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月下。

    木靈希走入亭中,雙手端起酒杯,親自送到張若塵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雙小手,如玉一般細膩,星眸流露出動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站起身來,眼神變得柔和,接過了酒杯,盯向風巖和項楚南,道:“其實,並不是我不願與二位結拜,只是我的確有很多顧慮,所以不想連累你們。”

    風巖笑道:“張兄說這話,就是瞧不起風巖。風巖豈是一個害怕被連累之人?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猛然一拍桌子,道:“爲兄弟兩肋插刀,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絕不皺眉頭。難道有難同當的話,還是假的不成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言,肅然的道:“好,既然二位這麼說,我也不再矯情。這杯酒,我喝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,一起喝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和風巖一起舉杯,三人同飲。

    杯中酒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項楚南將酒杯往地上一摔,問道:“咋們誰做老大,誰做老二,誰做老三?”

    風巖道:“按照年齡排順序,顯得太俗氣。按照實力排順序,太傷感情。不如,我們換一種方式?”

    “什麼方式?”

    風巖不緩不急的道:“後天就是封神臺大會,咋們比誰在封神臺的收穫更大,以此進行排位。如何?”

    項楚南想都沒想,直接說道:“好,就這麼定了!”?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風兄是真理神殿的弟子,對封神臺的瞭解,肯定遠遠超過我們二人,自然也就佔據一定的優勢。你是想要做大哥?”

    “對啊,不公平,我還想做大哥。”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既然咋們已經結拜,今後就是自己人。今晚,我就將我自己知道的關於封神臺的一切信息,全部告訴你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夜,張若塵、風巖、項楚南三人,將空靈島上的藏酒,幾乎喝得乾乾淨淨,亭中和亭外全是酒罈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就得放下一切心事和顧慮,做最簡單、最純粹的事。

    這一夜,張若塵心情相當愉悅,猶如一個久在泥潭中的人,突然跳脫出來,只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。

    放縱自己,只爲一醉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心境的變化,第二天酒醒後,張若塵吃驚的發現,體內的聖道規則猛增了數百道,總數達到四千兩百多道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的感覺到,修爲進入一個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功法,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,雙手捏成拳印,一股強大的聖氣風暴,便是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“難道一舉突破到了二步聖王境界?”張若塵露出一道喜色。

    聖王境界主要是靠悟,同時,也與修士的心境有關,有些時候,修士的修爲長達數年、數十年停滯不前;有些時候,卻能一夜之間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沒有去九步登天路,自然是無法知曉自己是不是真的突破了境界,但是,修爲能夠提升一大截,終究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院中,一棵開滿紅色花朵的古樹,散發出氤氳的光芒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樹下,看着已經醒過來的張若塵,淺淺一笑:“在你醉醺醺的時候,璟叔已經來過,取走了四十二塊令牌,並且還代表整個廣寒界感謝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是舉手之勞的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對於廣寒界而言,這卻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。今後,那位吳韓王,應該不會再刁難你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伸出一隻手,攔住木靈希那纖細的柳腰,將她擁入到懷中。

    木靈希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,最後,如同一隻溫順的小貓一般,將紅撲撲的臉蛋貼在了張若塵的胸口,低聲道:“你是不是很好奇,昨晚我爲何要勸你與他們二人結拜?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我知道,你不願意結拜,是因爲你有池瑤女皇和黑幕勢力這樣的大敵,與任何修士走得太近,就是在害他們。可是,我的心中只有你,我希望你也能有朋友,有朋友可以爲你分擔身上的壓力,與你並肩戰鬥,這樣你就能輕鬆一些。我這樣做會不會太自私了?”

    木靈希擡起螓首,有些緊張,擔心張若塵會生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有真心去結交朋友和兄弟,別人纔會真心待你。我不會將我的敵人告訴他們,我會自己去應對。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眸中,淌出淚水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木靈希的雪頸間,親吻了一下,笑道:“別說對不起,你不是也想幫我?只不過,方法不對,以後一定要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神臺,爲天庭界爲數不多的遠古遺蹟之一。

    據說,天庭界成立之初,之所以將真理神殿建立在此處,就與封神臺就巨大的關聯。

    不過封神臺常年都處在封印之中,即便是真理神殿的弟子,也很少有知道封神臺的具體位置。只有每隔十年的封神臺大會,它纔會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封神臺大會這一天的清晨,一隻硃紅色的雲舟,航行到空靈島的邊緣,停靠了下來。在風兮的帶領下,風巖、張若塵、項楚南、木靈希一起登了上去。

    除此外,還有另外二十二位依附於空靈島的一等弟子,也與他們一起登上雲舟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他們都是依附於風兮。

    看着那二十二位實力不俗的一等弟子,張若塵暗暗咂舌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一等弟子,都是天才中的天才,在真理天域擁有很高的地位。若是走出真理天域,前往下屬凡界,一些弱界的大聖,都會親自接待他們。

    由此就能看出,風兮在真理天域的地位絕對是非同一般,否則,怎麼會有這麼多一等弟子依附於她?

