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擡頭,看着長滿紅花的聖樹,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比起你的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如何?”千星天女揹着雙手,站在樹下,修長的身姿勾勒出一道優美的曲線。

    人,比花美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不錯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有與張若塵一較高下的意思,但是,見張若塵竟是如此平靜,也就不再繼續多言,直接講出來見他的意圖,道:“知道內南園風穹頂發生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興趣跟隨本天女一起,闖入進那片宮殿羣,謀奪無上大機緣?”千星天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拒絕:“太危險了,不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,風穹頂突然冒出的宮殿羣,真的與禁區深處的那片宮殿相連,也就絕對闖不得。

    就連大聖級別的遠古兇物都出現,他們這些修士闖入進去,與送死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黛眉微微一蹙,道:“以我收集到的情報,張若塵不應該是一個膽小怕事之徒。傳言有些名不副實啊!”

    “這與膽不膽小一點關係都沒有,我只是不想去送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道:“我掌握本源之道,你掌握時間和空間,我們二人聯手,就算那片宮殿羣再危險,還不是來去自如?”

    “來去自如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畫面,在冰冷漆黑的虛無空間中,懸浮着一隻龐大的神手,散發出來的氣息都像是瀑布懸掛在天地間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那隻神手,在宮殿羣中根本無法使用空間傳送,就算強行使用,也有巨大的兇險。

    想要來去自如,談何容易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更加堅定,揮了揮手,道:“此事,沒有什麼好談的,天女殿下請回吧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並不死心,又道:“如果,我知道須彌聖僧的隕落之地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精芒,問道:“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微微一笑:“只要你與我一起去一趟風穹頂,我自然會告訴你。據我所知,須彌聖僧在隕落之地留下了無上傳承,十萬年來,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不知花費了多少精力和財力在尋覓那裡,可惜,卻依舊只是找到了一些蹤跡而已,無法鎖定具體位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漸漸恢復平靜,在思考千星天女這句話的真實性,道:“我憑什麼相信,你知道須彌聖僧的隕落之地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彷彿早就料到張若塵會有這麼一問,道:“十萬年前,須彌聖僧與千星文明的一位神祖交情頗深,甚至相互交換了一根鬚發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發生鉅變的時候,掌握在神祖手中的那根屬於須彌聖僧的長鬚,傳出了一道神念。神祖知道須彌聖僧發生了意外,於是立即趕去相助,可惜……還是去晚了一步,悲劇已經發生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千星天女取出一隻星光璀璨的鐵盒,遞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鐵盒,是一個正方體,古樸而又沉重,不斷有星光飛灑出來,一看就知,絕對不是使用尋常金屬鑄煉而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打開鐵盒,頓時,純淨至極的佛光,逸散出來,伴隨着滿天梵音。

    視線透過佛光,能夠看見,在鐵盒的底部躺着一根白色長鬚。

    只是一根白鬚,卻蘊含磅礴的佛力,在不斷淨化禁區中的黑暗和遠古陰氣,神異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身上的《時空秘典》,散發出淡淡的銀色光華,與白鬚產生共鳴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在銀色紙張上面,浮現出一些奇異的紋路,每一頁銀紙,都像是一片璀璨的星空,似乎可以變得無窮巨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察覺到《時空秘典》的異樣,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白鬚上面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天眼,凝視白鬚,發現白鬚的內部白茫茫的一片,看不真切,像是……有一個巨大的空間。

    須彌聖僧的修爲,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理解,即便一根長鬚修煉出一座世界,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那根長鬚中,察覺到一絲古怪的氣息,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,須彌聖僧在長鬚中,留給他了一些什麼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雙眸變得無比明亮,心中暗暗稱奇:“不愧是時空傳人,在他的面前,長鬚竟是產生以前從未有過的悸動。莫非真如老祖宗所說,須彌聖僧前輩在長鬚裡面,留下了一座世界?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手指,想要捻起白鬚,探查白霧後面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蓋上了盒蓋,並且將盒子奪了回去,道:“這是須彌聖僧留給家祖的長鬚,現在屬於千星文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盒子上面,沒有出手奪取,而是心平氣和的說道:“就算你有須彌聖僧留下的一根長鬚,也不能說明,你就知道他老人家的隕落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千星文明的天女,未來是要成爲文明天主的人物,難道還會用假話騙你?”千星天女有些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女子不知騙過多少次,就連成神的女子都會騙人,更何況是一位天女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風穹頂的那片殿宇是一處兇險之地,據說,很多修士都葬身那裡。與你去闖,無疑是要冒很大的風險,甚至會將性命搭上。就憑天女殿下的一句話,我絕對不可能去冒險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連忙問道:“除非什麼?”

