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出手更快,真妙小道人趕到的時候,龜甲碎片已經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將它給貧道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化爲一道紫光,飛向張若塵的手掌,伸出一隻小爪子,想要將其奪走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消失在原地,出現到道觀的大門口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從空間戒指中,取出另外一塊龜甲碎片,將兩塊進行對比,發現其中一些缺口竟然能夠貼合。

    只不過,從聖樹中取出的龜甲碎片,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同一種材質,同樣刻有人形圖案和古老文字,曾經應該是一整塊,都鑲嵌在紫金八卦鏡上面。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“給我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再次撲上來,速度快到極點。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輕鬆避開。

    一連搶了十多次,連張若塵的衣角都沒沾上,真妙小道人頓時咬牙切齒,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不將兩塊龜甲碎片交給貧道,我們朋友都做不成。貧道的修爲有多麼恐怖,你應該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真妙小道人的手掌,捏成一個鴿蛋大小的拳頭,像是在秀肌肉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《時空祕典》捧在手中,道:“我們非戰不可嗎?”

    看到《時空祕典》,真妙小道人頓時沒了脾氣,哈哈一笑:“貧道只是想要借來觀閱,沒有別的意思。你也知道,貧道修煉的功法和聖術,都是從那塊龜甲碎片上面參悟出來。若是能夠參悟另一塊龜甲碎片,說不一定能夠突破現階段的瓶頸。以我們的關係,這……這是事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就是合作的關係?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才又道:“你的那塊龜甲碎片,等到離開封禪臺,我會還給你。但是,剛纔這塊龜甲碎片,可是我找到的東西。要不要借給你觀閱,得看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正氣凜然的道:“張若塵,你聽貧道給你說,將龜甲碎片拿來,貧道幫你檢查一下是不是真的。貧道是修道之人,會騙你嗎?貧道的修爲是你的幾十倍,騙你一個小輩有意義嗎?拿來吧,真的只是幫你檢查一下,檢查完了就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了一個白眼,道:“我覺得,既然在聖樹中能夠找到一塊龜甲殘片,在這裏,說不一定還能找到別的殘片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轉動了一下,隨即衝進道觀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釋放出精神力,進行探查。但是此地卻相當詭異,哪怕只是一堵牆,一扇窗,一道門,都能將他的精神力擋住,根本無法穿透。

    地底更是無法探查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就像是一道道紫光,在道觀中穿梭,很快就將此地裏裏外外都翻了一個遍,卻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張若塵同樣也是沒有任何發現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們還是趕緊離開此地,萬一陰陽界的焱王和憐後在這裏,麻煩就大了!”張若塵一直在觀察四周,擔心焱王和憐後突然現身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有些急眼,道:“你先走吧!既然這裏出現了一塊龜甲殘片,也就肯定還有別的殘片。貧道就算翻遍整個道園,也要將它們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衝到道觀外面,繼續尋覓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這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一旦落入他們的手中,不被直接吞服,就是被煉成聖丹。你確定不立即離開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那什麼王,什麼後,很強嗎?貧道修爲蓋世,豈會懼他們?走,走,你若是害怕就趕緊走,貧道要繼續尋找。”真妙小道人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覺得真妙小道人實在是太在意龜甲碎片了一些,心中一動,問道:“龜甲碎片應該另有作用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知道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猛然擡起頭,突然意識到說漏了嘴,連忙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告訴我到底還有什麼作用,或許我可以留下來與你一起尋找。”

    “你當貧道傻嗎?祕密,當然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時候,才最有價值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不再與張若塵多說,衝進道觀附近的一座廢墟里面,繼續尋覓。

    但是,它纔剛剛衝進去,裏面就響起一道爆聲。

    地面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全身冒黑煙,從裏面逃了出來,驚駭的道:“一座廢墟里面,竟然還殘留有遠古陣法銘紋,太兇險了,幸好貧道足夠機警,只是被一道力量擊中,沒有完全陷入進去……哎呦,好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此地曾經是道家聖地,自然是不能亂闖。”張若塵說了這麼一句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問道:“你怎麼還沒有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託着下巴,剛纔一直在觀察,生長在五行土上的那些靈草和聖藥,道:“奇怪,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被張若塵弄得有些緊張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裏是兇殺險地,很少有人能夠找來。而且,園中遍佈五行土,按理說應該會有很多年份久遠的聖藥纔對,就算出現十萬年古聖藥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但是,你看生長在五行土上的,全部都是靈草和年份很低的聖藥,根本見不到兩萬年年份以上的聖藥。還不奇怪嗎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有些不以爲然,道:“你不是說,那個什麼焱王和憐後有可能在附近。說不一定,就是他們先一步將聖藥採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五行土中,融入有恐怖絕倫的道法。焱王和憐後的實力雖然強大,但是,還沒有抵擋那些道法的能力,所以,不可能是他們將聖藥採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覺得,那些年份久遠的聖藥去了哪裏?”

