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紫光穿透憐後的腹部後,又是轟擊在地面,頓時數十丈外,響起一聲振聾發聵的爆響,周圍這一帶的宮殿羣都在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憐後的雙腿站立不穩,半跪在了地上,手掌摸着腹部的血窟窿,眼中露出驚懼的神色:“至尊之力……是至尊聖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啊!哈哈!沒錯,就是至尊聖器,現在知道貧道的厲害了吧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一隻手背在身後,一隻手託着紫金八卦鏡,傲氣凜然的走出真妙觀,將鏡面對着憐後,又道:“這世上有些生靈,你是惹不起的。張若塵,你說怎麼處置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了一個白眼,道:“誰叫你喊出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微微一驚,連忙捂嘴:“對啊,不能暴露你的身份,現在怎麼辦?殺人滅口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只能這樣了!”

    雖然憐後早就有所猜測,但是,真正確定眼前這個男子就是張若塵後,心中依舊是無比吃驚。這纔過去多久,張若塵竟然從一個半步聖王,成長到可以與她叫板的程度。

    她終於有些明白,爲何商子烆都會勞師動衆去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個小子,的確是一個越早除掉越好的危險人物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調動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鏡面上,一座八卦虛印顯現了出來,緩緩的旋轉。

    憐後心知擋不住至尊聖器,連忙道:“且慢,你們不想救天初仙子了嗎?她現在肯定已經落入我們的人手中,你們殺了我,就等於失去一個與亡天、焱王談條件的籌碼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點了點頭,盯向張若塵,道:“她說的好像……也有一點道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調動淨滅神火,煉化體內的和合丹丹毒。可是,丹毒卻是作用於聖魂,淨滅神火剛剛靠近過去,丹毒還沒有被煉化,聖魂就已經開始分解。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說她有化解和合丹丹毒的辦法,看來只能儘快趕回去,將她救出來才行。”張若塵的心中,剛剛生出這樣一個念頭,一股凌厲的陰風,便是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繃緊神經,向對面盯去。

    只見,原本受了重傷半跪在地上的憐後,爆發出閃電般的速度,向真妙小道人攻了過去。她的雙臂變得細長,宛如兩根數丈長的白練,十指捏成爪形,竟是想要奪取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相當清楚,真妙小道人缺乏戰鬥經驗,近距離交手,絕不是憐後的對手。

    一旦讓憐後將紫金八卦鏡奪走,別說是去救人,他和真妙今天能不能活着離開都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全力以赴調動空間力量,雙手合在一起,向憐後的背部一斬。

    一道長達丈餘的空間裂縫顯現出來,直向憐後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憐後的眼睛餘光先後瞥了一眼,露出陰寒之色,“張若塵,等到本後奪取了至尊之器,先廢了你全身經脈,看你還怎麼動用空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摘星手,擒拿。”

    憐後到達真妙小道人的面前,雙手的手掌周圍流動着數千道聖道規則,交織成一張無形的大網,將真妙小道人籠罩。

    而此時,空間裂縫距離她還有三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貧道是沒有準備好,纔會被那個什麼王一拳打成重傷。現在,貧道是巔峰狀態,可沒有那麼好欺負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腳步橫移,化爲一道紫色流光,避開了憐後施展的擒拿聖術。隨後,它出現到憐後的右上方,掄起紫金八卦鏡,猛然一擊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憐後的右臂爆碎,化爲一團血霧,頓時嘴裡發出慘呼聲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從後方飛來的空間裂縫越來越近,眼看就要斬在她的身上,憐後只得扭動纖腰向左側避退。幸好她修煉了中階聖術級別的身法,幾乎是心念一動,身體便是消失在原地,總算避開了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已經受了重傷,不可能對付得了張若塵和那株十萬年古聖藥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被擊穿的腹部,還是被打得消失不見的右臂,都讓憐後感覺到極爲疼痛,雖然心中無比委屈和怨恨,卻又不得不全力以赴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不逃,說不一定今天會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堂堂陰陽界的領袖,讓邪道修士都聞聲色變的憐後,竟然被一個後起之秀和一株十萬年古聖藥打得只能逃命,這次丟臉真的是丟大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纔想逃,遲了!”

