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方凌謙氣得瑟瑟發抖,身上的竅穴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想要衝出項楚南的手掌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那隻手掌,足有房屋那麼巨大,散發出濃烈的魔光,簡簡單單一抓,卻使得方凌謙體內的聖氣無法運轉,聖道規則被禁錮,任憑他如何掙扎都脫不了身。

    「啪啪。」

    方凌謙體內的骨骼爆響,嘴裏忍不住發出慘吼聲。

    楊絮被嚇得瑟瑟發抖,雙腿酸軟。

    方凌謙在天軌界是赫赫有名的戰神,很多活了上千年的老傢伙都十分忌憚他,可是如此人物,卻被一個黑愣子輕輕鬆鬆擒住,殺他猶如殺雞屠狗一般輕鬆。

    跟隨楊絮一起前來的十多位生靈,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兩人不簡單,絕不是無名之輩,很有可能來自頂級強界。

    不過,做為天堂界派系的成員,他們無所畏懼。

    那位來自天堂界的四翼天使,露出冷怒之色,道:「你們二人到底是哪一界的修士?」

    項楚南仰首挺胸,道:「你項爺爺不來自任何一界。」

    在那位四翼天使看來,項楚南是不敢自報家門,道:「無論你們來自哪一界,本王勸你立即放開方凌謙,並且跪地認錯,獻上一半聖魂。這是你今天唯一的活路!」

    方凌謙全身巨疼,精神意志都快模糊,顫聲道:「南金兄……別與他……廢話,直接將這個黑雜碎……煉成聖奴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名叫「南金王」的四翼天使,察覺到方凌謙已經快要承受不住,繼續耽擱下去他說不一定真會被那黑愣子捏死。

    南金王沒有把握擊敗項楚南,於是說道:「一起動手,先鎮殺那個黑愣子,一切後果由本王一力承擔。」

    前來為楊絮出頭的天堂界派系成員,全部都是聖王。他們拿出萬紋聖器,激發出圓滿力量,但是卻不敢一股腦的轟擊下去,擔心誤殺方凌謙。

    南金王取出一根金色聖鞭,瞬間激發出三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項楚南的另一隻手掌,先一步抓了過去,南金王的金鞭還沒有攻出,就被魔氣騰騰的手掌包裹。

    南金王驚駭莫名,連忙激發身上的一張張符籙,想要抵擋住魔手,以免步了方凌謙的後塵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符籙不斷爆碎,根本擋不住魔手。

    「趕緊出手,攻擊他。」

    南金王大吼,將希望寄托在別的那些聖王身上,一旦他們打出攻擊手段,必定能夠牽制住黑愣子。只有這樣,他才有脫困的希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止修鍊,將十八陣旗打出去,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陣旗,迎風飛揚,釋放出灼目的火光,宛如十八桿神火火炬在燃燒,將十多位聖王打出的萬紋聖器,全部都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隨後張若塵不緩不急的走入進空間迷陣,施展出空間扭曲,將他們打出的萬紋聖器收取,並且使用凈滅神火將萬紋聖器上的氣息煉化。

    「糟了,我與葬鳳鍾失去了感應。」

    「天機盤……被他收走了!」

    那十多位聖王無比震驚的盯着那個人族書生,又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雙手,隨即連忙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因為有十八桿陣旗的阻隔,他們沒有感應到空間波動,只覺得,張若塵使用的聖術太詭異,竟是無人再敢打出聖器。

    「嘭鐺。」

    就像破銅爛鐵一般,張若塵將十多件萬紋聖器扔在地上,堆成一小堆。

    另一頭,項楚南一隻手擒拿方凌謙,一隻手捏著南金王,將他們捏得鮮血淋漓,嚎叫不止,骨頭都從血肉中凸出來才罷休。

    將他們二人扔在地上,項楚南拍了拍血淋淋的手掌,心中余怒未消,道:「狗屁一般的角色,也敢讓項爺爺磕頭認錯?呸!」

    遠處,天堂界派系的聖王生靈,皆是憤怒不已。

    方凌謙和南金王都是狗屁,那麼他們又算是什麼?這個黑愣子囂張得有些過分了!

