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顧馮自認爲大聖之下,除了空間掌控者公子衍以外,沒有人的空間造詣比得上他,自然是不信張若塵有那麼非凡的手段,冷道:“在空間壁障上面開闢一條路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只有空間神殿的長老,纔有可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李清海和魔小菇等人也都覺得匪夷所思,但是他們卻不敢妄下評論。

    畢竟,林嶽的空間造詣,的確比他們高出很多。

    巫神天子龍行虎步一般的走了過來,道:“林兄不必理會顧馮,全力以赴開路,有什麼需要儘管提。”

    “在空間壁障什麼開路極其危險,萬一發生意外,我希望有人能夠將我從絕境中拉回。”張若塵謹慎的道。

    巫神天子正要開口……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清美聲音,先一步飄出:“洛姬可助公子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身穿一塵不染的白色聖袍,戴着面紗,腳踩蓮步,攜帶一股淡淡的香風,來到張若塵的另一側,身上的氣質清雅空靈,宛如不食人間煙火。

    見到如此絕代美人,纔會明白什麼叫做“傾國傾城”,什麼叫做“只羨鴛鴦不羨仙”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與天初仙子雙宿雙飛,即便放棄聖道,又何妨?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伸出一根玉指,手指上的玉戒,化爲一根纖細的白色鎖鏈,纏繞在張若塵的腰部。

    一些極細的光絲,從鎖鏈上面蔓延出來,包裹住張若塵的大半個身體。

    “我先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隻銘筆,在地面上刻畫出一道道空間銘紋。

    隨着銘紋呈現出來,空間壁障上面,竟然真的分開一道缺口,不斷向內深凹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進缺口,繼續刻畫空間銘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空間壁障上面的那條路,竟然已經縱深十多米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看得嘖嘖稱奇,從未見過如此厲害的空間手段。

    魔小菇的一雙秀目,瞪得越來越大,驚呼道:“是空間分割銘紋,林公子竟然能夠掌握如此高深而又可怕的銘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傳說中,空間分割銘紋是能夠將一座大世界撕裂成兩半的可怕銘紋,在空間神殿是屬於禁紋的範疇,即便是長老級別的人物也不能修煉。”李清海的嗓子有些發乾。

    顧馮的眼中,盡是不可思議的神情,這個林嶽纔多大年紀,怎麼可能那麼厲害?

    在場那些天子、天女、神子、神女,卻是無比欣喜,在林嶽的身上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突然,意外發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的那一條路,竟是崩碎,化爲無數道空間裂縫。同時,道路兩旁的空間壁障向內擠壓,快速閉合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手指發力,隨即使用白色鎖鏈拉着張若塵退逃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剛纔打開的那條路消失,空間壁障又恢復原來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林兄,發生了什麼事?”巫神天子立即問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刻畫空間分割銘紋,掌握得還不夠嫺熟,刻畫錯了一個小細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有餘悸,幸好天初仙子反應敏捷,在第一時間將他救回,否則落入空間壁障裡面,即便他掌握有《時空秘典》,也是生死難料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再試兩次,應該可以成功。”

    巫神天子頓時鬆了一口氣,笑道:“林兄不要着急,慢慢來,小心爲上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也是說道:“安全第一。”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已經成爲他們唯一的希望,他們自然是十分在意張若塵安危,不希望出現任何紕漏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第二次去開路,一道聲音響起:“在林嶽開路之前,有些東西,本天女覺得應該提前談好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走下了星芒聖車,心緒似乎已經恢復過來,一步步向着空間壁障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問道:“小靜,你想談什麼?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道:“林嶽是本天女付出很大代價,才請來的空間修士。若是,他在空間壁障上面成功開出一條路,接引大家進入更深的空間區域。那麼奪取到神泉,我要分走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對神泉不感興趣嗎?”巫神天子道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道:“此一時,彼一時。既然有機會奪取到神泉,本天女當然是要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驀地,千星天女皺起眉頭,因爲她發現,在場很多修士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盯着她。

    男性修士盯着她也就罷了,她早就已經習以爲常,像她這樣的天之驕女,無論在哪裡都是鶴立雞羣,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可是,就連天初仙子,看她的眼神都有一些不一樣,這就相當奇怪了!

    千星天女被這些奇怪的眼神看得很不自然,於是調動本源之力匯聚向雙耳,頓時聽到在場衆人的傳音議論聲。

    “看到沒有,千星天女也換了一身長裙,敢說她和林嶽在星芒聖車中沒有發生那事?”

