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有風巖和宇文靖的推動,雙方順利達成和解。

    項楚南一隻手擰着方凌謙,一隻手擰着南金王,將他們扔了過去,丟還給天堂界派系的諸位聖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取出一隻裝有三百萬枚聖石的儲物袋,在手心拋了拋,隨後,向其中一位天堂界派系的聖王打過去。

    “拿去給他們治傷。”

    那位天堂界派系的聖王伸手接住儲物袋,隨即臉色猛然一變。

    儲物袋上蘊含的力量沉重無比,像是裝着一座巨山,震得他一連倒退數十步,纔將那股力量化解。還沒等他平復體內翻騰的血氣,胸口就被一個包裹擊中,嘭的一聲,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個包裹,是由布席裹成,裡面裝着楊絮的那些“破銅爛鐵”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無論是打出儲物袋,還是踢出包裹,都是運用暗勁,表面上看不出任何聖力波動。正是如此,一根儲物袋和一個包裹,將一位聖王打打翻在地,周圍的修士皆是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那位被打倒在地的聖王,則是恨得咬牙切齒,狼狽不堪的從地上爬起來。可以想象,不久之後,他必定會成爲真理天域各界修士眼中的笑柄。

    項楚南咬牙切齒的道:“真是憋屈得很,我們什麼都沒做錯,卻還要賠償給他們三百萬枚聖石。若塵兄弟,我心中這口氣不順啊!我魔道修士就該率性而爲,怎麼能受制於這些條條框框?”

    “算了,花費三百萬枚聖石,將三位聖王打得骨頭斷裂,顏面無存,我覺得挺值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又是笑道:“三百萬枚聖石,只是暫時交給他們保管而已,很快他們還得送出更多的聖石給我們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項楚南眼睛一眯,隨即發出大笑聲。

    對面,天堂界派系的十多位聖王,他們比項楚南還要憋屈和鬱悶,只感覺吃了平生最大的虧,心中暗暗發誓,等到封神臺大會結束,一定連本帶利報復回來,要屠他們二人的族羣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們準備隱忍,決定退走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他們招了招手,道:“大家還別走,我這裡有幾樣寶物,你們應該會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青色聖衣的二步聖王,冷哼一聲:“你以爲塞給我們幾樣寶物,就想化解今日的恩怨?實話告訴你們,今天之事,沒完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跪地求饒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才知道後怕?可惜,一切都遲了!現在是在封神臺,我們要遵守真理神殿的規矩,才與你們和解。一旦離開真理天域,等待你們的,只有滅族之災,煉魂之痛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的這些聖王無所畏懼,將心中所想肆無忌憚的說出來,想要讓張若塵和項楚南從今往後一直活在恐懼之中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眼神,陰沉到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依舊面帶微笑,道:“你們誤會了!我不是要將寶物送給你們,而是要賣給你們。放心,我出的價格,一定很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賣?”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中的幾位聖王,瞬間愣住,覺得對面那個人族書生一定是一個傻缺。

    雙方都已經鬧到如此地步,此人居然還想與他們交易?

    另外一些聖王,則是盯向張若塵和項楚南腳下的地攤,眼中露出灼熱的光華。

    地攤上,竟是有不少聖果和聖藥,都是出自封神臺,具有非凡的價值。若不是雙方結仇,他們中的一些生靈,還真的是很想上去交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看來你們又誤會了!我指的,並不是布席上的聖果、聖藥,這些東西,以你們高貴的身份肯定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就在宇文靖和風巖都疑惑不解的時候,張若塵的右手,往衣袖裡面一摸,悄悄從水星葫蘆中,摸出了一位四翼美女天使。

    那位四翼美女天使,被縛聖鎖困住,嘭的一聲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中的一位聖王,驚呼一聲:“翼神教教主的孫女,姬婭聖王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出第二尊聖王,抓住縛聖鎖,將其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瑪洛帝天使的獨子,囚藍聖王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位位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囚徒,被張若塵扔出來。

    與天堂界派系交惡,應該是沒有修士還敢來與張若塵和項楚南交易,因此,他們二人將地攤上的聖果和聖藥全部都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地攤上,整整齊齊的擺着九位聖王,個個都有驚人的身份。修爲最高的二人,已經達到四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如此壯觀的景象,震驚了各界修士。

    “這兩人……太膽大妄爲,簡直是要捅破天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與天堂界派系到底是有什麼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“這一場買賣傳出去,足以震動天庭界。帝子、帝子,甚至神孫都被抓捕起來,當成貨物販賣,他們是在挑戰天堂界派系大聖的底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十多位天堂界派系的生靈,最開始也被驚得發愣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確定跪在地攤上的“貨物”,真的是姬婭聖王和囚藍聖王等人,才露出憤怒無邊的眼神,每個生靈都氣得顫抖。

