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走下星芒聖車,獨留千星天女待在車中。

    奇蹟的是,張若塵將千星天女從《時空秘典》中放出來後,她竟然沒有出手攻擊,反而有些茫然和失神,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那句話,對她的衝擊太大,超過剛剛受到的屈辱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敢與我玉石俱焚,因爲你惜命,因爲你覺得自己很聰明,只要現在隱忍,今後必定可以報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現在我說你心境有缺,遇到真正的大劫難未必敢迎難而上,雖死亦戰,你認不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認不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認不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千星天女只感覺有億萬個聲音在腦海中響起,反覆問她,震懾她的聖魂,使得她無法從地上站起身來,嬌軀在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從她出生以來,就是同齡人中最優秀的,所有人都說她舉世無雙,將來必定可以證神道,接天主大位。

    可是這一切,全部都被推翻。猶如是在美夢中,被人一耳光打回現實。

    如此打擊,讓她有一種從雲端,墜入深淵的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走下星芒聖車,立即就有無數雙目光,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目光,還蘊含怒火,帶有殺意。

    這讓張若塵嚇了一跳,以爲千星天女已經將他的真實身份,以傳音的方式宣揚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她還真的一點顧忌都沒有?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伸手捏住《時空秘典》,準備藉助它的力量,施展出空間挪移,以最快的速度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巫神天子身邊那位妖媚女子迎面走來,眼眸中露出古怪的笑意,微微拱手說道:“林公子,你終於下車了,諸位殿下都在前面等你,請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警惕的道:“去哪裡?”

    妖媚女子道:“我們已經來到摺疊空間的第三層空間壁障,但是普善大師和仇骨大師他們花費了半個時辰,也無法擊破壁障。所以,諸位殿下都在等你,希望林公子能有辦法將壁障破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四周,發現這裡早就已經不是他先前上車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前方大概兩百多丈之外,昏昏濛濛的一片,有一層厚厚的混沌空間厚壁擋在衆人面前。

    可以模模糊糊看見,在混沌空間厚壁的後面,是一片更加廣闊的世界,在那裡,聳立着一座座古老的神聖巨山,宛如遠古大荒。

    看來他和千星天女在車中交鋒的時候,星芒聖車一直在前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環顧四周,道:“我很好奇,怎麼突然這麼多人對我充滿敵意?”

    妖媚女子的玉指輕輕捂嘴,嘻嘻一笑:“他們應該是在嫉妒吧,林公子不用理會他們,你是千星天女殿下身邊的人,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。”

    “嫉妒?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有些難以理解。

    做爲聖王級別的人物,這些修士的嫉妒之心,未免也太強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就是天初仙子想要見他,不就是他登上了千星天女的聖車,這些修士,也太玻璃心。

    “的確有很多嫉妒的眼神,眼睛都嫉妒得全是血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後,得出這樣的結論,頓時心中一輕。

    只要身份沒有暴露,隨便這些修士怎麼嫉妒,他都無所畏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恢復從容和淡然,道:“走吧!帶我去見諸位殿下。”

    跟隨妖媚女子向前行去,張若塵聽到很多修士磨牙切齒的聲音,還有一些修士在低聲議論。

    “看到沒有,這個混蛋的衣服都換了一身,現在你們信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在他的身上,嗅到一絲屬於天女殿下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哎!蒼天啊,我的天女殿下是多麼聖潔的仙子……怎麼會……我接受不了這個事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,越皺越緊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換了一身衣服,那是因爲,與千星天女戰鬥的時候,原先的衣袍被撕碎,還粘上了聖血。

    他們在想什麼?

    又聽到一些流言蜚語,其中還包括“車震”這個詞,很快張若塵恍然大悟,明白了過來,臉上不禁露出愕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這些人的想象力還真是絕了!”

    難怪那麼多嫉妒得眼睛發紅的修士,換做張若塵是一個觀衆,“車震”的主角是千星天女和另一個男子,他估計也會羨慕和嫉妒。

    更別說,在場肯定有不少修士愛慕千星天女,或者是千星天女的追求者。對他們來說,這場“車震”太殘忍了!這半個時辰,他們肯定是心如刀絞,將張若塵千刀萬剮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無所謂,心中卻在想,若是千星天女知道後,會是什麼樣的表情?

