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……停,停,貧道也只是爲了自保而已,你們不能這樣欺負老實人……”通靈聖芝嚎叫聲不絕。

    “你也算是老實人?”

    項楚南聽到這話就來氣,下手更狠。

    在佛帝舍利子的淨化下,真妙聖果中的陰氣,緩緩逸散出來,圍繞易皇骨杖旋轉了兩圈後,竟是被骨杖中的邪靈吞噬,這一點倒是讓張若塵頗爲意外。

    “此地的陰氣非同一般,多半是從遠古遺留下來,邪靈竟然能夠吞噬,應該不會發生什麼異變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邪靈吸收的遠古陰氣尚少,發生異變的概率極低。

    片刻後,真妙聖果中的陰氣被淨化得乾乾淨淨,張若塵對項楚南喊了一聲:“算了,真妙聖果中的陰氣很稀薄,就算吞入腹中也不會致命。它如果真的想要害死我們,在採摘真妙聖果回來的時候,肯定會將大量陰氣注入聖果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聽到這話,連忙跟着說道:“對啊,貧道和你們不一樣,只是想要拿回另一半聖魂而已,沒想過要你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叫和我們不一樣?將我們當成什麼人了?我們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在通靈聖芝身上狠狠踩了兩腳才消氣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捲縮在地上,雙手抱着膝蓋,可憐巴巴的嘀咕着什麼,好像是在說,你們要是好人,天下哪裡還有壞人?

    張若塵將淨化後的真妙聖果交給了項楚南,隨後引動佛帝舍利,淨化第二枚真妙聖果。

    吞服下真妙聖果,項楚南全身散發出紫青色的光華,盤坐在道觀中,開始煉化吸收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剩下的兩枚真妙聖果一一淨化,沒有立即吞服,以免他和項楚南在煉化聖果的時候,遭到通靈聖芝的襲擊。雖然,這個可能性很低,但是卻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什麼,於是,向通靈聖芝走過去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被打怕了,頓時緊張起來,道:“你……你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麼緊張,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你。”張若塵坐到地上,問道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還是有些緊張,忌憚的道:“名字?什麼是名字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精通天庭界的語言,難道不知道名字代表一位生靈的身份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道:“以前也有一些與你們一樣修士進入這裡,我躲在一旁偷聽,也就學會了你們的語言。至於名字……這個重要嗎?”

    “哏哏,不重要。你那麼喜歡說真妙二字,以後我就叫你真妙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道:“這不是一種叫聲嗎?”

    “叫聲?”張若塵愕然,隨即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沉吟片刻,道:“我誕生出意識之初,就經常聽到這兩個字,也是我最早學會的兩個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大悟,隨即問到正題上面,道:“你既然是在這裡誕生,也在這裡修煉得道,應該十分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通靈聖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寒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緊張兮兮的,又道:“真不清楚,從貧道誕生出意識以來,最多也就在這一小片殿宇活動,而這一小片殿宇,僅僅只是此地的外圍。深處,還有更加可怕的兇物,比那半尊遠古大聖還要嚇人,貧道根本不敢靠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盯着通靈聖芝的神情,見他不像是在說謊,隨即取出從石頭道觀底部挖出來的那塊龜甲碎片,問道:“這又是什麼?”

    看到龜甲碎片,通靈聖芝爆發出急速,飛撲過去,就要將其奪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通靈聖芝的一半聖魂,託在手掌心,頓時嚇得通靈聖芝向後倒退,不敢觸碰龜甲碎片。

    “老老實實告訴我吧,其實,你不告訴我,我也可以搜索你的聖魂,從中找到答案。只不過,那樣做會對你的聖魂造成不小的損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輕輕觸碰手中的光團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很是委屈的說道:“貧道告訴你還不行?跟貧道來吧!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帶着張若塵,再次走進畫壁中的小小世界,來到神臺下方,拱手對着神臺上的老道拜了拜,隨即纔是說道:“看到羅天真君手中的紫金八卦鏡沒有,你手中的龜甲碎片,就是鏡子上的一塊鑲片。”

    紫金八卦鏡雖是一面鏡子,可是,在它最中心位置,卻有一處橢圓形的區域頗爲粗糙,而且還微微凹陷,似乎曾經真的鑲嵌了什麼東西在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龜甲碎片捏在兩指間,隔空比對。

    龜甲碎片的其中一處邊角,竟然真的與紫金八卦鏡中心凹槽部分的一段邊緣契合,如果將碎片貼上去,大概可以佔據大概八分之一的區域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出現到神臺上面,正要去抓紫金八卦鏡,不過,手伸出一半,卻又縮回。

    下方,通靈聖芝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盯在它的身上,道:“你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?不,不,貧道對那破鏡子不感興趣。”通靈聖芝連忙搖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感興趣,去吧,幫我取下來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看着張若塵手中的光團,不敢違逆他的意志,只得磨磨蹭蹭向神臺走了過去,好不容易登上神臺,最終還是不得不跟張若塵講實話:“少俠,這面紫金八卦鏡碰不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碰不得,那你先前爲何沒有告訴我?”

