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橫拍出去,擊在森域聖王的左臉,打得顴骨塌陷,滿嘴流血,脊梁骨都發出「咯咯」的聲音。

    森域聖王只感覺聖魂震蕩,眼前昏黑,全身精神力和聖氣都被打散。

    畢竟是真理神殿主持的封神台大會,張若塵並沒有殺死森域聖王和洛奇聖王,只是使用出縛聖索困住他們,將他們扔進了水星葫蘆裏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項楚南,好奇的問道:「楚南,你怎麼會恰好出現在這裏?」

    「哪裏是恰好?我有千里眼,在數百裏外就看見你和弟妹遭到五隻鳥人的針對,所以,立即飛奔而來,助你們一臂之力。哪裏知道,五隻鳥人這麼弱?根本不用我出手,你們就能將他們打趴下。」項楚南臉上露出很不過癮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的道:「他們可不是什麼鳥人,而是四大主宰世界之一天堂界的天使。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裏,不要參合這件事,否則會給自己惹來大禍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項楚南的頭髮都要豎立起來,有些怒意,道:「說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我項楚南還會退縮不成?男子漢大丈夫說話,一口唾沫一口釘,天堂界的天使又如何,老子不怕他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着項楚南,心中彷彿是有一根弦被觸動到。

    「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」這是多麼難得的一句話,特別是在大難臨頭的時候聽到,更是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如果說,以前張若塵還覺得與項楚南、風岩結拜,有些兒戲。那麼現在,他卻是不得不正視這一段情義。

    「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」這幾個字,刻在了張若塵的心中。

    「好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」

    不想夜長夢多,張若塵收回水星葫蘆,帶着木靈希和項楚南沖入進河床上的那個洞穴裏面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河道上游的聖泉瘋狂涌下來,使得乾枯的河道,又變得水波滌盪。

    「唰唰。」

    一道道生靈的身影,從四方飛掠過來,出現在河道的兩畔,眼中露出遲疑的神色。他們也很想衝進那個洞穴,但是,卻又忌憚張若塵三人的強大戰力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五位天使族聖王都被輕輕鬆鬆鎮壓,誰還敢去與他們爭奪寶物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東園,一座遠古神土葯園中,蘭斯白見到了四翼猩紅天使,孽戰。

    孽戰的身形高大,肩寬體闊,背上的兩對猩紅羽翼展開,宛若兩片血雲將他的身軀包裹,充滿嗜血之氣。

    除了孽戰,在場還有近百位實力強大的生靈,都是來自與天堂界交好的大世界。

    其中,一位頭上沒有長五官的僧人,與孽戰並肩而立,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,不在孽戰之下。

    此僧,名叫「無相」。

    他們這群生靈,將遠古神土葯園團團圍住,不準別的大世界的生靈闖入,獨霸葯園的聖葯。別的那些大世界的修士,忌憚天堂界的實力,皆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蘭斯白趕到的時候,神土葯園中的聖葯,已經被他們採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孽戰的身上,湧出一道衝天血光,沉聲道:「竟然敢主動攻擊天堂界的天驕,對方是什麼來歷?難道是排名前一百位的大世界的神子神孫?」

    一般來說,只有排名前一百位的大世界的修士,才敢與天堂界扳手腕。而且,那還是被迫反擊,而不是主動攻擊。

    主動攻擊,就是挑釁,後果相當嚴重。

    蘭斯白咬牙切齒的道:「他們肯定不是來自排名前一百位的大世界,相當陌生,應該是某座不知名弱界培養出了的頂尖強者。」

    無相僧人的腹中,傳出一道聲音:「剛才你說,他們掌握著一隻葫蘆聖寶,能夠將聖王都收進去?」

    「沒錯,那隻葫蘆,肯定是他們在封神台找到的絕世奇珍,威力強大,散發出來的水屬性氣息,比水屬性的十萬年聖葯還要濃厚。」蘭斯白的腦海中,浮現出水星葫蘆懸浮在半空的畫面,心中生出強烈的佔有慾。

    無相繼續問道:「聖泉河流底部的洞穴,又是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蘭斯白露出相對憤怒的神情,道:「那座洞穴中有神光逸散出來,也有濃郁的葯香瀰漫,裏面多半有十萬年古聖葯。本來是我們先發現那個洞穴,可是那三人相當蠻荒霸道,而且卑鄙無恥,在我們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,直接出手偷襲。否則,以我們五人的實力,怎麼可能會敗得那麼慘?」

    孽戰能夠成為猩紅四翼天使,自然是相當精明,聽出了幾處漏洞,並且從蘭斯白的一些微妙神情,大致猜測出整個事件的真相。

    蘭斯白等人,仗着有強硬的背景,更有天堂界修士的身份,平時已經習慣在弱界修士的面前作威作福,甚至強取豪奪。

    這一次,多半是看上了別人的葫蘆聖寶,想要搶奪,才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當然,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,洛奇聖王和姬婭聖王等人的確是有非同一般的身份,孽戰做為天堂界鎮守在外四院的頂尖強者,自然不能坐視不管。

