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暫時沒有心情去收拾那五位被鎮壓的聖王,小心翼翼的將木靈希平放到地上,抓住她的手腕,緩緩將聖力渡入她的體內。

    大聖級別的兇物太可怕,雖然只是餘波逸散出來,卻重創了木靈希,傷及聖魂。

    聖王在大聖面前,脆弱得就像紙片人一樣。

    漸漸的,木靈希那張凝脂般的臉蛋上,終於恢復了一些血色,體內的聖氣變得平穩。張若塵輕輕吐出一口氣,將她送至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讓她慢慢調養。

    項楚南關切的問道:“弟妹沒有大礙吧?”

    “傷勢暫時穩定了下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聖的氣勁侵入身體,哪怕只是一縷,也足以讓低境界聖王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也有一縷大聖氣勁,衝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使得張若塵也受了極重的傷勢,幸好他的肉身、精神力、聖魂都很強大,才勉強抵擋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吞服下一枚療傷聖丹,隨着功法運轉,受損的臟腑、經脈、聖脈,開始緩緩恢復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後,張若塵的傷勢恢復了三四成,算是穩定下來,可以爆發出巔峰時期一半的戰力。

    項楚南站在道觀的大門口,小心謹慎的盯着外面,臉上滿是愁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無聲無息走到他的身後。只見,道觀外面,圍着密密麻麻的腐屍,個個都很強大,嘴裡嘶吼聲不絕,時而還有一些腐屍向道觀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道觀的四周有紫色光芒涌動,蘊含神聖巨力,一旦有腐屍靠近,將會將其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感覺到一陣發毛,就像是有一柄劍抵在了眉心,渾身一片冰冷。只見,站在道觀外的半尊遠古大聖兇物,竟是鎖定了他,一根比太陽還要明亮的手指,一指點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血紅色光柱,從兇物的指尖飛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道觀中,紫色光芒再次浮現出來,凝聚成一道八卦形狀的陣印,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,與血紅色光柱對衝在一起。

    道觀,猛烈巨顫。

    即便有八卦陣印的抵擋,道觀中的張若塵和項楚南,還是被震得飛出去,重重的撞擊在一堵石壁上面,有大量灰塵從屋頂落下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根本出不去,看來我們是要被困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的肉身強大得變態,猶如不壞之身,瞬間就從地上爬起來,渾身上下一點傷勢都沒有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站起身來,眉心刺痛,兩隻眼睛裡面全是血絲,道:“未必會被困死,道觀裡面肯定有某種力量,能夠剋制它們。”

    將《九天明帝經》運轉了一個周天,他眉心的疼痛緩緩消失。

    項楚南道:“但是我找遍了整個道觀,根本沒有發現什麼神秘的地方,此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,問道:“你是怎麼知道,那些遠古兇物不敢進入這座道觀?”

    “我追着那個老傢伙,就闖進了這裡。不過,那個老傢伙進入道觀,一下子就消失不見,也不知是不是遁地逃走了!”項楚南有些悻悻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遁地就能逃走,我們又怎麼會被困在這裡?先前我已經探查過,地底交織着密密麻麻的陣紋,別說是我們,就算是九步聖王境界的生靈闖入地底,也會被困死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着下巴,隨即微微一笑:“那株通靈聖芝,應該還在道觀裡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千里眼雖然厲害,但是有些東西千里眼也未必看得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道觀中尋找起來,時而俯下身探察地面,時而輕輕敲擊牆體,檢查得很仔細。他來到道觀的裡屋,在屋子的中心,五位實力強大的聖王,已經被金屬魔冠鎮壓得暈厥過去,每一位都七竅流血,傷得極其嚴重。

    項楚南收回金屬魔冠,隨後提起大鐵錘,準備殺了他們,以絕後患。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盯着一堵青灰色的牆壁,道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兄弟,這幾人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,還留他們性命幹什麼?”項楚南很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是說,有兩人逃走了嗎?只要那兩人還活着,就不能殺這五人,不然會給你招來巨大的禍端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,走過去,狠狠的踹了地上五位聖王幾腳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根縛聖鎖扔了出去,讓項楚南將他們捆起來。而他,則是一直都在研究,那塊青灰色的牆壁。

