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如此神異的千里眼,張若塵是第一次聽聞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於是,進行驗證了一番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幻術和三十六變一起運用,甚至將虛妄珠的力量都激發出來,可是每次都會被項楚南識破。他的那雙眼睛,比陰陽鏡都厲害。

    「難道世上還真有這麼巧的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,感覺到頭疼。

    怎麼就遇到了項楚南這個黑愣子?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白日箭上刻下三道時間印記,沒有射殺千星天女也就罷了,竟然還將這支奪命之箭遺失,並且打草驚蛇。

    今後,再想暗殺千星天女,難度會變得更大。

    項楚南又向張若塵走過去,嘿嘿笑道:「兄台,我就納悶了,你為什麼站在數十裏外偷窺那群醜婆娘?你向她們射箭又是幹什麼?難道她們是你仇家?」

    「丑婆娘?」

    張若塵用一種奇異的眼神,盯着項楚南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對艷名遠播的千星天女、天初仙子、妾懷柔沒有興趣,可是卻不得不承認,她們的的確確稱得上是絕代美人,追求她們的天之驕子更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如果她們是丑婆娘,那麼,整個天下估計找不出一個好看的女子。

    項楚南道:「對啊,太丑了!你看她們皮膚那麼白,身材還那麼坑坑窪窪,一點都不圓潤,特別是臉,長得真的是辣眼睛。長得最丑的那個,倒是有一些自知之明,戴上了一塊布,遮住大半張臉,要不然,就她那長相,走在我們村子裏面,肯定會挨很多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愕然,心中暗笑,如果千星天女知道自己被人如此評價,估計是要將項楚南追殺到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乾咳兩聲,張若塵問道:「那你覺得,什麼樣的女子才是美女?」

    頓時,項楚南的眼睛一亮,嘴角流口水,也不知道腦海裏面在想什麼,痴痴的說道:「首先身材必須要完美,腰至少不能比水桶細吧?皮膚至少要有我這麼黑,必須要有一張大臉盤,厚嘴唇,招風耳,短脖子。特別是腿,腿很重要,不能太細,至少要有盤口那麼粗。」

    隨即,項楚南長嘆一聲:「可惜,這樣的絕世美女太難尋,來到真理天域之後,遇到的女子一個比一個丑,令人讓人絕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鼻尖,仔細審視項楚南,沉默了很久,才問道:「你見過那樣的絕代美人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見過,我師娘還有師妹,都是一等一的美女。」項楚南十分認真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大悟,道:「所以,你對美女的認知,都是你師娘告訴你的?」

    「不是,是我師父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項楚南又道:「從小師父就告訴我,師娘乃是萬界第一美人,而我師妹,今後將會是新一代的第一美人。兄台,這個秘密,我從來沒有跟別人講過。今後,你若是見到我師妹,千萬不要因為她長得太美,就打什麼歪主意,她早就已經是我的女人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既有一些得意,又有防範。

    張若塵用着憐憫的眼神看了項楚南一眼,真是一個可憐人,從小審美就被扭曲。他師父,多半也是一個可憐人。

    這個黑愣子,很有可能是剛從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來到外面的繁華世界,先前,應該真的是無心之失。

    否則,先前他就不是從身後拍張若塵的肩膀,而是一拳打碎張若塵的頭顱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問,準備儘快離開,向空靈島的方向飛掠。

    「兄台,等等我。」項楚南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跟着我幹什麼?」

    「咋們不是說好,拜把子做兄弟?」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「可是,我們才剛剛認識。」?項楚南道:「只要有緣,何必在乎認識了多久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竟是不知道該怎麼反駁。

    這個黑愣子的速度,實在是快得驚人,即便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他也能快速追上,根本甩不掉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停了下來,準備跟他講實話。

    項楚南氣喘吁吁的追上來,看見張若塵在前方等他,頓時露出一道喜色,道:「兄台,你答應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背着雙手,道:「你跟着我,真的不是什麼好事。我有很多仇家,其中有幾個還非常厲害,他們的手段相當毒辣,不僅會對付我,也會對付我身邊的人。你與我拜把子做兄弟,難道不擔心明天就人頭落地?」

    對於這樣一個沒有什麼心機的黑愣子,張若塵真心不想害了他。師兄、師姐的人頭,掛在陰陽殿大門上的景象,現在都還歷歷在目。

    項楚南頓時露出怒火騰騰的模樣,道:「我項楚南豈是怕事之人?兄台,告訴我,你的仇家是誰,老子現在就去轟殺了他們。」

    這個黑愣子,每次都不按套路出牌,讓張若塵苦笑不得,一點辦法都沒有,只得說道:「好吧,既然你想要跟着,那就跟着吧!」

    項楚南興高采烈的走在張若塵的身旁,大大咧咧的笑道:「老實說,來到真理天域,我一個人都不認識,連暫住的地方都沒有,每天找棵大樹,就在上面一覺睡到天亮。」

    「晚上你不修鍊嗎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修鍊啊,但是,該睡覺,還是要睡,要不然人生多麼無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嘆一聲,突然發現真正可憐的人並不是項楚南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他又何嘗不想什麼都不用考慮,什麼都不用擔心,也不用拚命修鍊,每天都能到樹上安安心心的睡一覺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根本記不得,上一次睡覺是多久之前的事?

