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和木靈希向前跨出一步,那片宏偉神聖的宮殿羣,再次出現在他們眼前。

    激發出十二顆佛帝佛珠的力量,收斂身上氣息,張若塵與木靈希小心翼翼走進紫金大門。隨即,一股比天地聖氣更玄妙的氣流,從宮殿深處涌來。

    氣流,呈紫青色,有一粒粒明亮光點漂浮在裡面。

    每一粒光點,都是一道聖道規則,與張若塵和木靈希的皮膚觸碰,立即融入他們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也太誇張了吧!短短几個呼吸時間,我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,增加了十六道。”木靈希既是欣喜,又有一些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修爲提升得太容易,只需觸碰一粒光點,體內就自動生成一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天下哪有這麼簡單的事?

    “這些氣流到底是什麼?聖道規則光點,又是怎麼凝聚出來的?如果這裡真是一處比真理神殿還要玄妙的修煉寶地,恐怕早就已經被利用起來,怎麼可能現在都還是一片荒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重劍,保持警惕,小心翼翼向涌出紫青氣流的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是誰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雙眸,盯着二十餘丈外的一棵古聖樹。

    灰褐色的樹幹即便十數人一起也未必能夠合抱,從樹幹上垂落下來的根鬚都比柱子還粗,樹枝繁多,綠葉茂盛,並且每一片葉子都在呼吸吐納。

    吸收的是紫青色氣流和聖道規則光點,吐出的,卻是普通的天地聖氣。

    樹上,結着數枚紫青色聖果,形狀像梨,聖果的表面晶瑩閃閃,彷彿是有千萬粒聖道規則光點蘊育在裡面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那幾枚紫青色聖果必定是無價之寶,一旦吞服,修爲境界不知會提升多少。

    但是,木靈希的注意力,並不在那些紫青色聖果上面,而是看着被釘死在樹幹上的三具屍體。

    分別是一隻獅頭銀瞳的生靈,一位長着七尾的半獸人,一隻生有鳥頭、背上長着九彩翼的生靈。他們都是被一杆聖骨長矛刺穿肉身,傷口處,還在滴聖血,每一滴聖血都蘊含龐大無比的能量,顯示他們活着的時候,必定是修爲強大的聖王。

    “剛死不久,應該是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境強者,他們想要採摘古聖樹上的紫青聖果,卻反被鎮殺。到底是誰殺了他們?”張若塵感覺到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被釘死的三尊生靈,一看就知不是普通聖王,戰力肯定極其恐怖,但是卻集體死在這裡,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木靈希感覺到背心發涼,道:“會不會是追殺我們的那些遠古腐屍?”

    “那些腐屍雖然強大,但是想要殺死這三尊生靈,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這裡,多半還有更加可怕的遠古兇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和空間領域釋放出去,並且,將易皇骨杖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易皇骨杖中的邪靈,已經將陰陽殿邪道修士的聖魂全部都吞噬,如今,只要不遇到七步聖王以上的強者,完全可以與之抗衡,乃是張若塵手中最重要的一張底牌。

    連易皇骨杖都取出來,可想而知,張若塵心中的壓力是何等巨大。

    若不是還要去尋找項楚南,張若塵肯定會立即離開此地,這裡太兇險,不是以他現在的修爲就可以亂闖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取出三尊殺手傀儡,守在他和木靈希的三個方向,做完這一切,才稍微有了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結着紫青聖果的古聖樹,就在不遠處,說張若塵不心動那是騙人的。

    木靈希拉住張若塵的手腕,對他搖了搖頭,道:“那三尊實力強大的聖王死得太詭異,別去冒險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真身去採摘紫青聖果,而是將一尊實力堪比三步聖王的殺手傀儡派遣出去。

    殺手傀儡身穿銀甲,只有一米高,手持雙刀,速度快如一道銀色閃電,頃刻間,便是達到古聖樹的下方。

    它的雙腳彎曲了一下,就要衝上聖樹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根聖骨長矛,從宮殿角落的一團紫青色氣霧中飛出,爆發出震天動地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只是破風聲就震得張若塵雙耳淌血,腦袋劇痛,眼前一片混黑,身體搖搖欲墜,差一點雙腿發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金屬碎裂聲響起。

    身軀堅硬的殺手傀儡,被聖骨長矛穿體而過,釘在了古聖樹的樹幹上,金屬身軀幾乎散架,算是徹底報廢。

    木靈希則是軟倒在張若塵的身旁,七竅流血,受了極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重劍撐着身體,漸漸恢復過來,連忙內查身體,發現體內的五臟六腑被震出大量裂紋縫隙,經脈和聖脈也是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遠古兇物?僅僅只是扔出白骨長矛逸散出來的音波和氣勁,就讓我受了極重的傷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想象,若是剛纔那根白骨長矛飛向他,會是什麼後果?

