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認輸是明智之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謹慎,又道:“但是,我怎麼知道,放你出來後,你會不會動用身上的底牌,或者讓瞎子和大鬍子對付我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放低姿態,語氣不再像先前那麼強硬,道:“第一,你知道我擁有真理奧義的祕密,只要你將此事傳出去,雖然不一定能夠置我於死地,但,的確是會給我造成很大的麻煩。我要對付你,也要掂量幾分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我還想要與你合作,收取神泉,對付你,對我沒有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我們都太沖動,應該冷靜下來,合作纔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從小到大,千星天女從來沒有敗過,根本不相信同齡人中有誰有資格成爲她的對手。然而,今天卻載了跟頭,竟然被張若塵鎮壓和禁錮。

    其實,千星天女的心中別提有多憋屈,將張若塵恨得要死。

    可是先前她動用最強底牌,卻沒能攻破《時空祕典》,這讓她的心沉到谷底。萬一張若塵真的不顧一切與她魚死網破,趁此機會殺了她,奪取她身上的真理奧義,該怎麼辦?

    現在自然是要想辦法,先將張若塵穩住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從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殺千星天女,就算是殺,也不可能這麼明目張膽的殺。若是千星天女死在星芒聖車中,首先,真理神殿就會出手鎮壓張若塵,他根本無法離開封神臺。

    先前之所以出手,僅僅只是想要警告千星天女,讓她別太過分,將他逼急,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而且,自己也有殺她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我還是對你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仔細端詳千星天女,又道:“你曾經不是說過,我有機會成爲千星文明的駙馬?不如,趁此機會我們先將駙馬之實確定下來,那樣我也多一些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駙馬之實?張若塵……你想幹什麼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語氣中,帶有幾分驚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天女殿下的心性,這次敗在我的手中,還被我鎮壓,肯定是已經懷恨在心。若是我們的關係不能更進一步,將你放出來,你隨時都可能會殺我,或者是鎮壓我。我豈不是無時無刻都要防着你,那樣太累,也太被動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很不安,道:“你若是敢亂來,我與你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“天女殿下是聰明人,而且也很愛惜自己的生命,我相信你不會那麼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所謂的一笑,隨即伸出一隻手摸到圖卷美人的身上,空間力量涌了出來,手指探進了書冊裏面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紫色長裙,被撕下一塊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個變態……太過分了……信不信本天女真的會與你同歸於盡……”千星天女怒氣騰騰,若不是被《時空祕典》鎮壓,她就算自爆聖源,也要殺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,讓千星天女奇怪的是,張若塵撤下她的一塊裙襬後,竟然沒有進一步的行動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打開《時空祕典》,將千星天女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依舊被一層層銀色光幕包裹,並沒有恢復自由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塊裙紗扔了過去,道:“題目我已經寫好,該你寫正文。”

    “寫什麼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知道張若塵隨時都能重新將她鎮壓到書冊裏面,因此,沒有貿然出手,撿起地上的那塊裙紗,一雙杏眸瞪得圓溜溜的,失聲道:“婚書。誰的婚書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你和我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的說道,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道:“你說的駙馬之實就是這個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你覺得還有什麼?你不會覺得,我會對你的身體感興趣吧?”張若塵詫異的道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氣得兩隻玉手都在顫抖,覺得張若塵說話太過分,聽他的語氣,似乎還很嫌棄她?

    要知道,論美貌,論氣質,她與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比起來也不差,只是年齡要比她們小一大截,所以纔沒有被畫入圖中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十根雪蔥玉指涌出聖氣,將裙紗震得粉碎,沉聲道:“諸天萬界追求本天女的英傑何其之多,想要脅迫本天女寫婚書,你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全身散發出明亮奪目的聖光,不知何時,兩指之間出現了一張白色符籙。

    她正要激活符籙,將其打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合上《時空祕典》,將她禁錮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將手指探入進書頁,在她的長裙上面撕下一塊裙紗,並且,將她手中的白色符籙也奪走。

    “流氓……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既是惱怒,而又委屈,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那張白色符籙,是用某種聖玉打磨而成,薄如紙張,捏在手中頗爲冰涼。

    符籙上,使用神血勾畫出一道道極其複雜的紋印,散發出來的氣息,與千星天女的氣息不同。很明顯,它是由更加高明的符道聖師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將它當成底牌使用,也就說明,這張符籙的威力,必定極其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沒有去研究,將它收了起來,隨即使用自己的聖血,在裙紗上面,又寫下“婚書”二字。

    再次將千星天女放出來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長裙,被撕下了一小半,露出兩條凝脂一般雪白的美麗小腿,玉骨冰肌,香豔迷人。只不過,她的那張俏臉卻是冷若冰霜,眼眸筆直的瞪着張若塵,露出兩排雪白的貝齒,像是要咬死張若塵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將裙紗扔了過去,道:“我說什麼,你就跟着寫什麼。別再毀掉裙紗,免得我又要到你的身上撕,再往上撕……天女殿下就要春/光乍泄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撿起身上的裙紗,忍住將它撕碎的衝動,道:“張若塵,你莫非以爲,一紙婚書就能束縛住本天女?”

