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木靈希從黑暗中飛掠出來,化爲一股香風,落到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蘭斯白,問道:“你真是商子的表哥?”

    蘭斯白彷彿在絕望中看到一絲生機,道:“這一點是千真萬確,你與我表弟的交情,應該很不錯吧?”

    對面那個青衣書生掌握有功德神印,蘭斯白自然會這麼想。

    “交情的確很不錯。”張若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蘭斯白暗鬆一口氣,放低姿態,拱手道:“以前都是誤會,是我不知天高地厚,看在我表弟的面子上,閣下就放過我這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重劍,擊穿蘭斯白的頭顱。

    致死,蘭斯白也不明白張若塵爲何會殺他,眼神茫然,重重的倒在地上,臉上的巨大劍口不斷淌出聖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他們身上的儲物器皿搜了出來,這些人,不愧是站在一座大世界最頂端的天驕,身上的財富遠超那些半步聖王。

    二十餘件萬紋聖器,大量聖石,數十個聖丹丹瓶……,除此之外,還有不少珍奇的萬年聖藥和聖果,因爲很罕見,所以,張若塵猜測,這些是他們在封神臺採摘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清點寶物的時候,木靈希則是在毀屍滅跡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的身份很不一般,在封神臺大會期間隕落,會引起巨大震動,絕對不能讓真理神殿查到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嘎嘎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一道詭異的聲音,如同一隻兇獸在磨牙。

    可是這片禁區,卻絕對不可能有兇獸,難道是傳說中的遠古兇物?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鉅變,將地上的所有寶物全部捲起,收入進空間戒指,使用出空間挪移出現到木靈希的身旁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聽到那道聲音,俏臉有些蒼白,將鳳凰翎捏在手中,隨時準備迎戰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剛纔的戰鬥聲,將禁區中的未知生靈吸引了過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現在怎麼辦?從洞穴退走,還是迎戰?”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還是有些擔心項楚南,雖然那傢伙有一雙千里眼,可是頭腦卻缺根弦,未必能夠活着走出這片危險之極的禁區。所以,張若塵肯定是不會獨自退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先將木靈希送出去,再去尋找項楚南,但是他卻知道,木靈希肯定不會願意。強行逼迫她離開,只會傷她的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慎重的道:“在不清楚對方實力強弱的情況下,還是不要輕易出手爲好。”

    “嘎嘎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的詭異聲音,越來越密集。

    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陰氣,從四面八方涌來。同時,還有一團團青色的火焰亮起,確切的說,應該是一雙雙火焰眼睛。

    可惜,在這片禁區,張若塵的只能看清十丈之內的事物,根本看不清,數十丈外,那些青色火焰眼睛的主人,到底長什麼樣子?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木靈希的手腕,向項楚南和天堂界衆多強者留下腳印的方向衝去,在他們的前方,也有兩雙青色火焰眼睛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心想要看清它們的身形,因此,沒有施展空間挪移。

    越來越近,三十丈,二十丈,十五丈,十四丈……

    進入十丈內,張若塵的雙目緊緊盯着前方,驚異的發現,那兩雙青色火焰眼睛消失了,這讓他全身汗毛直立。

    “它們去了哪裡?”

    木靈希咬緊貝齒,手中的鳳凰翎釋放出幽藍色寒光。

    “沒有空間波動,它們施展的並不是空間力量……不好……”張若塵的心臟一顫,生出極度危險的預感,連忙將手中的重劍揮斬出去。

    “哧”

    在他和木靈希的前方,一杆聖骨長矛的矛尖憑空顯現出來,距離張若塵的心臟不到三寸,散發出懾人的陰氣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提前出劍,才擊中聖骨長矛,將其震盪開。

    若是,等到聖骨長矛顯現出來再出劍,根本擋不住,會被刺穿心臟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施展空間挪移,迅速逃離此地的時候,另一根聖骨長矛從上方刺下來,距離張若塵也頭頂也是不到三寸距離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是一劍揮出,震得聖骨長矛倒縮而回。

    縮回去後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木靈希根據對方刺出聖骨長矛的角度,定位它們的身形位置,隨後,揮出鳳凰翎,釋放出極陰冥冰之力,一連打出數十道攻擊。

    詭異的是,這些攻擊都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它們不像是使用了隱身術,而是根本沒有身體,沒有精魂。否則,哪怕它們是鬼魂,觸碰到極陰冥冰之力,也會被凍得魂飛魄散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。”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和木靈希的身後,響起一大片腳步聲,數十雙青色火焰眼睛快速移動,向他們二人趕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帶着木靈希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每一次挪移,都能跨越數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,依舊有幾雙青色火焰眼睛追了上來,並且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木靈希取出四張天劍符,捏在五指之間,手臂一揮,將它們打了出去。符爆裂,化爲四柄威力無窮的白色天劍,擊向追得最近的四雙青色火焰眼睛。

