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木靈希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真奇怪,天堂界的修士,似乎分成了兩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任何修士都敢在這片禁區活動,他們應該是,其中一波修士,跟着地上的腳印與空氣中的氣味,追向項楚南和通靈聖芝。另一波修士,則是不敢亂闖,留守在洞穴出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那我們趕緊追上去,助項大哥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楚南擁有千里眼,視力遠超我們,在這片禁區佔據巨大的優勢,那些天庭界的修士恐怕還沒有找到他,就已經先被他發現。所以,根本不用擔心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接下來”

    木靈希感受到張若塵身上涌出的殺氣,立即停住話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着洞穴出口的方向,道:“這片禁區內,不在真理神殿的掌控之中。在這裏,如果我們被他們圍困,你覺得他們會怎麼做?”

    木靈希明白張若塵要幹什麼,手指輕輕扯着髮梢,道:“可是,留守在洞穴出口的修士,數量不少,而且每一個修爲都達到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敵在明,我在暗,就是一種優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,我也不再勸你。需要我怎麼做?”木靈希擡起雪白的螓首,凝視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急,等我靠近一些,探明他們的實力強弱,再出手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一位精通陣法的黑袍男子,以洞穴出口爲中心,佈置出一座霧隱大陣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寒霧,從地底升騰起來,使得方圓十丈區域,與這片禁區的黑暗完全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有霧隱大陣的籠罩,就算這座禁區真有遠古兇物,也很難發現我們。”黑袍男子手持一顆水晶陣法球,盤坐下來。

    蘭斯白取出一塊赤紅色的聖玉,扔了出去,落到地面,哧的一聲,聖玉燃燒起來,化爲了一個火球。

    “你在幹什麼,想將那些遠古兇物引來嗎?”那隻枯瘦如柴的生靈冷聲道。

    蘭斯白悠然自得的道:“怕什麼怕?有霧隱大陣阻隔光芒和熱量,就算這片禁區真有遠古兇物,也發現不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那隻枯瘦如柴的生靈,形似一隻蝙蝠,修爲比蘭斯白還要高一些,但,蘭斯白畢竟是天堂界的修士,它根本不敢得罪,於是不再多說,閉上眼睛,使用耳朵聆聽黑暗中的動靜,保持高度謹慎。

    聖玉燃燒,火光照亮黑暗。

    感受到火焰熱浪,蘭斯白心中的恐懼才被驅散了一些,於是問道:“總聽你們說起遠古兇物,遠古兇物到底長什麼樣子?難道是從遠古一直活到現在的生靈?”

    手託水晶陣法球的黑袍男子,搖了搖頭,道:“沒那麼誇張,據說,只是一些沾上了遠古陰氣的生靈也有可能是死靈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還有什麼可怕?”蘭斯白輕蔑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遠古陰氣,很有可能是摧毀天庭界上一個文明的元兇,就連大聖都相當忌憚。”

    突然,枯瘦如柴的蝙蝠生靈,雙耳動了動,做出一個禁聲的手持,向另外六位聖王傳音:“黑暗中有異動。”

    蘭斯白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緊張起來,喚出一柄白色聖劍,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另外幾位聖王,屏住呼吸,將精神念頭繃緊到極點,目光齊刷刷向暗黑中望去,但是,卻什麼異動都沒有感知到。

    正在他們皺起眉頭,以爲蝙蝠生靈產生了幻聽之時,整個空間,猛烈一震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空間爆碎而開,並且向內坍塌,將他們佈置在外圍的陣法,毀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那些遠古兇物,還能施展空間力量?”蘭斯白嚇得情不自禁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蝙蝠生靈大吼一聲:“大家趕緊分散開,陰皆王趕緊催動陣法,抵擋對方第二波攻擊。”

    身穿一身黑袍的陰皆王,十根乾枯的手指,向水晶陣法球點去,正要催動陣法。可是,地面上卻是響起哧哧的聲音,一層寒冰,從遠處瀰漫過來,竟是將地底的陣紋凍住,無法催動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極陰冥冰之力,大家趕緊離開地面。”

    蝙蝠生靈展開一對肉翼,飛到離地數丈高的位置,臉色陰沉,浩蕩的邪煞之氣從體內涌出,緊接着,一件戒指形狀的萬紋聖器,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向黑暗中的一個方向擊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戒指落地,砸得大地向下沉陷,狂暴的能量四散而開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空間裂縫,從黑暗中飛來,擊在蝙蝠生靈的腹部,頓時聖血飛灑而出。

    蝙蝠生靈發出慘叫聲,從半空墜落,落在冰面上面。隨即,一絲絲極陰冥冰之氣,涌入它腹部的傷口。

    漸漸的,蝙蝠生靈的叫聲消失,被冰封在地上。

    剩下的六位聖王,皆是臉色鉅變,哪裏想到此地竟然如此危險,才一個照面,就有一位聖王隕落,而他們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不還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驀地,數十道空間裂縫,從黑暗中飛出。

    因爲發現那些空間裂縫的時候,空間裂縫已經飛到他們的十丈之內,根本來不及閃避,想要抵擋更是癡人說夢。

    “聖光符。”

    蘭斯白將手中的一張符咒打出去,一層白色聖光浮現出來,籠罩住六位聖王。

    數十道空間裂縫擊在白色聖光上面,就像雨滴落在湖面,竟然只是撞擊出一圈圈漣漪,沒有將其撕裂。

    蘭斯白的嘴角上翹,冷哼一聲:“我的這張聖光符,有光明之力加持,豈是區區幾道空間裂縫就能撕裂?”

