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失去力量加持,“天羅地網”立即消散,白玉兔子恢復自由,一雙充滿靈性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轉動了一下,化爲一道白光,向廢墟外衝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反應速度極快,在真妙小道人被擊飛出去的那瞬間,他就做出準確的判斷,先一步飛落到白玉兔子的背上,一把抓住它的白色長毛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絕對不能讓帝皇聖玉逃走。

    焱王的雙臂呈合抱之勢,衝到真妙小道人的下方,眼中露出興奮至極的神情。

    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一旦吞服,他立即就能步入真理天域最頂級強者序列,甚至有可能,一舉渡過第六層海域。

    只要渡過第六層海域,就能獲得進入真理神殿修煉三十二個月的時間。出關後,大聖之下,還有幾人是他的對手?

    越想,焱王的心中越是欣喜,血液都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眼看十萬年年份的人形聖芝,就要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驀地,空間微微顫抖了一下,人形聖芝竟是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焱王就像是,突然從天堂,墜落到地獄。

    焱王略微一怔,隨即憤怒到了極點,盯向那個站在白玉兔子背上的人族男子,“空間修士,你竟是一個空間修士,動用神骨,攔住他和帝皇聖玉。”

    在焱王對付真妙小道人的時候,憐後早就已經出手,控制八塊神骨,想要再次鎮壓白玉兔子。

    可惜,白玉兔子的速度奇快無比,只是一瞬間,便是衝出廢墟,逃出了道園,在血土原野上面急速奔跑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它的身上,竟是有一種要被甩飛出去的感覺,連忙使用出一根鎖鏈形態的萬紋聖器,套在白玉兔子的脖子上面,纔將身體穩定住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大聖境界生靈的速度嗎?比我的最快速度,都要快七八倍。憑藉這樣的速度,我動用空間挪移的時間都沒有,估計就已經被鎮壓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白玉兔子只是憑本能在奔跑,並沒有修煉速度類的聖術,否則,爆發出來的速度遠不止此。

    面對焱王和憐後這樣的強者,張若塵不敢貿然使用《時空祕典》。

    他們不像真妙小道人沒有戰鬥經驗,反而警覺性極高,而且神經反應速度遠超常人,瞬間就能逃出《時空祕典》能夠覆蓋的區域。一旦無法困禁住他們,張若塵不僅會暴露《時空祕典》這張底牌,還會陷入被動挨打的局面。

    畢竟,焱王和憐後的修爲,高出他太多。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,呼喚真妙小道人,卻沒有得到迴應。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並不瞭解聖藥的身體,沒有辦法探查它的情況。

    說起來,他和真妙小道人還是有一些交情,自然是頗爲擔憂,害怕真妙小道人的魂靈已經被焱王打得碎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小罐生命之泉,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將其灑在真妙小道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生命之泉,是從接天神木樹根下方流淌出來,張若塵也只收集了這麼一小罐,隨身攜帶,以防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得到生命之泉的致潤,真妙小道人體內的生命氣息,變得稍微濃厚了一些。芝身上的裂口,逸散出白光,在緩緩的癒合。

    “希望還能甦醒。”

    驀地,一股忽冷忽熱的氣流,從背後傳來,令得張若塵臉色一變,連忙將真妙小道人揣進懷裏,回頭向身後望去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後竟是追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他們的速度,能夠追上大聖級別的生靈?”張若塵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後,掌控有一張大聖境界符聖師煉製的“流光符”。那本是他們用來保命的底牌,此刻爲了奪取十萬年古聖藥和帝皇聖玉,不得不使用出來。

    流光符中,不僅具有符銘紋,更是融入有大聖的力量和流光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,若是主動臣服與我們,說不一定能夠保住一條性命。”憐後的一道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他們的速度,遠超聲音的速度,因此憐後使用的是精神力傳音。

    作爲迴應,張若塵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向他們射出一箭。

    憐後和焱王的臉色微變,連忙向側面閃避。

    經這一折騰,雙方頓時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。

    焱王的臉色一沉,大喝一聲:“陰陽生死陣。”

    在焱王和憐後全力以赴催動之下,八塊神骨飛了出去,化爲一個圓形的陰陽印記在天空快速旋轉,爆發出比流光符更快一些的速度,向前方的白玉兔子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陰陽生死陣旋轉起來後,這一片天地都跟着一起旋轉,時而變成白晝,時而變成黑夜,罡風獵獵,雷火交加,眼看就要追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這時,白玉兔子終於奔跑到血土原野的邊緣,前方出現一座巍峨的古山。

