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與古文明派系的修士,交易到了大量聖果和聖藥,一直沒有時間煉化和吸收,直到現在,纔開始迅猛提升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將身上的聖果和聖藥,全部都煉化。

    聖道規則增加了接近一倍,總數達到九萬道左右。

    氣海中,通天河變得更加寬闊,九萬道聖道規則就如一條條龍蛇在河中流動,使得張若塵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。

    不過,距離四步聖王境界,似乎還是差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因爲通天河只是變得更加寬闊,河中的規則流動速度,並沒有加快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感受到通天河在悸動,如果再有幾枚絕世聖果,或者年份久遠的聖藥,應該就能突破境界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的修爲境界,已經狂增一大截。現在就算不使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也能輕鬆擊敗青獠牙和宇文靖那樣的強者。

    但是沒有突破境界,與突破境界,顯然是有巨大的不同,兩者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聖車的車簾掀起,三枚聖果和一株六萬年年份聖藥,從裡面飛出來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聲音響起:“拿去,贈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三枚聖果和那株聖藥,立即辨別出,它們的內部,蘊含有極其濃厚的氣息,絕不是在外四園和內四園採摘到,多半是在這片遠古遺蹟中得到的奇珍,每一種都有非凡的價值。

    “果然,天初仙子對我還是有一定的防範,在療傷的時候,也在密切關注我。”

    無論天初仙子抱着什麼樣的目的,她的這一舉動,倒是贏得了張若塵的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畢竟,先前張若塵已經承諾她,會助她奪取神泉,她完全沒必要再拿出價值連城的聖果和聖藥。

    ωwш тt kān C〇

    助張若塵突破境界,對她而言,並沒有什麼好處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多想,本天女只是想要結交一個朋友。本天女也相信晨靜的眼力,能夠讓她看中的男子,絕非是一個陰險小人。”天初仙子傳出一道音波,進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拱了拱手,隨即吞服下一枚聖果,煉化起來。

    第一枚聖果,便是讓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,增加了四千餘道。通天河的悸動,變得劇烈了不少,這是即將突破境界的預兆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接再厲,將剩下的兩枚聖果,與那株六萬年年份的聖藥一起吞服煉化。

    頓時,全身噴薄出璀璨的聖光,大量異香向外瀰漫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他的氣海中,響起一道道雷霆一般的震動聲,全身聖氣時而向外噴發,時而向內收縮,境界還沒有突破,肉身和聖魂卻先一步發生蛻變。

    “從三步聖王,突破到四步聖王,竟然會出現生命層次的蛻變?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只有突破大境界的時候,纔會出現生命層次的蛻變。

    不如:

    魚龍境以下的生靈,只是凡人武者。

    魚龍境的修士,是凡人在向半聖過渡。

    半聖與凡人武者已經是兩種不同的生命層次,壽元大幅度增長。

    聖者和半聖,也是兩種不同的生命層次。修煉到聖王,也與聖者出現明顯的不同,可以活到千年以上。

    但是從三步聖王突破向四步聖王,竟然出現生命層次蛻變,的確是出乎張若塵的預料。

    氣海中,出現更加驚人的變化。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按照《九天明帝經》第八層功法的線路運轉,懸浮在氣海中的淨滅神火,驚人化爲一根根火焰細絲,與聖氣相融,也進入經脈和聖脈。

    最開始,張若塵嚇了一跳,生怕控制不好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因爲,哪怕只是出了一絲差錯,他的經脈和聖脈也會遭受重創,甚至身體都會被焚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遭到淨滅神火反噬,自燃而死的天驕,甚至是蓋世強者,可謂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但是,隨着淨滅神火在體內運轉了一個周天,張若塵驚奇的發現,原本青色的火焰,變成了清白相間的顏色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臣焰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終於發生蛻變,從民焰,晉升爲臣焰。

    張若塵喜不勝收,暗道:“《九天明帝經》竟然還能輔助修煉淨滅神火,提升淨滅神火的層次,太不可思議了!”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全力以赴運轉功法,漸漸的,將體內的民焰淨滅神火,全部都轉化爲臣焰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個層階的提升,淨滅神火的威力,卻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臣焰級別的淨滅神火,將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淬鍊得更加精純,品級又提升了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就是一座爐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則是爐中的火焰,可以將張若塵體內的一切,都淬鍊得更加堅韌,更加強大,包裹聖魂和聖源。

