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塊聖玉,通過吸收天地聖氣、日月精華,吞服大量聖藥,竟然達到大聖境界,但是卻沒有什麼戰鬥力,實在是讓人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道園中,總有一些遠古留下來的類似龜甲殘片的遺寶,難道那塊帝皇聖玉,不能從中參悟出修煉功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有些自得,道:“你以爲每一位天生地長的生靈,都有貧道這麼聰慧?其實,絕大多數都傻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八塊神骨的中心,白玉兔子向四方衝撞,想要突圍逃出去。

    它的速度快得可怕,以張若塵的目力,也只能看見一道殘影。

    白玉兔子衝撞在八塊神骨凝成的陣法上面,八塊神骨會猛烈顫動,焱王和憐後更是會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不過,白玉兔子除了衝撞以外,似乎沒有別的招數,根本無法衝出陣法,反而八塊神骨還在緩緩收縮,留給白玉兔子活動的範圍變得越來越狹小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後,皆是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只要鎮壓住這塊帝皇聖玉,他們有的是辦法將它徹底收服。到時候,只需傳給它功法和聖術,便相當於成爲它的師尊,座下相當於是多了一尊大聖級別的打手。

    當然,就算無法將它收服,帝皇聖玉也是煉製至尊聖器的絕世材料,珍貴無比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道:“張若塵,這枚帝皇聖玉,我們必須奪到手,不能便宜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帝皇聖玉是大聖都趨之若鶩的東西,張若塵怎麼可能不動心?

    只不過,焱王和憐後的修爲深不可測,即便是偷襲,想要重創他們二人也是難如登天的事。況且,就算偷襲成功,想要鎮住白玉兔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它的速度太快,一旦脫離八塊神骨的壓制,在場沒有任何人追得上它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思考最妥善的辦法,真妙小道人則是先一步衝出殘牆,對着焱王和憐後發出大吼:“放開那隻兔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愣,隨即心中大罵了一聲。

    本來,他還準備動用空間的力量,先出手偷襲焱王和憐後,只要能夠重創他們中的一位,再對付另一位就輕鬆得多。

    哪裡料到真妙小道人這麼二?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對張若塵做出一個“一切有我”手勢,傳出一道音波,“放心,貧道已經看透他們的修爲,都是六步聖王巔峰,或者七步聖王初期的境界,不足爲懼。你去奪取八塊神骨的控制權就行,貧道收拾了他們二人,自有辦法可以收服帝皇聖玉。一切有貧道,你按貧道說的去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自信滿滿,有一種已經掌控全局的從容,大步向焱王和憐後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焱王的雙瞳像是兩顆火球,識別出真妙小道人的真身,頓時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:“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倒是罕見得很。若是將它吞服和煉化,我的修爲,應該瞬間就能衝破瓶頸,達到七步聖王境界。短時間內,衝擊到八步聖王境界,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掌控陰陽生死陣,本王去鎮壓了它。”

    憐後的美眸掃視整個廢墟,提醒了一句:“小心一些。先前宇文靖可是喊出了救命的聲音,區區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不可能逼得宇文靖逃都逃不掉,附近說不一定還隱藏有別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焱王肅然的點了點頭,隨即三米高的健碩身軀,便是急速衝向真妙小道人,準備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磨了磨牙,有些怒意:“竟然敢瞧不起貧道,你們死定了!天上地下,沒有人救得了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聲音,戛然而止,隨即臉上露出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因爲俯衝過來的焱王,體內竟是衝出九種無比霸道的火焰,將此地演變成了一座火域。從火焰中走來的焱王,簡直就像是一尊蓋世魔神一般,氣息強橫得嚇人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修爲,分明比對方要高,但是,卻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就在真妙小道人失神的這一瞬間,焱王打出的大手印,從天而降,轟壓到了它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搬山印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連忙施展出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掌法,雙手向上拍擊,與焱王打出的手印猛然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火焰手印的下方,地面裂開了一些縫隙,大量塵土向外飛揚出去。

    焱王微微有些詫異:“居然精通一種精妙級的中階聖術,擋住了本王這一掌,倒是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用盡全力雙臂向上撐起,渾身動彈不得,就像是在撐一片垮塌下來的天,心中很無語,這個還沒有達到七步聖王什麼王,戰鬥力也太變態了!