    憐後的身前,出現一道空間波動。

    一隻熊熊燃燒的鐵拳,從空間波動的中心位置打出,形成一圈環形火焰雲,打得憐後倒飛了回去,轟隆一聲,撞擊在真妙觀的牆壁上面。

    憐後的身體上,出現數十道血紅色裂縫,如同是一件即將破碎的白色陶瓷。

    憐後身上的裂縫,不斷滾落下血珠,趴在地上,顫聲道:“張若……若塵,殺了我,對你沒有半點好處。留我一命……本後可以做你的……僕從……聽你使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冷漠,走到憐後身前,手心浮現出一大片淨滅神火,擊在了憐後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一個呼吸的時間後,憐後的身體被燒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雙手拍掌,道:“你小子夠狠啊,辣手摧花一點都不手軟,老實說,剛纔憐後答應臣服的時候,貧道都有些心動。其實,貧道現在很是懷疑,你是不是真的中了和合丹的毒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的銳利光芒消失,眼神變得有些混亂,連忙揉了揉太陽穴,才又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連忙躲到遠處,道:“你到底還挺不挺得住?別到時候丹毒發作,對貧道做出什麼過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挺得住,走,我們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,努力瞪了瞪眼睛,隨即拖着真妙小道人,再次向古山上衝去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趕到與天初仙子分開的地方的時候,那裡已經變成一片廢土,全是殘垣斷壁,就連宮殿羣都被摧毀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來遲了嗎,戰鬥已經結束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鼻子,在地上嗅了嗅,隨即從一堆碎石中,挖出一根血淋淋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焱王的手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斷臂,查看切口,道:“是被天初仙子的雨絲神劍斬斷。”

    “地上有白羽孔雀聖車的車輪印,那位天初仙子肯定是逃走了!”真妙小道人又有新的發現。

    “跟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腿,浮現出鸞鳳虛影,化爲一連串殘影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概追了七十多裡,張若塵察覺到焱王和亡天的氣息,連忙放緩速度,並且激發出佛帝佛珠的力量掩蓋身上的氣息。

    此地,是古山中的一座山谷,谷中全是紫黑色的岩石,岩石的表面流動着金屬光澤。

    在山谷中,最陡峭的一面石壁上,有一個七八米高的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的內部,不斷有颶風吹出,風勁化爲了罡氣,鋒利程度堪比劍聖施展出來的劍道玄罡。若是一兩道罡氣也就罷了,以焱王和亡天的修爲,完全可以抵擋。

    但是,每時每刻從洞中飛出的罡氣,竟是多達上百道。即便他們二人的身上寶物很多,也肯定擋不住幾波,自然也就不敢冒然闖入進洞穴。

    山谷中,焱王活動着重新生長出來的右臂,問道:“想到進入山洞的辦法沒有?”

    亡天的臉,僵硬如鐵,搖了搖頭,道:“剛纔我用一件四耀萬紋聖器去開路,只是前進了十多步,四耀萬紋聖器就被毀掉。除非有至尊聖器開路,否則大聖之下的生靈闖入進這座洞穴,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來。”

    焱王道:“也就是說,洛姬那個賤人多半已經死在裡面?”

    亡天搖了搖頭,道:“洛姬的白羽孔雀聖車是八耀萬紋聖器,即便是罡氣,也很難將其擊穿。不過,山洞中的風勁十分詭異,有的渦旋飛行,有的逆向飛行,憑藉一件八耀萬紋聖器,她是逃不出來的。躲進這座山洞,她就是在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焱王咬了咬牙齒,露出十分怨惱的神色:“真不知道這個賤人是如何避開了六慾戒蠱,害得本王差一點就死在她的雨絲神劍之下。”

    先前,焱王施展出六慾戒蠱後,聽到聖車中天初仙子倒地的聲音,立即就想登上聖車。

    但是他拉開車簾的那一瞬間,卻吃驚的發現,天初仙子依舊坐在車中,並不像是中蠱了的樣子。

    焱王意識到危險,心中暗罵一聲“戲精”,隨後向後倒射出去。即便如此,從聖車中飛出的雨絲神劍,還是斬斷了他的一條手臂。

    щщщ• TтkΛ n• ℃O

    緊接着,白羽孔雀聖車中,便是飛出一張又一張攻擊符籙,形成強大的攻擊力量,讓亡天和焱王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天初仙子駕着白羽孔雀聖車便是一直逃到了這裡,衝入進那座山洞裡面。

    山谷頂部,張若塵站在一方巨石的後方,看着谷中的亡天和焱王,十分疑惑:“怎麼只有他們二人,魔小菇去了哪裡?”

    相對來說,張若塵覺得,能夠操控大聖兇物的魔小菇威脅更大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搓了搓手掌,笑道:“管她去哪裡了,反正我們有至尊聖器在手,有什麼可懼?貧道已經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先解決掉這兩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和合丹丹毒爆發得越來越兇猛,精神意志變得越來越弱,的確沒時間繼續等下去,眼神一沉:“一起催動紫金八卦鏡,先鎮殺亡天,再收拾焱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