    突然,真妙小道人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想,又道:“真妙!真妙!你說,道園的地底,會不會真的埋有一些老傢伙的屍骨,就是他們從地底爬起來,將聖藥都給吃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倒是有這個可能。不過,就算他們從地底爬出來,第一個吃的,也是你這株十萬年古聖藥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還真被嚇住,雙腿輕輕一顫,低聲道:“張若塵,要不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裏……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遠處傳出一道轟鳴,隨即一陰一陽兩股強勁的力量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被嚇得尖叫一聲,腿軟得坐在了地上,道:“張若塵,帶貧道趕緊逃,貧道不想被死人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嚎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立即閉上嘴巴,向四方盯了盯,沒有看見地底爬出什麼死物,才微微鬆了一口氣。隨即,它輕咦一聲:“一暖一寒兩股不同的風勁吹過來,到底什麼情況?”

    “是焱王和憐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轟鳴聲傳來的方向,肅然的道:“聽到宇文靖的求救聲,他們爲什麼沒有趕來營救呢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從地上爬了起來,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,冷冷的道:“說不一定,他們就是在收取聖藥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轟鳴聲傳出的位置,衝出一片耀眼的白色聖光,刺得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都連忙閉上雙目。

    整個道園,猶如被包裹進一個白色光球裏面。

    片刻後,白光纔有漸漸減弱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張大了嘴巴,道:“那是什麼寶物散發出來的光芒?張若塵,你剛纔看見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走,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焱王和憐後是兩尊大高手,我們趕過去,是他們的對手嗎?”真妙小道人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敵不過,要退走,應該還是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十分好奇,讓焱王和憐後不顧宇文靖的死活,也要奪取的寶物,到底是什麼東西?

    激發出十二顆佛帝佛珠掩蓋身上的氣息,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很快就來到一座佔地數十畝的廢墟外面。

    廢墟中,不斷傳出“轟隆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同時,還有刺目的白光,時斷時續的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進入廢墟,藏在一堵殘牆的後方,張若塵終於看到焱王和憐後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各自控制四塊房屋那麼巨大的神骨,凝結成一座陰陽生死陣,將一隻通體雪白的兔子困在了陣法裏面。

    那隻兔子,足有七多米長,長得圓圓胖胖,身軀比大象還要巨大,渾身散發出玉白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激動得顫抖,兩隻爪子不停抓動,使勁憋住沒有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半晌後,它才向張若塵傳音:道:“帝皇聖玉……那是帝皇聖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隻兔子,是傳說中的帝皇聖玉?”張若塵有些驚詫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肯定的點頭:“絕對錯不了!它的本體,就是一塊帝皇聖玉。貧道明白了,道園中的聖藥,肯定都是被它吃掉,所以它的境界才能達到如此嚇人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聖玉分不同的品級:聖玉、聖玉髓、聖玉精髓。

    聖玉精髓,也被稱爲“玉靈”,誕生出了一絲靈智。

    聖玉精髓只要不斷吸收天地聖氣和日月精華,修爲就會越來越強。修爲達到一定程度,就被稱爲“聖玉尊者”。

    聖玉尊者的修爲,堪比聖王。

    在聖玉尊者之上,就是帝皇聖玉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帝皇聖玉的修爲,堪比大聖。如果那隻兔子是帝皇聖玉,它只需釋放出一道聖威,就能震懾住焱王和憐後。怎麼會被他們困住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道:“這裏是封神臺,聖玉精髓就算能達到帝皇聖玉的品級,但是,卻根本沒有修煉功法和聖術。它空有一身境界,根本沒有什麼戰力,也根本不知道怎麼釋放出聖威,就像是一隻沒有牙齒和爪子,也沒有兇性的老虎,只能任人欺凌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