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一個人受的挫折和折磨足夠的多,還能堅強的活着,精神意志自然也就變得強大。”張若塵苦笑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心知,此人多半是有很多不爲人知的故事,倒也沒有多問,道:“我們登山吧!古山頂部,應該就是神泉的泉眼。”

    “神泉位於這座古山中?”

    張若塵詫異,擡頭向上眺望。

    眼前這座古山高不可攀,一半黑暗森然,一半神聖宏偉,根本就不像是遠眺時看到的那座小山丘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望向山頂,道:“你看,紫青色的神霧,正從山頂飄落下來。”

    在古山最頂端的位置,果然被紫青色的霧氣籠罩,並且,霧還在向山下蔓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仙子不是說,古山中有神留下的銘紋嗎?我們這麼去闖,萬一觸動神紋,豈不是要死在山中?”

    “先前,本天女是因爲不知道古山中有神紋,纔會被神紋的力量擊中。既然已經知道,自然是有辦法抹去神紋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白衣飄飄,香風四溢,走在前方,踏上了進山的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追了上去,道:“仙子,我有一些煉器戰士,可以由它們在前面開路,這樣會更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張若塵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十二個鐵球,鐵球落地,立即變成一位位人形金屬戰士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半晌後,一位煉器戰士的腳下,出現一道道複雜的紋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縷遠古殘留下來的神力,擊中煉器戰士,將它劈得碎裂而開,其中一些金屬骨骼更是融化成了液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一凝,暗暗推算,如果剛纔那道遠古神力擊在他的身上,即便他穿着文字鎧甲,估計身體依舊會被擊穿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黛眉輕輕一皺,隨即取出一隻紫色的瓶子,從中倒出一滴暗紅色的液體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液體落到地上,立即發出腐蝕性的聲音,竟是將神紋融化。

    要知道,神紋是由神刻畫出來的銘紋,即便是大聖也很難將其摧毀。這裡的神紋,即便是過去了超過十萬年,威力大減,但是卻依舊蘊含神的精神意志,哪有那麼容易將其融化?

    天初仙子看出張若塵的心中所想,道:“這是使用地獄界一位魔神的血,煉製出來的液體,可以腐蝕世間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兩人繼續登山。

    漸漸的,古山中出現了一些宮殿式的建築,一磚一瓦都是採用極其珍貴的材料煉製出來。這裡的殿宇,保存得較爲完整,其中一些宮殿羣中,還有聖果的幽香飄散出來。

    但是,那些宮殿羣都有遠古兇物在巡邏,張若塵和天初仙子不想節外生枝,直接繞開,向山頂攀登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,胸口傳來輕微的蠕動,臉上露出喜色,伸出一隻手探了進去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虛弱的聲音,隨之傳出:“真妙,真妙,貧道竟然又活了過來,張若塵,是你救了貧道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覺得,還有別的人會救你嗎?”張若塵傳音。

    “說的也是,若是換做別的修士,估計都已經趁此機會將貧道給吃掉。而你,在貧道受了重傷的時候,竟然使用了某種藥液,幫助貧道修復元靈,重新孕育出生機。不錯,不錯,貧道沒有看錯你。”真妙小道人嘿嘿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某種藥液?那是我僅存的一點生命之泉,本來是留給自己的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從張若塵的懷中爬出來,笑道:“所以說,患難見真情啊!你對貧道,絕對是真愛,貧道已經看出來了!咦!她不是古文明派系的那位仙子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察覺到了什麼,轉過身盯向真妙小道人,道:“十萬年古聖藥。林嶽,你身上的寶物,還真不少。不過,那株十萬年古聖藥相當古怪,它的精神意志,比你還要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提醒道:“事實就是如此,你還是提防着它一些,別變成了它的養料。”

    “挑撥離間,這個……這個女人在挑撥離間,千萬別信她。貧道只是一株性格溫和的芝,又是食聖花那種兇性植物。”真妙小道人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不再多言,繼續前行,只留下一道曲線柔美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真妙的精神意志很強大?”張若塵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這株通靈聖芝每次被鎮壓後,立即就認慫,一點寧死不屈的氣概都沒有,怎麼可能具有強大的精神意志?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立即解釋道:“千萬別信她,她就是想要離間我們,擔心我們聯手之後,對她造成威脅。黃蜂尾上針,毒不過婦人心。”

