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縷緋紅的朝霞,從雲海的盡頭升起,撕破大地上的黑暗,將天邊暈染成了彩色。

    陰陽殿徹底化為廢墟,被塵土,被混亂的聖氣,被聖器散發出來的光華籠罩。

    此刻,十座大殿和十座陣塔的廢墟中,正有一道道人影爬出來,既有陰陽界、黑魔界、萬邪界的邪道修士,也有被抓到陰陽殿的美貌女子。

    那些被困禁在陰陽殿的各族女子,看著腳下的殘垣斷壁,與天邊的霞光,終於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。她們的神情,有的獃滯,有的激動,有的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這些女子,恨透了陰陽殿的邪道修士,見到陰陽殿被摧毀到如此程度,只感覺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「報應……報應啊……這些邪道生靈,就該遭到這樣的報應。」一位妙齡女子,坐在廢墟中哭泣。

    「我被困在大殿中,也都聽到,那些邪道修士在咒罵一個叫做張若塵的修士,難道就是他,毀掉了陰陽殿?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可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人族天驕,是月神封的神使,沒錯,一定是他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陰陽殿的仇家太多太多,只不過,一直以來,那些修士都敢怒不敢言,只能忍著。

    即便有宗門、家族、皇朝的天之嬌女被抓進陰陽殿,他們都是選擇花費大量聖石,將她們贖回去。

    去攻打陰陽殿?

    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!

    今天卻不同,陰陽殿的守護大陣「經緯天網陣」,已經被攻破。

    而且,還有張若塵和崑崙界的修士領頭,已經殺死大批陰陽殿的邪道強者,在氣勢上,佔據絕對的上風,正是滅掉陰陽殿的絕佳時機。

    「殺進去,將陰陽殿的邪道修士通通殺盡,一個不留。」

    「我師妹曾經在陰陽殿含恨而死,今日,一定要你們血債血償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都聖市中,飛掠出一道道身影。

    他們與陰陽殿都有深仇大恨,怒到發狂,現在,終於是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當然,為了避免今後被陰陽界、黑魔界、萬邪界報復,他們全部都帶著面具,不想被認出。

    陰陽殿的地底。

    極樂地宮的最底部,有一座陰潭和一座陽潭,直徑都是十三丈,分別散發出藍光和紅光。

    陰潭之水,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陽潭之水,比岩漿都要更加滾燙。

    此刻,憐后和焱王便是分別懸浮在陰潭和陽潭的上空,憐后的背後,浮現著一輪幽藍色的冷月;焱王的身後,則是一輪灼熱的烈日。

    一陰一陽兩股力量,與下方的陰潭和陽潭結合在一起,爆發出越來越強橫的氣息。

    「他們還真以為,攻破經緯天網陣,就能滅了陰陽殿。哏哏,等到這些仇視陰陽殿的修士,全部都衝進來,正好可以動用陰陽生死陣,將他們一網打盡。」焱王獰笑一聲。

    憐后提醒了一句,道:「吸收他們體內的陰氣和陽氣就行,別殺死了他們,這裡可不是陰陽界的道場。」

    焱王道:「孤陰不生,獨陽不長。只要吸噬了他們體內的陰氣和陽氣,他們就算逃出陰陽殿,也活不了多久。」

    陰潭和陽潭,不僅僅只是陰陽界建立的一處修鍊寶地,更是陰陽生死陣的陣眼。

    就在憐后和焱王準備催動陰陽生死陣的時候,一道聲音,在他們的耳邊響起:「陰陽殿大勢已去,你們又何必還要繼續垂死掙扎?」

    憐后的臉色微微一變,陰寒的星眸,掃視這座地底空間,道:「什麼人?」

    「還不立即現身?」焱王爆喝一聲。

    九種不同的火焰,從焱王的體內湧出,充斥在地底空間的各個角落,想要將隱藏身形的那人逼出來。

    地底空間的幻象消失,一團青色的火焰,出現在陰潭和陽潭之間的地面。

    青火中,站著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,道:「不愧是焱王,竟然將九種火焰修鍊到大成。如果不是開啟了眾生平等,遇到你,我只有逃命的份。」

    焱王認出站在下方的那道人影,道:「張若塵,若不是你開啟了眾生平等,在本王面前,你就只是一隻螻蟻,連逃命的資格都沒有。」?憐后則是有些意外,道:「沒有想到,你居然知道我們來到了這裡。你是想來阻止我們嗎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凈滅神火包裹全身,以此來抵擋焱王身上的九種火焰。

    「陰陽殿已經是牆倒眾人推,你們想的應該是如何逃出去,而不是想著如何逆轉局勢。」張若塵又道。

    焱王狂笑一聲:「你以為有眾生平等的壓制,憑你那點實力,就能牽制住本王和憐后?陰陽生死陣一旦啟動,頃刻間,就能將你鎮壓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儘管試試。」張若塵處變不驚的道。

