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論是蘭斯白,還是陸乾,他們的眼中都只有木靈希,將站在一旁的張若塵無視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不想返回月神道場,只是七天時間而已,倒是可以等一等。

    不能進入真理神殿修鍊,還可以去渡真理之海。

    木靈希自然是知道蘭斯白和陸乾的目的,拉著張若塵向雲舟走去,決定返回月神道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反手一把,抓住了她,笑道:「先別急,你忘了我們在真理神殿,也有一位朋友?」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刻錄下一道傳訊光符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蘭斯白見張若塵的手,緊緊抓在木靈希的手腕上面,頓時眼中寒光一閃。

    蘭斯白只恨這裡是真理天域,如果是在別的地方,他有一百種方法,可以強行將木靈希「請」到自己的修鍊洞府。他有一萬種方法,可以讓那位不識好歹的人族男子,無聲無息的消失。

    正在蘭斯白想要開口,再次向木靈希發起邀請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體內,又傳出一股強烈的虛弱感,頓時臉色煞白,大腦一片昏黑,身體搖搖欲墜,宛如一個病入膏肓的凡人。

    「蘭斯白兄,你怎麼了?」

    陸乾連忙將他扶住。

    蘭斯白一句話也不說,連忙盤膝坐下,調動聖氣,在體內運行,全身綻放出奪目的白色聖芒。

    木靈希露出好奇的神色,低聲道:「他是怎麼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告訴她,剛才又悄悄打出一道時間印記,落到蘭斯白的身上,只是笑了笑,道:「這位四翼天使的身體,估計是有點虛。」

    這句話,張若塵沒有使用傳音,直接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正在運功的蘭斯白,頓時氣得發狂。

    因為太過鬱悶,差一點控制不住體內的聖氣,臉色變得時而紅,時而白,像是要爆開一樣。

    半晌后,蘭斯白才又恢復了過來,眼神陰晴不定,豁然站起身,不想再繼續維持美好的形象,怒瞪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半步聖王境界的人類,竟然敢當眾嘲諷他的身體虛,必須要狠狠教訓他一頓才行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破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遠處,一道白光急速飛來,落到地上,凝成一個長有三頭六臂的男子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男子,陸乾的臉色微微一變,連忙上前行禮,笑道:「拜見風師兄。」

    此人,正是風岩。

    同樣是一等弟子,風岩的背景,不是陸乾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而且,風岩已經突破到聖王境界,以他那恐怖的天資,估計很快就會升為神傳弟子。

    在真理天域,他們二人的身份地位,可謂是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蘭斯白皺起眉頭,沒有立即對張若塵出手。畢竟,眼前這個風岩可不是一般的人物,曾經在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十七位。

    雖然風岩才剛剛突破到聖王境界,但是,真正交手起來,擁有二步聖王境界的蘭斯白,多半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「風岩來到這裡做什麼?」

    蘭斯白和陸乾同時生出這樣的疑惑。

    風岩只是對著蘭斯白和陸乾點頭微微一笑,隨即,目光在張若塵和木靈希的身上打量一番,確定了張若塵的身份,才走過去,拱了拱手,笑道:「張兄,上一次一別,已經過去半年,怎麼一直都沒有來空靈島找我聚一聚,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!」

    「這一次來真理天域,恐怕是要打擾風兄幾日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岩笑了一聲:「談什麼打擾?正好趁此機會與你切磋一番,走,我們現在就去空靈島。」?

    很快,一艘雲舟飛來,載著風岩、張若塵、木靈希,向空靈島飛去。

    蘭斯白和陸乾面面相覷,心中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如果風岩是與木靈希一起交談,還好理解。

    但是,那個半步聖王境界的人族男子,憑什麼能夠與風岩結識?

