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魔小菇伸出一根纖長的手指,在虛空中勾畫,隨即一道道空間銘紋相互連接,形成一個長串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緊接着,她的手指,向虛空一抓。

    掌心,出現十四滴神泉,

    “挺簡單嘛!”

    魔小菇笑了笑,取出一隻精緻的寶瓶,將十四滴神泉裝了進去。

    當她向旁邊的張若塵盯去,頓時又笑不出來。只見,張若塵竟是一次性收取回一捧神泉,得有數百滴,直接裝進了身前的木罐。

    魔小菇很不服氣,輕哼一聲,隨即讓體內聖氣完全運轉起來,施展出“偷天換日”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她最多也就只能一次性收取三十滴神泉,遠遠無法與張若塵相比。

    遠處的公子衍,臉上卻是露出冷凜的神色。

    能夠在八百米外收取到神泉,本是了不得的能力,足以驚豔全場,可是,卻被張若塵和魔小菇的表現,搶走風頭,這不僅讓公子衍臉上無光,而且,在外人看來,堂堂空間神殿的領袖竟是有些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公子衍都是養尊處優,受到各方勢力的追捧,自然是不甘心被人壓一頭。

    “此處離神泉還是太遠了一些,收取的速度太慢,子烆、迅鴉,助我一臂之力。”公子衍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明白公子衍的心中所想,道:“你也要登上空間碎片?有把握嗎?”

    其實,公子衍的心中沒底,但是看到張若塵和魔小菇短短時間已經收取大量神泉,公子衍的心情更加不順暢,道:“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在商子烆和迅鴉的聯手輔助之下,公子衍向前推進了近百米,成功登上一塊空間碎片。

    公子衍的臉上,露出喜色,連忙在空間碎片上面佈置空間轉移陣法。

    在此處,他收集神泉的速度,果然提升了不少。但是,一次性,也就只能收取五滴左右,依舊與魔小菇和張若塵差距極大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惡,難道不僅僅只是因爲距離的優勢,他們二人在空間之道上面的造詣,也在我之上?”

    公子衍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想要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但是,他纔剛剛跨出空間碎片,就被一道遠古陰氣擊中,大半個身體被凍僵,幸好身上有防禦類的符籙,才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公子衍不得不退縮回空間碎片。

    商子烆、瀲曦、迅鴉、宙宇,天堂界派系的四大高手,站在百米外,使用傳音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太詭異了!公子衍是空間掌握者,在空間之道上面的造詣極爲高超,怎麼會憑空冒出兩個空間造詣比他還厲害的年輕小輩?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一輩中,空間造詣能夠與公子衍交鋒的修士,並不是沒有,比如,殺死幾位四翼猩紅天使的那位神秘人類男子。”迅鴉冷冰冰的說道。

    無影仙子瀲曦,道:“那個少女的來歷恐怕不簡單,她居然掌握有一朵陰神蓮,更是藉助陰神蓮的力量,控制了一尊大聖兇物。一般來說,只有一座古教的教主,纔能有這等厲害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宇宙萬界,隱藏千萬秘密,數不盡的鬼才和高手啊!”商子烆嘆道。

    天堂界的領袖宙宇,沉哼一聲:“猜測那麼多有什麼意義?依我看,等到奪取神泉結束,直接出手試探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,皆是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古文明派系的那些修士,則是一個個都驚掉下巴。

    沒辦法,林嶽和魔小菇的手段,實在是太搶眼,空間神殿的領袖公子衍,似乎都比不過他們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眼神,時而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時而落在魔小菇的身上,心中依舊還在思考,這兩個人,到底是因爲什麼事,居然相互妥協,並且戴上了連心熔骨鎖?

    天初仙子又向她隱瞞了什麼?

    “有趣,實在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千星天女的臉上,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反正她的手中掌握有張若塵十分需要的東西,任憑張若塵奪取到再多的神泉,最後,都得落入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對瞎子和大鬍子吩咐道:“林嶽那個傢伙收走了絕大多數的神泉,別的那些修士,不可能放他離開。你們二人準備一下,去接應他。”

    除了千星天女,別的一些修士,也都採取行動。他們有的是想攔截張若塵,有的是想與張若塵做交易,有的則是妒火攻心想要使絆子,讓張若塵和魔小菇無法活着退回來。

    總之,因爲奪取到大量神泉,張若塵又被推到風頭浪尖。

    神泉還沒有取完,各大勢力已經是暗潮涌動。

    神泉的泉眼,位於破碎空間的中心,周圍充斥着各種毀滅性的力量,包括遠古陰氣、黑暗之力、雷電、火焰。

    若是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,那裡有一座雄威的石峰。

    神泉,位於石峰的頂部。

    那座石峰,像是從破碎的空間裡面伸出,卻沒有被虛無吞噬,顯得格外詭異。

    半日過去,張若塵收集到的神泉已經超過十萬滴,裝滿一隻由接天神木製成的木罐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繼續收取神泉的時候,頭頂上方,下起了一場鱗雨。