    古山有一小半都被黑暗籠罩,黑暗中,電閃雷鳴,彷彿修羅地獄。

    存在於光明中的另外一半山體,則是修築有大量仙宮神殿,光芒萬丈,聖氣噴薄,給人一種神聖不可言語之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露出喜色,雙手抓住鎖鏈,將白玉兔子當成坐騎,想要控制它向古山中衝去。

    進入那裏,或能避開焱王和憐後的追擊。

    一道頗爲熟悉,又極其悅耳動聽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:“小心,那裏是一處兇險至極的遠古遺蹟,有古神留下的銘紋,冒然闖入進去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在古山下,一片七彩斑斕的花海中,停着一輛聖車。

    聖車的前方,停有八隻白羽孔雀,呈扇形站立,每一隻都一塵不染,散發出皎潔的聖光。

    那是天初仙子的座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思一轉,隨即使用出《時空祕典》,將白玉兔子收了進去,隨即展開身法,衝向白羽孔雀聖車,“仙子,焱王和憐後要殺我,救我一命,我助你收取神泉。”

    眨眼間,陰陽生死陣已經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並且向下鎮壓,地面的泥土被席捲而起,發出刺耳的風嘯之聲。

    聖車中,天初仙子的聲音,再次響起:“孔雀開屏。”

    趴着地上的八隻白羽孔雀同時飛了起來,呈孔雀開屏的姿態,爆發出八股洶涌澎湃的力量,與天空的陰陽生死陣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輛白羽孔雀聖車,乃是一件八耀萬紋聖器,由天初仙子這樣的強者引動出力量,可想而知爆發出來的何等強橫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地面,向上望去,八隻孔雀的身軀都有小山那麼巨大,無數銘紋在它們身上交織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八塊神骨和八隻孔雀相互對坑,僵持了大概一個呼吸的時間。

    陰陽生死陣被打得崩裂,八塊神骨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時,焱王和憐後追下來,停在七八里之外,將八塊神骨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看到停在花海中的白羽孔雀車,都是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焱王道:“那個人族小子,乃是本王的獵物,仙子應該不至於因爲他,與我和憐後交惡吧?”

    車中,響起天初仙子的聲音:“他是我們古文明派系的人,既然本天女在這裏,自然是要庇護他。你們二人,給我一個面子,放過他這一次如何?”

    若是別的時候,焱王和憐後還真的不願與天初仙子交惡,先不論她自身的修爲有多強大,僅僅只是她的那些追求者中,就有好幾位的實力,不再他們二人之下。

    但是,那個人族小子的身上既有帝皇聖玉,又有十萬年古聖藥,並且他們將一張珍貴的流光符都使用,怎麼可能因爲天初仙子一句話,就乖乖退走?

    焱王沉聲道:“那個人族小子,我們二人是勢在必得。仙子最好考慮清楚,不要因爲他,得罪了兩尊強敵。”

    憐後的神情媚俏,笑道:“我們並不想與仙子交惡,只要仙子不插手此事,就當我們二人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白羽孔雀車的不遠處,生出隱憂。?畢竟,他和天初仙子,沒有什麼過深的交情,而焱王和憐後又是一等一的強者,天初仙子迫於壓力,很有可能會袖手旁觀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向古山的方向探查過去,暗暗尋找退路。

    只要情況不對,立即遁入古山。哪怕山中有古神留下的銘紋,也比獨自對上焱王和憐後兩大強者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聖車中,天初仙子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既然你們不退,那就戰吧!”

    焱王深深的一皺濃眉,隨即與憐後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衝了出去,不過,卻是衝向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焱王的體內,涌出九種烈焰,將方圓十數裏都化爲一片火海。一尊頭長雙角的火焰巨魔的身軀顯現出來,伸出一隻二十多米長的拳頭,向下方的白羽孔雀聖車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憐後則是爆發出急速,使用八塊神骨,要去鎮壓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憐後還沒衝到張若塵的身前,身後就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。

    那尊火焰巨魔,竟是被白羽孔雀聖車中飛出的一道力量,打得崩碎,化爲拳頭大小的火雨從天而降。就連焱王,也是向後倒飛出去,一直退到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憐後大吃一驚,沒有料到焱王敗得這麼快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一根極細的白色光絲,從聖車中飛出,一直延伸到三十丈外,形成一圈圈光紋,纏繞向憐後。

    “雨絲神劍。”

    憐後認出那根光絲的來頭,俏臉猛然一變。

    憐後不得不放棄擒拿張若塵,施展出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身法,一連呈現出數十道柔美絕倫的身影,不斷躲避白色光絲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躲避了數十個會合,白色光絲便是纏繞在她的腰部,將她扔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落到地上後,憐後看了看自己的腰部,確定自己沒有被雨絲神劍攔腰割斷,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