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回到空靈島,風巖給張若塵安排了一間獨立的修煉密室。密室外,守着兩位侍女,隨時聽候張若塵的吩咐。

    風巖如此熱情,張若塵其實是相當不解,並且時刻都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一個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,家族背影龐大,竟然主動與他這個舉世皆敵的時空傳人結交,實在是讓張若塵感覺到難以理解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喜歡交友,還是有別的目的?

    “與風巖結識以來,他有數次機會,可以出手對付我,但是卻並沒有出手。如此看來,他應該不是黑幕勢力的一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考不出其中的原因,只得先將心中的疑惑暫時壓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風巖與張若塵分開後,走向空靈島中心那座宏偉的聖殿。

    聖殿的大門自動打開,隨即,他一步跨了進去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風兮,穿着一身仙鶴藍天袍,戴着面紗,坐在一張棋臺邊,正在研究棋臺上殘局。

    聽到從身後傳來的腳步聲,她沒有回頭,只是淡淡的說道:“受得打擊不小吧?”

    “姐姐已經聽說了?”風巖苦笑。

    風兮輕哼一聲:“剛剛,我至少收到十位神傳弟子傳來消息,都說,千星天女渡過第五層海域,風家的那位三頭六臂只渡過了第四層海域。你說丟不丟人?”

    “這怎麼算是丟人,千星天女那樣的天之驕女萬年難出一個,輸給她……”

    風巖的話還沒有說完,風兮便是說道:“你不嫌丟人,我還嫌丟人。你不與她一起渡真理之海,至少還能體面一點。現在呢?你這三頭六臂全成了她的陪襯,知道什麼是墊腳石嗎?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在這位姐姐面前,風巖一點脾氣也沒有,揉了揉鼻子,低聲道:“墊腳石又不止我一個……”

    風兮的那雙美眸,瞪了過去,頓時風巖閉上嘴巴。

    半晌後,風兮才又開口說道:“封神臺大會十年才召開一次,機會相當難得。不過,你想要在封神臺有所收穫,肯定會有一定的危險,所以你要提前準備一番,別到時候又丟我們風家的臉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現在就去準備。”

    風巖逃一般的退出聖殿,走出大門,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,擡頭望着晴朗的長空,自言自語:“早知道會被數落得這麼慘,就不該來見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終於製作完成。”

    修煉密室中,張若塵抓着手中的白日箭,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露出一道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花費了大半天時間,張若塵終於在白日箭上刻畫出三道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這支箭,也就變成更加可怕的絕命之箭。

    箭,只是明面上的攻擊。

    從箭上飛出時間印記,卻是防不勝防的“暗箭”。

    張若塵製作這一支箭,是專門用來對付千星天女。此女,很有可能修煉了虛無之道,不能與她近戰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遠程將千星天女射殺,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帶着青天弓和白日箭,張若塵悄悄離開空靈島,向着晴明島趕去。

    晴明島與空靈島一樣,也是一座懸空島嶼,距離真理神殿不足萬里,聖道規則相當活躍,爲絕佳的修煉之地。

    能夠在真理神殿的萬里內,擁有修煉島嶼的神傳弟子,在神傳弟子中也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前去一位神傳弟子的修煉之地殺人,這是極度危險的一件事。但,張若塵也是被逼得沒有辦法,必須這麼做。

    兩個人都擁有真理奧義,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殺死對方。

    若是讓千星天女先出手,張若塵將會更加被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先是變換了容貌,又戴上面具,並且取出真幻聖花的種子捏在手掌心,頃刻間,他的身形消失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來到晴明島,張若塵並不急着出手,而是隱藏起來,暗暗觀察。

    島上,佈置有防禦大陣,一般的力量,不可能攻得進去。

    但是憑藉火神拳套的力量,拉開青天弓,以白日箭的穿透力,很有可能,擊穿陣法光罩,一箭擊殺千星天女。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一處地勢較高的山峰,幾乎和晴明島齊平,堪稱最佳的出手位置。

    一連經過兩天時間的觀察和等待,張若塵遠遠眺望過去,終於,在晴明島上,看到千星天女的身影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與另外兩位婀娜多姿的女子同行,她們宛如天宮中的仙女一般,美麗出塵,即便是站在數十里外望去,也讓人驚歎不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沒有心情欣賞她們的絕世仙顏,抓起青天弓和白日箭。

    火神鎧甲的兩隻拳套上面,浮現出赤紅色的火焰,宛如兩輪小型烈陽在燃燒,使得張若塵爆發出全所未有的巨大力量。

    青天弓和白日箭也不知是什麼級別的聖器,隨着張若塵的修爲越高,它們爆發出來的威力也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拼盡全力,纔將青天弓拉成滿月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鎖定住千星天女,準備射出的時候,在他的身後,一道大笑聲響起:“兄臺,我總算是找到了你,哈哈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也不知是從什麼地方衝出來,顯得沒心沒肺,一把拍在張若塵的肩膀上面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和白日箭同時抖動了一下,隨後,化爲一道白光飛出去,射向遠處的晴明島,拖出一道長長的尾巴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果然,白日箭威力無窮,射穿晴明島的陣法光罩。

    可是,因爲項楚南的突然出現,導致白日箭偏移了方向,擊在晴明島的下方,震得巨大的島嶼猛烈晃動了一下,有着大量土石從半空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晴明島的島主,妾懷柔,渾身散發出冰寒刺骨的力量,爆喝一聲:“何人如此大膽,竟敢攻擊晴明島?”