    “給我煉。”

    焱王的掌心,噴薄出九種火焰,其中還包括臣焰級別的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淨滅神火,即便是張若塵,也都相當忌憚。因爲,他修煉的淨滅神火,還停留在民焰級別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陰陽界這一代的領袖,戰力果然相當強大。真妙小道人的修爲都達到七步聖王,竟然被他一招就鎮壓。”張若塵暗暗搖頭。

    當然,真妙小道人的體質和修煉的功法都很特殊,並不是平庸之輩,實力其實並不在焱王之下。之所以,被焱王一招鎮壓,主要還是因爲缺乏戰鬥經驗。

    而焱王,卻是踩着無數強者的屍體,才走到今天這一步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將帝皇聖玉比喻成一隻沒有牙齒、爪子、戰意的老虎,而它自己,就算擁有牙齒、爪子、戰意,可是卻從來沒有捕過食,遇到真正的強者,也就只能被動挨打。

    “快救貧道……貧道快被他煉成藥汁兒了……”真妙小道人大叫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對準焱王。

    焱王察覺到了那股殺機,目光盯向遠處的殘牆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殘牆的後方,飛出一道白光,發出一連串音爆聲,直衝向焱王的眉心。

    焱王伸出一隻水桶粗的手臂,五指展開,掌心涌出一團白色的火焰,擋住了白日箭。隨着手臂一甩,白日箭斜飛出去,嘭的一聲,落入廢墟里面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焱王,輕輕鬆鬆就接住白日箭,看來我和他之間的差距還真不小。”張若塵暗歎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的這支箭,連給我撓癢的資格都沒有。閣下不主動現身,是想本王親自來請你現身嗎?”

    剛剛說完這話,突然,焱王的體內,傳出一股極度虛弱的感覺,聖氣運轉不暢,力量發揮不出來,甚至雙腿都有一些發軟。

    那支白日箭上面刻有三道時間印記,本是張若塵煉製出來射殺千星天女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箭,雖然被焱王輕鬆擋住。但是箭上的三道時間印記,其中一道,卻是落在了焱王的身上,斬去焱王近百年壽元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感覺到頭頂上方的壓力變小,立即大吼一聲:“翻天印。”

    大量掌道規則與掌法融爲一體,擊在焱王的手掌上面,打得焱王向後倒飛出去。焱王的那隻手臂上面,更是流淌出了聖血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憐後的手腕上,一根紫藤飛出去,纏在焱王的腰部,將他拉回身邊,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聖魂衰竭,精神萎靡,聖血枯萎。”

    焱王身經百戰,十分精明,猜出是哪裡出了問題,道:“那隻箭有古怪,不能讓它靠近。”

    殘牆後方,張若塵卻又已經將青天弓拉開,指向憐後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弓弦聲響起。

    白日箭化爲流光,瞬間衝到焱王和憐後的身前。

    憐後顧不得掌控八塊神骨,抓住焱王的手臂,立即爆發出身法,先一步避開了白日箭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被困的白玉兔子,趁此機會,撞擊在一塊神骨上面,將陣法撕裂開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,攔住它。”焱王道。

    憐後立即飛掠過去。

    可惜,她還是慢了一步,一道白光衝出陣法,捲起一股狂風,從她的身前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白玉兔子逃走了!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:“還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彆着急,你將那兩大高手擋住片刻,貧道有的是手段,可以輕鬆收服帝皇聖玉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手掌向地面一按,頓時,密密麻麻的紫色光絲涌動出來,嘴裡念道:“天羅地網,起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種精妙級的中階聖術,足有上萬道規則融入進聖術裡面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雙手一擡,隨即,一張紫色的大網,從地面飛起,套住了想要遁走的白玉兔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到沒有,這纔是貧道真正的實力。”真妙小道人向張若塵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敢搶本王看中的寶物,找死。”

    焱王將功法運轉一個周天之後,恢復了過來,身形化爲一道火光,打出一道拳印,向真妙小道人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拳,焱王調動真理規則融入其中,比先前那一掌強大數倍。

    拳印還沒有落在真妙小道人的身上,真妙小道人就先慘叫一聲,被拳勁震得飛了出去。那具小小的身體上面,竟是出現了一些裂痕。

    焱王沒有動用真理規則,都能輕鬆擊敗真妙小道人,動用了之後,他們間的差距也就更大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雙眼緊閉,身上的紫芒暗淡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