    那位風兮姑娘的氣場很大,而且相當冷傲,從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    在場的二十二位一等弟子,包括風巖在內,全部都不敢大聲喧譁,猶如一羣臣子站在一位威嚴的女王面前,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“修爲很強,不在紀梵心之下。”張若塵做出這樣的判斷。

    雲舟再次啓動,前往一座座懸空島嶼接人。

    那些懸空島嶼,幾乎都是神傳弟子的修煉之地。

    不斷有神傳弟子登上雲舟,個個都神情倨傲,英姿勃發,爲人中龍鳳。跟隨在神傳弟子身後的一等弟子數量,卻是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有的神傳弟子身後,只有一兩位一等弟子。

    有的神傳弟子身後,卻有七、八位一等弟子。

    像風兮這樣,擁有二十多位一等弟子追隨者的神傳弟子,可以說是絕無僅有。

    漸漸的,雲舟上的神傳弟子數量達到二十多位,駕舟者不再去別的懸空島嶼接人,直接向望神山飛去。

    望神山距離真理神殿只有數萬裏,山體呈黃褐色,沒有生長任何植物,懸崖峭壁,宏偉至極。

    在雲層之上的山體,就有三萬多米高,兩百米長的雲舟,與它比起來,就像是一粒長條形的黑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從雲舟上面走下,登上望神山,才發現山頂上,已經聚集了很多修士。他們來自各大世界,穿着各不相同的聖衣、寶甲,而且,人族修士只是佔據了極少的一部分,更多的修士,來自別的族羣。

    “張兄,項兄,我們封神山中再見。”風巖笑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大手一揮,道:“放心,以我們的實力,想要通過資格測試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若是以廣寒界神使的身份,是可以得到一張邀請貼,光明正大的進入封神臺大會的會場。

    但是從風巖那裏得知,封神臺大會不僅僅只是一場盛會,還涉及到遠古遺寶的爭奪,會有很大的危險性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”這個身份,還是太敏感,會被針對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改變主意,變化容貌,以另一種方式去參加封神臺大會。

    風兮、風巖,還有二十二位一等弟子,向望神山的南崖走去。

    在南崖的邊緣,立着一座高達數十丈的古老神門,進入神門後,才能到達封神臺。

    在神門的兩側,各自站着十六位身穿白色聖甲的戰將,任何修士來到這裏,都必須先交出邀請帖,他們纔會放行。

    “拜見風師姐。”

    十六位身穿白色聖甲的戰將,同時向風兮行禮。

    剛剛,另外幾位進入神門的神傳弟子,卻沒有這樣的待遇。

    風兮將邀請帖遞了過去,便是揹着雙手,走進神門。一步跨入進去,那道婉約的身形就消失不見,像是被一層水幕吞噬。

    望神山上的修士,看着那扇巨大的神門,還有不斷進入神門的身影,全部都露出羨慕的神色。凡是能夠得到邀請帖的人物,皆是大聖之下的頂尖英傑。

    那扇神門,就是實力和身份的象徵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沒有得到邀請帖的修士,只能參加資格測試,纔有一絲可能,進入會場。

    一位三十來歲的秀士,感嘆了一句:“如果我能參加封神臺大會,就是一生的榮耀,回到天元界,足夠我吹噓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,有一大半都會參加封神臺大會。如果能夠進入封神臺,見到我的女神百花仙子,就算讓我少活百年,我也願意。”一位揹着聖劍的年輕男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在封神臺,有七大密地,能夠挖出遠古神靈留下的遺寶。據說,上一次封神臺大會,有人在血光峽谷挖出神器殘片。”

    “切,神器殘片算什麼?我聽家裏那位老不死的說過,萬年前,有人闖入進封神臺的暗魔井,放出來一尊遠古魔神。後來,那位遠古魔神還加入了真理神殿,爲真理神殿的頂級大佬之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望神山上,一衆修士一邊等待,一邊說出各種傳說。

    總之,大家相當激動,皆是想要通過資格測試,進入封神臺大會的會場,每個人的目的,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是……九條金色的巨龍,拉着一輛神聖車架。”有人發出驚呼聲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全部都向雲海中望去。

    千里外,九條數百丈長的金色巨龍,拉着一輛古車,以驚人的速度,向望神山飛馳過來。從古車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懾人,有氣吞山河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那輛金色龍輦,是九耀萬紋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天吶,即便是大聖,也未必擁有九耀萬紋聖器。那輛金色龍輦的主人,到底是多麼了不得的大人物?”

    木靈希盯着那輛金色古車,眼神有些怪異。她當然知道,那是張若塵的金步龍輦,曾經只有聖明中央帝國的每一代帝皇,纔有資格乘坐。

    金步龍輦這麼重要的東西,怎麼會落入別的修士的手中?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還從來沒有與她提過此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漸漸的,金步龍輦到達望神山,停了下來,聖須鎏金織成的車簾,被一隻美得令人窒息的玉手緩緩撩開。

    車中的美人,還沒有走出來,清香撲鼻的花香已經向外飄散,瀰漫在整個望神山,讓人感到迷醉。

    光禿禿的岩石山體,竟是生長出一朵朵豔麗的花朵,變得生機勃勃。天空中的水氣,凝聚出一片片白色的冰冷花瓣,化爲了花雨,向下飄落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顯現出來的驚人異象,一些男性修士猜測到金步龍輦主人的身份,頓時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