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而張若塵,卻是因爲從風巖那裏得到消息,地獄界正在調動大軍,兵臨崑崙界,只要天地祭臺被攻破,立即會爆發滅界大戰。

    因此,他也就沒有閉關修煉的心情,準備先回月神道場,看看那邊的情況,隨後就趕回月神山,面見月神。

    甚至,張若塵還打算親自去見池瑤一面,心中的疑問和猜測,必須到她那裏印證。

    經過這些年的歷練與成長,張若塵有信心,即便是站在池瑤的對面,她的神威,也壓不垮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,離開空靈島,使用空間傳送陣,向天都聖市的月神道場趕去。

    已經一年多過去,木靈希還在真理天域修煉嗎?

    小黑帶着真妙小道人和帝皇聖玉曆練得怎麼樣?廣寒界別的那些道場,都攻打下來了嗎?

    想到這些,張若塵的心情,便是相當迫切。

    從空靈島需要經過數次傳送,才能到達天都聖市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通過第二次傳送,張若塵已經遠離空靈島和真理神殿,來到一片廣闊的荒原。

    剛剛將聖氣注入陣法,正要啓動傳送陣,進行下一次傳送。

    “不好,空間傳送陣被人動了手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不妙,臉色大變,連忙動用出空間挪移,挪移到數裏之外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隱藏在地表下方的空間傳送陣,爆裂而開,釋放出一股毀滅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頃刻間,以傳送陣爲中心,方圓數裏的大地都崩碎,沉陷到地底,大量雷火和空間裂縫交織在那片區域,呈現出末日一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傳送陣的下方,有人佈置了陷阱,只要張若塵調動聖氣注入進去,就會引動絕殺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天庭界,想要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壞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站在中心位置,即便是準備充分的九步聖王,也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都已經使用空間挪移,逃到數裏之外,卻依舊被一道餘波擊中,身體拋飛了出去,撞擊進一座山丘裏面。

    “有人提前做出佈置,想要置我於死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剛剛閃過這個念頭,一股強大的殺意,從地面傳來。

    殺意所過之處,寒氣森森,地面被冰封,地底化爲冰窟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根本不給張若塵躲避逃遁的時間,一根水桶那麼粗的銀色雷電光柱,從天而降,擊在他的頭頂。

    文字鎧甲和百聖血鎧先後被激發出來,但是沒用,根本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文字鎧甲被擊碎,化爲一個個零零散散的文字。

    百聖血鎧更是被擊穿,出現一個窟窿,部分鎧甲被雷電融化,變成金屬液滴。

    數百米高的小山丘,瞬間就消失,深凹進地底,化爲一座深谷,冒出滾滾濃煙。

    片刻後,四道人影從天而降,落到深谷的邊緣,每一個都戴着面具,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殺氣。

    他們是天殺組織派遣出來的四大殺手天王,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一個黑衣秀士,手持一根竹笛,緩緩的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拜見第二死使。”

    四位殺手天王,同時躬身向黑衣秀士行禮。

    第二死使問道:“張若塵死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警覺性很高,躲開了提前佈置在空間傳送陣下方的絕殺陷阱。但是,連城大人的破法神雷,卻是真真切切的擊在他身上。”其中一位殺手天王說道。

    第二死使點了點頭,道:“主人的破法神雷已經凝聚了半年時間,就是在等這一擊。別說是張若塵,就算是廣寒界的蘇,一旦被擊中,也是有死無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一次準備充分,佈下必死之局,張若塵哪裏還有什麼活路?”

    第二死使有些不放心,道:“張若塵不是一般人物,上面相當重視這一次刺殺行動,只能成功,不能失敗。所以,你們還是下去查探一番,最好是找到張若塵的遺體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形較爲矮瘦的殺手天王,道:“連城大人的破法神雷何等厲害,張若塵怎麼可能還有遺體殘留?骨頭都化成灰了吧?”