    “剛纔她不是已經說過,她付出了很大代價才請動林嶽,這代價難道就是……天吶,千星天女也是一座古文明的天女,怎麼能夠做出這樣的事?一旦消息傳出去,她還能做千星文明的天女嗎?據說,千星文明還有好幾位天資絕頂的人物,一直都覬覦天女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就是那麼齷蹉的交易,有可能林嶽和千星天女是真心相愛,別人是一對情侶呢?”

    “林嶽在空間上面的造詣極高,還是配得上千星天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這些傳音,千星天女差一點吐血。

    特別是聽到有修士說她和林嶽車震了半個時辰,令她幾乎抓狂,就想衝過去將那人擰出來,打得連他媽都不認識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卻剋制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一定要保持冷靜,越是憤怒,他們肯定越是覺得她和張若塵有什麼齷蹉的交易。

    現在解釋也沒用,除非她將張若塵的真實身份說出來,要不然只會越抹越黑。可是,說出了張若塵的真實身份,婚書又會暴露出來,而且她擁有真理奧義的秘密也會暴露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從未想到自己有一天,竟然會陷入如此進退兩難的境地,真的是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這時,大尊站了出來,道:“林嶽的確是小靜請來的,她肯定是給了林嶽豐厚的報酬,拿走三成神泉,不是什麼過分的事。”

    大尊都開口,在場的衆人自然是沒有意見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輕輕磨了磨牙,努力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,對天初仙子說道:“姐姐,你先退下去,讓我來助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收回纏在張若塵身上的白色鎖鏈,退到稍遠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,我和仙子配合得……挺好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千星天女沒安好心,開口挽留天初仙子,但是,千星天女已經打出九根鎖鏈,纏在了他的身上,每一根鎖鏈都釋放出不同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阿嶽,去刻畫銘紋吧,我會在你最危險的時候拉你一把。”千星天女的眼神十分冷冽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信她,若是真的遇到危險,千星天女會救他纔是怪事,說不一定還會趁此機會,致他於死地。

    “魚晨靜,你若是見死不救,就得不到神泉和我身上的真理奧義。”張若塵傳音道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氣得手指輕顫,道:“張若塵,你害得本天女好慘,你知道他們現在都怎麼議論我們嗎?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?不就是車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所謂的一笑,頓了頓,又道:“那也只能怪你,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道:“我沒了名譽,你就得沒命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輪到張若塵想方設法穩住她,道:“天下之事,福禍相依。其實,這件事,對你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?”

    “還是好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事可以磨礪你的心境。人,只有經得起詆譭,受得住挫折,心境纔會成長。你看那些真正的大人物,豈會在乎別人怎麼評價他?因爲,他們有一顆不受別人影響的堅固道心,管他是是非非,與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從小到大都沒受過挫折,沒有受到過輕視、侮辱、詆譭、欺騙,站得太高,猶如無瑕仙女一般不染一絲塵埃,所以心境纔有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熬過這一次,心境肯定增長一大截,衝擊大聖境界,會比以前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這麼一說,千星天女的心緒,不知爲何真的稍微平復了一些。但是,她很快又冷冰冰的說道:“任憑你說得天花亂墜,也改變不了你坑害我的事實。自己好好刻畫銘紋,萬一再次失誤,本天女絕對不會救你。”

    刻畫空間分割銘紋的風險很大,難保不會失誤,張若塵不想再去取神泉,很想立即逃走。

    但是,九根鎖鏈卻禁錮在他的身上,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得繃緊神經,將注意力集中到極致,小心翼翼的刻畫,生怕出現任何差池。

    隨着時間推移,由空間分割銘紋開闢出來的路,變得越來越長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身後,千星天女看到他脖頸間不停滾落的汗珠,俏臉上終於露出一道笑意。在《時空秘典》裡面,被張若塵掌控生死,讓她極度鬱悶。

    現在,她也要讓張若塵嘗一嘗,被別人控制生死的滋味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爲張若塵無比小心謹慎的原因,這一次刻畫,竟然沒有出現差池,成功穿透空間壁障,開闢出了一條六十餘丈長的道路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皺起黛眉,有些失望:“空間分割銘紋既是高深,而又複雜,這個傢伙竟然成功了!命不該絕嗎?”

    古文明派系的修士,全部都欣喜若狂,前赴後繼向空間壁障內部的那片空間區域趕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第一個來到空間壁障的另一頭,可是,他還來不及高興,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遠古陰氣撲面而來。頓時,他的心,猛然一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