    木靈希傷得很重,體內聖氣一片混亂,張若塵給她喂下一枚療傷聖丹,隨後,立即將她抱起,正要幫她煉化聖丹。

    宮殿角落中,那片紫青色氣霧裡面,響起一個沉厚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腳步聲很輕,可是,當那聲音傳過來,卻是使得地面微微震盪,以張若塵的修爲境界,竟是無法站穩腳步。

    並且,張若塵的臟腑劇烈疼痛,似要被那股力量震碎。

    半具屍體,從紫青色氣霧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它的身體,也不知被什麼利刃斬斷,只剩下兩隻腳,一隻右手,沒有頭顱,也沒有左半邊身體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這半具屍體,卻給張若塵造成龐大無邊的壓力,心臟收縮,身體發麻,全身不能動彈。

    半具屍體全身散發出璀璨的白色聖光,屍身沒有一絲腐爛,爆發出來的聖威,比張若塵不知強大多少倍,恐怕動一動手指,就能將他鎮殺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身上的佛帝佛珠發揮了作用,將他身上的氣息完全隱藏,那半具屍體像是根本探查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它沒有眼睛,看不到我。”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眼前,發生更加詭異的事。

    古聖樹的下方,一具具腐屍憑空顯現出來,最開始只有十幾具,接着是數十具,數百具……,它們的眼眶中燃燒着青色火焰,身上散發出遠古陰氣。

    其中一具腐屍發現了張若塵,青色火焰眼睛瞪着他,嘴裡發出一聲嘶吼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抱住木靈希,逃離此地,卻看見出口的位置,站在數十具腐屍,每一個都氣息強大,堪比聖王,根本不可能衝得過去。

    那半具沒有一絲腐爛的屍體,也察覺到張若塵的氣息,移動腳步,正對向他。

    “若塵兄弟,這邊,東南角的道觀,它們不敢進來。”項楚南的聲音,從東南方向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也不想,立即爆發出最快速度衝了過去,在他身後,追着一根聖骨長矛,眼看就要擊在他的背部。

    張若塵撞開道觀的大門,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聖骨長矛飛到道觀大門位置,道觀中,立即涌出一片紫色光華,將其擋住。直到聖骨長矛上面的力量完全消失,才哐噹一聲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,回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大批腐屍圍在道觀外面,不斷嘶吼,卻不敢闖進來,像是在忌憚什麼。包括那半具屍體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項楚南提着大鐵錘,迎了上來,嘆道:“若塵兄弟,你怎麼也來了這處兇殺之地?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來找你,我怎麼可能獨自一人離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,夠義氣。哈哈!”

    項楚南一拍張若塵的肩膀,隨即,又有一些歉意的說道:“剛纔,兄弟我忙着收拾那幾個傢伙,不知道你來了這裡。否則肯定一早就提醒你,也不至於將那半尊遠古大聖兇物惹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猜到那半具屍體,必是某位遠古大聖,因此心中並不驚奇。

    在項楚南的帶領下,張若塵抱着木靈希,向道觀的深處走去,看見五位修爲深厚的聖王,被鎮壓在一頂魔氣騰騰的黑色金屬頭冠下面。

    五位聖王的修爲都不弱,最低都是三步聖王境界,更有兩位達到四步聖王。

    但是,那隻金屬頭冠,卻將他們壓得死死的。他們漲紅着臉,拼盡全力,才能將其撐起,不至於被鎮死。

    項楚南有些懊惱,道:“這幾個傢伙,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,剛一遇到,就要殺我。幸好我及時拿出師父的鐵帽子,纔將他們鎮住。不過,還有兩個傢伙的實力很強大,提前逃走了,一個背上長着兩對猩紅色羽翼,另一個長得有些搞笑,居然沒有臉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說得很隨意,但是,聽在黑色金屬頭冠下方的五位聖王的耳中,卻是相當憤怒。這是鐵帽子嗎?分明就是一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五位聖王中,有一位修爲達到三步聖王巔峰的天使族女聖王,容顏極其美麗,五官精緻,肌膚瑩白,堪稱傾國傾城。

    她的雙手託着一枚聖珠,抵擋頭頂上方那件魔煞之氣濃烈的至尊聖器,嬌軀在顫抖,施展出一種媚術,聲音輕柔的道:“我們之間一定是有誤會,請大人先收起這頂魔冠,給我們一個解釋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這位女聖王,對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,加上她那高深的媚術造詣,自信能夠拿下,眼前這個可能連女子的手都沒有摸過的黑愣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項楚南一點都不憐香惜玉,一巴掌扇過去,打得那位女聖王嘴裡大口吐血:“誤會你大爺,當你項爺爺我傻嗎?長得醜就算了,竟然還對我擠眉弄眼,你想要噁心死我嗎?哎呀,越看越醜,我快受不了了,兄弟,要不你來收拾她?”

    那位天使族女聖王氣得臉色發青,胸口在猛烈起伏,感覺遭受了出生以來最大的羞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