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去真理神殿之前,張若塵見了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兩人在距離真理神殿足有三萬裏的一座楓林中見面,正是深秋,緋紅的楓葉,鮮豔得猶如花朵一般,極其美麗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穿着一塵不染的白衣,站在楓葉中,猶如畫中神女,異常清麗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十萬滴神泉和圖卷交給了她,道:“這是對你的承諾,我做到了!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沒有看圖卷,直接將其毀掉,接過十萬滴神泉後,清澈似水的眼神卻是深深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幹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若是你現在向我求婚,我或許會答應。”

    出乎她意料的是,張若塵卻是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你爲什麼要答應我?因爲你的那則誓言?還是因爲我們二人那段陰差陽錯的緣分?”

    “原因有什麼重要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重要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又道:“我們之間的緣分還不夠,就算現在向你求婚,也絕不是我內心的真實想法。我,不想違背,我的內心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突然覺得,自己根本看不透眼前這個男子。

    十萬滴神泉何其珍貴,他完全可以自己使用,或者拿去與別的修士交換修煉用的資源,可是,因爲一個承諾,此人竟然真的將十萬滴神泉拱手交給了她。

    而且,天下間多少男子都想娶天初仙子爲妻,既是因爲她的絕色容顏,還是因爲她強大的實力,與背後的天初文明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並沒有趁此機會,讓她兌現誓言,讓她嫁給他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心中,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默然離開,從始至終,也沒有將真實身份告訴她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臉上的表情無比痛苦,一路上都在念道:“十萬滴神泉,那可是十萬滴神泉,說送人就送人,張若塵,你的內心不痛嗎?你若是將十萬滴神泉交給貧道,貧僧說不一定一絲機會蛻變成神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所謂的一笑:“天初仙子在天下修士的面前立誓,誰能助她取到十萬滴神泉,她就嫁給誰。萬一有人帶着十萬滴神泉去娶她,她很有可能真的會嫁給那人。無論怎麼說,她畢竟是我張若塵的女人,若是嫁給了別人,我肯定會後悔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問出一句:“真妙,現在已經離開封神臺,你怎麼還不走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長嘆一聲:“天下這麼大,貧道也不知道該去哪裏?而且,貧道是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一旦被認出真身,肯定有無數人來捉拿。你說貧道現在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“我給你介紹一位大能,或許它能幫到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大能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眼睛變得透亮,道:“難道是剛纔顯現出化身的那位真神大人?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……不過我已經傳訊給它,相信很快它就會趕來與我會合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真妙小道人去了神傳弟子風兮的修煉之地空靈島,風巖早就已經回到島上,項楚南和木靈希也都在場。

    “哈哈!三弟,你終於來了,趕緊叫我一聲二哥。”項楚南大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你怎麼變成二哥了呢?”

    項楚南的眼神一肅,道:“在進入封神臺之前,我們三人就已經說好,按照奪取到的寶物的珍貴程度,決定排名順序,難道你想賴賬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麼說來,你和風兄已經比過?”

    風巖坐在亭中,臉上含笑,道:“正是比過,所以他才自稱是老二,否則他肯定會自稱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不是排名最末。”項楚南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乾咳了兩聲,道:“難道你覺得我奪取到的寶物,沒有你的多?沒有你的珍貴?”

    項楚南頗爲得意的道:“你的修爲,已經突破到四步聖王境界,很顯然是服用了大量聖果和聖藥。現在身上還保存着的聖果和聖藥,應該不多了吧?嘿嘿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將從封神臺得到的寶物,全部都取出來,遞給了他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項楚南大急,道:“不行,不行,弟妹,這是我們三人之間公平公正的比試,你收集到的寶物,怎麼能交給他?”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我的,就是他的,爲什麼不能給他呢?”

    “對啊,爲什麼不能?”風巖跟着問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急得頭大,最終還是妥協,道:“也罷,就算加上弟妹的那一份,你也不可能超過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笑容,對着木靈希輕輕搖了搖頭,隨即,將真妙小道人捉了出來,放到項楚南的面前,道:“就憑這株十萬年古聖藥,我應該就勝過你了吧?”

    項楚南的臉色一變,道:“真妙這個老傢伙也算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盤坐在張若塵的掌心,鄙夷的瞪了項楚南一眼,道:“貧道爲什麼不算?”