    項楚南突然想到了什麼,問道:「兄台,有一件事,我得請教你。你知不知道什麼是真理奧義?」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盯向項楚南,肅然的道:「你得到了真理奧義?」

    「對啊,在渡真理之海的時候,每渡一層海域,就有一個該死的聲音在我腦海裏面響起,說我得到了什麼真理奧義。然後,又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光點,進入我的體內。可是,我怎麼問,他都沒有告訴我真理奧義到底有什麼用。」項楚南氣急敗壞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項楚南一眼,莫非這個黑愣子,還真的是第一次渡真理之海?

    第一次渡海,就能渡過第三層海域?

    月神曾經給張若塵說過,天地間的真理奧義永恆不變,總數只有「一」,每一位擁有真理奧義的修士,都會拼盡全力去收集別的真理奧義,等到收集了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,就能成為真理使者。

    所以,擁有真理奧義的修士,必須隱藏這個秘密。

    一旦暴露,將會給自己惹來滔天殺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真理奧義可以幫助修士參悟聖道,好處極多。反正,你要記住,這件事絕對不能向任何人提起,否則會給自己惹來巨大的災難。」

    「需要這麼小心謹慎嗎?」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肯定的回答:「需要。」

    就連月神那樣的存在,都再三囑咐張若塵,由此可見,擁有真理奧義這個秘密,是何等了不得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幸好這個黑愣子遇到的是他,否則,此刻估計已經變成一個死人。

    項楚南並不知道張若塵擁有真理奧義,以他那樣的性格,也不會對張若塵造成威脅,因此,張若塵自然是不會主動對付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殺千星天女,主要目的,還是想要清除一位潛在的威脅。

    畢竟,千星天女和項楚南,不是同一類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你是剛到真理天域,便去渡真理之海?」

    「對啊!」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好奇,道:「可是,你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很高,這是在哪裏學的?」

    「我師父教的。」

    隨即,項楚南又道:「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,師父就讓我觀摩一些圖文,參悟上面的道理。」?

    「什麼圖文?」

    「就是刻在桌子上、牆壁上、板凳上的一些圖文,奇奇怪怪的,反正看得讓人頭疼。不看,就會被一頓狠揍。」項楚南搖了搖頭,感覺到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思索起來。

    按照項楚南所說,那些刻在桌子上、牆壁上、板凳上的圖文,肯定蘊含有真理之道。

    但,即便是神,也只有在真理天域,才能根據自己參悟到的真理之道,刻出真理之道圖文。在真理天域以外的地方,沒有真理神殿的力量加持,即便是神,也不可能讓真理之道具象的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師父,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問出了一些問題,有些問題項楚南答得上來,有些問題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比如,張若塵問他,他和他師父居住的村子在什麼地方?

    項楚南就只知道在一座原始大山裏面。

    在來到真理天域的前一晚,項楚南和他的師父喝得酩酊大醉,等他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不在村子裏面,出現在了真理天域,光着屁股睡在一棵大樹下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真理天域的修士,與你們村子裏的人不一樣,來到這裏,凡事得多長一個心眼,不要什麼話都告訴別人。」

    「嘿嘿,兄台,你說話口氣,與我師娘一模一樣,一看就知道是好人。」項楚南渾然沒有將張若塵的話放在心上,依舊大大咧咧的笑。

    「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好人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壞人。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加快了速度,沒過多久,便是回到空靈島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項楚南介紹給了風岩,風岩此人倒是真的非常好客,而且喜歡結交朋友,沒過多久就與項楚南打成一片,談笑風生,並且令人送來最頂尖的聖酒一起對飲。

    「張兄,就我們兩個喝酒,多麼無趣,你怎麼就是滴酒不沾?」項楚南抱怨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亭子的角落位置,道:「並不是滴酒不沾,只不過,喝酒誤事,沒有必要還是不要喝為好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伸出一根手指頭,指著天空,道:「今夜,月亮又圓又大,正是一個絕佳的好日子,不如咋們三人拜把子做兄弟,怎麼樣?今後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」

    風岩的神情一動,道:「皓月當空,清風徐來,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夜晚。這得多大的緣分,才能讓我們三人聚在一起。」

    隨即,風岩倒滿一杯酒,向張若塵的方向推了過去,道:「如果張兄看得起我們,願意與我們結為兄弟,便飲下這杯酒。」

    風岩和項楚南的眼睛,都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項楚南神經大條,一直嚷嚷着結拜,還好理解。可是,風岩卻是一個理智而又聰明的人,為何也跟着起鬨?

    一旦結拜,也就沾上因果。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猶豫不決,覺得這麼結拜很草率的時候,木靈希從遠處的燈下走來,如同一位暗夜中的絕美精靈,甜美的聲音響起,道:「大家都這麼熱情,也難得遇到一個月圓夜,你就不要再顧慮別的事,喝下這杯酒吧!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