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孽戰極其了得,在空間裂縫飛過去之時,身體急速縮小,變成一粒血紅色光點。他那背上的一對血翼扇動了一下,急速向旁邊躲避。

    飛了數十丈遠,血紅色光點才又釋放出一圈光暈,不斷膨脹,重新化爲一尊四翼猩紅天使。

    雖然躲得快,可是空間裂縫還是斬在他的手臂上面,留下一道長長的血口。通靈聖芝的一道印法,將他打成重傷,胸口的聖甲全是裂紋,臉上更是時而青時而紫。

    沒等孽戰站穩腳步,就有一股魔氣騰騰的狂風席捲而來。

    狂風中,一隻小山那麼巨大的鐵錘,轟然落下,出現在他的頭頂。距離太近,速度太快,根本避不開。

    鐵錘的後方,項楚南大叫一聲:“吃你項爺爺一錘。”

    孽戰眼中露出怨毒之色,取出一張符籙,夾在兩指間,向上空一按:“一張煉獄符,送爾等一起進煉獄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符籙爆開,十六根水桶粗細的血紅色鎖鏈凝聚出來,向四面八方飛出去,如同十六條鋼鐵巨龍遊走在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這一錘,擊在十六跟鎖鏈上面,一聲巨響後,便有大片魔氣和血光激盪而出。

    “哪裏來的鎖鏈,竟然能夠擋住我全力一擊?”項楚南愕然。

    wωω⊙ тt kán⊙ ℃o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十六根血紅色的鎖鏈,形成一個直徑百丈的巨大血紅色球體,包裹住項楚南、張若塵、通靈聖芝,並且在不斷收縮,血紅色的球體變得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孽戰站在血紅色球體的下方,眼中露出一道冷色:“煉獄符乃是由一位大聖境界的符道聖師煉製出來,符中蘊含有一道大聖偉力,威力恐怖絕倫。你們就在裏面等死吧!”

    煉獄符比百步無生符的威力都要更加巨大,價值無法用聖石衡量,孽戰是四翼猩紅天使才擁有這麼一張,是專門用來對付不可抗衡的敵人。

    將煉獄符用在張若塵等人的身上,孽戰也是無奈之舉,覺得太浪費,卻又沒有別的辦法。

    血紅色球體縮小得直徑只有十丈左右,突然猛烈一顫,其中一根鎖鏈被打斷,一道洶涌的魔氣,從斷口處飛出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孽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連忙取出一隻精緻的小玉瓶,將瓶中的血紅色液體,吞服進嘴裏。

    傷勢頃刻間痊癒,重新恢復到巔峯狀態。

    孽戰的雙眼死死盯着血紅色圓球,雙手緊握聖劍,不斷將聖氣注入劍體,很快劍體上就浮現出四層聖力光波,爆發出四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屬魔冠將血紅色圓球打得爆碎而開,張若塵、項楚南、通靈聖芝脫困,從厚厚的血氣中飛出。

    孽戰出手迅猛,手中聖劍揮斬出去,四耀圓滿力量爆發出來,劍氣宛如一條長河一般從天而降,發出刺耳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“還敢出手,真當項爺爺我鎮壓不了你?”

    項楚南將金屬魔冠打了出去,緊接着,張若塵和通靈聖芝相繼打出一道聖氣光柱,注入魔冠。

    魔冠中,一道至尊之力爆發出來,擊穿劍氣,與孽戰手中的聖劍碰撞在一起。“嘭”的一聲,那柄四耀萬紋聖器級別的聖劍竟是被打得斷碎,化爲一塊塊劍片。

    “你們竟然有至尊聖器……”

    孽戰驚恐萬分,想要逃遁已經是來不及,只得拼命激發身上的附身符籙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金屬魔冠爆發出來的力量,將孽戰身上的護身光罩全部震碎。

    四翼猩紅天使的身軀極其強橫,但是在至尊之力的面前,卻像豆腐做的一般,不斷破碎,變得千瘡百孔。

    孽戰躺在地上,大吼一聲:“你們不能殺我,殺了我,天堂界會讓你們萬劫不復,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項爺爺我還真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將魔冠收起來,不要殺他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將金屬魔冠收起來,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兄弟,你不會真的怕了那個什麼狗屁天堂界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的道:“就算不殺他,天堂界也會想盡一切辦法殺我。可是,殺了他,就是將你牽扯了進來,我知道你不在乎,但是做爲兄弟,我在乎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雙目發怔,緊緊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蹲下身,盤問孽戰,道:“應該還有一位修士逃出宮殿羣,他去了哪裏?”