    “除非,你將那根長鬚交給我,我倒是可以與你去一趟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出乎張若塵的預料,千星天女竟是爽快的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覺得此事有些反常。就算千星天女看不出長鬚的異樣,千星文明那麼多高人,難道也都看不出來?

    她答應得也太爽快了吧?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的是,千星文明的那位神祖,將長鬚交給千星天女的時候,就交代過她,若是遇到時空傳人,要將長鬚轉交給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我還有一個條件。在去風穹頂之前,我必須先將修爲提升到三步聖王境界,將精神力強度提升到五十七階。所需的聖果和聖藥,由你提供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並不覺得這個條件過分,畢竟,風穹頂的確很危險,需要拿命去拼。若不是族中的一位老祖宗壽元將盡,急需神泉續命,即便是她,也絕對不會去冒險。

    至於提升修爲和精神力的聖果和聖藥,對她而言,就更加簡單。

    千星文明高手如雲,在內四園和外四園,採摘了不少聖果和聖藥。就像千星天女自己,進入封神臺,根本就沒有親自去採摘,只需吞服別的修士送來的聖果和聖藥提升修爲就行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千星天女的修爲,才能走到張若塵的前面,先一步突破的三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離開後,項楚南從黑暗中走了出來,神情有些古怪,道:“若塵兄弟,那真理奧義真的有你們所說的那麼珍貴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反問一句:“你信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信,當然信。”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算真理奧義再珍貴,我也絕對不會奪取你身上的那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項楚南也絕對不會,再說,真理奧義再珍貴,有兄弟情義珍貴嗎?若塵兄弟,要不我現在就將真理奧義全部給你?”項楚南掏心掏肺的說道,生怕因爲真理奧義,讓兩人產生間隙。

    “千萬別。你這樣做,咋們就連兄弟都做不成了!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的神情變得嚴肅了不少,又道:“我要去一趟風穹頂,恐怕得先分開一段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,刀山火海一起闖。”項楚南拍了拍寬厚的胸臀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我與天堂界派系的仇怨,已經連累了你,這一次,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讓你再去冒險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正要說什麼,張若塵立即又道:“不讓你去,是因爲我還有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事,想要拜託你。”

    將木靈希交給了項楚南後,張若塵獨自一人再次踏入自由交易園區。

    當然,他又變化了一番模樣和身形,看起來二十多歲,穿着一身布衣,樣貌平平無奇。

    自由交易園區恢復了平靜,只不過,一路向前行去,張若塵聽到很多修士都在議論先前發生的大戰,並且稱呼他和項楚南是兩位實力極其恐怖的神秘怪人。

    有的猜測,他們是東方主宰世界盤古界的後起之秀;

    有的猜測,他們是真理神殿秘密培養的神傳弟子。

    他們的這些猜測,倒也並不是毫無根據。

    因爲,到目前爲止,坐鎮封神臺的十大神傳弟子竟然沒有下拘捕令,很顯然,背後有手段通天的人物,將此事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讓天堂界派系吃了大虧,還能不被追究,這樣的背景,只是讓人想一想就感覺到不寒而慄。猜測到盤古界和真理神殿上面,也就很正常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終於來到一座宏偉的煉器樓閣下方,擡頭向上眺望,竟是看不到樓閣的頂部,只能感受到,煉器樓閣中有一道道強橫的聖道氣息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如此高大的煉器樓閣,在自由交易園區,可以說是數一數二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輛包裹在白色聖光中的車架,從遠處行來,拉車的,乃是八隻白羽孔雀。

    聖車的車壁上,裝飾着各種小巧精緻的寶物,有萬紋聖器級別的風鈴,有天生地長的青紋葫蘆,還有雪草、聖玉髓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隨着聖車奔行,風鈴搖動,葫蘆輕響,玉髓流淌……竟是交織出天籟一般的動聽樂章。

    駕車的,是一位極其貌美的女子,她站在一隻白羽孔雀的頭頂,渾身光芒四射,正是天初仙子的弟子,李妙含,曾經在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十九位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