    隨後,妾懷柔殺氣騰騰的,抓起一柄聖劍,化爲一道白虹,頃刻間,便是飛到數十里外,一劍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剛纔張若塵站立的那座山峰,轟然倒塌,化爲平地。

    妾懷柔的聲音,驚動了方圓千里的修士,衆人向晴明島的方向望去。只見,那座聖氣繚繞的懸空島嶼,竟是缺了一角,有殿宇倒塌,顯得頗爲殘破。

    他們相當震驚,同時也很好奇,到底是何方神聖,竟然敢出手攻擊晴明島?

    晴明島距離真理神殿不到萬里,屬於核心區域,即便是大聖也不敢貿然出手,甚至,三大殺手組織的殺手也不敢在這片區域之內殺人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

    晴明島上的陣法,全部都被激活,運轉起來,形成十二層防禦光罩。

    島上的修士,全部都緊張不已,進入戰鬥狀態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倒是顯得氣定神閒,處變不驚,手指向虛空一抓,頓時,定住想要飛走的白日箭,將它收入到兩隻纖纖玉手之中,仔細觀察和研究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一般的修士,根本看不見時間印記,但是,千星天女天生擁有一雙特殊的聖眸,可以看到白日箭上面的三道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他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眸中,露出一道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隨即,她擡起雪白的下巴,向遠處眺望,紅潤的嘴脣微微上翹,似笑非笑的道:“這個傢伙,製造出這麼大的動靜,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大概已經猜到,射出白日箭的人,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是,因爲張若塵的這一箭,射得太不準。所以千星天女並不認爲,這是想要殺她。反而猜測,張若塵或許是想要追求她,所以故意弄出這種博人眼球的低級伎倆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有這樣的自信,以她的魅力,對她一見鍾情的男子實在太多,再多一個張若塵,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真是幼稚得可笑。”千星天女暗道。

    妾懷柔提着聖劍飛回晴明島,有些氣急敗壞,道:“此人逃命的速度快得驚人,當我趕到的時候,已經遁走,沒有留下任何痕跡,也不知道來者是我們三人誰的仇家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桃面含笑,將白日箭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一支箭,擊穿了晴明島的防禦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妾懷柔抓住白日箭,調動精神力注入進去,隨即眼眸中露出驚異的神色,道:“好詭異的一支箭,煉器的手法相當特殊,竟然無法探查出內部的銘紋數量。”

    “僅這一支箭,便是無價之寶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並沒有將心中的猜測說出來,畢竟,通過箭上的三道時間印記,只能說明對方很有可能是張若塵,卻未必真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將它交給我吧,我想繼續研究一下。”千星天女笑道。

    妾懷柔在白日箭上,沒有看出什麼端倪,於是,將其交給了千星天女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手捏白日箭,眸中露出一道狡黠的光芒。如此珍貴的一支箭,掌握在她的手中,箭的主人,必定還會找上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抓着項楚南,使用出數十次空間挪移,一直逃遁到數百里外,確定妾懷柔沒有追殺上來,纔是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幸好他的修爲達到聖王境界,每一次都可以挪移得很遠,而且可以連續不斷挪移,所以,才能輕鬆逃走。

    之所以帶上項楚南,則是因爲擔心他落入妾懷柔手中後,暴露出張若塵的身份。

    停下來後,張若塵的臉色很難看,喚出沉淵古劍,指在項楚南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兄臺,你這是要幹什麼?我們無冤無仇,何必要刀劍相向?”項楚南很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銳利似劍,道:“你爲何會出現在那裡?”

    項楚南微微一愣,隨即說道:“我聽說不久之後,真理神殿要舉辦封神臺大會,想要去湊熱鬧,所以,一直待在真理神殿所在的那片區域。今天,正在外面閒逛,突然擡起頭來,就看見兄臺站在山頂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麼巧?”張若塵不信他的話。

    項楚南道:“就是這麼巧。說明我們真的很有緣,嘿嘿,拜把子做兄弟怎麼樣?”

    看着他那副憨厚實誠的樣子,張若塵實在是無法一劍刺出去,於是,又道:“我的身體周圍,有真幻聖花種子凝成的幻境。而且,我還使用秘法,變換了身形。你若是隨便一看,怎麼可能看得透幻境?又怎麼可能認得住是我?”

    項楚南眨了眨眼皮,大笑一聲:“實不相瞞,我有一雙千里眼。千里之內,一切幻象都瞞不過我的眼睛,包括修士的變化之術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