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也不知多久過去,聖車漸漸的變得平穩和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車中,張若塵早就已經完全清醒,在“討伐”的工程中,便是已經明白自己並不是在做夢。此時,他將天初仙子的雪白嬌軀摟在懷中,平復心中各種情緒,久久的沉默,一個字也不說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宛如雨後嬌蘭,平靜似水的將螓首枕在張若塵的右肩,眼中的春/情早已散去,纖長的玉頸,柔細的蛇腰,筆直的腿……完美無瑕的軀體,就如酥軟的春泥一般,軟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不着寸縷,可是她那寧靜的眼眸,不含一絲雜念的眼神,卻依舊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,放在天初仙子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上面,也不知多久過去,纔是說了一句:“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說,這件事是個意外,但是想到剛纔他明明已經清醒過來,明白髮生了什麼事,卻依舊沒有停下,於是“意外”二字,怎麼都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比張若塵想象中要平靜,道:“你不用解釋,也無須解釋。既然你沒有獨自逃走,又趕了回來,也就說明,你這個人至少還是值得託付,並不讓我討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放心,我做的事,我一定會負責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對我負責到底,晨靜呢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鳳眸,凝視着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尷尬,正想給她解釋自己和千星天女的真正關係,天初仙子卻又說道:“你別太貪心,想要左擁右抱兩位天女,小心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離開了張若塵的身體,剛剛直起玉腰,嘴裡便是發出一聲沉吟,黛眉緊緊的皺起,半晌後,纔是恢復過來,又道:“你剛纔的話,我姑且信了!不過,你得明白一件事,憑你現在的修爲,說出這樣的話顯得太過可笑。論修爲,論家室,論修煉資質,你都遠遠比不過我,你怎麼對我負責?你確定是在對我負責,而不是依附於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,心很平靜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似乎是明白自己剛纔的話,十分傷張若塵的自尊心,目光有些迷離,隨即又道:“好好修煉吧!若是你的修爲能夠超過我,我給你一個對我負責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十分清楚,現在就給林嶽負責的機會,等於是害了他。

    她的追求者太多,而且其中還有一些相當極端的邪道人物,那些人不僅背景強大,自身的實力和手腕也是相當強硬,現在的林嶽怎麼鬥得過他們?

    不過,林嶽的精神意志強大,在空間之道上面的天賦也是極高,未來未必不如他們。

    “我們體內的和合丹毒消散了大半,剩下的丹毒已經威脅不了我們,憑藉我們的修爲,應該可以慢慢將它煉化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穿上一件冰蠶王絲織成的白色聖衣,重新戴上面紗,頓時又變得仙氣十足,更增添了幾分美麗。

    “你們終於結束?是不是該出來談一談了?呵呵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的笑聲,在聖車外響起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臉色微變,隨即化爲一道白影,衝出聖車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這個女人怎麼在這裡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大驚,連忙翻身而起,沒有來得及穿衣服,直接激發出文字鎧甲,便是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聖車並不在充斥着混亂罡氣的山洞,也不知被誰,拉引了出去,來到那座紫黑色的山谷中。

    魔小菇坐在聖車的頂部,翹着腿,手中揉搓着一本銀色的卷冊,搖頭道:“林嶽,你的《時空秘典》怎麼打都打不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額頭上全是黑線,《時空秘典》他一直都隨身攜帶,怎麼會落入到她的手中?

    真妙那個傢伙去了哪裡?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低沉的哀嚎聲,從聖車的底部傳出:“真妙,真妙……趕緊來救救貧道,貧道快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定睛一看,只見,真妙小道人竟是被一根縛聖鎖,五花大綁的綁在白羽孔雀聖車的左邊車輪上面,全身都是傷痕,滿臉都是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一道劍道玄罡,擊斷縛聖鎖,將真妙小道人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脫困後,跑得比兔子還快,躲到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魔小菇都沒有出手阻攔,反而將一幅圖卷取出來,對着張若塵和天初仙子搖了搖,問道:“想知道這是什麼嗎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玉手擡起,玉指上的戒指,化爲雨絲神劍飛了出去,形成一道白色弧線,斬向魔小菇的頸部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與男人睡了一覺,仙子至於這麼急不可耐的殺人滅口嗎?哦,不對,是兩覺,哈哈!”

