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自由交易園區佔地很廣闊,一眼望去,燈火通明,宛若一座繁華的聖市,一道道氣息強橫的身影穿行其間。在這裏,隨處可見聖王境界的生靈。

    這是在天庭界,也不多見的風雲際會,待在凡界的生靈根本不敢想像如此盛況。

    很多修為強大的生靈,都在擺地攤。

    有的將寶物放在布席上面,盤坐在一旁練功,只有遇到買家的時候,才會停下來與對方交談。有的則是很積極,站在地攤邊上叫賣。

    他們賣的寶物,不僅僅只是出自封神台,更多的,則是他們自己身上攜帶的稀世珍寶,萬紋聖器、聖丹、符籙之類。

    「剛從外東園挖到的冰晶首烏一支,誰有提升修為的聖果,可以拿來兌換。」

    「外西園遠古礦坑挖出的聖玉精髓,可以使用聖果、聖葯,或者地品聖丹前來交換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擺地攤的修士,絕大多數都不收聖石,因為,從封神台挖出的寶物,在外界,根本買不到。除非有修士願意出雙倍價格的聖石,他們才會考慮賣出。

    地攤上的好東西很多,其中一些寶物,讓張若塵和項楚南都很心動。

    比如,眼前這株能夠增強修士肉身力量的絳瀾草,已經有四萬年年份,就讓項楚南相當心動。

    販賣者想要換取的是一件四耀萬紋聖器,正好張若塵的身上有那麼一件,於是取出來,交給了項楚南。

    提升肉身力量的聖葯,對肉身修鍊者有致命的誘惑力。

    就在項楚南準備出手的時候,在他們二人的身後,一道聲音響起: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曾經,在採摘心月聖果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的八臂蛛王走過來,瞪了那位販賣者一眼,隨即道:「二位兄台千萬別上當,使用一件四耀萬紋聖器,換取這株絳瀾草,你們是虧大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吃虧,但是,誰叫項楚南需要呢?

    項楚南能夠為他兩肋插刀,張若塵自然也不會心疼一件四耀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張若塵拱手笑道:「蛛王,咋們又見面了!多謝提醒,不過,在下的朋友是肉身修鍊者,那株絳瀾草對他有大用,只要能夠買到,就算吃一點虧也沒事。」

    八臂蛛王搖了搖頭,道:「如果這株絳瀾草真的是從封神台採摘,肯定是能夠幫助你的朋友淬鍊肉身,增強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他賣的這一株,卻是從外面帶進來的,雖然依舊是四萬年年份,但是藥力卻大打折扣,而且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,才能煉化吸收。」

    「這自由交易園區魚龍混雜,很多都是以次充好,並非封神台產物。兄台,你們一定要小心一些,千萬別被騙了!」

    先前,只是項楚南想要購買,而張若塵卻在思考在哪裏擺地攤的問題,因此沒有細看。

    聽到八臂蛛王的話,張若塵使用出天眼,細細觀察那株絳瀾草,果然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   項楚南也使用千里眼進行辨別,隨即,眼中湧出滔天怒火,隔空一把向那位一步聖王境界的販賣者擒抓過去。

    那位販賣者想要閃避,但是整個人卻像是被定住了一般,不能動彈,臉上露出驚慌失措的神色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手,變得比磨盤還要巨大,將他提起來,吼道:「竟敢騙你項爺爺,找死。」

    販賣者只感覺身體被越捆越緊,而且體內的聖氣竟是無法催動,心知對方必定是使用了一種絕頂擒拿秘術,連忙說道:「這裏是自由交易園區,任何修士都不能在這裏出手,否則將會遭到神傳弟子的鎮壓……啊……你瘋了,真的要殺我嗎……」

    販賣者體內的骨頭,發出啪啪的碎響聲。

    項楚南雖然衝動,但是卻並不是嗜殺之輩,對方的確欺騙了他,可是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五指一松,項楚南將那位販賣者丟在地上,拍了拍手掌,冷聲道:「別讓項爺爺我再看到你。」

    販賣者落到地上,恢復自由,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,「我是天軌界的修士,你們竟然敢辱我?」

    販賣者畢竟是聖王境界的強者,而且在凡界的身份很不一般,剛才被項楚南一頓收拾,自然是感覺到顏面無存,心中豈能不生出恨意?

    「辱你?項爺爺放你一條生路,可不是害怕真理神殿的規矩。如果你覺得不服氣,咋們光明正大的戰一場,看項爺爺打不死你?」

    項楚南的嗓門很大,嘴裏噴出的口水,將販賣者的臉都淋濕。

    販賣者看出項楚南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渾人,還真有些不敢招惹他,一邊後退,一邊說道:「有種你們就在這裏等著,看待會兒誰倒霉。」

    「哏哏,去吧,項爺爺就在這裏等你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雙手抱在胸前,又是笑道:「這個慫貨,竟然連自己攤位上的寶物都不收就逃走,打他真的是髒了我的手。」

    八臂蛛王的臉色有些難看,道:「二位兄台,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,那人既然是天軌界的修士,也就萬萬招惹不得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好奇,道:「天軌界又不是排名前一百的頂尖強界,為何招惹不得?」

    八臂蛛王連忙說道:「二位有所不知,那天軌界的背後有大靠山,天庭萬界還沒有幾方勢力招惹得起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天軌界的背後,是一座主宰世界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說道:「還真被兄台猜對了!天軌界的靠山,正是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天堂界。」

    「還真是冤家路窄。」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反正待會還要放大招,難道還怕多得罪一個天軌界?