    第二死使道:“張若塵的身上有一些寶物,即便是破法神雷也不可能摧毀,你們去將其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四位殺手天王正要跳下深谷,突然,深谷的底部,釋放出一股驚人的聖威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捏着《時空祕典》,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,飛出深谷,一劍破空刺出,擊向其中一位殺手天王。

    那位殺手天王的修爲,達到五步聖王的境界,不可謂不強。

    但是,他施展出渾身解數,也都擋不住張若塵這一劍,心臟被沉淵古劍擊穿,化爲了血肉碎片。

    那位殺手天王並沒有死,忍住心臟碎裂的劇痛,面具下方,雙眼變得極其猙獰,雙手捏成爪形,竟是攻向張若塵的心臟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部,食聖花衝了出來,化爲一根根尖銳的藤蔓細絲,刺入那位殺手天王的身體。

    隨即,那位殺手天王便是全身痙攣,嘴裏發出悽慘的叫聲。

    第二死使和另外三位殺手天王看到這一幕,皆是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向後倒退,與張若塵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抽回沉淵古劍,那位五步聖王境界的殺手天王倒在地上,淪爲食聖花的養料。

    “將他的聖魂抽離,保存起來,我還有別的用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食聖花說了一句,纔是擡起頭來,發現頭頂上方的天空變成了血紅色,一直蔓延到大地盡頭,宛如是一個獨立的血色世界。

    “破法神雷,無生血牢。看來你們是天殺組織的殺手,我的項上人頭,應該很值錢吧?”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若不是及時使用出《時空祕典》,恐怕是真的會被破法神雷殺死。

    破法神雷,是一種一次性的攻擊手段,修煉者可以花費數天,甚至數個月凝聚力量,然後一次性爆出來,從而只用一招擊殺比自己修爲更強的修士。

    這是天殺組織的絕學!

    第二死使冷聲,道:“張若塵,你的頭顱,的確很值錢,值錢得就連一些大聖都已經忍不住想要出手殺你,換取豐厚的佣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你們是如何找到這座傳送陣的位置?又是誰在傳送陣的下方,佈置出絕殺陷阱?那座絕殺陷阱,融入有空間力量,絕對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第二死使猶如看死人一般的看着張若塵,道:“自然是有修煉空間之道的大能力者,推算出了這座空間傳送陣的座標。絕殺陷阱,就是由那位大能力者親手佈置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在真理天域,能夠推算空間座標的空間修士屈指可數。你說的那位大能力者,應該是空間神殿的領袖公子衍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第二死使剛想開口說什麼,但是卻聽到一則禁口令,於是連忙閉上嘴巴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與第二死使對話的時候,三位殺手天王悄然無聲的移動身形,出現到三個不同的方位,各自的身上都釋放出強大的聖氣,注入進了地底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一塊塊聖玉,從地底飛出,組成一座大陣,將張若塵包裹在中心。

    “空間禁錮大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一凝,隨即,朗聲道:“公子衍,你的膽子倒是挺大,竟然敢在真理天域與天殺組織聯手殺人,就不怕事情敗露,遭到真理神殿的重處?”

    血紅色的天空之上,響起公子衍的聲音:“張若塵,你變化身形,在封神臺大興殺戮,都能避開真理神殿的處罰。本公子自然也有避開真理神殿規矩的手段,再說,你覺得你今天還能逃得掉?只要你一死,誰還知道本公子參與了此事?”

    果然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已經猜到他就是那位神祕的空間修士。

    除了公子衍,還有一些什麼人物藏在暗處?商子來了嗎?

    很明顯,這一次,天堂界派系準備得相當充分,佈下天羅地網,必須要除掉他。很有可能,此事也與崑崙界即將發生的變故有關。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想要在崑崙界鉅變之前,除掉張若塵,免得他回到崑崙界,成爲他們的絆腳石。

    因爲不知暗中藏有多少強者,張若塵的心中,生出一股強烈的擔憂,不敢在這裏久待,於是,提起沉淵古劍,便是向其中一位殺手天王攻殺過去,準備突圍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死使吹響竹笛,音波和精神力瀰漫而開。

    頓時,“嘩嘩”的聲音響起,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點,從天邊飛來,將張若塵包圍。

    那是數千只鴿蛋大小的鳥,全身長滿細鱗,嘴尖如劍。

    此鳥,名爲死神蜂鳥。

    每一隻死神蜂鳥飛行的速度都快得嚇人,宛如飛劍在飛行,發出刺耳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即便是食聖花也無法與成羣的死神蜂鳥對抗,它的藤蔓,不斷被死神蜂鳥啃食,只是堅持了十數個呼吸的時間,便是逃回張若塵的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劍道玄罡,凝聚出一座球形光罩,但是卻防不住,死神蜂鳥能夠吞噬劍道玄罡,使得光罩變得越來越薄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打出的劍道罡氣,卻只是零零散散的殺死了數十隻死神蜂鳥。
最近更新小說