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竟是以一己之力,擊退了焱王和憐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自己低估了天初仙子,太強了,這種天之驕女,會讓那些活了上千年的老傢伙,羞愧得無顏見人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釋然,天初仙子和大尊、巫神天子,三人一起,敢硬扛半尊大聖遠古兇物,修爲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張若塵修煉的時間,遠不及天初仙子,兩人自然也就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聲音清淡,卻帶有一絲冷意:“剛纔本天女已經留手,你們再不退走,生死自負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強大,遠超焱王和憐後的預估,這兩位在陰陽界縱橫無敵的領袖人物,終於有一種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感覺。

    一直嫵媚性感的憐後,此刻,那張瑩白的臉上,有汗珠滾落。

    但是,要他們二人放棄帝皇聖玉和十萬年古聖藥,又是絕對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全力以赴,引動陰陽生死陣的最強形態。”

    焱王念出一句:“天地分陰陽。”

    憐後移動腳步,每一步都有規律可言,在地上踩出七星路線,隨即與焱王相對而立,念出一句:“萬物分生死。”

    八塊神骨離地飛起,圍繞他們二人的身體,緩緩旋轉起來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後的體內,分別涌出一股浩蕩的陽剛之氣與一股陰寒到極點的氣流,頓時,陰陽生死陣化爲兩條陰陽魚。

    方圓數十里的地面上,時而冰天雪地,時而烈火燎原。

    通過陣法,焱王和憐後的修爲疊加在一起。

    再加上,陣法將神骨中的規則引動出來,天地間的陰氣和陽氣都匯聚了過去,與先前相比,焱王和憐後散發出來的氣息,何止強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這纔是陰陽生死陣的真正形態,焱王和憐後已經化爲陣法的兩座陣眼,並且借來神骨中的力量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這種手段,與宇文靖的那座十二宮神陣有異曲同工之妙,都是遠古祕術,而且,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很明顯是重視了起來,聖車的簾子,被一片聖光,衝得掀了起來。

    聖潔唯美的嬌軀,盤坐在車中,手指上的一枚戒指,化爲白色光絲形態的雨絲神劍,再次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色光絲上面,覆蓋有劍道玄罡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白色光絲只需在地上一劃,就會留下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白色光絲變得密密麻麻,蜿蜒遊走,化爲劍網,將陰陽生死陣緊緊包裹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焱王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陰陽生死陣就像磨盤一般旋轉起來,釋放出一股極其霸道的力量,與雨絲神劍碰撞,發出一連串爆響聲。

    陰陽生死陣撞不穿劍網,但是卻在緩緩向白羽孔雀聖車移動。

    雨絲神劍的確是厲害,堪稱無堅不摧,無孔不入,但是陰陽生死陣外圍的八塊神骨,卻是將之防得密不透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屏住呼吸,心中在思考,使用什麼辦法才能破解焱王和憐後的這一招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吃驚的發現,陰陽生死陣運轉起來後,使得空間變得無比穩固,想要打破空間,毀掉陰陽生死陣太難了!

    除非他的修爲,達到四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還必須是在封神山的外面,纔有可能做到。封神臺的空間結構,本身就穩固異常,修爲不夠高深,根本發揮不出太強的力量。

    或許,只有在凡界,張若塵要對抗他們二人才會輕鬆一些。

    若是不用空間力量,使用別的力量,想要抵擋陰陽生死陣更是難如登天。或許,只有廣寒界的霸主蘇璟那種能夠與九步聖王過招的人物,才能扛得住。

    聖車中,天初仙子依舊是面不改色,反而將雨絲神劍收了回去,“先前倒是小瞧了你們,你們二人的陰陽生死陣,還是挺強。那八塊神骨,應該是一位神的八塊頭骨吧?”

    “神的顱內,自成一片天地。神的頭骨,就是天和地。”

    在講出這些話的時候,聖車上浮現出一層又一層聖力光波,頃刻間,便是達到五層之多,爆發出五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向後倒退,與聖車拉開一段遠遠的距離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想要激發出四耀圓滿力量都難如登天,而且就算激發出來,打出一招之後,體內的聖氣就會耗盡。

    五耀圓滿力量得有多強?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聖車上,浮現出第六層聖力光波。

    不過,這一層聖力光波顯得略微有些暗淡,與六耀圓滿力量比起來,差了那麼一點點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看到聖車上出現第六層聖力光波,焱王和憐後還是大吃一驚,他們的嘴裏各自吐出一口聖血,灑在八塊神骨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陰陽生死陣運轉得更加兇猛,與急速奔跑的白羽孔雀聖車衝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整個天地都變成一片黑夜,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狂暴的力量蔓延而出,衝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逼得張若塵撐起一座劍道領域,纔將那些逸散出來的力量擋住。