    孽戰的身體破破爛爛,躺在地上無法動彈,乾笑一聲:“他已經離開這片禁區,只要你們敢殺我,天堂界肯定能夠查到是你們下的殺手。後果會怎樣,不需要我多說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很狂啊!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孽戰反問一句:“做爲天堂界的四翼猩紅天使,難道不該狂嗎?啊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踩在孽戰的頭顱上面,踩得他的頭顱發出“咯咯”之聲,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收回了腳,使用縛聖鎖將孽戰捆綁起來,道:“這條地底洞穴,可以直通進禁區,天堂界肯定會派遣修士將通道佔據。我們必須儘快離開,以免被天堂界的大批高手堵死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通過地底洞穴,張若塵和項楚南很快就離開禁區,回到外南園和外東園交界的那條聖泉河流。

    他們藏身在密林中,遠遠望向洞穴的入口。

    只見,那處河段的四周,匯聚了大批修士,其中還有不少是天使族的強者。兩位長着四隻猩紅色羽翼的天使,顯得最爲醒目,所有修士都以他們二人爲首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項楚南沒有在這裏久待,迅速離開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跟在他們的身後,乾咳了兩聲,道:“你們是不是應該將貧道的一半聖魂還回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它一眼,隨即取出一團光球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項楚南繼續前行,不再理會通靈聖芝。

    項楚南問道:“你打算怎麼處理那些被鎮壓的聖王?殺又不能殺,放又不能放,難道還要將他們送回天堂界?那得多憋屈?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道:“賣掉如何?”

    “賣掉?怎麼賣,賣給誰?”項楚南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算一算時間,封神臺的自由交易園區應該已經開放,參加大會的修士,絕大多數都聚集了過去。只要我們將他們往地攤上一擺,明碼標價,還怕天堂界的高層人物不來買?這事肯定會激怒天堂界,你就不要露面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這麼有趣的事,我一定要參與。”項楚南笑道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擠出一個腦袋,笑道:“真妙,真妙,貧道也覺得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的眼睛一沉,吼道:“老東西,聖魂都還給了你,你怎麼還不走?還想再被鎮壓一次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嘿嘿一笑:“貧道覺得,你們還算是講信用之人,所以,打算再與你們合作一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怎麼合作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們帶貧道離開封神臺,貧道就去將真妙聖果全部摘下來給你們。如何?”通靈聖芝一臉期待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封神臺的修煉環境這麼好,你爲什麼要離開?再說,你自己不能離開封神臺嗎?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長嘆一聲:“貧道修煉出現了瓶頸,修爲已經數百年沒有增進,根據書上記載,必須去紅塵之中歷劫,纔有希望衝破瓶頸,最終去衝擊大聖之境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鄙視的說道:“真是奇葩,一株聖芝,還要進入紅塵歷劫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沒有理會項楚南,緊接着又道:“真理神殿在封神臺佈置了封印,這裏的一切生靈都休想逃遁出去,必須要藉助你們,貧道才能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道:“好啊,只要你去將真妙聖果摘來,我可以考慮帶你離開封神臺。不過,那條洞穴通道已經被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佔據,你怎麼纔回得去?”

    “放心,貧道何等存在,在禁區中可以來去自如。”

    說完後,通靈聖芝沒有離開,而是嘿嘿一笑:“少俠,那塊龜甲碎片對你無用,能不能還給貧道?”

    “龜甲碎片是我撿的,爲什麼要還給你?”張若塵理直氣壯的說道。

    通靈聖芝道:“它明明放在貧道的道觀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沒有闖入你的道觀?我就在一堆碎石廢墟里面撿的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又是一笑,“不要着急,你先去將真妙聖果採摘回來,至於那塊龜甲碎片,並不是不能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貧道再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通靈聖芝的臉色變得柔和了一些,隨即化爲一道紫光,衝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項楚南繼續向自由交易園區走去,在路上,項楚南還是有一些擔心,道:“天庭界應該是有一些頂尖級別的強者,萬一他們出手硬搶怎麼辦?我出門前,師孃曾給我了一塊令牌,告訴我,遇到不可戰勝的大敵,可以取出令牌震懾對方。你說,我要不要拿出來使用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項楚南還有這樣的底牌,看來他師父師孃都不是一般人,頓時又放心了一些。他道:“不用。真理神殿有規矩,在自由交易園區,任何修士都不得出手。十大神傳弟子坐鎮在那裏,誰敢亂來?”

    “再說,很多修士都看見,是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主動出手對付我們,才被我們鎮壓。我們沒有殺他們,只是將他們拿出來賣,已經是仁至義盡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二人,已經來到自由交易園區的外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