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走到聖池邊,果然感覺到,一股極其陰冷的寒氣,撲面而來。池中,水波盈盈,正是能夠凍殺聖境生靈的極陰冥冰水。

    木靈希看不慣那位白膚妙齡女子,覺得她太瞧不起人,道:“我就偏要去摘下一枚心月聖果,嚐嚐它到底是什麼味道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修煉的是極陰冥冰之力,且已經有一定火候,自問不懼聖池中的極陰冥冰水。

    那位妙齡女子,看起來十分年輕,肌膚白得就像雪蓮,俏臉上露出一道譏誚的神色,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八臂蛛王快步走了過去,勸阻木靈希,講出其中的兇險之處,道:“姑娘,聖池水面的環境有些詭異,修爲再高也不能飛行。極陰冥冰水更是沾不得,一旦沾上,修士體內的聖氣都會被凍住。不信,你看水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木靈希的目光,盯向水底。

    只見,水池底部竟然有四尊生靈,被凍在四團冰晶中,早就失去生氣。

    “他們全部都是想要採摘心月聖果,不幸跌入池中,將性命永遠丟在這裡。”八臂蛛王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謹慎了起來,道:“剛剛發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八臂蛛王搖了搖頭,道:“都是以前召開封神臺大會的時候,發生的慘劇,只不過,他們生前修爲強大,又有極陰冥冰水的包裹,屍身纔沒有腐爛,像是剛剛墜入池中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大家都知道此地危險,實力不足的修士,不會輕易冒險去嘗試。而且,就算去採摘,也肯定會有諸多準備,更有同伴在一旁守護。發生意外的現象,也就越來越少。”

    那位妙齡女子很想看張若塵和木靈希的笑話,在旁邊催促,道:“剛纔不是聲稱要去採摘聖果,怎麼還不出手?”

    “去就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沒有懼色,自信聖池中的極陰冥冰水傷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張若塵攔住木靈希。

    木靈希向張若塵盯過去,道:“放心,我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極陰冥冰水,與淨滅神火一樣,可以分爲數個等級。

    就像張若塵,雖然修煉了淨滅神火,並且達到“民焰”的巔峰,但是,遇到“臣焰”級別的淨滅神火,還是會有巨大的危險。?木靈希修煉了極陰冥冰之力,並不代表,可以抵抗一切極陰冥冰水。

    “先讓我試一試。”張若塵謹慎的道。

    旁邊,那位妙齡女子發出一道低沉的譏笑聲,聽得木靈希十分氣惱,心緒不寧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右手,按住木靈希的手腕,制止住她。他的另一隻手,打出一道精純聖氣,飛入聖池,向其中一枚心月聖果席捲過去。

    聖氣,如同一根長綾,飛在水面上,越來越接近心月聖果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屏住呼吸,露出驚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還能這樣採摘心月聖果?

    那道聖氣,距離心月聖果還有三丈,突然,靜止不動,竟是被寒氣凍結,化爲一根冰柱,噗通一聲,落入進聖池。

    “果然能夠凍住聖氣。”張若塵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雖然採摘失敗,卻沒有修士嘲笑。

    反而,四周的修士,都露出異樣的光芒,盯向張若塵的時候,多了幾分敬意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並不是第一個使用聖氣去席捲心月聖果的修士,但是聖氣噴吐出那麼長一段距離才被凍住,足以說明他的聖氣精純度,遠超在場的所有生靈。

    別的生靈,聖氣飛出數丈遠,就會被凍成冰柱,達不到張若塵那種水平。

    張若塵修煉的是《九天明帝經》,體內又有淨滅神火反覆淬鍊聖氣,聖氣的精純度,自然是他們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看出張若塵很不凡,動了結交的心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根萬紋聖器級別的長鞭,想要動用長鞭,捲回一枚心月聖果。就算水面的寒氣再厲害,應該也凍不住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八臂蛛王再次走過去,提醒道:“兄臺,心月聖果相當脆弱,採摘的方式也很講究,絕對不能沾上五行中的金、火、土、水四種氣息,否則,它瞬間就會化爲液滴,落入聖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皺得更深,道:“豈不是說,只有使用木屬性的器皿,才能摘取和盛放心月聖果?”

    八臂蛛王苦笑:“不僅僅只是需要木屬性的器皿,而且,還必須是使用神木製作成的器皿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黛眉一蹙,道:“採摘條件這麼苛刻?”

