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近正午,雪白的異鳥,拉着被星光包裹着的聖車,向內南園的風穹頂行去。

    只有七道人影跟在聖車後面,張若塵、大鬍子、瞎子,另外四位的身體,都被晶瑩剔透的星辰鎧甲包裹,並且騎着一種形似地龍的金屬聖獸,手中提着碗口粗的戰矛。

    隨着金屬聖獸行走,地面會發出一道道巨聲。

    按照真理神殿的規矩,只有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前一千位的大世界的修士,才能進入內四院。不過,以千星文明的能量,要給張若塵安排一個合適的身份,將他帶進內南園,並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“我看參加封神臺大會的千星文明修士並不少,爲何就我們這麼幾個人去風穹頂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右邊,身形乾瘦的瞎子,不愛說話,猶如沒有聽到張若塵的聲音。

    左邊,大鬍子給張若塵解釋,道:“風穹頂不是什麼人都能去的地方,弱者闖進去,與送死沒有區別。”

    所謂的風穹頂,其實就是一座荒蕪的山丘,只有數百米高,一點都不雄偉壯麗。

    來到風穹頂的下方,向上眺望,能夠看見一座殘破的古殿坐落在那裏,四周沒有任何植被,顯得孤零零的,竟是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。

    從山下,到古殿的那條石階,快被泥土掩埋,仔細觀察,才能看到無盡歲月前留下的一些痕跡。

    各個古文明的強者,絕大多數都匯聚到風穹頂的下方。

    除了天初文明所在的陣營,別的古文明都只出動了數位生靈。每一位都是頂級級別的強者,修爲至少達到四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座駕白羽孔雀車後面,聚集的生靈數量,比在場別的古文明加起來還要多。

    他們幾乎都不是天初文明的修士,也不是天初仙子邀請來的助手,而是主動匯聚過去,來自各個不同的大世界。

    這些生靈,皆是因爲天初仙子的那一句誓言,纔會去闖風穹頂,絕大多數都是昏了頭的年輕人,當然其中也不乏有真正的強者。

    不用支付任何酬勞,就有這麼多修士爲她賣命,天初仙子自然是不會驅逐他們。

    除了各個古文明,張若塵還看到了一些神傳弟子的身影。這些神傳弟子,皆是出生於各個古文明,或者與某個古文明交好。

    等到大尊到來後,張若塵與別的空間修士被安排到了一起,站在古文明派系一衆修士的中心,並且還有兩尊手持戰斧的白銀巨人保護他們。

    很顯然,攻打宮殿羣,對付遠古兇物的事,不會讓他們去做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用得到他們的時候,纔會讓他們出手。

    空間修士的數量稀少,有這樣的待遇,倒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六位空間修士,還有一些陣法師,也聚集在附近,屬於受保護的人羣。

    大尊渾身金光璀璨,身上有總盟主一般的氣度,大笑道:“天堂界派系和妖神界派系的修士,早在一個時辰前,已經闖入進去。既然人都已經到齊,我們也出發。”

    並不是越早闖進去,就能先一步搶奪到神泉。

    反而,先闖進去的修士,會先一步與遠古兇物對戰,無疑是爲後進去的修士清理了道路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座數百米高的山丘,但是,向上攀登的時候,卻給人一種巨大的壓迫性,就像是有一股無形的聖威壓在他們身上,或者說是……神威。

    進入殿宇,視野立即變得廣闊,眼前雲霧飄渺,聖氣浩蕩。

    若不是,地上全是聖血和遠古兇物的殘骸,說不一定衆人還會以爲來到了一處仙境。很顯然,不久前,此處爆發過一場大戰,所有遠古兇物都被清理掉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從張若塵的衣襟位置,探出頭來,眼中露出一絲驚色,使用精神力對張若塵說道:“這裏的摺疊空間竟然被打開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張若塵點頭。

    遠處,宮殿一座連着一座,穿插着高聳的山峯,與一些被黑色陰氣籠罩的未知區域。

    在宮殿羣的深處,不時就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聲響起,或者是傳來沉悶的戰鬥轟鳴聲,地域太廣闊,讓人無法判斷那些聲音都是從什麼地方傳來。

    一位背上長着一對肉翼的聖王生靈,騰飛起來,想要飛到高處,查看宮殿羣深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“立即滾下來,你在找死嗎?”大尊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那位聖王生靈嚇得臉色蒼白,連忙收起雙翼,想要退回地面。

    驀地,一道黑色的裂縫,在那位聖王生靈頭頂上方顯現出來,宛如巨魔的嘴巴,一口將它的身體咬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只剩兩條血淋淋的腿,從半空落下來。

    在黑色裂縫顯現出來的時候,天地間颳起凌厲的陰風,嗚嗚作響,即便是聖王境界的修士,在這一刻,也都感覺到頭皮發麻,雙腿不自覺在顫抖。

    全場寂靜無聲,衆人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片刻後,黑色裂縫才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那兩條血淋淋的腿,不少抱着僥倖心理的生靈,此刻都萌生退意,不敢再繼續向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旁,響起一個聲音:“剛纔那道黑色裂縫到底是什麼東西,會不會是一道空間裂縫?”