    “體內的聖道規則總數,達到十一萬道,通天河的流動速度明顯加快了不少,應該是已經突破到四步聖王。”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道笑容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翻手就能鎮壓青獠牙,數招之內,就能擊殺宇文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由得想到從青獠牙和宇文靖得來的兩件寶物,於是將之取了出來,準備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青獠牙的那具文字鎧甲。

    此甲,是由三千六百九十三個文字組合而成,每一個文字,既是獨立的個體,也可與別的文字組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單獨一個文字,可以是盾牌,也可以說飛鏢。

    即可防禦,也可攻擊。

    “這些文字很古怪,上面蘊含有大聖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想了想,隨即調動出清白相間的淨滅神火,將青獠牙殘留在文字鎧甲上面的氣息和精神意志煉化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聖氣,注入進文字鎧甲。

    頓時,文字鎧甲竟是分解而開,化爲一個個單獨的文字飛了起來,排列在天空。

    “《明道賦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是驚訝,沒有料到,文字鎧甲竟是一篇蘊含高深哲理的賦文。

    排列在張若塵頭頂上方的那篇賦文,還散發出一股磅礴的大聖偉力,給他造成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聲音響起:“這是一位大聖總結一生修煉成果,書寫出來的文章,蘊含大聖的精神意志和殘力。甚至是大聖的道,與蘊含在裡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點圖。

    這一篇賦,類似崑崙界的儒道至寶——儒祖聖書。

    只不過,書寫儒祖聖術的儒祖修爲登峰造極,威力自然是遠遠超過這篇《明道賦》。

    《明道賦》當然也不弱,當初,張若塵乃是使用出火神鎧甲拳套的力量,纔將它破開,重創了青獠牙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念出一聲。

    懸浮在半空的《明道賦》,發出嘩嘩的聲音飛落下來,覆蓋在張若塵的身上,化爲一具文字鎧甲。

    張若塵細細感受,道:“不愧是代表大聖一生修煉成果的寶物,穿上了它,竟是有大聖殘力加持在我身上。難怪當初青獠牙爆發出來的力量,比我還強大一籌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已經走出聖車,亭亭玉立的站在地上,戴着面紗,身上沒有一絲煙火之氣。

    “仙子的傷勢,已經痊癒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將白羽孔雀車收了起來,道:“恢復得七七八八,已經沒有大礙。明道聖甲是青獠牙的至寶,怎麼會落入你的手中?你不會殺了他吧?”

    “在封神臺殺人,後果很嚴重。再說,青獠牙的實力強大,又掌握着很多保命底牌,以我的修爲,也殺不了他。這套明道聖甲,是我撿來的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自然是不信,但是她卻相當清楚,任何修士在封神臺殺了人,也絕對不會承認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十二塊神骨,遞給天初仙子,笑道:“這也是從同一個地方撿來的寶物,送給仙子,算是回報仙子剛纔送出的聖果和聖藥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宇文靖的十二宮神陣!難道你也殺了宇文靖?”天初仙子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這個人族男子,太膽大包天,神傳弟子都敢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聳了聳肩,道:“都說是撿的。”

    十二宮神陣的確是一套相當厲害的陣法,可以借用出神骨中的規則,引來天地之力。但是,它也是燙手的山芋,天初仙子自然是不會要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嘆一聲:“既然仙子不收,林嶽只能今後再報答仙子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助我奪取到神泉,算本天女欠你一個人情。”天初仙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了天初仙子半晌,纔是幽幽的說道:“我若助仙子奪取到神泉,按照仙子的誓言,難道不是應該嫁我爲妻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眼中,沒有一絲情緒變化,道:“你不是那樣的人。本天女已經看過,你的精神意志極其強大,在大聖之下,我還從來沒有見到過第二個比你精神意志更強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看到的精神意志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你的身上,有掩蓋精神意志的寶物。而且,你好像使用了一種秘術,使得他的精神意志變得模糊不清。但是,我還是能夠看出一些大概。”

    “你認爲本天女爲何一直想要拉攏你,與你交好?其實,就是因爲你的精神意志太強大,像你這樣的人,即便沒有至高圓滿體質,只要這股精神意志不滅,將來一定能夠修煉成傲視天地萬物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擁有你那麼強大的精神意志,怎麼可能被美色所惑?我的那道誓言,對你根本沒有任何作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沒有想到,仙子對我這個無名之輩,竟然評價這麼高,我是不是該受寵若驚呢?”

    “無名之輩?不見得吧!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神情肅然,隨即又道:“其實,本天女更加好奇,你是如何將精神意志,錘鍊到現在這種強度?就算是神威加持在你身上,估計也無法讓你屈服。”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