    無論是對是錯,天堂界做為主宰世界之一,絕對不能吃虧。

    而且,孽戰對那隻葫蘆聖寶,還有神秘洞穴,也相當感興趣。

    孽戰沉哼一聲:「竟然敢對天堂界的修士下狠手,無論他們是誰,都必須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。否則,天堂界的威名何在?蘭斯白,帶路。」

    蘭斯白的心中大喜,有孽戰出手,那個人族書生和黑愣子死定了!葫蘆聖寶多半要落入孽戰的手中,但是,那位鳳凰族的美貌女子,他卻可以趁機降服,收入寵妾。

    先前,那位鳳凰族美貌女子一擊差一點將他擊傷,蘭斯白一直懷恨在心,待會兒得讓她哭着求饒才行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蘭斯白的嘴角,邪異的上翹。

    由蘭斯白帶路,孽戰和無相帶領十數位聖王境界的強者,直向聖泉河流急速趕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第一個進入洞穴,濃郁的葯香幾乎凝成液態,吞吐一口氣,體內的臟腑如同是被洗鍊了一遍。

    「莫非真的有十萬年古聖葯?」張若塵的心,猛烈跳動。

    越是向洞穴深處走去,裏面的空間越來越大,四方的石壁表面流動着神光,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常年在神氣中蘊養,石壁竟是比聖鐵還要堅硬。

    木靈希有些疑惑:「這座洞穴到底是天然形成,還是人力開鑿出來?」

    「啪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揮斬出手,擊在石壁上面。

    石壁上,只是出現一道三尺深的劍痕。有紫色的氣流從劍痕中湧出來,沒過多久,那道劍痕竟然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「竟然還能自我修復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抿了抿厚厚的嘴唇,警惕起來,覺得這座洞府實在太詭異,說不一定會遇到不可測的兇險。

    洞穴中,充滿紫色、紅色、青色的光霧,並且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濃厚的光霧,能夠阻擋修士的視覺和精神力,即便以張若塵的天眼,向前看去,也只能看到一片氤氳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遭遇危險的可能性越大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走在最後方的項楚南,嚎叫了一聲:「聖葯,萬年聖葯。」

    隨後,這個黑愣子越過張若塵和木靈希,向前狂沖。

    「他的那雙千里眼竟然這麼厲害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看到聖葯的影子,但是卻相信項楚南的眼睛,於是,也加快腳步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前方,洞穴變得更加開闊,寬度達到五十多米,在光霧中,有很多紫色、紅色、青色的光點在閃爍。

    每一粒光點,都是一株聖葯。

    項楚南不斷發出嚎叫聲,欣喜若狂:「還真是一處無上寶地,若塵兄弟、弟妹,趕緊採摘,這一次咋們賺大了!」

    項楚南回頭一看,嚇了一跳。只見,洞穴中,出現了六十四個張若塵,正在瘋狂猜測聖葯。

    「竟然使用精神力分身採藥,這不公平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急得滿頭大汗,立即手忙腳亂的採摘聖葯,生怕採藥的速度輸給了張若塵。不過,雙手難敵一百二十八手,張若塵的採摘速度,遠不是項楚南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「不用着急,這座洞穴中採摘到的聖葯,我們三人平分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項楚南大喜過望,道:「若塵兄弟厚道,這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哈哈。」

    木靈希沒有採摘,而是守在一旁,耳朵貼在石壁上面傾聽,突然,俏臉猛烈的一變,道:「有大批修士進入洞穴,正急速向這裏趕來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提起大鐵鎚,大嗓門吼了一聲:「不要命的人還真多,我現在就去鎮壓他們。」?正在採藥的張若塵,眉頭一皺,道:「回來。先前我們三人輕鬆擊敗天堂界的五位聖王,一般的修士還不敢闖進來。我想,進入洞穴的修士,多半是蘭斯白請來的天堂界高手,」

    天堂界與依附於天堂界的大世界,可謂是高手如雲,就算項楚南的戰力再強,也不可能以一打一群。

    「好吧,暫時放過他們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全速肌肉鼓脹起來,散發出黑芒,揮出大鐵鎚,轟擊在洞穴的石壁上面,竟然將堅硬的石壁砸得不斷垮塌,很快就將洞穴堵住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的心裏微微一驚,「這個黑愣子的力量,有些變態啊,以前倒是低估了他。」

    木靈希的秀眉微微一蹙,道:「項大哥,你將洞穴堵住,我們從哪裏出去呢?」

    「啊?」

    項楚南微微一愣,很顯然,根本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的聲音,傳入他們二人的耳中,帶有幾分驚異和喜悅:「竟然真有十萬年古聖葯。」y7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m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