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雲中,半具大聖兇物發出一聲怒吼,如同天雷炸響。

    他的那隻左手,散發出陰寒氣勁,向半截赤銅斷槍探了過去,竟是破開至尊之力,將它抓住。

    下方的大尊、天初仙子、巫神天子,都是臉色一變,沒有料到,區區半尊大聖兇物都如此恐怖,徒手就能收取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那種力量,超出他們太多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大尊割破手腕,將體內金光燦燦的聖血灑出,灑到赤銅斷槍上面。

    頓時,赤銅斷槍的內部,響起蛟龍長吟之聲。

    槍桿上,浮現出來的銘紋變得更多,爆發出來的至尊之力,又增強了一倍。

    此時,半具大聖兇物的手臂,輕輕顫動起來,以他的實力,要壓制至尊聖器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半具大聖兇物的手臂一甩,關節發出爆響聲。

    隨即赤銅斷槍脫離他的手指,飛向地面,宛如一輪烈日撞擊大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方圓數十丈的大地,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一股蘊含遠古陰氣和至尊之力的能量風暴,向四方擴散,塵土飛揚,衝擊在場半數以上的修士和遠古兇物。

    那些天子天女和神子神女,紛紛使用出身上最強大的符籙和聖器,庇護住身邊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位四步聖王境界的清麗神女,手中的符籙,凝成一個碗形光罩,卻被能量風暴中的一道遠古陰氣穿透。

    美麗的嬌軀,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那些遠古兇物,遭受能量風暴的衝擊,就如沙雕一般崩碎而開,屍身化爲碎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慘烈的景象,一幕幕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大聖級別的兇物,隨隨便便爆發出來的一擊,也不是聖王接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七級浮屠符,形成一座七層佛塔虛影,才能那股能量風暴擋住。即便如此,他的身體,還是被震退了二十多丈遠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七級浮屠符爆碎,化爲紙粉。

    這張價值四千萬枚聖石的符籙,替張若塵擋住數次毀滅性力量後,終於耗盡所有能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空間壁障所在的方向,一道巨響傳出,讓古文明派系的修士皆是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半具大聖兇物剛纔那一擊的衝擊力太強大,一直蔓延到空間壁障的方向,破壞了地上的空間分割銘紋。

    使用空間分割銘紋開闢出來的通道碎裂,消失在一衆修士的眼前。

    衆人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現在,只有他,才能重新打開逃出去的路。

    刻畫空間分割銘紋,不是一件輕鬆的事,而且,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。以現在這麼危急的情況,就算張若塵能夠頂住壓力成功開闢出一條路來。但,估計那個時候,古文明派系的修士,已經被遠古兇物殺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嬌喝一聲:“大家先分散開,逃離此地。只要不被半具大聖兇物盯上,未必沒有一線生機。”

    大尊、天初仙子、巫神天子拼勁全力,繼續控制赤銅斷槍,將半具大聖兇物拖住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修士,則是在神子神女級別的人物的帶領下,向遠處撤退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纔剛剛逃到數百丈外,地面上就有一些古老的銘紋浮現出來,一旦踩中,修士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此地有空間類別的古神銘紋……”

    魔小菇驚呼一聲,嬌小身體隨即消失不見,也不知被傳送到了什麼地方。

    與她一起消失的,還有顧馮、李清海、普善、仇骨等人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四處尋覓張若塵的蹤跡,卻發現,他已經逃到數百丈之外,只剩下一道淡淡的身影。

    無論是取神泉,還是離開這片兇殺險地,都必須要藉助張若塵的空間力量,怎能讓他逃走?

    千星天女帶上瞎子和大鬍子,與四位星辰戰將,向張若塵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踩到一片古神刻錄的銘紋,空間波動涌了出來,雙腳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呼一聲不妙,身體就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傳送的時間極短,只是一眨眼,張若塵的身形,再次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他來到一片血紅色的原野,地上寸草不生,泥土猶如是用鮮血侵泡過,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地上怎麼會有空間類別的古神銘紋?這是被傳送到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繃緊神經,環顧四周。

    根本看不到巍峨磅礴的衆神山,千丈之外就變成紅灰色的一片,血土原野上,死寂沉沉,猶如數萬年都沒有生靈來過這裡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從張若塵的衣服裡面跳了出來,也在觀察四周,最終得出結論,道:“我們應該是來到了距離衆神山不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這片原野上,山的影子都看不見。”張若塵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嚴肅的道:“衆神山本就不是一座山,而是一座山體形狀的世界。即便我們站在山中,眼前也有可能是一座大海,一座草原,一片沙漠……,因爲衆神山太龐大,而我們太渺小。”

