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至尊之力的鎮壓下,通靈聖芝打出的印法並沒有支撐多久,就被撕裂開,懸在它頭頂的紫色神聖古海化爲一縷縷紫霧。

    “你們竟然使用戰器……這不公平……”

    金屬魔冠猛然落下,鎮壓住想要遁走的通靈聖芝。

    “老傢伙,看你這次還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項楚南大笑一聲,衝過去掄起金屬魔冠就是往通靈聖芝身上一陣狂砸,將大地都砸碎一大片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的嘴裡,發出慘嚎聲:“真妙,真妙。”

    “還真妙?老傢伙還真不怕疼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全身肌肉鼓脹起來,雙手同時抓住魔冠,向下轟擊。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……救命啊,打死貧道了,救命啊……”見喊救命沒用,通靈聖芝又裝出可憐巴巴的樣子,道:“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,小輩爲什麼要如此欺凌一位長輩?”

    “無冤無仇?無冤無仇你偷襲項爺爺幹什麼,敢說踢我屁股那一腳不是你?”項楚南讓魔冠縮小,戴在通靈聖芝的頭頂,鎮壓得它不能動彈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旁,細細觀察通靈聖芝,心中嘖嘖稱奇,被一件至尊聖器狂砸了一頓,它的身上竟然一點傷都沒有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因爲項楚南手下留情,還是通靈聖芝的防禦力真的如此厲害。

    又將通靈聖芝揍了一頓,項楚南才拍了拍手站起身來,道:“若塵兄弟,這株十萬年古聖藥居然修煉成了人形,還誕生出靈智,吃起來怪膈應,要不你吃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就這麼吃了它,的確很膈應,而且,它肯定會有很大的怨氣,積蓄在體內,反而對我們的修煉不利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蹲在角落裡,大吼道:“沒錯,貧道的怨氣很大,你們一點都不尊重長輩,吃了貧道,你們會遭天譴的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道:“看它那囂張的嘴臉,吃了我都感覺噁心。要不將它煉成丹藥,我們再吞服?”

    “其實可以與它商量一下,讓它切下兩條腿給我們吃。”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道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項楚南頓時振奮,道:“對啊,先切它兩條腿,等它長出新的腿,我們再切,比直接將它煉成丹藥好太多了!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一直都豎着耳朵在一旁偷聽張若塵和項楚南的對話,頓時,臉色變得煞白,道:“真妙,真妙……我的腿上也有怨氣,很重的怨氣。”

    “它說真妙,看來是同意了!”

    項楚南從張若塵那裡借來三耀萬紋聖器級別的重劍,按住通靈聖芝的脖子,就要去切它的雙腿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有話說。”通靈聖芝大叫一聲。

    項楚南道:“別拖延時間,沒用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攔住項楚南,道:“讓它說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趴在地上,驚慌的說道:“我可以爲你們摘兩枚真妙聖果,你們在道觀外面應該也看見,那種聖果的寶貴程度,絕對超過我的兩條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古聖樹上的紫青色聖果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項楚南對視了一眼,皆是心動不已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很快又露出謹慎的神情:“道觀外面全是遠古兇物,更有半尊遠古大聖,就算你的修爲很強,恐怕也無法從它們的眼皮子底下將聖果摘走。你不會是想要趁此機會逃走吧?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天地良心,貧道敢對天發誓,絕對是真心誠意想要幫兩位少俠採摘聖果,絕無二心。至於那些遠古兇物,兩位少俠倒是無需多慮,貧道從小在這裡長大,體內蘊含有與它們同源的陰氣,就算從它們身邊經過,它們也不會攻擊貧道。”通靈聖芝言辭鑿鑿的說道。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根本不信它,道:“如果,你能將你的一半聖魂交給我,我就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要貧道的一半聖魂?”通靈聖芝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要你敢逃,我就滅掉你的一半聖魂。這樣一來,你必定精神錯亂,一身修行毀得乾乾淨淨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的上牙打下牙,也不知是憤怒,還是被嚇的,道:“真妙,真妙,你也太壞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既然修煉成人形,就是已經得道。只要你不主動害我們,我們自然是不會吃掉你。但是,你故意將我們引到這處兇殺之地,不僅害得我們差一點死去,還讓我們困在了這裡,總要付出一些代價吧?”