    張若塵與古文明派系的諸位殿下見面後,那些殿下,皆是露出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本來,他們是根本不信千星天女會與林嶽明目張膽的車震,但是看着林嶽換上了一件衣袍,還春風得意的樣子,頓時他們都半信半疑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尊哈哈大笑一聲,意味深長的的問出一句:“林嶽,千星天女還好吧?”

    既然大家已經誤會,張若塵自然是不介意,將誤會變得更深。

    因爲,這個誤會,對他而言利大於弊。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做出尷尬的表情,道:“咳咳,天女殿下的修爲高深……不會有什麼事……嗯,休息一下,她應該就會下車。”

    諸位高高在上的殿下們,看張若塵的眼神,都變得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就連威嚴霸道的大尊,對他都親近了許多。

    以前他只是一個請來的空間修士,而現在,他卻是千星天女的男人,半步跨入他們這個派系的核心層。

    兩者是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巫神天子道:“林兄應該也看出,這片兇殺險地位於摺疊空間裡面,只有擊碎空間壁障,才能進一步打開隱藏空間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壁障已經被擊碎了兩層,打開的空間,就是我們先前走過的那片宮殿羣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壁障一層比一層堅固。第一層只需要四步聖王境界的力量,就能攻破。第二層需要九步聖王的力量,才能攻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層空間壁障,我們使用出各種方法,甚至動用了一件殘破的至尊聖器,引動一道至尊之力,也無法將其攻破。我們猜測,只有大聖的力量,才能將其破開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空間修士的手段巧妙,說不一定可以使用空間之道的力量,破開第三層空間壁障。”

    現在,他們只能將希望,寄託在六位空間修士的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六位空間修士也無法破開壁障,他們就算再不甘心,也只能立即退出此地。其中,對於極度需要神泉的天初仙子和巫神天子而言,那是他們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空間壁障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前方,顧馮、普善、李清海、仇骨、魔小菇都各自施展手段,發動空間攻擊,落在厚厚的空間壁障上面,發出“嘭嘭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李清海手持一柄月牙形狀的空間之刃,凝聚力量,一刀劈斬出去,隨即一道空間裂縫顯現出來,落在空間壁障上面。

    但是,空間壁障極厚,裂縫還沒有將其穿透,就被壁障的力量積壓得重新閉合。

    普善使用的是,一個巴掌大小的金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金鐃飛出去,不停旋轉,變得比磨盤還要巨大,宛如化爲金色飛碟,轟隆一聲撞擊在空間壁障上面。但,僅僅只是撞出一圈圈波紋。

    仇骨和魔小菇各施手段,但是造成的動靜,比李清海和普善要小很多。

    最厲害的莫過於顧馮,此人的掌心,擁有一道極其強大的空間烙印,全力以赴激活後,一掌轟擊出去,竟是打得空間壁障上面數十丈的區域都在巨顫,發出“咯吱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現在,所有修士都覺得,林嶽的空間造詣在他之上,顧馮自然是想拼盡全力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,第三層空間壁障不僅堅固,而且還具有自愈能力,顧馮打出的掌心空爆,只能對壁障造成一定程度的損傷。

    等他凝聚力量,打出第二擊的時候,那些損傷都又修復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現身,李清海立即收起空間之刃,滿頭大汗的向他走來,氣喘吁吁的道:“這層空間壁障太堅固了,我們五人拼盡全力也無法破開,林兄,你有辦法破開它嗎?”

    顧馮、仇骨、蘑小菇、普善也都退了下來,他們體內的聖氣消耗得厲害,難以繼續支撐。

    顧馮冷哼一聲:“以這層空間壁障的堅韌程度,豈是他能破得開?恐怕公子衍出手,也要鎩羽而歸。只有大聖級別的人物,執掌至尊聖器,以至尊之力或許才能強行將它攻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顧馮,而是緩緩向空間壁障走過去,伸出一隻手掌向前輕輕一按,猶如是按進一層厚厚的棉花裡面。

    越是向下按,阻擋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,最後化爲一股反彈之力,震得張若塵的身體宛如一片樹葉一般向後倒飛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顧馮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遠處,古文明派系的諸位殿下,全部都緊皺眉頭,眼中露出極度失望的神色。?難道真的無法攻破第三層壁障,只能退出去?

    張若塵平穩的落到地上,手指摸了摸下巴,徐徐的道:“我雖然無法破開這層空間壁障,但是,要在空間壁障上面打開一條路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祝各位書友聖誕快樂。)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