    焱王與憐后對視一眼,隨即,從他們二人的體內,各自飛出四塊神骨,分部在八個方位。八塊神骨,將陰潭中的陰氣,陽潭中的陽氣,從下方吸了起來。

    每一塊神骨,都有數米長,像是八塊房屋那麼巨大的神石。

    神骨的表面,浮現出密集的紋路,既像是陣法,又像是烙印在骨骼上面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越來越恐怖的氣息,從八塊神骨上面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憐后媚笑一聲:「張若塵,你現在臣服於本后,還來得及。否則,即便你體內的陽剛之氣是常人的萬倍,在陰陽生死陣的抽奪之下,也堅持不了多久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多言,手掌在空間戒指上面一拍,隨即,十八桿赤紅色的陣旗飛了出來,插在了他的十八個方位。

    十八桿陣旗都是小黑煉製出來,每一桿都是萬紋聖器的級別。

    從祖靈界戰場回來,張若塵就將奪取到的大量煉器材料丟給了它,那些材料,用來煉製一百件普通萬紋聖器都搓搓有餘。

    可是,卻被它活生生的糟蹋了一大半,只煉製出十八桿陣旗。

    在進攻陰陽殿之前,小黑將這套陣旗吹得天花亂墜,聲稱,「張若塵,這是本皇煉製的一座九品陣法的部分陣旗,若是今後,你的修為足夠強大,或許可以使用它爆發出九品陣法的一些威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可能信?

    要知道,經緯天網陣已經強大得相當變態,也就只是一座高階八品陣法,論威力,與九品陣法比起來,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隨身攜帶一座經緯天網陣,在大聖之下,可以不懼任何敵人。

    但是,想要將經緯天網陣煉製成一套陣旗,可以隨身攜帶,隨時布置,恐怕是需要花費天價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那樣的價格,即便是積累雄厚的大聖,也都不一定拿得出來。

    九品陣法的陣旗,價值得高昂到什麼地步?

    「你竟然有一套陣旗,每一桿都是萬紋聖器的級別。」憐后很驚訝。

    成套的陣旗,是相當昂貴的寶物,不是一般的修士買得起。

    雖然,憐后並不知道張若塵的這套陣旗,能夠發揮出多麼強大的威力,但是,就沖它們都是萬紋聖器級別,價值就不會低於五千萬枚聖石。

    十八桿陣旗的中心,張若塵的雙腳湧出大量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陣旗裡面。

    焱王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,連忙讓八塊神骨快速轉動起來,手臂一彈,其中一塊神骨,在烈焰的籠罩下,直向張若塵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十八桿陣旗連成一片,散發出太陽一般刺目的光華,與神骨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強大的力量波動,充斥在地底空間。

    不斷有碎石,從石壁上面墜落下來,就連地面都輕輕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居然沒有攻破。」

    焱王的臉色,變得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「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一聲,隨後操控十八桿陣旗,主動向懸浮在半空的焱王和憐後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后不敢再小瞧張若塵的那套陣旗,於是,全力以赴運轉陰陽生死陣,想要借用陰潭和陽潭的力量,先將他鎮壓。

    十八根陣旗散發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烈,最後,化為一輪烈陽,從陣中飛出,與陰陽生死陣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八塊神石和兩座潭水形成的陰陽生死陣被撕碎,焱王、憐后,口吐鮮血,向後拋飛出去,狠狠的撞擊在石壁上面。

    「好可怕的一套陣旗,快逃。」?即便是在火焰之道上面有極高造詣的焱王,也被那輪烈陽的力量,燒得全身焦黑,受了頗為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后若是修為沒有被壓制,自然是不懼張若塵的那套陣旗,但是,現在卻沒有辦法,繼續留在這裡,將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收起八塊神石,毫不猶豫,急速逃出地底空間。

    十八桿陣旗上面的光芒,逐漸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站在陣旗中心的張若塵,全身發軟,差一點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「這套陣旗,還真是有些變態,只是稍微運轉了一下,竟然將我體內的聖氣幾乎抽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身體很難受,但是,依舊在強撐,表現出很是淡定的樣子。

    因為就在剛才,兩座大陣碰撞在一起的時候,他吃驚的發現,地底空間中,竟然還有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。

    很顯然,有一位相當可怕的強者,隱藏在附近,一直沒有露面。

    「出來吧?再不現身,我就動用陣旗的力量,直接將你鎮殺。」張若塵表現出相當強勢的模樣,想要將對方嚇走。

    實際上,他的心中,卻是忐忑不安,悄悄的取出兩張符籙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一道悅耳動聽的聲音,在陰潭的水畔響起:「真沒想到,焱王和憐后動用出陰陽生死陣,都被你擊敗。你向我購買太陽聖金,就是用來煉製這套陣旗?」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紀梵心的曼妙身形,逐漸顯露出來,隨即,淡淡的花香,瀰漫在地底空間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凝重的神色,警惕的道:「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。莫非你想做那隻收割最後戰果的黃雀?」

    紀梵心知道張若塵的防備心理很重,可是,心裡還是有些氣惱。

    她來到這裡,其實,是與張若塵抱著相同的目的,阻止焱王和憐后發動陰陽生死陣。

    只不過,紀梵心看見張若塵似乎很有信心對付焱王和憐后,所以才一直藏身在暗處,想要看看他還有什麼手段沒有湧出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