    魔小菇消失在聖車上面,再次出現,已經站到大聖骷髏胸前的一根斷骨上面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雨絲神劍飛了過去,似一根白色的線,直刺魔小菇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大聖骷髏大吼一聲,伸出一隻骨手,一把抓住雨絲聖劍,將其纏繞在手腕上面,反將天初仙子拖動得向它飛過去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天初仙子只得收起雨絲神劍,再次與大聖骷髏拉開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魔小菇道:“真要一戰,你不是本公主的對手。不過,本公主今天並不想動手,只想與仙子好好的談一談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之間似乎沒什麼好談的。”天初仙子道。

    魔小菇的嘴角,露出一道邪異的笑容: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將手中的圖卷展開,圖捲上,一幕幕鏡像畫面顯現了出來,並且還有天初仙子和張若塵的聲音,正是先前張若塵和天初仙子在聖車中發生的事,被她拓印了下來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瞪大了一雙眼睛,臉上表情相當誇張,但是隻看了一眼,就被張若塵一掌拍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又羞又怒,道:“將它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道:“只要你臣服於本公主,答應替本公主做事,本公主就換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天女不臣服於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再次揮出雨絲神劍,無比瘋狂的向魔小菇攻了過去,霎時間,山谷中凝聚出說不清的劍氣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在劍道上面的造詣很高,能夠凝聚出劍道玄罡。

    魔小菇控制大聖骷髏,抵擋天初仙子的攻擊,道:“既然仙子不臣服,本公主只能將記錄下來的鏡像畫面,投放到各大世界,相信很多修士都很渴望看到仙子不穿衣服的時候的樣子。當然,那些愛慕和追求仙子的才俊,恐怕是要大失所望,因爲他們驚爲天人的女神,在叫/牀的時候,真的是有些不堪入耳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攻擊,變得更加凌厲,但是她纔剛剛與張若塵翻雲覆雨,體力消耗巨大,本來就不是巔峰狀態,再加上大聖骷髏的實力強大,因此她攻出的雨絲神劍,根本傷不到魔小菇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知事態的嚴重性,於是準備動用空間力量對付魔小菇,無論如何,必須要奪回那副圖卷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卻有另外一批修士趕到谷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仙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追着白羽孔雀聖車留下的印記一路尋找,肯定不會有錯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快看,仙子正在與一尊大聖兇物交手,我們去助仙子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十數位修士,衝入山谷,向魔小菇和大聖骷髏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這羣修士,張若塵見過,以前一直跟隨在天初仙子的身邊,乃是她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他們全是人中龍鳳,有一些更是頂尖級別的強者,比如,帝祖神朝的太子,藏墟文明的天子,還有獅青神子,他們三人的戰力,不在焱王和憐後之下,

    魔小菇遭到一羣強者圍攻,眼神變得冰冷:“你們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圍攻大聖兇物。若不是本公主一直控制着它,你們知不知道,你們已經全部變成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控制大聖兇物,痛下殺手,頓時山谷中響起一道又一道慘叫聲。

    大聖骷髏每一擊落下,必定會重創一位修士,或是將其半個身體達到碎裂,或是擊斷脊樑骨,或是直接穿胸而過。

    片刻後,地上便是倒下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包括帝祖太子、藏墟天子、獅青神子三人,都露出忌憚的神色,連連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仙子,我們還是趕緊逃吧!只有動用至尊聖器,才能與大聖兇物對抗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們還是先去與大尊他們會合,再來收拾這個妖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小菇卻是長笑一聲:“仙子,本公主再問你一句,你到底答不答應?若是不答應,本公主現在就讓你的這些追求者們都看看畫卷上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將圖卷捏在手中,向天初仙子下最後通牒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了天初仙子的身前,盯向魔小菇,道:“我覺得,我們也可以好好的談一談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的眼眸中,露出輕蔑的神色,道:“林嶽,你的利用價值還不夠,暫時沒有資格與本公主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脣動了動,向魔小菇傳音:“羅剎公主,你若是敢打開圖卷,我敢保證你絕對無法活着走出封神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敢確定魔小菇就是羅剎公主,只是在試探她。

    但是,在聽到“羅剎公主”四個字後,魔小菇的臉色,發現明顯的變化,很顯然張若塵猜測正確了。

    “還真的是你。”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下子輪到魔小菇變得着急起來,沉聲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這裡人多眼雜,我們單獨談談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魔小菇仔細思索了一番,點了點頭,隨後控制大聖骷髏向山谷外面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對着天初仙子一笑:“別擔心,我去將那件東西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關於張若塵第一個孩子他媽到底是誰,書友們紛紛猜測,別多想!今天在公衆號上給了線索,還有一張春意滿人間的極品美圖,大夥關注公衆號“飛天魚”查看歷史消息,就能看到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