    “將古聖樹上的真妙聖果全部採摘下來交給我們,我們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。等到離開這片禁區,我就將聖魂還給你,放你自由。如何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露出思索的神色,顯然是在思考張若塵是不是在騙它。

    項楚南一巴掌拍在通靈聖芝的頭頂,道:“還猶豫個屁啊!我們都原諒你了,你還一副不情願的模樣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很鬱悶,明明是這夥人闖入它的修煉之地,還毀了它的道觀,現在卻一副受害者的模樣,讓它這個真正的受害者訴苦的地方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是有什麼辦法?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道:“好,貧道可以暫時交出一半聖魂,但是隻能採摘兩枚真妙聖果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必須全部摘下來。”項楚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笑了笑:“貧道若是將所有真妙聖果都採摘下來,也就失去利用價值,恐怕你們轉過頭就將貧道煉成了丹藥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就只是一株聖芝而已,還這麼多的小心思。你以爲我們是出爾反爾的小人嗎?”項楚南的脾氣很暴躁,又將重劍提了出來,準備切通靈聖芝的雙腿。

    張若塵按住項楚南的肩膀,對通靈聖芝說道:“三枚,採摘三枚真妙聖果回來給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這麼定了!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分出一半聖魂出來,凝聚成一團聖光,交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走出畫壁上的小小世界,張若塵和項楚南等在道觀裡面,而通靈聖芝則是變化了形態,變成一株紫金色的聖芝,衝出道觀,時而移動腳步,時而停下來靜止不動。

    很顯然,它也有些害怕那些遠古兇物,只是它體內的確是有遠古陰氣,能夠與周圍的環境融爲一體,所以,那些遠古兇物才自動忽視它。

    “這個老傢伙的體內有遠古陰氣,就算用來煉丹,煉出來的也是毒丹,根本吃不得。”項楚南有些苦惱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通靈聖芝沒有逃走,真的向古聖樹的方向而去,也就放下心來,問道:“你的那件至尊聖器的器靈有多強?”

    項楚南將金屬魔冠取出來,託在手掌心把玩,疑惑的道:“器靈?”

    “至尊聖器的器靈都相當強大,說不一定能夠壓制那半尊遠古大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搖了搖頭,談道:“沒覺得它裡面有什麼厲害的器靈,難道是因爲鐵帽子上的寶石掉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將它借給我看一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直接將金屬魔冠遞過去,道:“當然可以,隨便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捧着沉重無比的金屬魔冠,感覺到它的內部蘊含有一股滔天魔氣,彷彿手中不是一頂頭冠,而是一座金屬魔山。

    煉製魔冠的材料也相當特殊,張若塵從來沒有見過,絕對與造化神鐵一樣,是天地間最頂級的煉器材料。

    “竟然只有一縷器靈意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仔細查看魔冠,在魔冠的頂部有一個指頭大小的凹槽,曾經鑲嵌的,應該就是項楚南所說的寶石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只是一件不全的至尊聖器,否則我們倒是可以憑藉它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魔冠還給項楚南,託着下巴,思考別的脫身辦法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老傢伙還真有兩下子,已經採摘了三枚真妙聖果。”項楚南舔了舔嘴脣,有些激動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古聖樹上的通靈聖芝,嘴角也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摘下三枚真妙聖果,通靈聖芝立即衝回道觀,將聖果交到張若塵的手中,道:“小輩,現在你該兌現承諾,換回貧道的一半聖魂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急,等離開這片禁區,肯定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枚真妙聖果遞給項楚南,自己留一枚,剩下的一枚則是收了起來,準備留給木靈希。

    項楚南捧着真妙聖果深吸了一口,直吞唾沫,張開白森森的牙齒,就要將其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慎重的道:“真妙聖果常年生長在此處,說不一定沾上了遠古陰氣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!”

    項楚南嚇了一大跳,瞪向通靈聖芝,道:“你那麼積極的去幫我們採摘真妙聖果,是不是知道此果吃不得,想要坑死我們?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貧道怎麼可能做出這麼下作的事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連忙又道:“你們看見那些從宮殿羣深處涌出來的紫青色氣霧沒有?那些氣霧,可以淨化陰氣。真妙聖樹常年被紫青色氣霧包裹,陰氣根本無法靠近它。相信貧道的話,你們可以放心大膽的吃。”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無,張若塵並沒有完全相信通靈聖芝,而是將易皇骨杖取出來,引動骨杖上佛帝舍利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金色的佛光散發出來,照射在真妙聖果上面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通靈聖芝立即改口,道:“前兩天,籠罩真妙聖樹的紫青色氣霧散開過一個時辰,說不一定有陰氣侵入進聖果。”

    “哧——”

    在佛光的淨化下,一縷縷陰氣,從真妙聖果中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臉色勃然一變,將金屬魔冠扣在通靈聖芝的頭上,拳頭如同雨點一般劈頭蓋臉的落下,道:“你這個老東西還真是狡詐,若不是我兄弟小心謹慎,就被你給算計了!”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