    牆壁上,畫着一位栩栩如生的青衣老道。

    老道手持一塊紫金八卦鏡,長得仙風道骨,雖是一幅畫像,可是卻有凌厲的氣勢散發出來,越是細看,越是讓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項楚南將五位聖王綁成一長串,隨後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問道:“若塵兄弟,你在看什麼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輕輕唸叨,隨即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一隻手指,按向老道手中的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頓時,一股渦旋氣勁,從八卦鏡中涌出,越來越強大,將張若塵和項楚南吸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和項楚南來到一個昏暗的空間,四周都是枯黑的古樹,環境陰暗潮溼,在他們的前方,立着一座七丈高的神臺。

    神臺上,盤坐着一位身軀殘破的老道。

    老道也不知已經死去多少年月,但是身體卻沒有一絲腐朽,反而散發出讓張若塵和項楚南心悸的恐怖氣息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他們二人體內的聖氣和血氣,竟是被老道身上的氣息,壓制得難以流動。

    項楚南屏住呼吸,低聲道:“這裡是什麼地方?我怎麼感覺這個老道,比那半尊遠古大聖兇物還要恐怖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們應該是在壁畫世界裡面,至於這位老道,恐怕是一位遠古強者。不過,他已經死去,倒也不用害怕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,盯着老道的右手,那五根血跡斑斑的手指中,捏着一面紫金八卦鏡,與道觀牆壁上畫的一模一樣,並且散發出淡淡的紫芒。

    心生好奇,於是,張若塵一步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驀地,盤坐在神臺的老道,全身散發出璀璨的光芒,照亮這片昏暗的空間。

    從老道的體內,傳出一道浩渺的神音,似從遠古傳到現在:“吾乃真妙觀觀主羅天真君,兩位小輩膽敢闖入本真君開闢的小小世界,意欲何爲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,他已經死了?死了都還能說話?”

    項楚南那張黑漆漆的臉也都有些發白,雙腿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招惹一位遠古大能,誰都不知會有多麼可怕的後果。

    “據說,神,即便是隕落,依舊會有殘魂長存於天地之間,可以施展出種種神通。難道這位真妙觀觀主,竟是一位神?”張若塵慎重的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死去的神,也很恐怖,只要還有一縷殘魂,就能輕輕鬆鬆碾殺他們。

    “看見神祗卻不跪,你們兩個小輩好大的膽子。”一股怒威,從老道身上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好漢不吃眼前虧,先跪吧!”

    咚的一聲,項楚南先一步跪了下去,雙手抱拳:“晚輩項楚南,無意冒犯前輩,只不過,道觀外聚集有大批遠古兇物,纔來此地尋找一線生機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見張若塵還沒有跪,生怕他惹怒了那尊具有殘魂的神,連忙扯了扯他的衣角,低聲道:“給一位神下跪,不是什麼丟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那盤坐在神臺上面的老道,像是發現了什麼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空間挪移施展出來,張若塵出現到神臺的後方,看見了藏在老道身後的通靈聖芝。通靈聖芝也有所察覺,轉過身,與張若塵對視一眼,嚇了一跳,嘀咕一句:“真妙,真妙,被發現了!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的雙腿一踩,化爲一道紫光,跳下神臺,向小小世界的出口衝去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項楚南哪裡還不知道自己又被這個老傢伙給耍了,頓時,怒不可揭,“原來是你這個老傢伙在裝神弄鬼,還想逃,項爺爺我打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提起大鐵錘,奮力向通靈聖芝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的臉色微微一變,雙臂一擡,道袍長袖中涌出兩片紫色雲彩,大量聖道規則噴薄而出,向項楚南轟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旁,看得很清晰,這個老道施展出來的中階聖術,竟是融入有數萬道掌道聖道規則,修爲恐怖得有些嚇人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喊出這一句,項楚南就被打得飛了出去,摔得七葷八素,腦袋上面冒金星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看了看自己的雙手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,自言自語的道:“真妙,真妙,原來貧道竟然如此厲害,那爲什麼還要怕你們兩個小輩呢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變得囂張起來,挺起胸膛,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動用至尊聖器鎮壓它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被通靈聖芝一連耍了數次,心中別提有多麼惱怒,於是,將金屬魔冠打了出去,與張若塵聯手一起,激發出魔冠中的一道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“貧道何等強大,豈會懼怕你們兩個……真妙,真妙,你們使用的是什麼器物,敢不敢赤手空拳與貧道一戰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感受到金屬魔冠散發出的至尊之力,臉色嚇得發白,一邊後退,同時,調動出更多聖道規則,向雙臂匯聚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整個小小世界,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規則紋路,也不知有多少萬道。

    “鎮海印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的一雙小小手掌,向虛空一按,頓時,一片紫色神聖古海的虛影顯現出來,與金屬魔冠碰撞在一起,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轟鳴聲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