    張若塵隨即笑了笑,對項楚南說道:「我看就不用再找別的地方,這個地攤的位置不錯,就在這裏賣吧!」

    「嘿嘿,我也覺得這裏的位置不錯。」項楚南點了點頭道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覺得張若塵二人太年少輕狂,還想繼續勸他們。這時,一片嘈雜聲,從自由交易園區的入口處傳來。

    只見,一群修士湧入進來。

    其中站在最中心的一位白衣男子,顯得極其不凡,全身聖光瑩瑩,風度翩翩,氣質高雅,似乎是有非凡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的目光,則是落到他的腰部,那裏竟是掛着一塊時空瑪瑙。

    一位姿容傾國傾城的妙齡女子,迎了上去,溫文爾雅的道:「拜見公子,家師派遣晚輩前來送上一封邀請帖,她希望今夜能夠與公子一聚。」

    那位妙齡女子的肌膚猶如冰雪一般細膩,眼眸靈動且散發着聖芒,身材婀娜曼妙挑不出一絲瑕疵。

    很多心境高深的修士,目光盯在她的身上,就像是被吸鐵石吸住一樣,再也移不開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沒有去接邀請帖,而是問道:「姑娘的師尊是何人?」

    「天初文明的天女,天初仙子。」那女子說道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周圍頓時炸開了鍋,所有修士都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乃是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之一,不僅僅只是美貌無雙,更是一座古文明的天女,自身的修為強大無邊,追求者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曾經威名赫赫的獅青神子,抱着追求她的目的,送出一枚天品聖丹,只是為了能夠與她小聚半日,一起論道。

    但是,卻被天初仙子拒絕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想要與天初仙子一聚,難度是何等巨大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,天初仙子竟然派遣弟子,主動邀請一位男子一聚,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事?可以想像,此事傳出去,必定會造成巨大轟動。

    此刻,很多修士都羨慕嫉妒得發狂,恨不得一掌劈死那位白衣男子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那位弟子,也不是普通人,她名叫李妙含,曾經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十九的天之驕女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讓李妙含來送邀請帖,對那白衣男子的重視程度,也就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的臉上,露出羨慕的神色,道:「不愧是空間神殿的領袖,也只有公子衍這般人物,才能得到天初仙子的主動邀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還不怎麼在意此事,聽到八臂蛛王這麼一說,頓時有些動容,道:「空間神殿的領袖?」

    「兄台,你不會連公子衍都不知道吧?」八臂蛛王驚訝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沒有太去關注。」

    八臂蛛王臉上帶有幾分敬仰的神色,道:「此人,可是一位空間掌控者,天賦絕頂,更是空間神殿一位神靈的獨子,將來的成就不是我們可以想像。就算成為空間神殿的殿主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空間掌控者……有點意思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終於對那白衣男子公子衍,產生了幾分興趣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道:「天初仙子邀請公子衍,多半是與內南園風穹頂的那座古殿有關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古殿?」張若塵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說道:「此事在整個封神台已經鬧得沸沸揚揚,消息傳出后,各大世界的修士都被驚動,甚至就連很多神傳弟子也親自前去查探。還記得在採摘心月聖果的時候,那位金甲帝衛曾經提到過麒麟至高圓滿果實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記得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道:「當時,那位金甲帝衛聲稱,帝祖太子正在採摘麒麟至高圓滿果實,採摘的地點,就是內南園的風穹頂,位於一座古殿裏面。」

    「據說,帝祖太子花費巨大力氣,甚至折損了一位聖王境界的強者,也沒有採到麒麟至高圓滿果實。反而在攻打那座古殿的時候,卻越打越深,在那片區域,冒出一座又一座殿宇,很像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宮殿群。」

    「很快各大世界的頂尖人物都被吸引過去,他們發現,那片宮殿群中,竟然生長有大量珍奇的聖果和聖葯,甚至還有一些讓神靈都會動心的寶物。」

    「在他們欣喜若狂的時候,那片宮殿群中,卻突然冒出大批遠古凶物,不少修士都死在裏面。只有實力真正強大的人物,才逃了出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與項楚南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所說的那片殿宇,與禁區中的宮殿群,也太相似,不會是同一個地方吧?

    八臂蛛王又道:「有消息傳出,那片宮殿群中有一座神泉。嘿嘿,現在看來,就算裏面再危險,各大世界的頂尖強者,也肯定會想方設法再去闖。這一次封神台大會,也不知有多少修士會隕落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