    “貧道剛剛纔想起這事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又道:“真妙觀觀主羅天真君,乃是遠古大能,即便已經坐化,但是屍身中依舊蘊含無窮威能。你也看見了,羅天真君的殘餘威能,壓制得道觀外面那些遠古兇物,都不敢靠近一步。我們若是去奪他手中的紫金八卦鏡,肯定會激怒他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倒也沒有繼續爲難通靈聖芝,而是,取出易皇骨杖,碰的一聲,將它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精神力釋放出來,注入進骨杖。

    哧哧的聲音響起,片刻後,骨杖化爲一尊身形巨大的黑色骷髏,渾身陰氣森森,大步向神臺走了過去,伸出一隻大手,就去抓取老道手中的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驀地,紫金八卦鏡上,浮現出刺目的紫芒,震得黑色骷髏的身體崩碎而開,化爲一根白骨法杖,向後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恐怖無邊的紫芒,充斥在小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早有準備,在第一時間,抓住通靈聖芝,躲入進水星葫蘆,纔沒有被那股力量擊中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,張若塵從水星葫蘆裡面走出。

    小小世界已經恢復平靜,身軀殘破的老道,依舊盤坐在神臺上,死氣沉沉的樣子,不像是具有攻擊性。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易皇骨杖,將它撿了起來。

    畢竟是大聖脊樑骨煉製成的法杖,遭受如此可怕的力量的衝擊,竟沒有損毀。但是,骨杖中,那道邪靈,卻傷得很重,差一點被打散,現在陷入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短時間內,恐怕是無法使用易皇骨杖。

    “幸好是用易皇骨杖去試,如果我稍微大意一些,親自去取紫金八卦鏡……”張若塵不敢想象將是什麼後果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雙手一攤,道:“貧道就說不能碰,少俠,你怎麼就是不信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覺得這株通靈聖芝精明得有些過分,不像是一株生長在與世隔絕的地方的聖藥。剛纔,它多半是故意帶張若塵來這裡,張若塵差一點就被它坑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打紫金八卦鏡的主意,道:“說吧,你修煉的功法和聖術,是從哪裡學到的?”

    這一次,通靈聖芝很爽快,老實巴交的說道:“就是從你手中那塊龜甲碎片上面領悟出來的。殘片上的圖案,可以參悟出修煉功法。碎片上的每一個文字,則是一種不同的聖術。不信,你參悟試試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輕易相信它的話,反正他不缺功法和聖術,沒有必要去參悟龜甲殘片,免得又被它擺一道。

    道觀中,項楚南已經將真妙聖果完全煉化,皮膚上有紫金色的光紋流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畫壁中走出,問道:“怎麼樣,真妙聖果的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不錯,肉身力量提升了一大截,體內的聖道規則大概增加一萬兩千道左右,聖魂和精神力也提升了不少。最主要的是,體內的經脈、聖脈、血靈脈都要擴增和強化。”項楚南欣喜的說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主修肉身,但是,卻並不是沒有修煉武道功法,只不過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對他都只是輔助,主要還是靠肉身力量迎敵。

    “楚南的肉身力量已經相當強大,服下真妙聖果,還能提升一大截,此果對肉身的提升得有多強?而且,竟然還能增加一萬二千道聖道規則。”張若塵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總數,也就只有八千二百道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有傷勢在身,不能立即吞服藥力如此兇猛的聖果,只能再等一等。

    項楚南問道:“若塵兄弟想到逃出去的辦法沒有?實在不行,我們直接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因爲力量猛增一截,項楚南迫不及待想要大戰一場。

    “不要衝動,你確定是那半尊遠古大聖兇物的對手?”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又道:“我可以在這裡佈置一座空間傳送陣,說不一定能夠傳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知道若塵兄弟你的辦法最多,這次只能靠你了!我若是去和那半尊遠古大聖兇物交手,多半會被它一巴掌拍死。”項楚南笑道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境界與精神力強度,佈置一座小型空間傳說陣並不需要花費太長時間,很快就在道觀中佈置完成。

    不過,他並沒有立即啓動傳送陣,而是盤坐在傳送陣的邊緣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此地的環境特殊,在傳送的時候,說不一定會遇到一些阻礙,只有傷勢痊癒,張若塵纔有更大的把握掌控住整個傳送過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