    眼看四柄天劍,就要擊中它們。

    突然,四雙青色火焰眼睛消失,四柄天劍飛到遠處,消失在黑暗中。片刻後,四雙青色火焰眼睛又顯現出來,已經追到他們二人身後的十丈之內。

    木靈希終於看清它們的身形,臉上露出驚恐萬分的神色。

    四雙青色火焰眼睛的主人,竟然是她的父親,魔教教主石千絕,另外兩人也是她認識的,並且都是她恐懼、敬畏、害怕的強者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四人的身體已經腐爛,臉都爛得露出白骨,顯得陰氣森森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回頭看了一眼,看到的,卻是池瑤,功德神殿的焱神,還有兩人竟是青帝和明帝。

    這四人,也是腐屍一般的形態。

    “不對,這不是它們真實的模樣,而是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陰氣,影響了我的聖魂,想要激發出埋藏在我內心深處的恐懼情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內心強大,雖然身後的四人,在他曾經的某個年齡段,的確讓他感覺到過害怕和恐懼,或者是敬畏。但是現在,他已經成長起來,心境剛強,就算這四人的真身降臨,也不可能嚇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你們真的不懼任何攻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停下腳步,調動時間力量,身軀急速向後退去,施展出一招時間劍法。

    在這一剎那,時間停止。

    “池瑤”、“焱神”、“青帝”、“明帝”全部都變得靜止,張若塵一劍擊穿池瑤的眉心,頓時,她的身體猶如陶瓷一般碎裂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青色火焰眼睛熄滅,只剩一具頭顱殘破的人形腐屍,墜落在地上,變得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人形腐屍的頭顱中,逸散出青色陰氣,使得地上的黑色泥土都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又接連施展出三招時間劍法,將“焱神”、“青帝”、“明帝”一一擊殺,地上又多了三具人形腐屍。

    四具人形腐屍活着的時候,必是聖王境界的強者,但是他們的肉身,卻腐爛成現在這個樣子,由此可見,他們死去至少也有數萬年,甚至超過十萬年。

    從腐屍體內逸散出來的青色陰氣相當可怕,張若塵不敢觸碰,於是,帶着木靈希繼續向前逃遁。

    也不知逃了多久,終於將那些青色火焰眼神徹底甩掉。

    因爲不斷施展空間挪移,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幾乎消耗一空,滿臉都是汗珠。

    接下來,改由木靈希帶着他繼續向前追尋項楚南等人,而他則是服下一枚聖丹,運轉功法,恢復體內消耗的聖氣。

    聖氣大概恢復了六成,突然,木靈希停下腳步,道:“沒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什麼沒了?”

    “腳印沒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睜開雙目,向地面盯去。

    果然,無論是項楚南的腳印,還是天堂界一衆高手的腳印,在這裡突然消失,就像前面有一扇無形的門,將他們吞噬。

    木靈希向前走去,卻被張若塵攔住:“別向前走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木靈希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向她解釋,而是觀察四周的環境,發現這裡竟是一座宮殿羣的遺址,只不過,千百萬年過去,就連瓦片都找不到一片,只剩下一些殘破的牆體,就連這些牆體絕大部分都沉入地底,似要被歲月徹底掩埋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發現了一點,心中更加疑惑,道:“這片禁區,曾經應該很鼎盛繁華纔對,怎麼會被黑暗籠罩?若是這些宮殿還在,肯定氣勢磅礴,堪比一些神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已經猜到了什麼,手指指向前方:“或許,答案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?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木靈希的手腕,一步向前跨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刺目的白光,讓久在黑暗中的二人睜不開眼睛。等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木靈希直接被驚呆,在她的眼前是一座晴空萬里的世界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前方,竟是一片散發着神光的宮殿羣,巍峨磅礴,每一座的高度都超過萬丈,彷彿是有真神居住裡面。

    “已經化爲廢墟的宮殿羣,竟然又顯現了出來。這一切都是幻覺吧?”木靈希忍不住伸出一隻小手,**身前的紫金大門。

    傳來的,是一股實實在在的觸感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只感覺自己快要瘋掉,連忙向後退了一步。這一步,像是退過了某一條界線,她頓時又回到漆黑無邊的世界,眼前還是一片破敗的廢墟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到底哪裡纔是真實的世界?哪裡是幻象?”木靈希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退了回來,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,道:“這裡應該是一處真實和虛無並存的區域,如果我沒有猜錯,曾經有修煉真理之道的神靈,與修煉虛無之道的神靈,在這裡鬥法。也不知那場大戰是有多麼恐怖,說不一定,還有修煉別的力量的神靈,也參與其中。比如,恐懼之力和遠古陰氣,這些殘力,應該都是古神大戰遺留下來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問道:“那我們剛纔看到的那些金碧輝煌的宮殿羣,到底是真實存在,還是早就已經毀掉,只是虛像?”

    “這裡是諸神戰鬥留下的遺地,豈是我們現在的修爲看得透?但是,我感覺……它們應該是真實存在的……真實與虛無並存。”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