    “既是婚書,也是一則誓言。我要你在婚書裏面,以神的名譽立誓,永世不得背叛和傷害你的夫君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又道:“我記得千星文明有一位神,叫做百戰星君。你以你的聖血爲墨,以精神意念爲筆,以百戰星君的名譽立誓,書寫這封婚書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句,時空傳人張若塵儀表俊美,天資絕代,品行端正,是我真心傾慕的男子。今日,我千星文明天女魚晨靜,以百戰星辰的名譽立誓,自願與時空傳人張若塵結爲連理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粉拳緊握,不停磨牙,道:“你還要臉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認真的道:“你不會以爲我真的想要娶你吧?我只是想要用這封婚書自保而已,只要你不對付我,我就不會將它公開。等到我突破到大聖境界,自然會將它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我對你已經相當寬容,都沒有更過分的要求。比如,讓你聽從我的命令,讓你爲奴爲僕,如此等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考過這個問題,若是將千星天女逼迫得太厲害,以她那驕傲的性格,肯定不會按照他的意思去做,說不一定會與他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總之,適可而止就行。

    “好,我寫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在隱忍和剋制自己,以十分抓狂的心情,按照張若塵的吩咐,花費了半個時辰,才一句一句的將婚書書寫完畢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裙紗,將婚書仔細檢查了兩遍,滿意的點了點頭,道:“以自己的聖血書寫,融入了精神意志,還以神靈的名譽起誓,算你還有些誠意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使用自己的聖血,在下方寫到:“我願意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三個字,千星天女一陣惡寒,氣得飽滿的胸口猛烈起伏。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她一眼,道:“今後你再要對付我,最好先想清楚,一旦這封婚書公之於衆,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。殺了我,還好一些,你最多也就是從一位清清白白的天之驕女變成一位寡婦。若是沒有殺死我,我會有一百種方法,讓你的名聲變得狼藉,對你來說影響應該會很大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會將婚書放在自己身上,會找一位可信之人收藏保管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很好奇,你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發誓,一旦違背誓言,會不會遭到神罰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敢將這封婚書公佈出去,本天女不僅要殺了你,更要滅你九族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將那封婚書看得很重,因爲她是要成爲千星文明未來天主的人物,主宰億萬生靈,身上不能有一絲污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看了很久,纔是徐徐的說道:“既然有婚書,自然是要有珍貴的訂婚之物。你的那根腰帶,似乎是一件很不錯的寶物,將它送給我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都別想。”千星天女立即拒絕。

    首先,那根腰帶是一件防禦類神遺古器,一旦注入聖氣進去,能夠形成一座攜帶淡淡神力的光罩,價值超過一億枚聖石,是大聖都很心動的珍寶。

    其次,若是她堂堂千星天女的腰帶,都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萬一今後,張若塵拿着這根腰帶出去說事,她就算再怎麼解釋,也都變得蒼白無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我親手來取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敢做出這麼過分的事,本天女真的會與你玉石俱焚。”千星天女緊張起來,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她重新禁錮到書冊裏面,隨即千星天女的尖叫聲和咒罵聲響起,半晌後,她的聲音,從書冊中傳出來:“給你……我解給你……將你那雙邪惡的髒手拿開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後,千星天女又回到車廂中,雙手抱在胸前,緊緊裹着長裙,咬着脣齒,一副受了巨大委屈的樣子。

    哪裏還有先前的傲嬌和乖張?

    張若塵把玩着手中殘留着淡淡體香的腰帶,道:“我知道你很憤怒,也在壓制心中的怒火。但是,那又能如何呢?你根本不敢與我玉石俱焚,因爲你惜命,因爲你覺得自己很聰明,只要現在隱忍,今後必定可以報仇。正是如此,你遭到羞辱,遭到威脅,卻選擇了順從。現在我說你心境有缺,遇到真正的大劫難未必敢迎難而上,雖死亦戰,你認不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小魚祝各位書友平安夜快樂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