    說話的人,乃是六位空間修士之一,李清海。

    普善和尚搖了搖頭,道:“應該不是。空間裂縫的另一頭是虛無,可是,剛纔那道黑色裂縫裏面卻是陰氣森森。”

    那個空間神殿的小女孩魔小菇,露出懼色,道:“只要我們不飛到半空,黑色裂縫應該不會再出現吧?”

    顧馮眯眼笑道:“嘿嘿,丫頭,那麼害怕幹什麼,要不到顧爺身邊來,顧爺保護你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俏臉上的懼色更濃,向李清海和張若塵所在的方向移動,躲到他們二人的後面,生怕被顧馮靠近。

    顧馮本來是盯着魔小菇的胸口,突然,視線就被張若塵擋住,眼中頓時露出陰沉之色,道:“小子,第一次見你的時候,還真沒看出來,你竟然也能修煉空間之道。要不給大家展示一下,你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好展示……嗯,大尊和天初仙子他們在前面開路,我們該向更深處進發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理會顧馮,徑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李清海跟上張若塵,提醒道:“林兄,顧馮似乎對你很有成見,你一定要提防着他,此人臭名昭著,心狠手辣,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提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李清海生出了一絲好感,隨即,與他交流起來,道:“李兄既然不是空間神殿的弟子,那麼,是如何走上修煉空間之道這條路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少遇到空間修士,對他們還是相當好奇。

    李清海笑了笑,道:“我雖然不是空間神殿的弟子,可是家族中的一位老祖宗,曾經卻是空間神殿的一位相當厲害的空間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一直都想在家族中找一位衣鉢傳人,可是,空間之道參悟起來實在太難,若是沒有絕頂的天賦,根本不可能在魚龍第九變的時候參悟出一道空間規則,並且將其融入進聖魂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僥倖才成功,然後就被老祖宗定爲了繼承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既然令祖是空間神殿的空間修士,你爲何沒有拜入空間神殿?”

    李清海搖頭一笑:“實不相瞞,老祖宗說我在空間之道上面的天賦太差,修煉空間之道只能作爲一種輔助,不能主修。否則,這一輩子,也休想衝擊大聖境界。”

    旁邊,魔小菇說道:“是啊,是啊,主修空間之道,想要提升修爲實在太難了,我到現在,都還停留在一步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向魔小菇瞥了一眼,頓時小姑娘的俏臉變得通紅,低下頭,楚楚可憐說道:“顧馮那個變態一直對我圖謀不軌,我只能跟着兩位大哥纔有一些安全感,兩位大哥你們一定幫我啊!”

    李清海立即拍胸口,豪爽的道:“小菇,你放心,有李大哥在,沒有人能夠欺負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沉默不語,像是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再怎麼說也是一位聖王,她有那麼膽小嗎?

    像青墨那種天生膽小的生靈,畢竟還是很罕見。

    “此女多半是故意裝成那副模樣,想要利用我和李清海幫她對付顧馮。”張若塵如此暗想。

    魔小菇這麼做,倒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只是顯得心機重了一些,反正絕對不能將她當成一個單純的小女孩看待,否則,關鍵時刻,說不定會吃大虧。

    古文明派系的修士,深入宮殿羣十數裏後,終於遇到遠古兇物,雙方爆發出了一場激戰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所有宮殿附近的聖果都被採走,聖藥也被挖掉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張若塵向前方望去,卻看到一些巍峨宏偉的殿宇中,生長有高大翠綠的聖樹,樹幹入蛟龍,在吞吐天地聖氣。樹上,結有聖果,散發出悠遠的清香。

    一些修士在對付遠古兇物,另一些修士,則是去攻擊殿宇外圍的陣法,想要採摘裏面的聖果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心動,也想去採。

    因爲,他看出那些聖樹上結的聖果很不凡,若是能夠吞服幾枚,修爲必定大增,有機會在這裏突破到四步聖王境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