終都保持最優雅、最完美的身姿,在她身上,挑不出任何一絲瑕疵。

    迎接她的,乃是岸邊無數修士羨慕、崇拜、嫉妒、敬仰的神情。

    沒辦法,千星天女的表現太驚豔,才一步聖王的修爲,便是到達第六層海域,就算不是前無古人,也足以排進從古至今的前十之列。

    可以預想,千星天女的這一壯舉,必定震動整個真理天域,甚至是傳遍天庭界。

    風巖苦笑一聲:“看到沒有,別人多聰明,明知渡不過第六層海域,直接選擇不渡。哪像我們,弄得自己狼狽不堪,醜相盡出,也沒能渡過第五層海域。同樣是一步聖王,對比卻如此太明顯,我們兩個都成了她的陪襯,真是有些丟人。”

    “此女的確很強大,而且懂得取捨,能夠做出最正確的選擇,聰明是很聰明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張若塵停了下來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因爲,站在岸邊的千星天女,像是聽到了張若塵和風巖的傳音,那雙動人的眼眸,盯在他的身上,露出傾聽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以我和風巖的修爲,相互傳音交流,她竟然也能竊聽到?”張若塵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“可惜什麼?”

    聲音很輕,卻很清晰,像是靠在張若塵的耳邊問出。

    “竟然還真被她竊聽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相當心驚,不過,卻並沒有將驚色表現在臉上,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我似乎沒有必要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兩位頂尖級別的人傑,在背後偷偷議論本天女,難道本天女還沒有資格知道你們議論出的結果?”

    wωw •тт kan •¢ ○

    如果換做是別的修士議論,千星天女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,可是,張若塵和風巖卻不同,他們二人,一個是時空傳人,一個出生於超級古族,說出的任何一句話,都不會是無的放矢。

    聽張若塵的語氣,似乎是在她的身上,看到了什麼致命的弱點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千星天女纔會感覺到好奇,所以,主動詢問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黛眉微微一蹙,心中暗想,“莫非此人知道我能夠聽到他們的傳音,所以才故意那麼說了一句,想要引起我的注意?如果是這樣,須彌聖僧選出的傳人,還真是不堪入眼。”

    身材壯實的大鬍子走到千星天女的身旁,道:“殿下,我們該出發了,天初仙子和懷柔姑娘已經在晴明島等你多時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隨後,優雅的登上古車,在雪白異鳥的拉動下飛天而去,消失在雲層裏面。

    看着千星天女離開,在場不知有多少修士發出嘆息聲,今後,恐怕一輩子都無法再見到這位高高在上的絕代天女。

    不同的人,命運軌跡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他們在別的修士眼中,的確是超凡脫俗的天驕,但是,與千星天女比起來,卻和普通凡人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龍在雲中,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螻蟻望蒼天,終生不知天高几許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嘆一聲,有風巖守在一旁,根本無法抽身離開,只能另尋機會暗殺千星天女。

    風巖聽到張若塵的嘆息聲,會錯了意,以爲他是不捨千星天女離開,於是笑道:“千星天女又悄悄跟你交談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說,我們只是在閒聊,你信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信。”

    風巖道:“當初,亡虛曾去追求過千星天女,以他的樣貌、天賦、身份,追求任何女子,都不會是難事。可是,數次前去拜訪,卻連千星天女的面都沒有見到。如今千星天女兩次主動與一個男子交流,可謂是絕無僅有的事。你竟然告訴我,你們只是在閒聊?做爲朋友,你這很不厚道,難道我還會將此事告訴木姑娘?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脅我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巖說道:“沒有,明明是你不厚道。如果,你真的對千星天女感興趣,我是可以爲你提供一些幫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幫助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我知道她借住在什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風巖道:“神傳弟子妾懷柔的修煉之地,晴明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色一動,“看來你對千星天女很感興趣,打聽得竟然如此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在打聽?看來你的興趣更大。”風巖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吧!”

    不經意間,張若塵的目光盯向真理之海,只見,那個黑愣子項楚南竟然還在第四層海域,而且還在漩渦裏面轉圈,沒有墜海。

    風巖露出驚歎之色:“真是一個奇人。”

    能夠在漩渦裏面堅持那麼久,的確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“對了,張兄,你來真理天域的第一年就能渡過第四層海域,能夠得到的獎勵肯定不少。”風巖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就去往來聖閣領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風巖去了一趟往來聖閣,領取了此次渡海的獎勵,頓時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渡過第二層海域,獲得進入真理神殿修煉兩個月的時間,額外爲廣寒界爭取到六個修煉名額。

    渡過第三層海域,獲得四個月修煉時間,額外獲得十二個修煉名額。

    渡過第四層海域,獲得八個月修煉時間,額外獲得二十四個修煉名額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等到真理神殿再次開放,張若塵就可以在神殿裏面修煉一年多的時間,足以讓聖道修爲和真理之道都大幅度增長,到時候,便是可以去渡第五層海域,第六層海域……

    同時,爲廣寒界爭取到四十二個修煉名額,估計也能讓蘇等人激動得瘋狂。

    張若塵刻出一道傳訊光符,打了出去,傳訊回月神道場,通知蘇前來取代表修煉名額的四十二塊令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