    宇文靖和風巖也都怔在當場,如同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對了,還有一隻天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四翼猩紅天使孽戰也扔了出來,丟在地攤上面。

    項楚南輕車熟路,立即走過去,將孽戰擺成跪伏的姿勢,道:“貨物,就要有貨物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周圍這一片交易園區,響起一道道倒抽涼氣的聲音,不知多少修士被嚇得頭皮發麻,眼前這一幕,顛覆了他們的認知。

    “被擒拿的,竟然還有一位四翼猩紅天使?這怎麼可能?”有人驚呼出聲。

    只要是四翼猩紅天使,就一定是血戰神殿的護法,修煉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神功“血武戰圖”,每一個都擁有驚人的戰力,同境界難遇對手。

    血戰神殿則是西方宇宙主宰世界天堂界的頂尖大勢力,每隔百年,纔會培養十位四翼猩紅天使,供給他們源源不斷的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每一代的四翼猩紅天使,五成以上都能修煉到大聖境界,稱帝,稱皇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一位四翼猩紅天使被擒拿,並且還被拿出來販賣,纔會造成如此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“這兩個傢伙……還真是要將天堂界派系的那些大世界領袖惹得發狂嗎?”

    風岩心知,張若塵與天堂界派系的人馬有深仇血痕,這麼做,完全就是在挑釁他們,羞辱他們,發泄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師兄、師姐、朋友,都是因爲天堂界而死,怎麼不可能不報復回來?

    風巖向張若塵傳音:“你們玩得太大了!不該這麼明目張膽,天堂界派系強者如雲,將他們惹怒,後果會很嚴重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是他們在挑釁我,也該我挑釁他們一次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又道:“我有分寸,留有後路。”

    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已經不是風巖可以掌握得住局面。於是,風巖派遣出一位一等弟子,讓他前去通知風兮。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的十多位聖王中,也有一人向遠處趕去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項楚南將一塊兩米長的鐵牌子,插在十位聖王的前面。

    鐵牌子上面,寫着:“販賣聖王,換取聖果聖藥,聖石亦可,價格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扯開嗓門,喊道:“走過路過,千萬不要錯過。相信項爺,你們買不了吃虧,買不了上當,買回去可以看家,可以護院,還能暖牀。這位神傳弟子兄臺,你有沒有興趣買一位四翼天使美女回去?二步聖王境界的那個,只要四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宇文靖知道今晚會引發大地震,不想再摻和這件事,立即離遠了一些。

    項楚南繼續吆喝起來,但是卻沒有一位修士敢上前。

    自由交易園區十分廣闊,除了擺地攤的這片區域,還分佈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遠古建築,或者是煉器樓閣。

    只有排名前一千位的大世界的領袖,纔有資格佔據一座遠古建築,或者設立一座煉器樓閣。

    “販賣十位聖王”的消息,如一陣狂風,很快就傳到那些遠古建築和煉器樓閣,將各大頂尖強界的領袖都驚住。

    千蕊界、陰陽界、千星文明……這些頂級強界或者古老文明的領袖,皆是站到煉器樓閣的頂部,俯看整個自由交易園區,想要知道天堂界派系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?

    一座金碧輝煌的遠古聖殿中,正在舉辦一場盛大的聖宴,燈火通明,歡聲笑語。桌案上,擺放着讓無數聖王都垂涎欲滴的各類聖果,酒杯裡面裝着五彩色的聖泉。

    以天堂界領袖“宙宇”,功德神殿領袖“商子”等人爲首,下方更有各大世界的領袖,與一些神子、神女,他們正在商討,如何攻打內南園中的那片宮殿羣,奪取傳說中的神泉。

    一位聖王,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,語詞不清的道:“大……大事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天軌界的領袖,封劍,皺起眉頭,道:“蒼青,你都已經修煉到聖王境界,遇事怎麼還不能保持冷靜?再大的事,也可以慢慢說,別丟我們天軌界修士的臉。”

    名叫蒼青的聖王,急得滿臉通紅,道:“姬婭聖王、囚藍聖王,還有四翼猩紅天使孽戰大人,一共十位聖王,被兩個不知來歷的修士鎮壓,而且……而且,還將他們當成奴隸一般販賣。此事,已經震動整個自由交易園區。”

    原本還鎮定自若的封劍,瞬間被驚得呆滯。

    殿宇中,那些世界領袖、神子神女也都難以保持平靜,面面相覷,有些不敢相信真的發生了這樣的大事。

    在場還能保持冷靜的,也就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人。

    商子淡淡一笑,道:“蒼青,你上前來,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。不用那麼驚慌,多大的事呢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