    到達山腰的位置,真妙小道人跳到張若塵的肩膀上面,時而用鼻子嗅,時而向四周觀望,隨即向張若塵傳音:“此地離真妙道觀很近,我們怎麼會來到這裡?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肅然的說道:“當然確定,貧道在真妙道觀一帶可是待了十萬年。再往上走,將會非常危險,你們到底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突然,走在前方的天初仙子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有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沉凝,加快腳步,追上了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只見,前方的地面上,躺着一具殘破的屍體,半個身軀都變成了血肉碎片,可謂是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仇骨,怎麼會是他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仇骨是古文明派系請來的空間修士之一,在空間之道上面的造詣頗爲不凡,擁有一雙可以“縮地成寸”的鐵靴,與一根能夠引動“重力空間領域”的龍頭柺杖。

    可惜,這兩件空間寶物,都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殘屍的旁邊,檢查了一番,道:“不是被遠古兇物殺死,應該是人爲。”

    “是顧馮,他的精神意志殘留在這裡,而且還帶有殺氣。”天初仙子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好奇的問道:“顧馮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,似乎仙子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顧馮是奼界一座遠古邪教的翹楚,性格囂張狂妄,品行極端低劣,好色入命,可是,實力卻是詭異莫測。曾經,他採補了一位大聖的嫡女,遭到大聖分身的追殺,竟然活了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此後,顧馮憑藉他那高深的用毒技藝,在那位大聖的聖域,投放了七枚和合丹。頓時,整個聖域內的所有生靈,全部都受毒素的影響,失去理智了一般,變成只知道交配的動物,鬧出很多醜聞,讓那位大聖顏面盡失。”

    “從此之後,此人的名聲變得更大,誰都不願得罪他,以免遭到他的報復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人,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遭到他的報復,即便是大聖都會相當頭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感嘆,這個顧馮倒是一個厲害人物,竟然連大聖都拿他沒轍,反而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天初仙子沿着地上的血跡,走進前面的一座宮殿羣,很快又在地上看見了第二具屍體,第三具屍體……

    普善大師和李清海都已經隕落,身體殘破不堪,身上的血液還在向外滴淌。

    當看見第四具屍體的時候,張若塵和天初仙子都是怔住。

    是顧馮。

    顧馮的胸口,有一個透明的大洞,碗口那麼大一片的血肉消失不見,包括他的心臟。顧馮的雙眼瞪大,盯着上空,眼中帶有一抹驚駭至極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他死之前,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相當可怕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連大聖分身都殺不死的顧馮,竟然死在這裡,難道他是遇到了大聖級別的遠古兇物?”天初仙子變得萬分警惕起來,觀察四周。

    張若塵檢查顧馮的屍體,嘴裡發出一聲輕咦:“他是被空間力量殺死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搬開顧馮的手指,發現他掌心的那道空間烙印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古文明派系邀請的六位空間修士之中,還有一人是誰?”

    “空間神殿的魔小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但是以她的修爲,就算是偷襲,也不可能殺得了顧馮。除非,她隱藏了修爲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體內的精神力,微微悸動了一下,臉色猛然一變,連忙蹲下身,伸出手指**到顧馮的傷口位置。

    果然,那股熟悉的精神力波動再次出現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她,不可能吧,她怎麼敢來天庭界?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在這片宮殿羣的一座古老塔樓上面,魔小菇站在窗戶的後面,盯着遠處的張若塵和天初仙子,嘴角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:“顧馮這個白癡,竟然敢打本公主的注意,死有餘辜。不過,這兩個人倒是有些難對付,還是用毒吧!”

    魔小菇將從顧馮身上得來的空間儲物器皿擺放在身前,取出一瓶又一瓶毒液和毒丹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那個魔小菇,應該是修煉了某種相當厲害的功法,而且也瞭解本天女的能力,竟然掩蓋了身上的精神意志。不過,本天女還是能夠探查到,她就藏身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實在是抱歉,這兩天食物中毒加上重感冒,一直都躺在牀上,根本碼不了字。本來想在章節裡面說一下,但是,每一次發單章,整本書的章節都會錯亂,所以就在微信公衆號上面說的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,雖然依舊全身乏力,腦袋昏昏沉沉,但是還能堅持碼字,就先更新一章。待會如果狀態還可以,會寫第二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