    木靈希嘻嘻一笑:“項大哥,你不會是輸不起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項楚南咬緊牙齒,頭髮全部都立了起來,最終又長嘆一聲:“好吧,我身上的寶物,的確比不過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託着真妙小道人,又向風巖盯去,道:“我能做大哥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憑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還不夠。”風巖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看來風兄在封神臺是得到了不少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紫金八卦鏡取了出來,又問道:“現在夠了吧?”

    風巖豁然從石凳上面站起身來,接過紫金八卦鏡,手指在上面細細的撫摸,瞪大了雙眼,道:“這是……羅天真君的紫金八卦鏡……”

    “風兄竟然認識。”張若塵頗爲詫異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曾有神傳弟子在封神臺見過它,並且描繪出了圖案。很多神傳弟子進入封神臺,都在尋找紫金八卦鏡,但,卻是一無所獲,沒想到大哥你的運氣這麼好,居然將它找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至尊聖器都拿了出來,自然是成爲三人中的老大。

    這一夜,張若塵、風巖、項楚南喝得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第二天,項楚南和木靈希在風巖的安排下,都進入真理神殿閉關修煉,張若塵則是還在等待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第四天,小黑纔是來到空靈島,與張若塵會合。

    剛到,小黑便是不停抱怨,道:“封神臺大會這麼重要的事,你居然不叫本皇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都弄到了一些什麼寶物,趕緊拿出來,讓本皇幫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真妙小道人喚了出來,介紹給了小黑,道:“這位道長,名叫真妙,修爲相當高深。真妙道長如今修爲出現了瓶頸,需要進入紅塵歷練,我不在的這段時間,歷練的事,就由你來幫助它吧!”

    小黑的一雙銅鈴大小的眼珠子,盯着真妙小道人打量了半晌,悄悄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你是將這株十萬年古聖藥送給本皇吃的嗎?吃了它,說不定本皇的修爲能夠盡數恢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了一個白眼,嚴肅的道:“這個老道不簡單,能夠控制一件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檢查過紫金八卦鏡,發現一件相當鬱悶的事,無論他調動多少聖氣注入進鏡子,也無法引動出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似乎只有真妙小道人能夠通過特殊的手段,讓紫金八卦鏡發揮出至尊聖器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至尊聖器!”

    小黑激動不已,連忙伸出兩隻爪子,將真妙小道人捉了起來,道:“你有一件至尊聖器怎麼不早說?趕緊拿出來,讓本皇幫你鑑定鑑定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覺得這隻貓頭鷹看它的眼神很不對勁,很像是要吃掉它一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不會是讓貧道跟着這隻貓頭鷹一起歷練吧?”真妙小道人的眼中,露出輕蔑之色。

    小黑一爪子拍在真妙小道人的頭頂,呵斥一聲:“小傢伙,你那是什麼眼神?別以爲你有一件至尊聖器就很了不起,本皇分分鐘將你吃得乾乾淨淨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火氣上涌,道:“你敢吃貧道?信不信貧道動用至尊聖器,打得你媽都不認識你?”

    轉瞬間,小黑和真妙小道人掐鬥了起來,在地上翻滾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喝止住它們,但是卻一定作用都沒有,它們反而打得更加兇猛。

    小黑的修爲恢復了不少,在戰鬥中竟是佔據上風,將真妙小道人壓在身下摩擦。

    “貧道現在就動用至尊聖器,打不死你這隻大臉貓頭鷹。”真妙小道人將紫金八卦鏡摸出,準備引動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小黑向後倒退,身上散發出一股恐怖絕倫的大聖聖威,將真妙小道人震懾住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聖……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臉色狂變,手中的紫金八卦鏡都有些拿不穩。

    小黑挺着厚厚的胸膛,霸氣外露的長笑一聲:“現在你知道本皇的厲害了吧!張若塵讓你跟着本皇,是因爲本皇的修爲強大,可以教你什麼東西。你憑什麼不服氣?你就算掌握有至尊聖器又如何,本皇只需吐出一個字,就能讓你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收取紫金八卦鏡,露出凝重的神色,不敢在一位大聖面前出手。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這就對了!做爲一個聖王,在大聖的面前,就應該規矩一點。沒有讓你下跪行禮,本皇已經是很給張若塵面子。”

    隨即,小黑悄悄向張若塵傳音,問道:“你到底要本皇怎麼歷練它?你確定它真的不是用來吃的?要不就吃一條腿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了小黑一眼,道:“接下來的一年多時間,我要進入真理神殿閉關修煉。你就帶着它,去把廣寒界的那些道場都打下來,這應該算是一種歷練吧!”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