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焱王失去了耐心,道:“既然她逃不出來,不如我們先去去神泉?”

    “的確沒必要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……不過,憐後這麼久還沒有回來,會不會發生了什麼意外?”亡天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“對付一個只有三、四步聖王境界的小子,能發生什麼意外……對啊,對付一個三、四步聖王境界的小子,她怎麼這麼久都還沒有回來?”

    焱王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,兩條濃黑的眉毛緊緊皺起,更加迫切想要離開山谷。

    突然,亡天敏銳的察覺到,天地間的聖氣,正在向這座山谷中急速匯聚過來。他連忙擡起頭,雙瞳快速收縮,沉聲:“快走,立即離開這裡。”

    亡天和焱王的身上,都釋放出明亮的聖芒,化爲兩個光團,急速向山谷外衝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山谷的上方,一個紫金色的八卦印凝聚出來,將亡天和焱王頭頂上方那片天空完全覆蓋,讓本就呈紫黑色的山谷變得更紫了幾分。

    八卦印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變得越來越強,更是散發出一絲至尊之威。

    亡天和焱王的臉色,變得越來越難看。

    眼看他們二人就要逃出山谷,上空的八卦印記中,飛出兩道至尊之力,直衝他們的頭頂。

    亡天和焱王各自打出數件萬紋聖器,但是剛剛與至尊之力觸碰,那些萬紋聖器便是破碎而開,化爲一塊塊廢鐵,從天空掉落下來。

    焱王的速度稍微慢了一點,立即背上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兩人不得不退回山谷,亡天的衣袖中,飛出二十七條“黑色巨蟒”,圍繞他和焱王飛行了一圈之後,插在地上,化爲二十七杆迎風招展的鐵蟒陣旗。

    焱王則是打出四塊神骨,化爲四座神骨小山,立在四個方位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他們二人慌亂的內心,才變得稍微鎮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亡天揚聲道:“我是瑞亞界的亡天,到底是何方高人在催動至尊聖器?”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,今日貧道要除魔衛道,滅的就是你亡天。”真妙小道人那公鴨子一般的聲音,響徹下方的山谷。

    亡天的心猛然一沉,對方似乎不是爲了殺人奪寶,而是單純想要殺他。

    半空的八卦印記旋轉起來,向下鎮壓,天空變得越來越低,亡天和焱王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巨大。二人不得不全力以赴運轉聖氣,控制陣旗和神骨與八卦印記對抗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至尊之力完全爆發出來,鎮壓得二十七杆鐵蟒陣旗接連不斷爆碎。

    奇異的是,這座紫黑色山谷的地質異常堅硬,在至尊聖器的鎮壓下,竟然都沒有破裂。

    亡天和焱王發出一道道吼聲,將各種底牌手段紛紛施展了出來,與八卦印記對抗,竟是將八卦印記給擋住了片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都是拼盡了全力,全身聖氣就像大河一樣流動,源源不斷打入紫金八卦鏡,死死的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這是殺死亡天和焱王的最佳時機!

    若是換做是在別的地方,即便他們掌握着至尊聖器,也未必能夠滅殺這兩位強界的領袖。

    至尊聖器的威力雖然強大,但是,對聖氣的消耗也相當巨大,所以必須趕在聖氣耗盡之前,將他們二人鎮殺。

    就看誰先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變得通紅,不斷大吼:“殺!殺!殺!”

    一方面,他是真的十分想要除掉亡天,斷去商子的一臂。另一方面則是,張若塵體內的丹毒已經完全爆發,有些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也受影響,大聲嚷嚷:“殺殺殺,給貧道都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終於,八卦印記轟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焱王那三米高的健壯身軀,就像是西瓜一般炸裂而開,變成了血肉碎塊。

    亡天的身上有多種護身寶物,皮膚上更是刻有神紋,可是,遭到至尊之力的攻擊,還是七竅流血,重重的倒在了地上,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收回紫金八卦鏡,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立即飛到山谷底部。

    亡天的黑色聖衣變得破破爛爛,皮膚上,有一道道玄奇的神紋在沉浮,這位真理天域最頂級一線的強者,此刻便是一動不動的趴在張若塵腳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亡天的那柄佩刀撿了起來,捏在手中揮動了一下,頓時,有刺耳刀鳴聲響起:“原來是七耀萬紋聖器,難怪能夠從至尊之力的轟擊中保存下來。”

    亡天的那柄無盡刀,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。

    亡天伸出一隻手,抓住張若塵的腳,氣若游絲的道:“那是……我的刀……還給我……”