    項楚南向他們瞪了過去,道:「看什麼看?項爺爺我不是只針對他們二人,而是說你們全部。狗屁,都是狗屁。來啊,有種就來打我?」

    無人敢上前,那黑愣子強得變態,可以輕鬆吊打方凌謙和南金王,要收拾他們,更是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附近來自各界的修士都在觀戰,最開始,他們覺得項楚南和張若塵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現在的結果,卻讓他們瞠目結舌,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「那黑愣子的實力太強大了,一些大世界的領袖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那個人族書生也有強,舉手之間,就將十多件萬紋聖器收走,手段非凡。」

    「竟然有人敢與天堂界派系叫板,真是太不可思議,他們不會也是某主宰世界派系的成員吧?」

    「就算不是,估計也是來自排名前一百位的大世界,否則就是在找死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位身穿仙鶴藍天袍的神傳弟子,帶着數位身穿麒麟青雲袍的一等弟子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那位神傳弟子,身形高瘦,腰上纏着八條金色蛟蟒,氣場相當巨大,遠超方凌謙和南金王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宇文靖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攻打下月神道場,俘虜了一大批陰陽殿的邪道強者,宇文靖做為陰陽界的修士,曾出面威脅和警告張若塵。

    正是這個原因,張若塵對這位神傳弟子印象頗深。

    看到宇文靖前來,楊絮和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大喜過望,從他們中,走出一位三步聖王境界的女聖王,迎了上去,低聲向宇文靖述說着。

    宇文靖眼神越來越陰沉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緊接着,宇文靖又與楊絮對話,繼續詢問一些事。

    四周的修士,看到趕來的神傳弟子是宇文靖,頓時就明白今日那個黑愣子與人族書生要吃大虧。

    陰陽界雖然不是天堂界派系的成員,但是,雙方一直都關係交好,怎麼可能不偏幫?

    果然,宇文靖只聽天堂界派系的一方之言,立即下令:「將這兩個擾亂自由交易園區的狂徒抓起來,若是他們敢反抗,格殺勿論。」

    兩位一等弟子手持縛聖鎖,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「項爺爺我沒有做錯,誰敢抓我,我就殺誰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的怒火更濃,捏緊拳頭,就要一拳一個,將他們全部都打爆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將他攔了下來,心知,如果項楚南真的擊殺了真理神殿的弟子,後果會非常嚴重,這個時候,絕對不能衝動。

    風岩也帶着數位一等弟子趕過來,遠遠的,便是呵斥一聲:「你們先退回來。」

    那兩位走向張若塵和項楚南的一等弟子,聽到風岩的聲音,立即停下腳步,一時之間,竟是不敢上前,向宇文靖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宇文靖皺起眉頭,那風岩,雖然是一等弟子,但是,身份地位比一些神傳弟子都高,是一個萬萬不可得罪的人物。

    宇文靖道:「風師弟,你這是何意呢?」

    面對氣場強大的宇文靖,風岩卻是談笑風生,道:「宇文師兄,為何要抓捕他們二人?」

    宇文靖冷哼一聲:「他們二人先是打傷天軌界的楊絮,搶奪了楊絮身上的寶物。剛才,他們又出手將方凌謙和南金王打成重傷,擾亂自由交易園區的秩序,囂張狂妄,根本就沒有將真理神殿制定的規矩放在眼裏。他們二人,難道不該被拘捕?」

    風岩笑了笑,道:「可是,我收到的消息,卻不是這樣子。據說天軌界的楊絮,先是拿一株從外界採摘的聖葯欺騙那位項姓修士。那位項姓修士才一怒之下,捏了他一把,並且很快就放開了他。至於楊絮的那些寶物,並不是被搶奪走,而是他自己丟棄在那裏。」

    宇文靖算是聽出了一些端倪,風岩擺明是在為那兩個修士洗脫。難道那兩個修士,與風岩有什麼非同一般的關係?

    旁邊,楊絮十分惱怒,道:「什麼叫捏了一下?你說得倒是輕巧,他的那一下,將我的骨頭都捏碎了三根……」

    「閉嘴。」

    宇文靖瞪了楊絮一眼,隨即說道:「風師弟說出這麼一番話,莫非是掌握有證據?」

    「證據沒有,證人倒是有一個。」

    風岩的衣袖一揮,隨即,一位一等弟子帶着八臂蛛王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八臂蛛王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如喪考妣,他是根本不想粘上今天的事,更加不敢得罪天堂界派系,所以遠遠的躲開。

    可是,他也不敢得罪風岩。

    因此風岩派人找上他的時候,他只得老老實實的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風岩拍了拍八臂蛛王的肩膀,笑道:「將你的所見所聞,講出來給大家聽一聽。一定要講實話,若有半個字虛言,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哦!」

    八臂蛛王的身體輕顫了一下,隨即開始講述起來。

    講完后,不僅是宇文靖,就連天堂界派系的那些聖王,也都咬牙切齒的瞪向楊絮。很顯然,他們也被欺騙。

    楊絮的臉色蒼白到了極點,眼前一黑,直接暈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做為聖王,楊絮當然不可能真的是自己暈倒,而是被宇文靖的一道暗勁震得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那楊絮一看就不是什麼硬骨頭,哪裏是風岩的對手,說不定風岩幾句話就能震懾得他六神無主,說出不該說的話。

    只有他暈厥過去,宇文靖才能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宇文靖知道風岩的背景,不想得罪他,於是道:「既然雙方都有錯,不如讓他們和解?」

    「宇文師兄的提議,正合我意。」風岩笑道。y7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m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