    金色的鱗片,宛如雨一般的向下墜落,散發出迷人的香味。只是聞到一縷,張若塵的四肢八骸都變得無比蘇暢,體內聖氣宛如龍奔虎跑。

    “是鱗雨,附近有神藥。”

    魔小菇的雙眸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向四周尋覓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聽過關於鱗雨的傳說,心中激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傳說,神藥“獸皇鱗蕨”生長的地方,纔會降下鱗雨,獸族的修士得到鱗雨的洗禮,可以獲得無窮好處,血脈會變得更加精純,甚至受雨化龍。

    在魔小菇尋覓神藥的時候,張若塵卻是取出一件空間器皿,收集從天而降的鱗雨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修士,也被鱗雨震驚,一個個都變得瘋狂。

    神藥出世,就連神都會被驚動,更何況是他們?

    十大神傳弟子無法保持鎮定,紛紛施展出逆天手段,衝入進凹地,向神泉趕去,他們也想尋覓神藥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驚天動地的獸吼聲響起。

    直徑長達數十里的凹地中,浮現出上萬道獸影,有麒麟、龍、鯤、金鵬……,等等。獸影,爆發出驚人的氣勢,使得在場的諸位聖王都懾懾發抖,宛如是見到了一羣獸皇。

    那些獸影,衝到神泉所在的位置,圍繞石峰飛行。

    漸漸的,承載神泉的石峰,竟然緩緩向下沉陷,影子變得越來越淡,最後完全消失在破碎空間裡面。

    鱗雨也消失。

    “神藥遁走了,而且,還帶走了神泉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株神藥,趕緊追上,一旦讓它逃走,再想將它找出來將會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失去理智,不顧一切衝進凹地,但是,卻被十大神傳弟子攔了回去。

    十大神傳弟子中的千翼銀龍,冷聲道:“獸皇鱗蕨不是逃走,而是不想被人打擾,它自身的修爲,已經接近大聖的無上境,若是出手,在場沒有人活得下來。”

    聶湘子淡淡的道:“那座神泉,應該是獸皇鱗蕨的生長之地,它帶走神泉,顯然是不想我們繼續收取。封神臺大會已經差不多結束,大家趕緊退出此地。”

    十大神傳弟子發話,但是在場的修士,卻沒有要立刻離開的意思,無數雙目光都盯在張若塵和魔小菇的身上,或是貪婪,或是嫉妒。

    千星天女雙手抱在胸前,氣定神閒的道:“林嶽,趕緊過來,有天女的接迎,沒有誰敢打你身上神泉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一些背景強大的修士,並不買千星天女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林嶽兄,本王需要神泉爲族中一位先祖續命,希望你能分一萬滴,價錢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封天神朝的太子,林嶽兄,我們談一談如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守在路口,攔住張若塵和魔小菇的退路。

    雖說,他們都聲稱想要與張若塵交易,或者是商談,但是氣氛卻相當詭異,萬一有人出手搶奪,必定會引發連鎖反應,即便是有十大神傳弟子在場,也未必制止得住。

    更何況,十大神傳弟子也是來自各個凡界,只要沒有鬧出人命,他們未必會出手製止。

    魔小菇將收集到的一萬多滴神泉收了起來,道:“看來你說得對,我們還真的不能原路返回,接下來就看你的手段是不是真的有那麼高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多餘的話,直接激活腳下的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空間碎片上面光芒一閃,張若塵和魔小菇直接消失不見,只留下一雙雙錯愕的眼神。

    在這片兇殺之地使用空間傳送,的確是相當兇險,但是,掌握《時空秘典》之後,對於張若塵來說,卻又變得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離開兇殺之地,張若塵沒有立即去和項楚南、木靈希會合,而是與魔小菇先一步離開了封神臺,以免被那些貪婪的修士堵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魔小菇坐在一輛聖車上面,一直行到真理天域的邊緣,在一座十分荒涼的山崗上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跳下聖車,眺望遠處的晚霞,道:“現在,你將那幅圖卷交給我,自己離開真理天域,我就當從來沒有見過你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恢復了本來面目,從聖車中探出半個身子,雪白如玉的肌膚,緋紅色的長髮,妖媚的面容。她衝着張若塵一笑:“本公主在天庭界還有相當重要的事要辦,暫時不會離開。所以,那幅圖卷,本公主還要繼續保存在手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沉:“你別太過分,現在有機會離開天堂界,就趕緊離開。否則等到身份暴露,你想逃都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有你和天初仙子墊背,本公主無所畏懼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眼眸眨巴了一下,話鋒一轉,道:“當然,你若是真的想要立即拿回圖卷,也並不是不可以商量。前提是,你要先將日晷還給本公主,並且恭恭敬敬的向本公主道歉認錯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