    光明之道,爲恆古之道之一。

    有光明之力加持的符籙,威力極大,可以抵禦世間一切力量,唯獨只有暗黑之力可以與其相互剋制。

    空間力量若是不夠強大,也無法擊穿光明之力。

    身穿黑袍的陰皆王眼神冷冽:“對方應該不是什麼遠古兇物,而是一位空間修士。閣下到底是什麼人,爲何攻擊我們?”

    黑暗中,沒有迴應。

    蘭斯白手中的聖光符,散發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弱,並且,符籙上面還出現了一些小小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聖光符的能量就要耗盡,大家趕緊想辦法。”蘭斯白很心疼,畢竟這珍貴無比的聖光符,他也只有一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張大聖聖相符。”

    一位修爲達到二步聖王境界的黑衣女子,迅速調動全身魔氣,匯聚到背心位置。

    在她那裸/露的雪白玉背上,一道符印浮現出來,像是一根根魔紋細絲在雪膚上面遊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從她體內爆發出來的氣息,越來越強大,很快就衝破二步聖王,達到三步聖王,四步聖王,五步聖王

    片刻後,她的修爲境界,竟是衝擊到七步聖王的程度,戰力也不知提升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那已經不是她的力量,而是她族中那尊大聖的力量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的視力暴增,看到數十丈外的一截斷木上面,站着一位風度翩翩的青衣書生。

    兩人對視。

    隨即,黑衣女子雙手捏成爪形,向那書生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她像是魔神附體了一般,變得強大無邊,一爪隔空打出,天地都在輕輕震盪,那絕對是七步聖王級別的力量。

    面對這一擊,青衣書生卻顯得從容淡然,只是從衣袖中,取出一塊白玉,向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玉中,有五彩色的氣流涌出,隨即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,瀰漫在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?黑衣女子背上的聖相符,遭到那股力量的壓制,發出一聲爆響。

    失去聖相符力量的加持,黑衣女子就像是泄氣的皮球一般,瞬間回到二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你到底是什麼人,怎麼會有功德神印?”盯着那塊懸浮在半空的白玉,黑衣女子震驚到極點。

    青衣書生依舊一句話也不說,與一個死人,沒什麼好說的。

    他的一隻手背在身後,另一隻手提着一柄重劍,一劍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劍上,浮現出劍道玄罡,劈在黑衣女子的身上,將她激發出來的一層層防禦光罩摧枯拉朽的擊碎,最後,重重的一劍劈開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鮮血猶如硃砂一般,染紅黑色的泥土。

    紅顏化白骨,美人變成殘屍,又一尊聖王隕落。

    遠處,剩下的五位聖王臉上浮現出驚色,蘭斯白連連搖頭,道: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,對方怎麼可能擁有功德神印?”

    功德神印是功德神殿煉製的寶物,憑藉神印中的功德之氣,可以壓制和毀掉修士體內的聖相符。任何增幅戰力的器具和外力,在功德神印的面前,都會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當初,商子烆派遣亡虛等人去殺張若塵的時候,交給了他們一枚功德神印。暗殺失敗後,功德神印就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蘭斯白手中的聖光符,徹底變得暗淡,失去防禦作用,碎裂成一片片紙蝶,散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青衣書生模樣的張若塵,再次施展出一招空間崩塌,震碎他們五人所在的那片空間,只是一瞬間,就有兩位聖王發出慘叫聲,被破碎的空間吞噬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陰皆王的身後,一劍將他的頭顱斬下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身後,一柄爆發出圓滿力量的聖刀劈斬下來,宛如銀月從天幕墜落,蘊含無窮殺威,眼看就要將張若塵擊殺在刀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頭也不回,隨手一揮,一道三尺長的空間裂縫飛出去,將那柄聖刀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同時,空間裂縫將那位身高一丈有餘的一步聖王攔腰斬斷,兩截身體向兩個不同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先是嘭的一聲,捏碎陰皆王飛在半空的頭顱,又是將手中的重劍甩了出去,擊穿剛纔那位被斬斷腰的大漢的頭顱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七位聖王就被鎮殺六位,遍地都是死屍和鮮血。

    火光下,蘭斯白看着遠處那位身形有些模糊的青衣書生,雙腿顫抖,差一點沒有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青衣書生提着滴血的重劍,向他走過去。

    蘭斯白終於看清青衣書生的面容,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一邊後退,一邊顫聲說道:“你怎麼會是你,你怎麼會精通空間之道?”?y7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&nbp;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址: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