    “到底誰勝誰負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緊盯力量風暴的中心。

    漸漸的,黑暗消失,白色的聖光佔據了張若塵的視線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依舊盤坐在聖車中,烏黑色的長髮隨風搖曳,車上的風鈴,響起“叮叮”的聲音,顯得悅耳動聽。

    在她的對面,方圓數裏的大地都是變得坑坑窪窪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焱王的嘴裏淌血,半跪在地上,傷得不輕。

    憐後的嬌小身體,站在焱王的身後,玉手捂着小腹位置,臉色蒼白如紙。剛纔,若不是防禦力強大的焱王,替她擋住了攻擊,恐怕她會傷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憐後的眼眸中,露出既是嫉妒,又是怨怒的神色,道:“天初仙子果然名不虛傳,今天算是見識過了!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憐後一把抓住焱王的肩膀,腳下出現一條陰氣長河,眨眼之間,便是消失在張若塵的視線盡頭。

    “真是厲害,都沒有下車,便是擊敗焱王和憐後。這位天初仙子,與紀梵心一樣,都不是花瓶,而是女王蜂。難怪那麼多天之驕子都在瘋狂追求她們,可以想象,只要能夠娶到她們中的任何一位,都相當於是得到一股巨大的助力。無論是她們自身的實力,還是她們背後的勢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白羽孔雀聖車走了過去,微微拱手,道:“多謝仙子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你先前收走帝皇聖玉的書冊,是什麼寶物?”

    “帝皇聖玉?什麼帝皇聖玉?”張若塵裝出不解的模樣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戴着面紗,看不見她此刻的神情,道:“若不是爲了帝皇聖玉這件至寶,焱王和憐後怎麼可能會拼死與我一戰?你放心,本天女不會搶奪帝皇聖玉,只是對那件能夠禁錮帝皇聖玉的書冊很感興趣而已。”

    兩人是第一次見面,以前根本沒有任何交情,張若塵自然是信不過她。

    帝皇聖玉是可以用來煉製至尊聖器的材料,大聖都很十分動心,她會不想奪取?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十分清楚,天初仙子還要藉助他的空間力量奪取神泉,暫時應該不會強奪帝皇聖玉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矢口否認,道:“仙子莫非指的是那隻白玉兔子?其實,它只是聖玉尊者,還沒有達到帝皇聖玉的級別,要收走它不是什麼難事。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天初仙子的嘴角,有一絲血線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“仙子受傷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輕輕咳嗽了兩聲,笑道:“焱王和憐後都是名動諸天萬界的厲害人物,特別是他們聯手之後,那等實力,即便我沒有受傷,想要收拾他們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在與他們交手之前,仙子就已經受傷?”

    “先前去闖這座古山,被一道古神紋擊中,受了一些傷勢。”天初仙子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明白天初仙子爲何沒有下車與焱王、憐後交鋒,那是因爲,她本就有傷在身,根本無法下車。

    所謂的一些傷勢,應該是相當嚴重纔對。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估計是擔心,我會趁此機會出手對付她,所以纔將身上的傷勢說得像是無關緊要的樣子。”張若塵暗想道。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和張若塵,是同一類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非乘人之危的人,道:“那麼,仙子就先療傷,我在旁邊守着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輕輕點了點頭,隨即合上車簾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開始暗暗思考起來:“帝皇聖玉的存在,肯定是已經被天初仙子知曉。不過,在奪取神泉之前,她應該不會出手搶奪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她又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,即便她知道帝皇聖玉,對我也沒有什麼威脅。只要我搖身一變,她哪裏還知道我是誰?千星天女應該也不會將我的身份告訴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考清楚接下來該如何與天初仙子相處,又該如何脫身,這些種種問題之後,纔是鎮定下來,做到了心中有數。

    焱王和憐後必定不會善罷甘休,先借助天初仙子的力量威懾他們。

    而且,也要藉助天初仙子的力量,才能更加容易取到神泉。

    當然,現階段最迫切需要做的事,應該是儘快突破的四步聖王境界。到時候,遇到焱王和憐後那種級別的強者,纔有一定的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在天初仙子療傷的時候,張若塵將身上提升修爲的聖藥和聖果取出,一一吞服,煉化吸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你們猜,誰會爲張若塵誕生下子嗣?今天公衆號發佈了一位美女,可能就是張若塵孩兒的娘,照片很美,大夥看看可以給幾分?微信搜索“飛天魚”,或者“feitianyu5”,關注即可。)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