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石壁上的聖術,能夠讓武道修士拼命搶奪;石壁上的丹方,能夠讓煉丹師爲之瘋狂;石壁上的符籙煉製手法,能夠讓符師廢寢忘食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卻並不是多麼感興趣,收回目光,道:“我要的聖果和聖藥,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走在前面,紫衣上飄散出迷人的香風,輕輕一嗅都會讓人生出旖旎之感。

    跟在她身後,來到一間極其冰寒的藏室,裡面放着各種玉盒、木匣、瓷瓶。張若塵沒有踏入進藏室,因爲,他發現藏室中,以隱秘的手段,刻有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貿然闖入,必定遭到陣法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陣法聖師,此處刻畫的陣法銘紋,與陣法聖師刻畫的陣法銘紋相比,無論是複雜程度,還是銜接技巧,都可謂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踏入進去,未必能夠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見張若塵停步,嫣紅的嘴脣微微上翹,道:“本天女刻錄在這裡的陣法銘紋,還能入你的眼吧?”

    “你已經達到陣法聖師的層次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踩出特定的步法,走到石壁下方,將一個個玉盒和木匣取下,傲嬌的說道,“本天女的志向是成神,區區陣法聖師,不算什麼了不起的成就。張若塵,做爲恆古之道的掌控者,我們的目光應該看遠一些。”

    陣法聖師比大聖都要稀少,在任何一座大世界,都有崇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宗派、大教,或者一座城池,都離不開陣法守護,其中陣法聖師,更是他們必須要去請的人物。

    一位陣法聖師,能夠與大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但是,千星天女卻說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,張若塵怎麼聽都覺得,有些炫耀和得意的意味在裡面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抱着高高一疊玉盒和木匣走了出來,遞給張若塵,沒有高高在上的天女氣勢,反而有些小家碧玉的嬌柔氣質。她道:“你體內的聖道規則,已經有兩萬一千道,精神力強度也達到五十六階的中期。這些聖藥和聖果,應該足夠讓你修煉到三步聖王,精神力提升到五十七階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那雙本源神目,讓張若塵十分頭疼,在她面前,什麼神秘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張若塵都在暗想,站在她的眼前,自己是不是赤/身/裸/體的模樣?

    接過玉盒和木匣,張若塵一一打開檢查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些千星天女出手還是相當大方,送出的聖果和聖藥,比張若塵預想之中還要多一些。只要不出現瓶頸,突破境界是必然的事。

    突然,千星天女問出一句:“張若塵,喝酒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詫異,隨即搖頭:“不常喝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喝一杯如何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走到另一間藏室,裡面竟然擺放着各種名酒聖釀,是從各個大世界收集而來,每一種都有上百年的年份,價值很難用聖石估算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柔雅神秘的千星天女,竟然是一個嗜酒的女子??“這不破戒,乃是西天佛界的一位菩薩釀製出來,本天女花費了很大力氣,纔買到一瓶。一直以來,本天女都找不到一個配喝此酒的友人,做爲時間和空間的掌控者,你有這個資格品嚐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素手纖纖,解開酒瓶的封印,瞬間一股清香瀰漫而出,充斥在整個古車之中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直告誡自己少飲的張若塵,也都被酒香迷醉,忍不住輕輕一嗅,等到他重新睜開雙眸的時候,千星天女已經在他面前的酒杯中,倒滿了一杯。

    而她,則是用着那雙近乎完美的玉手,端起酒杯,紅脣在杯邊微微一抿,“不錯,不愧是不破戒,沒有讓本天女失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端杯,覺得現在的氣氛很詭異,讓他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們到底是朋友,還是敵人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朋友,否則本天女怎麼可能邀請你登上我的車架,而且還拿出不破戒請你品嚐?”千星天女端坐在對面,長裙宛如一朵紫色的聖花鋪在地上,一雙漣漣星眸美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你將來還要殺死自己的朋友?奪取朋友的真理奧義?”

    “朋友也分很多種,我們二人只能算是酒肉朋友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端起酒杯,做出一個敬酒的優雅動作,明眸皓齒的笑道:“當然,在男人裡面,你是爲數不多讓本天女不討厭的那麼幾個之一,如果你珍惜這份友情,到時候可以將真理奧義主動交給本天女,說不一定,我們的朋友關係還能更進一步。喝啊,難道還怕本天女在酒中下毒?”