    “我們應該慶幸採摘條件苛刻,否則,這裡的心月聖果,早就已經被採光。”

    八臂蛛王聳了聳肩,有些無奈的道:“其實,我也有一兩種辦法,可以採摘到心月聖果。只不過身上沒有神木製作的器皿,所以纔在這裡等待,希望能夠從別的修士那裡借來一件。不知二位的身上,有沒有這樣的器皿?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迴應,不遠處,那位妙齡女子有些得意的說道:“我師兄就有一根神木木材製成的寶尺,等到他將寶尺帶來,自然能夠幫我摘下一枚心月聖果。”

    能夠收到邀請帖的人物,不是身份顯赫,就是自身實力強大。那位妙齡女子的修爲,只是半步聖王境界,很顯然,乃是前者。

    木靈希輕哼一聲:“神木木材製成的器皿,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?我也有。”

    隨即,她的手掌一翻,一隻木罐出現在掌心。

    那隻木罐,使用接天神木的木材製作而成,只不過,木材中的木屬性神氣流失殆盡,所以顯得有些平平無奇。

    那位妙齡女子發出嘲笑聲:“你這也是神木木材製作出來的器皿?”

    圍在四周的修士,仔細凝視木靈希手中的木罐,卻都看不出端倪,紛紛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們中有一半的修士聚集在這裡,其實都是抱着與八臂蛛王一樣的心思,想要借用別的修士的器皿,採摘心月聖果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師兄趕過來,大家只需給我一定數量的聖石,我肯定讓師兄將寶尺,借給大家使用。”妙齡女子悠然自得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識貨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單手託着木罐,背上的一對鳳凰羽翼伸展出來,向聖池中心的白色聖樹飛掠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攔木靈希。

    經過先前的測試,他對聖池中的極陰冥冰水已經有一定了解,有危險性,但是還凍不住木靈希。而且,就算她遇到危險,有張若塵站在池邊,也能瞬間將她救回。

    鳳凰羽翼不能讓木靈希飛在水面,卻能駕馭風勁,減輕她的身體重量,雙腳的腳尖在水面快速輕踩,很快就來到聖樹下方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一隻冰鳳凰,難怪不懼極陰冥冰水。”八臂蛛王暗道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木靈希使用木罐,罩住一枚瑩白色的心月聖果,手腕輕輕一扭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心月聖果墜入木罐。

    那位妙齡女子有些緊張起來,卻還是很不客氣的說道:“心月聖果應該已經融化在木罐裡面,果實中蘊含的聖道規則,頃刻間就會消散在空氣中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白了她一眼,緊接着,又踩動腳步,想要採摘另一枚心月聖果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這時,像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,木靈希的臉色劇烈一變,連忙扇動雙翼,衝向聖池邊緣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長鞭,纏住木靈希的纖腰,向回一拉。

    落到岸邊,木靈希的臉色才恢復過來,心口卻依舊在狂跳。

    “剛纔發生了什麼事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搖了搖頭,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就是突然之間,一股無形的重量落在身上,壓得我差點沉入池中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這麼詭異的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道:“此事並不詭異,其實是正常現象。這外南院中的各種聖果,每一位修士都只能採摘一枚。同一種聖果,修士若是想要採摘第二枚,危險和難度都會增加數倍。真理神殿佈置這種手段,乃是爲了杜絕一位強大的修士,將同一種聖果全部都採走。我以爲兩位知道這個常識,所以,先前沒有提醒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看來只能怪我自己太貪心。”木靈希搖頭一笑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盯着木靈希手中的木罐,只見,木罐中,散發出白色聖芒,心中猛然一動,道:“莫非姑娘手中的木罐,真的是神木木材製成?”

    “難道還會是假的?”

    木靈希雙手捧着木罐,將罐口斜出一個角度。

    完好無損的心月聖果,靜靜的躺在罐底。

    看到一幕,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圍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姑娘,可否借木罐一用,不需要太久,只要借半刻鐘就行。我可以支付給姑娘三萬……不,五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願意給姑娘八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十萬枚聖石,先借給我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,有近十位修士,都有把握採摘心月聖果,此刻他們全部放低姿態,向木靈希求助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眸光盯向張若塵,詢問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是借用木罐而已,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,大家無須支付聖石,拿去使用便是。不過,你們得先排隊,木罐總不能同時借給所有修士。”

    周圍那些修士,全部都露出肅然起敬的神色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的結交之心更加強烈,道:“兄臺的高風亮節、心胸廣闊,讓人佩服。但是,心月聖果價值連城,我們既然借用了你們的器皿,支付聖石是應該的事,希望兄臺不要推辭。”

    隨即,八臂蛛王取出十萬枚聖石,裝進儲物袋,遞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老實說,張若塵很富有,並不在乎區區十萬枚聖石。所以,纔想趁此機會,與在場這些修士接下善緣,將來說不一定,能夠得到更大的回報。

    畢竟能夠進入封神臺大會的生靈,沒有一個是簡單角色。

    現在,對方主動遞出聖石,張若塵當然不可能不收。十萬枚聖石,對他們來說,應該也只是小數目,價值遠遠不及心月聖果。

    說到底,他們還是欠了張若塵一個小小的人情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