    隨着亡天甦醒,那柄無盡刀的器靈,竟然也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刀身,猛烈震動,刀鋒上面浮現出一層黑色的刀罡,竟是向張若塵的脖頸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強行掌控住刀身,隨後釋放出淨滅神火煉化刀靈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驀地,刀靈,從刀中飛出來,竟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。

    無盡刀的刀靈,修煉出了刀靈道體,而且擁有極其強大的戰力。它以手爲刀,向張若塵的腰部橫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,一隻大手伸了出來,使用火神鎧甲拳套將刀靈的脖子一把擒住,將它提到半空:“區區一個刀靈,也敢與我交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另一隻手,打出一道空間力量,落到亡天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亡天背部上方的空間崩塌,將他的身體撕裂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啊……主人……”刀靈大吼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刀靈重新打入進無盡刀,又將無盡刀收入進空間戒指,自言自語的道:“以後再來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石壁上的山洞,發出刺耳的風嘯聲。

    鋒利的風勁,不斷向外吹出,使得整個山谷都變成一座風谷。聖者境界之下的生靈,進入山谷,瞬間就會被這裡的風勁殺死。

    “根據焱王和亡天所說,天初仙子應該是逃進了山洞裡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文字鎧甲,向山洞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在距離山洞,還有六七丈的位置,尖銳的破風聲響起,隨即,風勁凝成的罡氣,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打得張若塵倒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眼赤紅的瞪了過去,真妙小道人立即閉上嘴巴,隨後笑道:“你現在的狀態太差,還是貧道使用至尊聖器在前面開路,這樣要穩妥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至尊聖器開路,我也能進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《時空秘典》,將書冊翻開,頓時多元空間呈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多元空間的包裹之下,張若塵闖入進山洞,消失在了洞口。

    “糟了,糟了,張若塵這個傢伙很明顯是被丹毒影響了心境,變得十分偏激,這個時候,讓他找到了天初仙子,還不是乾柴遇烈火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雖然嘴上說着“糟了”,臉上卻是露出古怪的笑容,不緩不急的取出紫金八卦鏡,正要進入山洞。

    在它身後,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:“乾柴遇到烈火,這樣的好戲,我們怎麼能錯過呢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身形一震,正要催動紫金八卦鏡,突然,一股浩蕩的大聖威能從天而降,落到了它的頭頂。

    那是一隻白骨大手,就放在它的頭頂上方,只要它敢妄動一下,下一刻,恐怕就要被拍碎成藥粉。

    魔小菇對着真妙小道人眨巴了一下眼睛,隨後就去奪它手中的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死勁搖頭,可憐巴巴的道: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這是貧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很不客氣的將紫金八卦鏡奪走,捏在手中把玩,隨後,輕嘆一聲:“可惜不是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大聖骷髏的手掌,就懸在真妙小道人的頭頂,使得真妙小道人渾身無法動彈,只得站在一旁不停磨牙,一副想要咬死魔小菇的模樣。

    魔小菇輕輕點了點頭,道:“算一算時間,也該差不多了!沒想到,最終還是便宜了林嶽這個傢伙,走吧,再遲,好戲就全錯過了!”

    大聖骷髏的身軀不斷縮小,變得七米高,在前面開路,魔小菇和真妙小道人緊跟其後,走入進了山洞。

    和合丹的丹毒,影響了張若塵的精神意志,使得他的意識變得相當模糊。

    在山洞中,也不知走了多久,前面出現一輛聖車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那是他尋找的目標,立即趕了過去,只要找到天初仙子,應該就有辦法化解體內的丹毒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纔剛剛進入聖車,鼻尖便是聞到令他迷醉的女子幽香,聽到令他大腦一片旖旎的女子笑聲,漸漸地,他的意識,變得更加模糊。

    在這模模糊糊之中,張若塵做了一場春夢。

    夢中,他揭開了一位姿容絕美的女子的面紗,還有她那一層層纖薄的衣衫,兩人的肢體緊緊交纏在了一起,發出急促而又纏綿的聲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多久過去,張若塵醒了過來,發現一位不着寸縷的清麗女子躺在他的身上,嬌軀說不出的柔軟和細膩,烏黑色的長髮散亂的散落在他胸口,一股處子的幽香在鼻尖流轉。

    那位清麗女子似乎也醒了過來,緩緩睜開三隻美若星辰的眼眸,睫毛輕輕的眨巴,顯得十分迷茫。

    張若塵此刻只是半醒的狀態,分不清到底是已經醒了過來,還是依舊在春夢裡面,總之溫香軟玉在懷,總不能負了這美好的一切,於是,他重新將那位清麗女子按壓到了身下……

    聖車中,再次響起急促而纏綿的男女聲音,車身則是搖晃得劇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好吧,一直覺得欠了張若塵一次真正的車震,總不能一直背鍋吧?現在圓滿了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