    “越是接近衆神山,越是危險,這裡看似平靜,說不一定存在致命的殺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柄重劍提在手中,又將兩尊殺手傀儡喚出來,讓它們守在左右兩側,隨後纔開始檢查地面。

    腳下的地底,沒有古神銘紋。

    他是被單向傳送到此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既想佈置空間陣法,立即傳送離開。可是又擔心傳送的時候,遇到懸浮在虛無空間的那隻神手。

    上次傳送,他差一點就葬身在虛無空間,至今也是心有餘悸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血土原野上,響起蹄聲,打破了這裡的沉寂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去,只見,在千丈外,竟是有一隻五彩麒麟在奔跑。它的身形,大概只有一丈高,在奔跑的時候,腳下凝聚出一片五彩色的聖雲。

    不過,五彩麒麟的身上,卻沒有血氣散發出來,反而散發出一股迷人的異香。

    “是聖果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,隨即,雙眼散發出奪目的精芒:“麒麟至高圓滿果實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點了點頭,道:“應該沒錯。果實已經成熟,並且孕育出精神和靈魂,能夠脫離聖樹,遨遊天地之間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遇到,那就順手將它收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隻使用接天神木製作的罐子捏在手中,激發出十二顆佛帝佛珠的力量,收斂身上的氣息,小心翼翼的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那隻五彩麒麟警覺性很高,突然停了下來,鼻子嗅了嗅,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,向四周觀望。它像是察覺到了什麼,立即掉頭就向遠處狂奔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隱藏自己,腳下浮現出一鸞一鳳的虛影,爆發出最快速度,追向那隻五彩麒麟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,比五彩麒麟要快得多,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追上,突然,五彩麒麟縱身一躍,衝入進一座廢棄的莊園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沒有貿然闖入進去。

    這片血土原野上死氣沉沉什麼都沒有,卻突然出現一座廢棄莊園,顯得太詭異。

    莊園很大,像是一座雜草叢生的破敗小城,牆體殘缺,建築倒塌,也不知在多少年前就已經毀掉。

    讓人吃驚的是,莊園下方的泥土,竟是五彩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是震驚,道:“五行土。”

    五行土,乃是天地誕生之初,凝成的第一種土壤,萬物都是由它孕育出來,堪稱是“萬物之母”。

    五行土中,蘊含有濃郁的五行之氣,將雜草栽種在土中,可以培育成靈草。

    同時,也能將靈草培育成聖藥,將聖藥培育成神藥。

    如今整個宇宙中,都很難再找到五行土。

    只是傳說,道家一脈的聖地“五行觀”,還保留有一些。

    “真妙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興奮得嚎叫了一聲,向那座廢棄莊園急速衝過去,“五行土對道家一脈的修士有大用,不僅可以用來煉製一些特殊的聖丹,還可以讓五行道法變得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在莊園的外圍,地上的血紅色泥土,凝聚成一隻長達一米的手掌,拍擊在真妙小道人的身上,將它打得向後拋飛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左手,接住墜落下來的真妙小道人,目光銳利的凝視前方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地底,一尊由血土凝聚成的巨人爬了出來,手持一柄巨錘,擋在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,道:“這座廢棄的莊園中,還有一些殘存的精神意志。這尊泥人,就是他們的精神意志凝聚出來,在守護這裡,想要阻止我們闖入進去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並沒有受傷,落到地上後,道:“擋人財路,如同殺人父母。這裡的五行土,貧道要定了,區區一些殘念而已,打碎便是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渾身散發出奪目的紫色聖芒,化爲一道紫色流光,向血土巨人衝了過去。一道小小的手印,凝結出來,擊向血土巨人的眉心,空氣被撕裂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上萬道掌道規則,與手印匯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血土巨人怒吼一聲,揮出手中的大錘,向真妙小道人擊過去,颳起一片猩紅色的罡風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它手中的大錘與真妙小道人的掌印碰撞,瞬間就被擊穿,化爲血土碎塊。

    血土巨人的頭顱,也被真妙小道人的掌印穿透,身體向後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落到地上後,挺直背脊,輕捋長鬚,很是得意的道:“真妙,真妙,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“血土巨人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強悍,怎麼會被真妙小道人一擊擊潰?”

    張若塵疑惑不解,正要將這一切,都歸功於真妙小道人的修爲高深之時。地底響起“嗡嗡”的沉悶聲音,大地猛烈顫抖,隨即出現數十個流沙漩渦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