    陸乾心事重重,肅然的問道:「蘭斯白兄,那個人族男子到底是什麼來歷?」

    蘭斯白眼神沉凝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陸乾心中叫苦不已,竟然莫名其妙的得罪了一位能夠與風岩結交的人物,這可不是什麼好事,稍有不慎,說不一定會給自己惹來大禍。

    陸乾道:「哎!真是紅顏禍水,蘭斯白兄,陸某奉勸你一句,還是不要再去招惹那隻鳳凰。如果因為她,得罪了風岩那樣的人物,不值得。」

    蘭斯白表面上點了點頭,但是心中還是有些不甘和怨恨。

    「還有另一件事,五天後,又是真理神殿舉行封神台大會的日子,以我們的實力,應該是可以去參加。最好還是提前準備一番,說不定能夠在封神台上,得到一兩件遠古遺寶。」陸乾說道。

    頓時,蘭斯白的臉上,露出大喜的神色,「十年一度的封神台大會,真的?假的?」

    陸乾笑道:「豈能有假?真理神殿之所以七天後才再次開放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就是為了給封神台大會騰出時間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靈島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色,道:「封神台大會?」

    「沒錯,五天後,就是封神台大會。這樣的盛會,十年才舉辦一次,張兄一定不要錯過。」風岩給張若塵倒滿了一杯茶,又給木靈希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所謂的盛會,沒有什麼興趣,還不如將時間花費在修鍊上面。

    風岩像是看出了這一點,臉上露出一道神秘莫測的笑容,道:「張兄若是不去參加,肯定會後悔的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岩講解道:「據我所知,真理神殿的所有神傳弟子,部分一等弟子,都會去參加此次大會。主持此次大會的,更是十大神傳弟子。」

    「十大神傳弟子一起主持?」張若塵有些動容。

    風岩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來到真理天域這麼久,張若塵對真理神殿也有一定的了解,自然明白十大神傳弟子代表著什麼。

    代表大聖之下最巔峰的戰力,甚至擁有與大聖叫板的實力,也代表天地間,最頂尖的天才人傑。

    即便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前十的人物,也未必有十大神傳弟子優秀。

    首先,《聖者功德榜》更新換代是很快的一件事,但是,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,已經有近百年,沒有變動過。

    其次,修鍊到大聖之下的巔峰,顯然比修鍊到聖王之下的巔峰,要艱難得多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種種,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,在整個天庭界都是威名赫赫。甚至,在地獄界,也都名氣極大。

    十大神傳弟子同時主持一場盛會,由此可見,真理神殿對封神台大會的重視程度。

    風岩見成功勾起張若塵的興趣,隨即又道:「真理神殿將要邀請各大世界的領袖人物,一些古老文明的天子、天女,諸神的神子、神孫,還有一些出類拔萃的天才和強者。據說,就連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幾位,也會前來。當然,這些都是次要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麼最重要的又是什麼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風岩笑了笑,道:「張兄知道封神台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倒是第一次聽說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岩道:「說到封神台,就要講到天庭界的歷史。大家都知道,天庭界成立的時間,大概只有十萬年。但是,天庭界成立之前呢?二十萬年前,百萬年前,我們腳下的這座大世界,又是什麼樣子?」

    張若塵靜靜的聽著。

    風岩繼續說道:「根據一些古籍記載,這座大世界,在遠古時期,天地聖氣的濃度,比現在還要高數十倍,遍地都是聖脈,甚至還有神脈,強大程度遠超現在的四大主宰世界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,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這座大世界的所有生靈全部都死絕,就連神靈都全部隕落,變成了一片死寂之地。只有少數一些神秘莫測的遠古遺迹保留下來,封神台就是其中之一。」

    風岩講出的秘聞,讓張若塵頗為震驚,對封禪台產生出濃烈的興趣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封神台大會應該不止是一場聚會那麼簡單吧?」

    「你若是去參加,自然就會明白是怎麼回事。」風岩似乎是故意在吊張若塵的胃口,想要他去參加這次盛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似乎並沒有收到真理神殿的邀請。」

    風岩露出喜色,道:「你若是以張若塵的身份去參加,我當然有辦法幫你弄到一張邀請帖。不過,你的仇家那麼多,以真實身份去赴會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」

    「第二個方法則是,憑藉實力參加封神台大會。」?

    「什麼意思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風岩解釋道:「真理天域的修士太多,而邀請帖的數量卻很有限,總有一些實力不俗的隱修,擁有參加盛會的資格,卻被擋在門外。所以,真理神殿設置有入會資格測試,只要是實力足夠強大的修士,就能通過測試,進入封神台盛會的會場。」

    「兩種方法,張兄準備選哪一種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端起茶杯,飲了一口,笑道:「反正還有五天時間,不急。正好趁著這段時間,我還想去渡真理之海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真的太巧了,我剛剛突破到聖王境界,也想去渡真理之海。」風岩大笑一聲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興奮,那是因為,終於有機會,可以與張若塵較量一番。y7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m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