    不破戒的酒香,就與青墨做的菜一樣,對任何生靈都有超強的誘惑性。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酒杯,淺嘗了一口,隨後一飲而盡,道:“好酒。我認識一位嗜酒如命的老傢伙,而且還是釀酒的高手,這不破戒酒,已經能夠與他釀的酒相提並論。”

    酒過三巡後,千星天女終於問出一直懸在她心中的問題,道:“在真理之海畔,你和風巖偷偷議論本天女。當時,你說,此女的確很強大,而且懂得取捨,能夠做出最正確的選擇,聰明是很聰明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後面的話,你沒有再說。本天女很想知道,可惜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原來你請我喝酒,是因爲此事。”張若塵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千星天女就比任何同齡人都要優秀,學什麼都是一學就會,而且比老師教授得還要做得更好,不知受到過多少讚譽和誇獎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覺得,她完美無缺,身上沒有任何破綻,將來必定能夠稱帝,能夠封神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張若塵,在點評她的時候說出“可惜”二字,千星天女自然是一直記在心裡,並且不斷思考張若塵後面的話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說出了一句,讓千星天女十分氣惱的話。

    他道:“可惜,你的性格不夠堅韌,遇到真正的大劫難,未必敢迎難而上。有帝心者,不屈於人。有神心者,不折不撓。你的心境,離百折不撓還差得很遠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不再貪杯,站起身,走出了古車。

    來到千星文明的修士聚集的煉器樓閣,車架行駛了進去,在大鬍子的帶領下,張若塵被安排到一間修煉密室暫住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沒有再見到千星天女,很顯然她還待在古車裡面。

    “天就要亮了,距離正午,還有四個時辰。藉助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應該是足夠我將這些聖果和聖藥全部都煉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其實還有一些聖果和聖藥,都是從天堂界派系的那些聖王身上奪取而來,就算不夠修煉到三步聖王境界,也相差不遠。

    向千星天女索要聖果和聖藥,只是想要宰她一刀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進去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將身上所有能夠提升修爲和精神力的聖果和聖藥,皆是各自取出一株,全力以赴煉化吸收起來。

    數個時辰過去,張若塵將地上的聖果和聖藥全部煉化。

    氣海中,那條由聖道規則組成的通天河,變得寬闊了幾分,流速明顯增長了一些。

    通天河中的聖道規則總數,達到四萬零七百六十道,幾乎翻倍。

    如此龐大的規則數量,可以肯定,已經突破到三步聖王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距離四步聖王卻又差得很遠,根據很多書冊上記載,聖道規則數量至少要達到十萬道,纔有可能邁入四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也只有達到四步聖王境界,修士才能將一種中階聖術的威力,完美無缺的引動出來。

    四步聖王以下的修士,施展出來的中階聖術,全部都只是發揮出了部分力量而已,與完美無缺的力量相差甚遠。就像聖者和半聖的差距一樣。

    因此,三步聖王和四步聖王的戰力,差距相當巨大,很多天資不俗的修士,也無法做到跨境界戰鬥。

    聖王境界,每一步都會淘汰掉大批庸才,能夠走到後面的修士,每一個都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越到後面,跨境界戰鬥就越是艱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:“進入封神臺以來,我已經服用了近百種聖果和聖藥,就算還有別的不同類別的聖果和聖藥,也肯定無法讓我突破到四步聖王境界。除非找到幾種真妙聖果那種級別的奇珍,或者是十萬年古聖藥,才能快速突破。風穹頂的那片殿宇中,說不一定有這樣的機緣。”

    境界突破,實力大增,張若塵的心情還是相當愉悅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精神力,卻出現了瓶頸,被卡在五十六階的巔峰,一連吞服了十數種提升精神力的聖藥,也無法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危機感,有些擔心,五十六階的巔峰就是他這一輩子的極限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天資縱橫的精神力修士,在少年時,擁有成爲精神力大聖的天賦,但是卻被瓶頸卡住,數百年無法前進一步,最終老死。

    這種“後繼乏力”的絕代天才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快就讓自己平靜下來,總結原因:“應該是最近一直吞服丹藥,精神力突破得太快,卻缺少感悟和歷練,所以纔會出現這種情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那些活了數百年的老傢伙比起來,還是太年輕,經歷得太少,能夠一直突破到五十六階的巔峰纔出現瓶頸,還得歸功於他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經歷的七世人生,增長了他的閱歷,錘鍊了他的精神。

    否則,以他的修煉速度,瓶頸早就到來,怎麼可能等到現在?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,隨即走出空間晶石。只見,修煉密室中出現了一個小傢伙,穿着道袍,頭上頂着圓盤形狀的芝葉帽子。

    正是通靈聖芝,真妙小道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觀察修煉密室,發現密室中的陣法銘紋並沒有被破壞掉,心動頗爲驚訝,道:“你是怎麼找來這裡?而且,修煉密室中佈置有陣法,你又是怎麼闖進來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晚,微博有一個抽獎活動,有興趣的書友,可以去看看,試試手氣。記得上次五月二十號的時候,還有個傢伙搶到520的大紅包。

    微博:飛天魚的微博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